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黑锅 上

第十二章 黑锅 上2017-11-9 13:8:38Ctrl+D 收藏本站

    第644节    第十二章      黑锅      上

    三天后,城市内的积水基本被排尽,人们的生活秩序又恢复了正常,就在这天晚上,夜幕刚刚降临,一辆辆警车驶出滨海市公安局大院,呼啸而去。

    而早已埋伏在市区各大娱乐场所的便衣民警们,也都在紧张地看着手表,很多人都已经得到内部消息,毛局被新来的市委书记狠k了一顿,要用一次大行动,洗刷耻辱。

    一想到平时威风八面的铁腕局长,被当众呵斥的场景,众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人心中暗爽,其中就包括刑警队的范幺六,毕竟,他是知道些内情的。

    只是,对于这样的拉网行动,范幺六并不感冒,多次的经验表明,滨海市的打黑行动,只能抓些小喽啰,对那几位称霸多年的黑道老大,根本构不成威胁。

    即便如此,参加这样的行动,也是极为危险的,这次要对付的人里,就有一些亡命之徒,在行动之前的动员会上,吴队特意强调,大家要注意安全,防范歹徒狗急跳墙,采取极端行动。

    干警们手里有枪,但歹徒手里同样有,在南粤许多城市,枪支早已泛滥成灾了,那些人手中使用的枪械,大都是土法制造的,做工粗糙,大都没有膛线,子弹在射出后,翻着跟头往前冲,通常开不了几枪,就会报废。

    但这种枪支的威力,同样不可小觑,在十米之内,与警方使用的枪支,杀伤力不相上下,一旦击中要害部位,照样会让人丧命。

    这样的黑枪,在黑市上的出售价格,大概是两千元左右,在滨海市,少说也有近百支,不但黑社会的混混们,会想方设法弄到枪,一些商人也喜欢买枪防身,市里曾经多次组织收缴,但效果都不太理想。

    坐在副驾驶位上,范幺六叹了口气,从腰间拔出手枪,拿着抹布,细心地擦了起来,他的目光透过车窗,望向右前方那栋霓虹闪烁的金龙大酒店,眉头紧皱,暗自琢磨着,等会儿,可能要有一场恶仗了。

    不知为什么,早晨起来后,他的眼皮总在跳个不停,搅得范幺六心绪不宁,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这可不是好兆头,像是要出什么事情。

    几分钟后,身着便装的刑警队长吴明谱从酒店里出来,他站在台阶上,向四处望了几眼,就来到车前,敲了敲车窗,摘下墨镜,放在衣兜里,轻声道:“小六,带烟了吗?”

    “带了!”范幺六赶忙把枪插好,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摸出一包烟,从里面弹出一根,恭敬地递了过去,向酒店方向努努嘴,小声道:“头儿,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人没到齐,还得再等等,不急!”吴明谱把烟塞到嘴里,点燃后,皱眉吸了一口,惬意地吐出烟圈,就转过身子,拿手指着斜对面的小店,轻声道:“小六,时间还早,走,陪我吃碗爽鱼皮。”

    “头儿,事先说好,你请客!”范幺六嘿嘿一笑,跟在吴明谱的身后,穿过马路,来到对面的街边小店,进屋后,见里面没有客人,很是清净,就捡了窗边的位置坐下。

    吴明谱点了两碗爽鱼皮,却没有动筷子,而是皱眉望着范幺六,不紧不慢地吸着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像是在想着什么伤脑筋的事情。

    半晌,他才把半截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淡淡地道:“小六,你说吧,真是奇怪,咱们这位市委书记,刚刚来到滨海市,怎么就盯上社会治安问题了?”

    范幺六心中一动,忙抬起头,轻声道:“可能是老百姓反应太强烈了吧,头儿,说实在的,那伙人闹得也太凶了点,根本不知道收敛。”

    吴明谱轻轻摇头,不动声色地道:“那些人虽然野了点,也就是在找钱,没钱的营生,多半不会做的,小老百姓,只要安分守己,应该不会惹到那些家伙。”

    顿了顿,又盯着范幺六的眼睛,话里有话地道:“我看不像,也许,是有人打小报告了吧?不然,哪会知道的那样详细,连长途客运站的事情,都摸得一清二楚。”

    范幺六紧张起来,把筷子丢下,抽出餐巾纸,擦了嘴角,笑着道:“也有可能吧,咱们毛局脾气太大,容易得罪人,估计是有人告状了,官场上的事情,太复杂了,都是搞来搞去的。”

    吴明谱淡淡一笑,环视四周,索性把话题挑明了:“小六,那天晚上,我们离开后,没人去宾馆吧?”

