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44章 女娲补天

第144章 女娲补天2017-11-9 13:8:21Ctrl+D 收藏本站

    第631节    第144章    女娲补天

    早晨六点多钟,于家人就已经起床,在饭厅用过早餐,来到院子里集合,先由财叔讲话,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接下来,内勤人员为每位家属的胸前戴上白色的小花,一行人坐进中巴车,在警车的护卫下,驶出大院,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

    王思宇今天的着装,是经过悉心准备的,不但衬衫洗得浆白,就连西服也是半旧的,袖口处磨得有些发光,但熨烫得很是平整,坐进车子,他就又拿出一份文稿,耐心地看了起来,里面是一些问答题目,有中央领导可能提及的问题,以及回答的范例。

    上午八点五十分,公墓入口处,已是人山人海,数万名群众聚集在道路两旁,排成几百米的长龙,工作人员手拉着手,维持秩序,这里在二十分钟前,就已经戒严,禁止普通公众入内,礼堂外面,停靠着各式车辆,其中最为显眼的,是一辆黑色德国特制奥迪a84.2,车牌是甲a02156。

    这个车牌有很多解读,被外界普遍接受的是,0代表领土完整,21为迈进二十一世纪,56则代表五十六个民族一条心,最近十几年间,该车便一直作为中央一号首长的座驾,也因在阅兵仪式上亮相,为普通民众所熟悉。

    国人对于某些数字,还是极为敏感的,譬如,近年的九常委配置中,最突出的就是四巨头加上储君,正好合了九五至尊的说法,但中央对此,还是极为忌讳的,有时,甚至在常委排名上做些微调,以免此说法盛行于世。

    十分钟后,追悼会正式开始,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礼堂里,庄严肃穆,灵堂正中,挂着于老遗像,周围摆满花圈挽联,于老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了鲜艳的党旗,一脸安详。

    随着哀乐声响起,几位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排成一列,缓步走进礼堂正厅,依次向于老遗体三鞠躬,随后,自右向左绕上一圈,来到家属身边慰问,由于二号首长有国事访问活动,此时仍在斯洛文尼亚,因此,并没有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见一号首长缓步走了过来,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不敢怠慢,忙迎上几步,在中央办公厅赵副主任的身边停下,探出半个身位,待一号首长伸出右手后,伸出双手握住,轻声道:“总书记,辛苦了。”

    一号首长叹了口气,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嘴唇微动,动情地道:“春雷同志,于老离开了我们,他的逝世,使党和国家蒙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但他为之奋斗的事业和精神是永存的,我们应该化悲痛为力量,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于春雷轻轻点头,悲戚地道:“总书记,老人家在辞世之前,还在念叨,他对以您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感到万分高兴,也坚信,我们的党和国家,会在不远的将来,取得更辉煌的胜利。”

    一号首长很是满意,轻声道:“春雷同志,最近身体怎么样,能顶得住吗?需不需要疗养一段时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千万不能马虎。”

    于春雷摆摆手,轻声道:“感谢总书记的关心,身体没有大碍,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没有犯过,去医院检查,大夫也说基本痊愈了。”

    “那就好,节哀顺变。”一号首长点点头,又缓缓迈步,走到邵银芳身边,握了手,在赵副主任的介绍下,依次走了下去,轻声道:“你好,你好……”

    来到王思宇身边,赵副主任特意停下脚步,低声介绍道:“总书记,这位是王思宇同志,在家里排行老四,在洛水市工作,现任市委副书记,于老生前,非常欣赏他,对他寄予了很大厚望。”

    一号首长转过身子,上下打量着王思宇,伸出右手,微笑道:“这样年轻,还能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很不错。”

    王思宇忙握了手,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台词,不徐不疾地道:“总书记,您在视察西柏坡时,特意强调,人们的生活虽然富裕了,可艰苦朴素,节约勤俭的优良传统不能丢,我们这些党员干部,都应该记在心上,身体力行。”

    一号首长本已探出右脚,向前迈出小半步,听了这话,就又收了回来,双手抱在小腹上,笑眯眯地道:“那可是三年前的讲话稿了,你还记得?”

    “记得,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应该深刻领会,认真贯彻。”王思宇腰杆拔得笔直,心里却有些发虚,唯恐总书记临时起意,再提起别的发言稿子,测试一番,那可真是弄巧成拙了。

    赵副主任向前一步,适时地凑了过来,用手指着王思宇,轻声道:“总书记,上次去探望于老,老人家提起,他对这个孙子是最满意的,王思宇同志一贯注重节俭,上大学时,还亲手缝补袜子,参加工作后,省吃俭用,却把工资积攒下来,资助贫困学生和特困群众。”

    一号首长也感慨起来,颔首道:“到底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后辈的教育非常严格,值得全党同志学习,要是我们的党员干部,都能这样节俭,工作也就好干多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抬起头,用坚定的语气道:“总书记,补袜子容易,补民心难。”

    话音刚落,赵副主任的脸‘唰’地一下白了,一只手抬起来,却不知放在哪里才好,就悬在那里,表情尴尬,暗叫糟糕,这位小少爷怎么脱稿了,冷不丁就放出一炮,这下麻烦了,搞不好,要捅大篓子。

