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五章 枪击

第十五章 枪击2017-11-9 13:8:41Ctrl+D 收藏本站

    第647节    第十五章    枪击

    疯子死了,他是跳楼自杀的,从十五层高的楼顶,一跃而下,砸到了下面一台商务车上,在车上留下了一个扭曲的人形印记,再弹到地面上,死状极其凄惨。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酒店的一位保安,他睡得正香,被警报器声吵醒,迷迷糊糊地巡视时,不小心被尸体绊倒,打开手电筒照了一下,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打110报了警。

    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警察就来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现场的民警中,有人认出了死者的身份,是黑道上大名鼎鼎的疯子,感到案件重大,随即向值班领导汇报。

    天还没亮,市局刑警队的队长吴明谱就被电话铃声吵醒,得到消息后,也吃了一惊,忙从床上爬起,在老婆的抱怨声中,换了衣服,带着手下的精兵强将,开车赶赴事发现场。

    经过法医鉴定,疯子确系自杀身亡,而他在跳楼前,留下的几页遗书,也帮了警方的大忙,为过去很多悬而未解的疑案,揭开了谜底,其中就包括罗巧云家人的车祸案。

    调查结束后,吴明谱坐到警车里,先给毛局打了电话,做了简要汇报,随后,又给范幺六发了封短信,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过去,对于这个年轻人,他还是极为喜欢的,甚至想过,要重点培养。

    虽然,两人之间已经出现了难以愈合的裂痕,但他还是希望释放善意,极力弥补,起码,不要让小六走到对立面,那样,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

    这个小伙子表明上大大咧咧的,但很机警,也很难缠,搞不好,还真容易捅出大篓子,当然,只要那个女孩子不再闹下去,吴明谱还是很有把握,安抚住这位年轻下属。

    范幺六虽然请了长假,却并没有离开滨海,理由很简单,罗巧云执意不肯,在收到短消息后,他暗自叹了口气,起床后,敲开罗巧云的房门,把刚刚得到的消息,讲了一遍。

    沉冤昭雪,凶手毙命,罗巧云悲喜交加,坐在床边,抱着范幺六,大哭了一场,把这两年的委屈,尽数发泄了出来,为了这个案子,她吃了许多苦头,也受尽了磨难。

    范幺六没有阻止,而是轻拥着她,把目光投向窗外,叹了口气,暗自思忖道:“一切都结束了,这样的结果,皆大欢喜,不是么?”

    就在此时,市中心的一处高档小区里,床上仍然在吱呀吱呀地响着,过了许久,刀疤脸才低吼了两声,身子瘫软下去,平躺在床上,呼哧呼哧地喘息着。

    身边的女人却面无表情,失神地望着棚顶,半晌,才蹙起眉头,轻声道:“刀疤,把那些材料,都交给市委书记吧,让他来收拾那老狐狸,怎么样?”

    刀疤脸有些泄气,摸起一颗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摇头道:“借刀杀人虽好,可用在教父头上,多半没用,搞不好,没有扳倒他,咱们先被砍成肉酱了。”

    “刀疤,你不会是后悔了吧?”女人坐了起来,冷冷地盯着刀疤脸,蹙眉道:“要是没那个胆子,赶紧从老娘的床上滚下去,当我瞎了眼睛,没有看对人!”

    刀疤脸笑了起来,摇晃着脖子,慢吞吞地道:“你啊,和疯子一样莽撞,这事儿不能急,要慢慢来,你听我的,先把这件东西交给教父,再哭着表忠心,只要能留在滨海,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停顿了一下,他又伸手摸着女人的腰肢,低声开导道:“疯婆子,咱们的目的,是把那些生意抢回来,发大财,那老东西的命倒是其次,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往多了说,还能活几年?”

    “小米和瘦猴怎么样了?”女人伸过手,从刀疤脸的嘴里抢过烟,吸了几口,有些无奈地道:“树倒猢狲散,疯子没了,那些小弟放出来以后,估计都要被老二他们抢去了,要想从头再来,实在是太难了,早就和疯子讲过,要把那老东西收拾掉,他就是不肯,这下可好,死得不明不白的!”

