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微服私访 二

第二章 微服私访 二2017-11-9 13:8:25Ctrl+D 收藏本站

    第634节    第二章      微服私访  二

    滨海市虽然不大,只有五个行政区,常住人口只有一百五十余万,可地理位置极好,是珠江三角洲南端非常重要的城市,这里自然风光优美,山清水秀,海域广阔,拥有众多的海岛,是国内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南粤的一颗明珠。

    时值周末,这里又迎来了欢乐时光,滨海市街头热闹非凡,许多商家都在搞促销活动,高音喇叭声,音乐声此起彼伏,在往来的人流之中,能够看到不少举着小旗的导游,引领着外地游客,穿梭在大街小巷上,浏览着这座美丽的花园城市。

    下午一点半,滨海市中心广场上,忽然响起了一阵响亮的锣声,引起了许多人的注目,很快,广场附近休闲娱乐的人们,便寻着锣声,向东南角奔了过去,没过多久,一座假山前面,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人,都在踮脚向里张望。

    却见场地中央,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和尚,他把手中的铜锣丢下,拱手喊道:“各位大哥大姐,小弟从少林寺学艺十年,以打把势卖艺为生,这次来到贵宝地,就表演些少林寺的真功夫,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兄弟初来乍到,借贵方这块宝地,承蒙诸位捧场,我这里献丑了……”

    一番不伦不类的吆喝之后,见围观的人已经很多,这和尚先让众人向后退了退,让出一大块地方来,便挽起袖口,先扎了马步,打了一套少林伏虎拳,他基本功很扎实,力气也足,一套拳法耍得虎虎生风,极有威势。

    旁边人看了,就有人喊好,一枚枚硬币丢了过去,这里平时倒有些流浪歌手出现,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练拳脚功夫,众人都觉得新鲜,也就格外慷慨,居然有人丢出百元大钞,和尚见了,更加卖力地表演起来,引来一片叫好声。

    “谢谢,谢谢大家伙了!”和尚憨厚地一笑,向四处拱了拱手,并没有捡钱,而是弯下腰,从地下的褡裢里,取出一个明晃晃的枪头,拿在手里掂了掂,又走到人群边上,把锃亮的枪头,递给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笑着道:“老大爷,您来摸摸,看是不是真的,给大家打个证明!”

    老人拿过枪头,用手摸了摸锋利的枪尖,就点头道:“是真的,和尚,差不多就成了,赚钱有很多办法,千万别玩命。”

    “没事儿,我身上带着功夫呢!”和尚笑了笑,把枪头高高扬起,绕着场地兜了一圈,又从地上摸起枪杆,套了上去,攥在手里,大声吼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脚踏贵地眼望生人,城墙高万丈全靠朋友帮,大伙看好了,这可是真家伙,要是不小心演砸了,流了点血,请诸位别发笑,多赏点药钱!”

    人群顿时轰的一声,大家纷纷鼓掌,和尚先运了一会儿气,就把枪头顶在脖子上,双手分开,身子向前探去,那枪杆受到力量,渐渐变得弯曲起来,而这大和尚脸色涨红,脖子上的肌肉都仿佛绷紧了,人们都兴奋起来,盯着那寒光闪闪的枪尖,拍着巴掌,连声喝彩。

    掌声雷动间,却听到一阵吆喝声,众人回头望去,却见广场上停了两辆行政执法车,六七个穿着制服的城管走了过来,分开人群,大声喊道:“嗨,嗨,和尚,这里不许摆摊卖艺,快点离开,别影响滨海的城市形象。”

    那和尚却皱起眉头,把长枪丢下,上前一步,瞪着眼睛理论道:“这里人多,不到这来卖艺,你们说去哪里?”

    “让你走就走,哪这么多废话!”一个瘦高的青年人见状,走了过去,拿手去推那和尚,却被和尚捉住手腕,一拉一送,那城管就摔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跌得七荤八素,半天没回过神来。

    旁边的群众见了,登时发出一声喊:“打得好!和尚好样的!”

    瘦高个恼羞成怒,和几个同伴跑回车边,拎了碗口粗的棒子,气势汹汹地返回来,大声骂道:“还敢暴力抗法?再问你一句,死光头,走还是不走,再不走直接拘起来!”

    和尚也火了,用鞋尖挑起地上的长枪,握在手里抖了抖,怒声道:“不走又怎么样?别看你们人多,打起来,我一样不会吃亏,谁敢先来,我就给他放放血!”

    见和尚始终不肯服软,身上还有功夫,手里也拿着家伙,几个城管跃跃欲试,却都不敢冲上去,唯恐对方玩命,就这样僵持着,围在旁边的群众却开始起哄:“打啊,快打啊,不打是孬种,你们平时不是很能的嘛!”

    半晌,一个中年模样的城管就把棒子丢下,拿手指着和尚,口气却软了下来,笑着道:“好了,你是出家人,别打打杀杀的,要讲道理!”

