官道之色戒

第140章 午夜探戈 上

第140章 午夜探戈 上2017-11-9 13:8:15Ctrl+D 收藏本站

    第627节    第140章      午夜探戈    上

    飞机抵达华盛顿,刚刚出了机场,便见到了大使馆的车子,前来接机的人,却是那位副武官刘英东,车子驶离机场,向西北方向驶去,四十分钟后,就能看到一片乳白色的建筑群,这里就是大使馆了。

    酒会的时间还未到,却已经来了许多客人,众人都在宴会厅里,三五成群地闲聊,宁露刚刚到场,就引发了众人关注,许多人都上前笑着打招呼,这位宁家大小姐,不但出身高贵,也是国内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虽不张扬,风头却盖过了许多人。

    没过多久,馆长夫人便和几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走过来,闲聊了一会儿,就陪着宁露离开宴会厅,去往别处,而王思宇则在刘英东的引荐下,与宴会厅里的客人们寒暄起来。

    能够参加这次的酒会的人,非富即贵,都是华人圈里极有背景的人物,其中不乏出身显赫的新老太子党成员,一些人的祖辈,便是共和国的缔造者。

    事实上,国内显要政治家庭成员,其家族长辈们或多或少,都曾在残酷的政治倾轧之中历尽劫波,有些甚至含冤致死,未得善终,因此,他们的子女,有很大一部分都选择了远离官场,而从事商业活动。

    其中,有相当一批人,早年活跃在国内,利用家族的影响力牟利,或充当跨国公司与政府间的中间人,或常年把持着大型国企,或成为最早的一批企业家,在完成巨额的原始积累后,这些人便退出前台,转到幕后。

    一些人已经移居到美国,通过职业经理人团队,打理国内的生意,他们不但掌握着惊人的财富,在国内政治经济生活的许多层面,也都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构成了极为特殊的利益圈子。

    尽管很是低调,在向旁人介绍时,王思宇只透露了洛水市委副书记的身份,但还是有些人摸清了他的底细,这位于系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自然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

    一些叔叔伯伯辈的人,便矜持地走过来,开始攀交情,套近乎,试图与他拉上关系,让王思宇多少有些不快,但始终彬彬有礼,极为谦逊。

    对这个圈子,王思宇不太感兴趣,应付了一会儿,就与林江山大使去了后面的庭院,在草坪边漫步闲聊,直到酒会开始时,两人才返回宴会厅。

    柳江山大使,以及几位华裔圈的商界领袖相继致辞,酒后正式开始,大使夫人亲自充当主持人,把酒会的气氛调解得很是活跃。

    柳大使任职期限将满,很快就要卸任,这次的酒会,既有答谢性质,也是希望通过举办类似活动,与华人圈中的成功人士,保持良好的关系,杯觥交错,笑语如珠,直到晚上九点钟,酒会才正式结束。

    见众人络绎不绝地离开,却在人群中,找不到宁露的身影,王思宇有些焦急,忙发了英文短信过去,过了好一会儿,宁露才笑靥如花地走过来,小声地道:“刚才去见小雪了。”

    “小雪?她也来了?”王思宇微微一怔,诧异地道。

    宁露嫣然一笑,抿嘴道:“已经离开了,在执行任务,不方便露面。”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那咱们走吧,别让老刘在外面久等,他们在希尔顿酒店订了客房。”

    “好的,明儿馆长夫妇还要设家宴,专门款待咱们两人。”宁露点点头,与王思宇并肩走了出去,坐上使馆的车子,径直向市中心驶去。

    来到酒店,进了房间,王思宇冲了热水澡,躺在光洁的浴缸里,给宁露发了封短信,上面写道:“露露姐,准备何时兑现赌注?”

    几分钟后,手机上传来滴滴两声响,却见上面写着:“小宇,换个条件吧,这个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王思宇哑然失笑,又发了短信过去:“露露姐,你可答应过的,绝不反悔。”

    很快,宁露又发了封短消息过来:“最多这样,等会,我陪你到酒吧坐坐,若是不肯,也就算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又按动键盘写道:“好吧,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要陪我多喝几杯。”

    宁露抿嘴一笑,很快回道:“已经喝得不少了,到现在还头晕,再多喝些就醉了。”

    “醉了才好!”王思宇发了短信,把手机放在胸前,心情又开始荡漾起来,竟然痒得厉害。

    过了好一会,宁露的短信才又发了过来:“不好!”

    “为什么不好?”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笑眯眯地发着短信。

    “怕!”宁露的短信很快发了过来,让他心里一颤,忙追问道:“怕什么?”

    宁露摸起一条白色毛巾,将湿漉漉的秀发缠绕起来,拿起手机,又发了封短信过去:“就是怕,怕得厉害!”

