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42章 食髓知味

第142章 食髓知味2017-11-9 13:8:19Ctrl+D 收藏本站

    第629节    第142章      食髓知味

    凌晨五点半钟,外面已经放亮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宾馆的房间里,被子高高隆起,却都堆到了上面,而一双光洁如玉的美腿,正在大床的摇摆中,轻轻蠕动着。

    “嗯,嗯…嗯…”厚厚的被子里,传出令人心悸的呻吟声,随着冲刺的动作越来越猛烈,那声音也变得愈发纤细而高亢,终于,在某个痉挛的瞬间,突然拔到顶峰:“天啊…小宇…宇…啊!”

    良久,卧室终于安静下来,被子缓缓地掀开,露出一张秀美端庄的面孔,王思宇伸出食指,轻轻触摸着那娇艳欲滴的樱唇,满是爱怜地道:“露露姐,我会疼你的,疼你一辈子。”

    宁露轻舒了口气,把双手从他的肩头移开,撩起披散凌乱的秀发,夹在耳根后面,摸了摸发烫的脸颊,羞涩地一笑,呐呐地道:“快出来吧,已经四次了,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架不住这样折腾。”

    “舍不得,再在里面呆一会吧。”王思宇微微一笑,又低下头,轻轻吻着那嫩白滑腻的脖颈,双手在她胸前,温柔地游弋着,像是两条不安分的鲫鱼。

    宁露仰起欣白的脖颈,动情地喘息着,又伸出浑圆的玉臂,勾住王思宇的脖颈,温柔地注视着他,半晌,才轻启朱唇,怅然道:“小宇,天亮了,一切都结束了,答应姐姐,忘了这一切,好吗?”

    王思宇停了下来,托起她尖尖的下颌,含笑问道:“露露姐,你能忘记吗?”

    宁露别过俏脸,摸着红透了的面颊,忸怩道:“不能,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忘掉,我不想给霜儿带来任何伤害。”

    “不会的,这点你放心。”王思宇笑笑,拿手刮着她秀美的鼻梁,轻声安慰道:“露露姐,你如果能够感到幸福,霜儿也会开心的,她心里最牵挂的人,也是你。”

    “你呀,得了便宜还卖乖!”宁露伸出纤纤玉指,在他的胸口上划弄着,又叹了口气,摇头道:“乖,听话些,别再贪玩了,做个称职的好丈夫。”

    王思宇笑笑,抱着她坐了起来,语气坚定地道:“露露姐,你若真希望霜儿幸福,就要死心塌地跟着我,除此之外,毫无选择。”

    宁露蹙起秀眉,‘哎唷’一声,娇躯颤动几下,就俯下身子,张开檀口,咬住了王思宇的肩头,双手缠到他的后背上,轻柔地抚摸着,有些无奈地道:“小宇,你还真是贪心呢。”

    王思宇笑了笑,用手揉.搓着那挺翘的香.臀,闭了眼睛,轻声道:“有如此佳人常伴,真是不枉此生了,我对权力和金钱倒不看中,只是身边离不开美人。”

    宁露耳根红透,把樱唇凑到他的耳边,羞涩地道:“睡吧,好好休息下,中午还要赴约呢。”

    “好!”王思宇微微一笑,怀抱佳人躺了下去,拉上被子,却觉得异常兴奋,仍然难以入睡,就抚摸着宁露光滑的肌肤,看着她恬静的睡姿,心里美滋滋的,乐得有些合不拢嘴,一个多小时后,才觉得无边的睡意袭来,眼皮重若千钧,悄然睡去。

    晌午时分,两人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却被响亮的电话铃声吵醒,原来,使馆的车已经到了楼下,二人这才慌了手脚,赶忙洗漱一番,换了衣服,下楼赴约。

    宁露身子柔弱,被蹂躏了一晚,双腿酸软无力,几次险些跌倒,见王思宇在施以援手之余,却是一脸坏笑,眼中满是得意之色,不禁又羞又恼,坐进车子里后,便只和刘英东说话,不去理他。

    家宴非常丰盛,午餐后,两人又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陪大使夫妇闲聊,柳大使在任期间,中美关系波折不断,在很多问题上,中美两国都存在着严重分歧,因此摩擦不断,仅去年一年,他就代表中国政.府,提出了八次抗议。

    在柳江山看来,现在国际局势的演绎,与中国古代战国时期类似,而美国扮演的角色,就是那位‘号令天下,莫不敢从’的周天子。

    只可惜,物极必反,盛极而衰,现在的美国,已经到了走下坡路的时候,影响力日渐衰退,下一个阶段,国际舞台上,必然是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局面。

    美国人也意识到了这点,并且,在他们许多人眼里,崛起的中国,是美国全球利益最大的威胁,因此,已经在逐步调整战略重心,做出与伊斯兰世界和解的姿态,以便集中全力,重返东亚,从各个方面下手,制造麻烦,牵制中国的发展。