    他在中办工作了大半辈子,还是首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倒不知该怎么圆话,就拿眼睛去找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希望他能出来说话。

    于春雷也是极为吃惊,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连连向王思宇使眼色,王思宇却视而不见,反而挺直了胸膛,面带微笑,坦然面对一号首长的审视。

    在十几秒钟的沉默后,一号首长微微皱眉,轻声道:“是要有忧患意识,不能精神懈怠,更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王思宇同志,好好干,要对得起于老的殷切期望。”

    “谢谢总书记鼓励。”王思宇轻吁了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落了地,不知不觉间,后背竟然湿了一小片,由此可见,心里也是有些畏惧的。

    一号首长点点头,就又侧过身子,一路握手,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离开灵堂,到旁边的贵宾室休息。

    很快,三号首长也走了过来,来到王思宇的面前,停下脚步,在赵副主任的介绍下,握了他的手,用力地摇了摇,抿了下嘴唇,用低沉的声音道:“于老去世了,我很难过,我觉得,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如果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于老就是那种仰望星空的人,值得我们缅怀。”

    见赵副主任神色紧张地站在三号首长身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王思宇不敢造次,点点头,中规中矩地道:“感谢总理,给了爷爷这么高的评价,若是泉下有知,他必然极为欣慰。”

    三号首长收回右手,竖起一根食指,优雅地一晃,抑扬顿挫地道:“于老虽然走了,你们这些后人,一定要继承他的遗志,努力奋斗,在这里,我送你一句话,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启迪,这句话就是,‘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说完后,又向前方望了一眼,一路握手,离开正厅。

    过了一会儿,中央林书记也走了过来,和王思宇用力握了手,如同长辈般和蔼地望着他,慢条斯理地道:“王思宇同志,兆奇曾多次向我提起,你很有大局观,政治立场坚定,是颗好苗子,好好干吧,小伙子前途无量。”

    “多谢林书记鼓励。”王思宇嘴角含笑,不卑不亢地道。

    几位政治局常委离开后,中央办公厅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的负责人以及一些省市重要领导,也都六人一组,按着次序,先后走过来,其中包括准岳父,总参谋长宁凯之。

    他没有多说话,而是握了王思宇的手,轻轻一摇,悄声道:“小宇,抽时间,去家里坐坐,孩子们都不在身边,你伯母闷得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好的,宁伯伯。”王思宇轻轻点头,心里满是感激之情,或多或少,也有些愧疚,宁家三姐妹,他将得其二,这个准女婿当的,未免太尽职了些,已经捞过界了。

    重要官员离开后,于春雷走了过来,望着王思宇,轻轻摇头,用满是责备的语气道:“小宇,今后在重要场合发言,千万注意,哪怕说错一个字,都会带来极为不良的后果。”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反驳道:“春雷书记,连讲真话的勇气都没有,还能做什么事情?”

    “幼稚!”于春雷把手一摆,阴沉着脸走了出去,前往贵宾室,去陪伴几位中央领导,半个小时后,车队浩浩荡荡地离开,灵堂对普通民众开放,市民们秩序井然地走进来,向于老的遗体告别,每人离开时,都能得到一份于老的相册,以及纪念照片。

    下午三点钟,遗体火化,所有仪式都已经完成,王思宇坐进车子里,与众人一起返回大院,进了屋子,张倩影关上房门,就拿手摸着额头,如释重负地道:“小宇,真是吓死了,你怎么好那样讲话,当时,身边那些人脸都绿了,生怕总书记发火。”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西服挂在衣架上,挽起袖口,坐在沙发上,轻声道:“现在,党内满是阿谀奉承之词,很少有实事求是的观点,更缺少尖锐的批评声音,不能正视问题,也就没有勇气解决问题,相信,总书记还是能够理解的。”

    张倩影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就你能,连爸爸都不敢那样讲话!”

    王思宇笑着摇头,轻声道:“那不一样,有些话,他是不能讲的,我却可以说出来,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

    张倩影抿嘴笑了起来,去厨房拿了果盘,放在茶几上,摘了粒葡萄,剥皮后,送进他的嘴里,哼哼唧唧地道:“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年轻人呢。”

    “年轻不年轻,关键要看心态!”王思宇笑笑,把她揽在怀里,在那张如花的笑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两人正腻在一起,轻声说笑,财叔敲门进来,满面春风地道:“宇少,春雷书记打电话回来了,这次见面的效果非常好,甚至有些出乎意料,总书记钦点,让你去滨海市,任市委书记。”

    王思宇站了起来,睁大眼睛,有些不信地道:“这倒是奇了,居然会一步到位,按照惯例,应该在市长的位置干几年的。”

    财叔微微一笑,轻声道:“可能是误打误撞,你那句话起作用了,总书记还亲笔题词,写了‘女娲补天’四个字,托春雷书记送给你,顺便问你,知道什么含义吗?”

    王思宇也笑了,心领神会地道:“当然清楚了,我当时说的是,‘补袜子容易,补民心难’,总书记送这四个字,应该是民心大过天的意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