    王思宇躺在浴缸里,一颗心却早已悬在半空中,‘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不知为什么,这原本平淡无奇的短信,竟让他生出许多绮念。

    把半截烟头熄灭,丢在烟灰缸里,他忙又发了封短信:“别怕,露露姐,我马上过去。”

    宁露看了短信,心里一慌,忙发出短信:“别,小宇,你别来,我改变主意了,咱们不去酒吧了,今晚还是通话好了,最后一次通话。”

    王思宇心里却像烧起了一团火,令他再难以自持,忙擦干身子,出了浴室,换上一套睡衣,走到隔壁的房间门口,伸手按动门铃。

    “叮铃,叮铃,叮铃……”听着门铃声响起,宁露心慌意乱,忙回到床边,拨了电话过去,柔声道:“小宇,别玩火了,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半空玩笑地道:“露露姐,站在门口的,不是魔鬼,而是上帝,快来开门。”

    “不!”宁露咬着樱唇,用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柔声哀求道:“小宇,乖些,听姐姐的话,快回房间。”

    王思宇仍不气馁,又按了几下门铃,微笑道:“露露姐,我只坐一会儿就回去,别害怕。”

    “不行,快回去吧,求你了。”宁露转过头,眼巴巴地望着门口,带着哭腔道。

    王思宇登时无语,沉吟半晌,点头道:“好了,那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晚安。”

    “晚安!”宁露轻舒了口气,拿手拍了拍胸脯,如释重负地道。

    回到房间,王思宇拉上窗帘,躺在床上,怔怔地发呆,似乎感觉到,自己追得太凶,把这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惊到了,未免有些失策,正愁眉苦脸地检讨时,手机上又传来滴滴两声响,他翻出短信,见上面写着:“小宇,你生气了吗?”

    “没有,别担心,露露姐。”输入这行字,想了想,王思宇轻轻摇头,又把短信内容全部删掉,丢到旁边,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极小。

    十几分钟后,手机再次‘滴滴’地响了两声,翻出短信,却见上面写着:“小宇,抱歉,但是,我们都应该保持克制,不然,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不是吗?”

    王思宇笑笑,又把手机丢下,抬头看着电视,节目里,两个黑人拳击手,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比赛,双方势均力敌,已经打了五个回合,仍然没有分出胜负,两人却都已是鼻青脸肿,现场气氛极为火爆。

    正看得入迷时,手机忽然响起悦耳的铃声,王思宇拿了起来,微微一笑,就硬着心肠,随手挂断,没过一会儿,又有短信发了过来:“小宇,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真生气了吗?”

    “好像差不多了,过犹不及啊!”王思宇笑了笑,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摸起手机,出了房间,来到隔壁的门口,再次按了门铃。

    几分钟后,房门被轻轻推开,宁露穿着一身白色睡袍出现在门口,她眼角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那张秀美的脸孔,还带着点点泪痕,愈发显得娇俏妩媚,楚楚动人。

    “怎么哭了?”王思宇微微一怔,心里有些心疼了。

    宁露却哼了一声,转身坐到床边,把俏脸转到旁边,赌气地道:“既然不肯接电话,为什么还过来?”

    王思宇笑了笑,把房门关上,来到床边坐下,轻声道:“刚才电视的声音太大,没有听到,真是抱歉。”

    “不是的,你就是故意不接的!”宁露站了起来,走到沙发边坐下,双手抱肩,板着俏脸,冷冰冰地道:“这样也好,免得以后纠缠不清。”

    王思宇叹了口气,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露露姐,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宁露微微一怔,双手捧腮,失神地望着暗红色地毯,摇头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小宇,你走吧,我现在心里很乱。”

    王思宇默默地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伸手解开她头上那条毛巾,那头秀发便如瀑布般垂下,他揽了宁露的纤腰,把她抱在怀里,轻柔地道:“好啦,游戏结束了。”

    宁露恍然惊觉,忙用双手捶打着他的胸口,挣扎着道:“松手,小宇,快松手,我们不能这样!”

    王思宇轻轻摇头,俯身亲了过去,如雨点般地亲吻着她秀美的面庞,滑腻的脖颈,一双大手,在那饱满的胸脯上,用力地揉.搓着,喃喃道:“露露姐,乖,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别这样,别这样,不行,小宇,你已经伤害到我了。”宁露扭动着腰肢,哆哆嗦嗦地道。

    王思宇停了下来,轻声道:“露露姐,如果是干旱,我马上离开,如果已经泛滥成灾,就不要反抗,好吗?”

    宁露愣住了,随即醒悟,倏地脸红了,目光躲闪着道:“小宇,姐姐求你了,这样真的不行。”

    “就这样定了!”王思宇笑着摇头,伸出右手,顺着她柔滑的小腹,缓缓向下探去。

    “别,求你了,不要……”宁露双手掩面,带着哭腔,拉长声音哀求道。

    下一刻,王思宇目光一滞,收回滑溜溜的手指,抱起宁露,走到床边,把她轻轻放下,俯下身子,用手撩.拨着她乌黑的长发,轻声道:“乖,别怕,不要怕。”

    宁露双颊绯红,美眸中闪过恍惚的媚态,伸出一根白嫩的小指,柔声道:“答应我,明天起床后,就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咱们拉钩,好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