    “应该没有吧?”范幺六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吴队,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那时候,好像还没人知道他是市委书记,不可能有人去打小报告。”

    “罗巧云也没去过吗?”吴明谱眯起眼睛,锐利地盯着范幺六,嘴角带出讥诮的笑意。

    范幺六愣住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把玩着杯子,低声道:“头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是猜的,通过宾馆监控录像,又证实了。”吴明谱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窗外,有些无奈地道:“小六,早就知道她在你那里了,后来,还有人警告过,要对付你,为了这事儿,我还去给人家说小话,陪笑脸,没办法,谁让大家是兄弟呢,总不能眼看着你出事吧?”

    范幺六也微微动容,更有些后怕,就点点头,坦白道:“头儿,那晚巧云确实去了,我看她挺可怜的,想帮帮她,你也知道,一家三口都没了,那件事儿,也太惨了点,实在是让人看不过去……”

    吴明谱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讲话,皱眉道:“小六,那次的车祸,疯子已经讲过很多次了,根本不是他做的,当时,疯子虽然动了杀机,可在动手之前,被人劝住了,他那人的脾气秉性,你可能不太清楚,虽然黑了点,狠了点,但还是敢作敢当的,从不说假话。”

    范幺六微微皱眉,把杯子放下,叼了一颗烟,摆弄着打火机,轻声道:“头儿,别兜圈子了,你到底什么意思,明说吧!”

    吴明谱看了他一眼,抱起双肩,把身子向后一仰,慢条斯理地道:“小六,息事宁人吧,别让罗巧云再闹下去了,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范幺六点了烟,皱眉吸了几口,吐着烟圈,有些郁闷地道:“头儿,你可能搞误会了,她是她,我是我,她的事情,我可做不了主。”

    “小六,你这不是在帮她,是在害她!”吴明谱勃然大怒,抬起手来,重重地敲了几下桌子,忿忿地道:“她一个小女孩,拿什么去和人家斗,要不是我当初担保,你们两个早就出事儿了,知道吗?”

    范幺六沉默下来,一口口地吸着烟,半晌,才皱眉道:“头儿,你的话,我听明白了,这算是最后通牒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嘛!”吴明谱又火了,‘啪’地一拍桌子,拿眼瞪着范幺六,铁青着脸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是在为你们的安全着想,你以为我是谁?和疯子他们是一伙的?穿着警服的黑社会老大?”

    “不是,头儿,你想多了,我不是那意思!”范幺六拿手挠着脑袋,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

    吴明谱哼了一声,摆摆手,没好气地道:“范幺六,你就是那意思,很久以前,你就已经有这种怀疑了,一直在暗中搞调查,搜集证据,我没说错吧?”

    范幺六赶忙摆手,勉强笑道:“没有,头儿,真的没有,怎么会呢!”

    吴明谱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啊,就是太年轻了,把很多事情想得都太简单了,疯子那家伙心狠手辣,是个能惹祸的主儿,早就该拿下了,我好多次都想亲手崩了他,可咱们不能蛮干,这里面水深着呢,你敢乱来,死的可能就是你!”

    范幺六迟疑了下,轻声道:“头儿,市委书记都干预了,这次动静不小,那些人应该逃不掉了吧?”

    “幼稚!他才来几天啊,屁股还没坐稳当呢!”吴明谱把嘴一撇,又拉长了脸,悻悻地道:“县官不如现管,市委书记平时要管的事情多了,哪能总把眼睛盯在这方面,他单枪匹马来到海滨市,怎么也不能上来就把人得罪光了,那还干个屁啊,对吧?”

