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章 微服私访 三

第三章 微服私访 三2017-11-9 13:8:26Ctrl+D 收藏本站

    第635节      第三章      微服私访    三

    回到宾馆房间,吃过晚饭,王思宇坐在电脑桌边,把这几天拍摄到的照片,存到笔记本电脑里,开始整理材料,将在暗访中发现出的问题,逐条列举出来,寻求解决之道。

    白燕妮来到窗边,探头向下望去,见那辆银灰色的面包车,仍然停在楼下,不禁蹙起秀眉,闷闷不乐地道:“小宇,这些人一直在跟踪咱们,到底想做什么呢?”

    王思宇笑笑,点了一颗烟,笑着道:“燕妮,不用担心,可能是上面走漏了消息,滨海市有所准备,让干警在暗中保护吧,他们要是知道,我身边有位美女保镖,也就不会这样紧张了。”

    白燕妮却摇摇头,拉了椅子坐下,迷惑不解地道:“小宇,要真是那样,市里的领导们,早就排着队,来觐见书记大人了,咱们这里,只怕连门槛都会被踩破了,哪会这样清净?”

    “清净点好。”王思宇笑了笑,暗自琢磨着,这个消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滨海市那位卢市长,原本是市委书记的热门人选,这次被自己抢了位置,心里难免会有些不舒服,在正式上任之前,他应该不会放下身段,主动过来拜访。

    来到南粤之后,王思宇最先探望了周老爷子,从他那里,也了解到一些情况,滨海市的市长卢金旺,很有背景,不但与常务副省长杜山是同乡,与省纪委书记艾嘉兴的关系也很密切,在南粤官场上,很吃得开,是个厉害角色。

    一颗烟吸完,王思宇又开始整理材料,白燕妮却心中生疑,开始在房间里兜着圈子,细心地检查起来,在确定没有监控设施后,才轻舒了口气,给王思宇做了半身按摩,又沏了壶热茶,便返回隔壁房间,既然已经被人盯上了,做事就要小心些,免得让人捉到把柄。

    夜里十点半钟,见楼上房间的灯光熄灭了,银灰色的面包车也缓缓开动,离开了宾馆,径直驶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门口,车子停稳后,从里面跳出几个身着便装的精壮汉子。

    为首那人捋了下头发,转身笑道:“大伙辛苦了,明儿是最后一天,都精神着点,只要不出差错,咱们就能顺利交差了。”

    众人都笑着点头,一个面皮白净的年轻人走上台阶,有些感慨地道:“吴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那位市委书记,才多大的年纪啊,和我都差不多,可看看人家,每天领着大美人,溜溜达达,游手好闲,咱们放着正经事不做,还得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当保镖,这叫啥事儿啊?”

    吴队面色一沉,拿眼瞪着他,没好气地道:“小六,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两天总是唠唠叨叨的,哪那么多牢骚?人家领导是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当大官的都喜欢这调调,还溜溜达达游手好闲,你懂个什么!”

    年轻人有些不服气,皱起眉头,顶撞道:“微服私访,那是啥年月的事情了,那时候消息闭塞,哪像现在,有电视有报纸,还有互联网,信息大爆炸的年代,坐在家里就能发现问题,还用跑到大街上调研?依我看,纯粹是作秀。”

    一个岁数大些的民警跟了过来,轻声道:“作秀倒不见得,我是见过作秀的领导,那位大领导,领着五十多号官员,三四个记者,跑山沟子里住了三天,弄出一堆材料出来,记者还在报纸上吹捧,说是微服私访的典范,真是笑死人了。”

    “干好自己的活儿,上边的事,少议论,小心祸从口出。”吴队把手一摆,领着众人进了酒店,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了三楼包间。

    刚刚落座,喝了几口茶水,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下号码,赶忙接通,走出包间,站在过道里,小声地道:“毛局,王书记已经休息了,我正领着大伙吃饭。”

    耳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老吴,辛苦了,怎么样,那位晚上没出去转转?”

