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一章 敲山震虎

第十一章 敲山震虎2017-11-9 13:8:36Ctrl+D 收藏本站

    第643节    第十一章    敲山震虎

    原本以为,中午下的一场暴雨,只是小范围的雷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却没想到,这场雨却断断续续,一连下了四天,这下可惹出了大麻烦,因为排水系统维护不到位,包括滨海市在内,南粤省许多城市都出现内涝灾害。

    一些城市的繁华地带,都变得一片汪洋,公交车居然变成了冲锋舟,受灾严重的地段,交通已然瘫痪,很多市民都光着脚,把裤腿挽起,涉水到单位上班,这已是多年未见的街头奇景了,引发了各大媒体的争先报道。

    而根据中央台的天气预报,强降雨天气还要维持几天,这让南粤省委省政府紧张起来,立即启动紧急预案,指示各地市,必须高度重视起来,力争把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竭尽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滨海市这边动作很快,在接到通知的前一天,就已经成立了防内涝抢险指挥部,市委书记王思宇亲任总指挥,市长卢金旺市委副书记许伯鸿分任副总指挥,指挥部召开了紧急会议,将各项任务下达给相关单位,并落实到人头上。

    有了在华西青羊县抗洪抢险的经验,王思宇在面对这样的自然灾害时,就显得游刃有余,指挥若定,极有大将风度,他亲自布置了方案,下达任务,动员上千名党员干部,利用周末时间,走上街头,在指挥部成员的指导下,协同抗灾。

    按照既定计划,各部门紧急行动起来,对建筑工地防碍行洪排涝的设施进行拆除,并疏导交通清淤和清障疏通地下管道,对特危的公房,也进行应急处理,该加固的加固,该拆除的拆除各地段的医疗救护卫生防疫和灭菌消毒等工作,也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周日下午的一点半钟,雨水终于小了些,天空却依旧灰蒙蒙的,内涝灾害最严重的西城区主要街道上,忽然出现了一群打着雨伞的人,王思宇和卢金旺等人,都穿着雨衣,脚下蹬着大皮靴,在各部门领导的陪同下,到市区各处巡视,查看抢险方案落实情况。

    一路走来,虽然对各部门的抢修工作感到满意,但王思宇还是心生感慨,来到一个电线杆前,他停下脚步,转头对卢金旺道:“卢市长,不得不承认,我们在城市建设上,还存在着很多不足,尤其是在给排水系统上,欧美很多国家,下水道里可以拍摄枪战片,可以跑高级轿车,咱们大部分的下水道,却只能容纳一个成人爬行,既不利于排涝,也不利于抢修。”

    卢金旺也点点头,背着双手,望着路面上浑浊的积水,深有感触地道:“王书记,先期规划上是有问题,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地面以上了,上面虽然有所赶超,下面却仍落后几十年,这是个大麻烦,年年开膛破肚,修修补补,却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下上几场大雨,就都变成威尼斯了。”

    王思宇听了,深以为然,抬眼望天,叹息道:“老天爷难当啊,下多了不行,下少了也不成,不多不少,下错了地方,还是不行!”

    市委副书记许伯鸿跟上来,点了一颗烟,把火机摇灭,接过话题道:“这两年的降雨极不均衡,不是大涝就是大旱,我前段时间看过报道,有‘中华水塔’之称的三江源地区,冰川消失,雪线升高,湿地范围日渐萎缩,很多草场只剩下一层薄薄的草皮,如果环境持续恶化下去,就将成为我们十几亿人的水源恶梦,过去这些年,盲目开发,破坏大自然的例子太多了,环境保护方面欠债太多,总要吃些苦头。”

    卢金旺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就又转过身子,面带笑容地道:“王书记,前天和来自英国的商务考察团谈话,他们有外商提出,想在滨海市建造一个海水淡化处理项目,一旦项目上马,能够实现每年一亿吨以上,可以极大地缓解我市工业用水的压力。”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这个项目不错,很有发展前景,要是我们能自己搞起来,就更好了,免得将来受制于人,国内很多自来水公司,被外资溢价收购后,都面临涨价问题,各地政府被合同所限,就没了发言权,这是前车之鉴,对外商投资要支持,但也要警惕,签好合同是关键,不能为了短期利益,损害了长期的发展。”

    卢金旺笑了,目视远方,有些矜持地道:“王书记,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个项目潜力很大,也很有市场前途,应该由政府主导开发,才不至于受制于人,但问题是,投资规模太大,前期就要六七个亿,仅靠市里投入,会感到很吃力,如果能在部委争取到资金,那就好了。”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轻声道:“那就争取一下吧,你那边做好了方案,可以拿过来,如果确有必要,我就出去跑跑,帮你充实下钱袋子。”

    “那太好了。”卢金旺收回目光,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点头道:“既然王书记亲自出马,那就再多跑些资金吧,西城区地势太低,每次降水,都会受到影响,我们应该对地下管网,进行一次大改造了,总是小修小补,零敲碎打,花钱不少,却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王思宇叹了口气,拿手指着卢金旺,笑着对众人道:“卢市长不厚道,胃口还大,刚刚挖了个坑给我跳,这几个亿的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已经很难跑了,又给加了任务,他平时就是这么挤压大伙的吗?”

    陪同的一众领导都笑着说是,卢金旺摆摆手,摩挲着头发,也微笑道:“能者多劳嘛,现在还是经济挂帅,没钱办不成事情,不管是男同志,还是女同志,能跑到钱,就是好同志,您这位市委书记,可是神通广大,不把竹杠敲响,大伙都不会答应,对吧?”