    人群顿时发出一阵笑声,众人纷纷骂道:“打不过开始讲道理了,这些人真够无耻的。”

    几个城管有些下不来台,就挥手道:“没什么好看的,散了吧,都散了。”

    那个瘦高个吃了闷亏,心里正恼火,却发现人群中,站着一个穿着白色上衣,藏青色牛仔裤的美艳少妇,正拿着相机拍照,就拿手一指,皱眉喝道:“嘿,嘿,别拍照,哪个让你拍的!不许再……”

    话音未落,白光一闪,他还没反应过来,嘴里就多出了一样东西,吐到掌心里一看,却是一枚硬币,瘦高个傻眼了,眼睁睁地望着美艳少妇转身离去,不禁啐了一口,怒声道:“*****,真是邪门,哪来这么多会功夫的,连暗器都出来了。”

    和尚却眯起眼睛,望了人群里的一位青年人,笑着点点头,收拾了东西,又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硬币纸钞,在众人的议论声里,默不作声地离开,城管们也都上了车子,在广场上转了一圈,便缓缓地开走。

    十几分钟后,美艳少妇买了两个冰激凌,走到长椅边坐下,递给一个戴着墨镜的年青人,抿嘴笑道:“臭法海,飞刀的功夫倒是见涨哟!”

    王思宇笑笑,接过冰激凌,咬了一口,摇头道:“别提了,本来是奔着那颗门牙打的,居然射偏了。”

    白燕妮咯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还好没打中,要不然,咱们可要替那和尚打一架了,事情若是闹大,倒还不好收场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和他们打没意思,我就喜欢和你打。”

    白燕妮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臭法海,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是我的对手,几下就放倒了哟!”

    王思宇哈哈一笑,用手揽了她的纤腰,摸着那滑腻柔软的腰肢,心情大好,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肉麻地道:“白娘子,床下功夫,我不行;床上功夫,你不行,咱们是旗鼓相当,各擅其场!”

    “去你的!”白燕妮俏脸绯红,横了他一眼,伸出嫩葱般的手指,点着王思宇的额头,没好气地道:“晚上安分着点,再敢胡来,可别怪我不客气哟!”

    王思宇心中一荡,握了她的柔夷,笑眯眯地道:“美人,怎么个不客气法?”

    白燕妮叹了口气,把身子扭到旁边,赌气地道:“我就回华西,再也不理你了!”

    王思宇笑笑,摇头道:“别来吓唬人,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的。”

    白燕妮哼了一声,撇嘴道:“少自作多情了,有什么舍不得的。”

    王思宇抱了她,轻吻着那滑腻柔软的脖颈,轻声道:“是舍不得小乐乐,这样总该行了吧?”

    白燕妮抿嘴一笑,轻轻推开他,有些难为情地道:“瞧你,别在这里亲热哟,让人拍到就麻烦了。”

    王思宇点点头,抬腕看了下表,笑着道:“好,咱们再去菜市场转转,就回宾馆!”

    两人站了起来,出了广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在里面看了蔬菜水果价格,又站在摊位前,和商贩们闲聊了一会儿,王思宇便满意地点点头,和白燕妮走了出来。

    沿着路边,向宾馆走去,在路过一个长途客运站时,王思宇走到街边的报亭边,打算买份滨海晚报,这时,一个面皮白净的女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抢在他的前面,将一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急声道:“东仔,这是过路费,最近生意不太好做,家里又急着用钱,能不能给免点?”

    报亭里的男人光着膀子,胳膊上还刺着一条青龙,他把半截烟放到嘴里,接过钱,数了数,就探出头来,生气地道:“不行,一分钱都不能少,要想减免,你自己去找老大谈,不过,谈了也是没用的,老大最近赌输了,也正缺钱用,快补上吧,别自讨苦吃了!”

    女人又央求了好一会儿,报亭里的人却不理会,无奈之下,她又打开皮包,从里面摸出一叠钞票,数了两千块出来,递了进去,接过收条,头也不回地跑到大巴车上,车子很快驶了出去。

    “来张晚报。”王思宇望着她的背影,不禁皱起眉头,转过身子,摸出硬币,放进报亭里,轻声道:“老弟,你们这里怎么还收过路费?”

    报亭里的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拿了一份晚报丢出来,又吸了口烟,把浓浓的烟雾喷了出来,用手挠着脚底板,吊儿郎当地道:“老板,听口音是外地人吧,这里的事情你不懂,别乱打听,免得惹上麻烦。”

    “那可未必。”王思宇淡淡一笑,看了他一眼,拿起报纸,走到白燕妮身边,悄声道:“居然又遇到涉黑的事情了,和出租车司机讲的差不多,滨海市涉黑问题严重,应该及早整治。”

    白燕妮点点头,却望着对面路边的一辆银灰色面包车,怔怔地发呆,半晌,才凑了过来,悄声道:“小宇,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我第三次看到那台车,咱们可能被跟踪了!”

    -------

    不用猜城市,故事纯属虚构,没有模板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