    范幺六点点头,黯然道:“是啊,当官嘛,就是那么回事儿,花花轿子人抬人,作作秀就完了,哪能真较真。”

    吴明谱笑了,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似笑非笑地道:“小六,那天夜里,你和王书记出去,都说些什么了?”

    范幺六知道瞒不过去,只好半真半假地道:“没说什么,我跟得太紧,被发现了,王书记见我挺辛苦的,就把我喊了过去,吃了点夜宵,当时我喝得有点多,就不知轻重,介绍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但是,绝对没有提到社会治安问题,我哪能往咱们公安口脸上抹黑呢,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嘛,那种吃里扒外的事情,小六绝不会做的!”

    “有没有谈到孙局长?”吴明谱点点头,眯起眼睛,咄咄逼人地道。

    范幺六拿起杯子,有些心虚地道:“哪个孙局长?没提过。”

    “那就奇怪了,他怎么会想起找孙志军谈话呢?”吴明谱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眼睛一直在盯着范幺六,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范幺六心里怦怦直跳,竟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鼻尖上冒出细碎的汗珠,就连后背,也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他强作镇定地道:“头儿,你没事儿总琢磨人家市委书记的想法干嘛,人家是啥样的人物,哪里是咱们能揣测的。”

    “也是!”吴明谱沉吟半晌,微微一笑,低下头,慢吞吞地吃了鱼皮,把碗放下,又摸出零钱丢在餐桌上,笑着道:“走,回去吧,小六,今天的谈话,不要对外讲出去,知道吗?”

    “好的,头儿,回去以后,我会劝劝巧云的。”范幺六擦了把冷汗,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跟在吴明谱的身后,期期艾艾地道。

    吴明谱没有回头,而是双手抱肩,淡淡地道:“是啊,还是劝劝吧,死者已逝,生者还要继续,最重要的,是要好好活下去,不能总沉浸在过去的阴影里,她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出来,不要再闹下去了,我不希望你们有事,主要是你,说起来,我也算是你半个师傅了,感情还是有的。”

    “谢谢头儿。”范幺六舔了下发干的嘴唇,望着吴明谱的背影,心情变得异常复杂。

    两人穿过马路,来到对面,吴明谱拉开车门,坐进车里,又按下车窗,轻声道:“小六,你去酒店看下情况,在1108和1110房间,小心着点,别打草惊蛇。”

    “好的,头儿,你放心!”范幺六眯起眼睛,与吴明谱对视了十几秒,就微微一笑,转身向酒店方向走去,进了大厅,他先掏出手机,发了封短消息,用伸手向腰间摸了摸枪,就走到电梯边,打开电梯,走了进去。

    就在电梯将要合上的瞬间,两只大手探了进来,把电梯门硬生生地分开,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背心的精壮汉子挤了进来,瞥了范幺六一眼,关上电梯,按了十一楼的按钮,就退到角落里,抱肩而立,电梯门缓缓合上,向楼上行去。

    “砰!砰!砰!”几分钟后,酒店里忽然传出三声枪响,吴明谱面色一变,忙推开车门,跳下车子,把手一挥,大声喝道:“出事儿了,提前行动!”

    路边的几台车里,很快蹿出十几个人,众人纷纷拔出手枪,冲进酒店,兵分两路,从电梯和安全通道,奔上十一楼,刚刚拐过走廊,就见地毯上,洒满了血迹,一个穿着黑背心的男人,仰面朝天地躺在血泊之中,额头被打出一个洞,仍在汩汩地流血,而他的右手边,还丢了一把锋利的消防斧。

    其余七八个人,都双手抱头,垂头丧气地蹲在墙边,范幺六举着手枪,逼住了这些人,见众人上来,才轻吁了口气,把手枪别在腰间,神色复杂地望着吴明谱,歉然道:“头儿,真是对不住,我暴露了,险些被这家伙干掉。”

    四目相接,相视无语,半晌,吴明谱脸上带出亲切的笑容,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悄声道:“小六,没受伤就好,你表现不错,我会向毛局请功,别担心!”

    “不用了,头儿!”范幺六颓然一笑,轻声道:“我太累了,就想请个长假,带女朋友出去玩几个月。”

    “好,这样也好。”吴明谱点点头,又把手一摆,威严地道:“把这些人铐起来,全都带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