    “是,是,还是卢市长高明。”众人都纷纷附和着,唯有副书记许伯鸿把嘴角翘起,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正边走边聊间,人群的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挑,容貌秀丽的女孩,她手里拿着一个话筒,来到前面,待众人说话的间隙,转过身子,甜丝丝地道:“各位市委领导,电视台要做期节目,报道防内涝抢险工作的进展,还请领导们配合。”

    王思宇微微一笑,伸出右手,谦让着道:“请卢市长来吧,我就不讲了。”

    卢金旺笑着摆手,含糊地道:“你是市委书记,一把手嘛,当然要你来了,我就不抢镜头了。”

    王思宇笑笑,就点头道:“这样吧,我们都不讲了,你们还是采访奋战在一线的同志们吧,他们牺牲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地工作,很辛苦,应该重点报道,别总把镜头放在我们身上,都说要突出领导,依我看,应该改改,突出群众更好。”

    女孩蹙起秀眉,转头望了下摄像记者,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迟疑着道:“王书记,一线的相关报道已经做过两期了,如果市领导不接受采访,我们回去会被批评的。”

    王思宇略一沉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笑着道:“这样吧,我找个人出来,你采访下他。”

    话音刚落,他就转过头来,沉声道:“市局毛守义同志来了吗?”

    “来了,来了!”毛守义本来站在人群后面,正用手机打着电话,听到王思宇召唤,不敢怠慢,赶忙挂断电话,殷勤地走过来,轻声道:“王书记,您找我?”

    王思宇点点头,拿手指着女孩,微笑道:“这位是咱们市台的著名女主持人,沈楠楠同志,你应该很熟悉吧?”

    毛守义有些摸不着头脑,就笑着点头,轻声道:“熟悉,当然熟悉了,她主持的《新闻夜航》节目很好,我经常看的,沈记者不光口才好,人也生得漂亮,是局里很多年轻干警的梦中情人,哈哈。”

    王思宇点点头,收起笑容,表情严肃地道:“毛局,那昨晚播出的电视节目,你看过了吗?”

    毛守义摇了摇头,微笑道:“没有,王书记,昨晚我在市局加班,十点多钟才回到家里,还真是错过了。”

    王思宇又转头,看着卢金旺,轻声道:“卢市长,你有看过吗?”

    卢金旺微微皱眉,不咸不淡地道:“没有,我年纪大了,睡得很早。”

    王思宇淡淡一笑,就转头望着女孩,抬高音量道:“沈楠楠同志,辛苦一下,把昨晚新闻报道的一段内容,给我们毛局长重复一下,就是那段居民家里闯进二十几位蒙面人,手持棍棒枪支,把屋子里砸了稀烂,又用枪指着屋主头,索要高利贷的新闻。”

    沈楠楠愣住了,张大了嘴巴,吃惊地望着王思宇,有些不知所措,用手摆弄着衣襟,紧张地道:“王……王书记,那段稿子,我记得不熟,现在都忘了大半。”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轻声道:“没关系,能记住多少就说多少,忘记的,我帮你补充,节目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在质问么,在我们美丽迷人的滨海市,如何会发生这样耸人听闻的事情,我们倒要质问一下,事情发生之后,警察在哪里?犯罪分子又在哪里?现在,我帮你把公安局长找来了,请他现场回答你的问题。”

    沈楠楠以手掩唇,看了毛守义一眼,就把脸转到旁边,鼓足勇气,小声地把新闻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又垂下头,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不再说话,心里慌慌的,唯恐因为节目的事情,遭到打击报复。

    她虽然也是有后台的,但与毛守义等人相比,就相差甚远了,人家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毁了她的前途,此时,沈楠楠就在心里埋怨编导,为了增加节目收视率,居然爆出这样的新闻来,给自己惹出麻烦。

    毛守义却生不起报复的心思,他被市委书记公然奚落,脸色早已涨得通红,有些无地自容了,转头望去,见身后的一众干部,都在交头接耳,以极为复杂的目光盯着自己,顿时窘迫到了极点,讪讪地道:“王书记,这个案子,我保证三天之内破掉,那些家伙太猖狂了,一定要严惩!”

    “好,这是你说的,我记下了。”王思宇目光凌厉地扫了他一眼,又转过身子,向沈楠楠道:“作为观众,而不是市委书记,我向你们提供一个新闻线索,就在西城区客运站,有个报亭,那里面可能有猫腻,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暴力手段,控制了三十几辆中巴车,胁迫车主缴纳过路费,按每人十五元收取,你们市台可以搞个暗访,对这件事情进行曝光!”

    这下,原本在窃窃私语的人群,立时变得安静下来,众人脸上都露出惊愕的表情,不止是毛守义,就连市长卢金旺的脸上都挂不住了,他皱起眉头,恶狠狠地瞪了毛守义一眼,厉声道:“毛局,你们市局是干什么吃的,滨海市的社会治安怎么会乱成这个样子?你还想不想再干了?”

    “王书记卢市长,我……”毛守义被批得灰头土脸的,颜面无存,刚要辩解,却见市委副书记许伯鸿拿手摸着面颊,频频向他使眼色,无奈之下,毛守义把后面的半截话都咽到肚子里,而是委屈得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低眉顺目地道:“我会尽快整顿。”

    “守义同志,我在这里表态,滨海市决不允许有黑社会的存在,哪个敢胡作非为,一定会被坚决打击!”王思宇把手一挥,就转过身子,在众人的簇拥下,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很快钻进小车,疾驰而去。

    沈楠楠却没有走,而是垂下头,呐呐地道:“毛局长,真是抱歉,我们主持人是做不了主的,稿子怎样写的,就要怎样报道,请您原谅。”

    “这事不怪你,人家是在借题发挥,拿我立威呢!”毛守义摆摆手,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又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走到路边,拨了号码,懊恼地道:“郝局,通知下去,半小时内,局党委班子成员到市局集合,召开紧急会议,谁都不许迟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