    “博弈的焦点在哪里?”王思宇默默地听了半晌,拿起茶杯,笑吟吟地问道。

    柳江山笑笑,仰坐在沙发里,和蔼地道:“主要在经济层面上,首先就是货币战争,金融领域里的冲突,要知道,人民币不能早日实现国际化,我们就要吃闷亏,比方说,只要他们滥发钞票,我们庞大的外汇储备就会严重缩水,每分每秒的损失,都是惊人的数字。”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重重地拍了下沙发扶手,叹息道:“美元靠不住,欧元也是如此,问题甚至更多,总之,人民币一天不能走出去,我们就会受制于人,被人家卡住喉咙。”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思索道:“中美都是大国,这样的国家,很难发生直接的对抗,还是应该以合作为主,但前提是,必须要让对方清楚,我们在捍卫自己的权益上,是寸步不让的。”

    柳江山微微一笑,拿手指着宁露,轻声道:“这就要靠露露的父亲了,他们军方能够强硬起来,我们这里说话也就有分量了,很多国人不理解,把外交部称为‘抗议部’,其实,外交拼的就是实力,没有绝对的实力,再有道理也没用,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宁露优雅地一笑,岔过话题道:“柳叔叔,这次回国,应该会更上一层楼吧?”

    柳江山叹了口气,目光中闪过一丝落寞,摆手道:“没有,还是副部长,兼着美洲司司长的职务,算是平调了。”

    柳江山的夫人削了苹果,送到宁露手里,有些无奈地道:“露露,你柳叔叔更适合做大学教授,他为人古板着呢,又不肯拉帮结派,部里很多人都不服他。”

    柳江山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看了夫人一眼,又含笑望着王思宇,轻声道:“这次换届,春雷书记的把握很大吧?”

    “不太好说。”王思宇喝了口茶水,微笑道:“国内的情况也很复杂,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柳江山点点头,拿起一件精致的翡翠摆件,把玩着道:“是啊,虽然身在国外,不过也有所耳闻,竞争的确很激烈。”

    柳江山的夫人也笑笑,似是无意地道:“这段时间,南粤省闹地震,老柳的弟弟险些受到牵连,江城虽然能力不高,为人却很本分,辛辛苦苦,打拼到了五十多岁,才上到副厅级,没想到,这次搞得灰头土脸的,想换个地方发展,却苦于没有门路,总打电话给老柳,让他很是为难。”

    柳江山叹了口气,把翡翠摆件放下,摇头道:“别提他了,江城的事情,他自己负责,我是不会再管了,也操不起那个心。”

    见这对夫妇一唱一和,王思宇心领神会,笑着道:“柳部长,令弟以前是什么职务?”

    柳江山忙笑了笑,抽出一颗烟,丢给王思宇,自己也点了一颗,轻声道:“江城长期在县里工作,基层的经验比较丰富,三年前当上了常务副市长,本以为能转正,没想到,也卷到南粤风波里去了,唉,怎么说呢,他还是不够谨慎。”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试探着问道:“去华中或者华西怎么样?”

    柳江山赶忙点头,有些矜持地道:“可以,他就想换个环境,这两个省份,发展潜力都不错,大有可为。”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微笑道:“那试试吧,不过,也没有太大把握。”

    柳江山的夫人忙续了茶水,又笑吟吟地道:“那可太感谢王书记了,我们家老柳虽然嘴上硬气,可心里还是挂念着他弟弟,想请人疏通关系吧,却拉不下脸子。”

    柳江山也笑了,把手一摆,含蓄地道:“就是挪挪窝,树挪死,人挪活,也不指望他有太大的发展,能在正厅级别上退休就可以了。”

    “应该没问题。”王思宇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道。

    “那就好,王书记,露露,喝茶,喝茶。”柳江山夫妇对视一眼,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又坐了一会儿,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向宁露使了眼色,两人起身告辞,离开大使馆,回到宾馆房间,稍事休息,便赶往机场,乘飞机返回纽约。

    到家时,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宁露脱了高跟鞋,来到沙发边坐下,红着脸道:“小宇,今晚你要安分些,不许再胡闹了。”

    王思宇点点头,把公文包丢下,挂起西服,笑吟吟地走过来,把她抱在怀里,轻笑道:“放心好了,露露姐,晚上会轻些。”

    宁露却慌了神,连连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小宇,你就放过姐姐吧!”

    “嘘!”王思宇把手放在嘴边,做侧耳倾听状,随后微微一笑,又俯下身子,望着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吻了过去。

    宁露躲闪了两下,就勾住他的脖颈,羞涩地回应着,良久,忽地惊觉,双手拉了王思宇的胳膊,带着哭腔道:“别,别来欺负人了!”

    王思宇却不肯吭声,只是把手探进她的小衫里,用力地揉.搓着,没过多久,宁露就已是美眸横波,娇.喘连连,身子努力地向后仰去,俏脸上露出无限烦恼的表情,喃喃地道:“好弟弟,怎么就是要不够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含住她的耳垂,悄声道:“好姐姐,做出一个最撩人的姿态来。”

    宁露以手掩面,拼命地摇头,带着哭腔道:“不行,不行,羞死了!”

    “乖,听话!”王思宇把手抽了出来,摸着她的脸颊,柔声劝道。

    宁露把手拿开,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就‘呜咽’一声,满面绯红,别过俏脸,有些难为情地褪下裙子,丢到旁边,半跪在沙发上,樱唇撑开,美眸里闪动着野性的光芒。

    “对,就是这样!”王思宇征服欲大起,快步走过去,从后面抱起她,轻柔地吻了起来,没过多久,宁露就扬起欣白的脖颈,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媚媚地叫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