    吴队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和平时一样,只要天黑就回宾馆,从不出门,这几天,就围着市内五区转悠,到处拍照,和平常的游客没什么两样。”

    “那就好,一定要提高警惕,确保市委领导的人身安全。”电话里的声音不高,却极有威严。

    “请毛局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吴队点点头,下意识地挺起胸膛,铿锵有力地道。

    挂断电话,吴队返回包房,拿着菜单,点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就叹了口气,轻声道:“刚才毛局又来电话了,老爷子还有些不放心,这样吧,晚上留个人在宾馆守着。”

    停顿了一下,他又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望着那位面皮白净的年轻人,半开玩笑地道:“让小六去吧,省得他没事总去叫妓,钱花光了,又该四处打秋风了。”

    众人都笑着说好,年轻人却叹了口气,哭丧着脸,有些无可奈何地道:“吴队,这样可不成啊,脏活累活都交给我来办,这个月睡眠严重不足,都快顶不住了。”

    吴队呵呵一笑,抽出一根烟,丢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好啦,小六,别埋怨了,下个月给你放三天假,让你好好休息一下,这些人里,就你还没成家,不用陪老婆孩子,你不去,谁去?”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哄笑,都说吴队英明,年轻人却伸出右手,捻动着手指,懒洋洋地道:“吴队,放假倒不用了,最近手头有点紧,还请领导体恤,支援一下吧。”

    “这混小子,跑我这敲竹杠来了!”吴队也笑了,从身上摸出钱夹,抽出一叠钞票,丢了过去,没好气地道:“省着点花,年纪轻轻的,欠下一屁股债,到时看你怎么还。”

    年轻人接过钱,揣到衣兜里,笑着道:“没事,大不了,日后脱了这身皮,去给‘疯子’当打手,干几票大的,就什么钱都还上了。”

    “放**的臭屁!”吴队火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色铁青地道:“小六,再敢胡说八道,现在就扒了你的皮。”

    众人见状,面面相觑,那个岁数大些的警察,赶忙倒了酒,向年轻人努努嘴,轻声道:“小六,别总顺嘴跑火车,吴队生气了,还不快敬酒赔罪?”

    年轻人忙举起酒杯,诞着脸笑道:“吴队,我只是随口说句玩笑话,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小六一般见识。”

    吴队哼了一声,拿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板着脸孔道:“小六,就你那两把刷子,就算肯过去,‘疯子’还未必会收呢,人家手底下的,可都是些亡命之徒。”

    “是啊,那些家伙狠着呢!”年轻人也笑笑,仰脖把酒喝下,深深地瞥了吴队一眼,又坐了下去,摆手道:“晚上有任务,我就不多喝了,你们随意吧。”

    众人围在桌边,说说笑笑,气氛变得轻松起来,酒足饭饱后,才醉醺醺地出了包间,在门口握了手,各自打车离去。

    小六坐上银白色的面包车,却没有回宾馆,而是在路上兜了个圈子,又向西边开去,二十分钟后,拐进一个偏僻的小区,把车子停在楼下,摸起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小声道:“巧云,你睡了吗?”

    “还没呢,六子哥,你几点回来?”那个叫巧云的女孩,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不高,生得小巧玲珑,她身上裹着浴巾,打电话时,还在翻着一本书。

    小六皱起眉头,沉吟半晌,才拿手拍了下大腿,像是下定了决心,语气凝重地道:“巧云,六子哥问你一句,还想要报仇吗?”

    女孩听了,忙把书丢掉,霍地坐起,急声道:“咋不想呢,做梦都想,六子哥,你不是让我一直忍耐,等待机会吗?”

    小六点点头,轻声道:“现在,机会是有了,虽然有点冒险,可要想和那些人斗,不冒风险是不行的。”

    女孩忙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探头向下望去,悄声道:“六子哥,你放心,只要能给爸爸妈妈和弟弟报仇,我什么风险都能冒,就算丢了性命也没关系,真的,我就想拿自己的命,换疯子他们那些人的命。”

    小六叹了口气,点头道:“那好吧,带着材料下来,能不能报仇,就看今晚的运气了。”

    女孩大喜过望,忙挂断电话,换了身衣服,又从床下拉出皮箱,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抱在怀里,急匆匆地来到门口,换了皮凉鞋,就推门跑了出去。

    坐进面包车,女孩看了年轻人一眼,红着眼圈道:“六子哥,这次有几分把握?”

    小六重新发动车子,将面包车驶出小区,摇头道:“不太清楚,赌一次吧,如果连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都没法解决,你就死了那份心,带着材料躲得远远的,不要留在滨海了,什么时候那伙人栽了,再回来翻案,钱都给你准备好了。”

    女孩却咬了粉唇,默默地流泪,半晌,才轻声道:“六子哥,我不要钱,也不想离开滨海,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要和那些人斗下去,你要是怕了,我就搬出去住,绝不会拖累你的。”

    “说什么呢!”小六笑笑,用手摸了下女孩的秀发,又叹了口气,淡淡地道:“是有点怕,我倒不怕死,就怕死得不明不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