    刀疤脸摇摇头,猥琐地笑道:“疯婆子,要想成事儿,别人都指不上,现在能威胁到教父的,也只有老二了,你要是能花些时间,把他勾上手,事情就好办多了,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对吧?”

    “说的对!”女人吐了个烟圈,微微一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

    昨晚折腾得太久,王思宇醒来时,已经到了八点多钟,吃过早餐,看了会电视,他就接到罗巧云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小姑娘千恩万谢了一番,感谢市委书记主持公道,搞了这次打黑行动,让疯子在走投无路之下,跳楼自杀,她父母的案子,也得以真相大白。

    轻声安慰了一番,把手机丢下后,王思宇心情有些郁闷,点了一颗烟,皱眉思索了起来,白燕妮见状,忙凑了过来,好奇地道:“小宇,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情况的确很严重,疯子死了,居然是自杀,看起来,有人不敢让他活着接受调查,这是个替罪羊。”

    白燕妮也蹙起秀眉,柔声道:“小宇,滨海市公安口未必靠得住哟,不如和省厅联系一下,从上面下来人追查,或许会好些。”

    王思宇摆摆手,皱眉道:“没用的,咱们这位毛局长,在省里也有很多关系,只怕有个风吹草动,都能传到他的耳朵里。”

    白燕妮双手捧腮,有些头痛地道:“那怎么办哟,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先缓一缓吧,逼的太凶,会让那些家伙狗急跳墙,还不知搞出多少人命,我刚到滨海,也不宜借助外部力量来解决问题。”

    白燕妮‘嗯’了一声,抱肩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却见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进来,车子停稳后,鲁玉婷和一个漂亮女孩走下车子,她赶忙迎了出去,笑着道:“婷婷,来得好早哟!”

    鲁玉婷忙拉了女孩子的手,走到白燕妮身边,亲昵地道:“白姐,这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沈楠楠。”

    白燕妮递过玉手,上下打量着沈楠楠,抿嘴笑道:“认出来了,这些日子,我弟弟最喜欢看的节目,就是沈小姐主持的《新闻夜航》,很高兴见到你。”

    沈楠楠听了,倒是会错了意,红着脸道:“白姐,早就听玉婷姐提起,您是风姿卓越的大美女,却没想到,会这样漂亮,气质也高贵,让人看了嫉妒呢!”

    白燕妮听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握着沈楠楠的手,抿嘴道:“到底是主持人,不光摸样俊俏,连说话的声音都这么好听,快进屋坐吧。”

    三个女人进了屋子,王思宇微微一笑,掸了掸烟灰,笑着道:“是沈楠楠同志啊,欢迎你来家里做客,这几期的节目,我都看了,很不错。”

    “感谢王书记的表扬,我会更加努力的。”沈楠楠嫣然一笑,表情却不大自然,似乎有些紧张,和镜头前落落大方的样子,判若两人。

    鲁玉婷微微一笑,把她让到沙发边,又为王思宇倒了茶水,轻声道:“王书记,您和秘书长有过交代,要找一位家庭教师,学习南粤方言,我和楠楠联系了下,想请她帮忙在台里找,结果,她自告奋勇,主动要求过来。”

    王思宇一拍脑门,含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儿,上周忙着防内涝的事情,把学习的事情,忘得死死的,其实,不用麻烦沈小姐,你来教也是一样的。”

    鲁玉婷吐了下舌头,娇俏地道:“王书记,我水平不够,可当不了好老师,还是请专业人士来教吧,免得被您批评。”

    白燕妮去了厨房,端来果盘,眨着眼睛,甜腻腻地道:“小弟,你不要太自私了,玉婷可是处朋友了,每到周末,人家男友都要过来哟,要是给你上课,她哪有时间谈恋爱了?”

    鲁玉婷以手掩唇,满脸娇憨地道:“王书记,那倒不碍事的,没我允许,那傻小子不敢过来!”

    王思宇哈哈一笑,给两个女孩子递了西瓜,又看着鲁玉婷,饶有兴致地问道:“婷婷,男朋友在哪里工作啊?”

    鲁玉婷吃了口西瓜,笑着道:“在省纪委上班,小科员一个,我们两人是大学同学,本想着让他过来,可傻小子家里不肯……在我和父母之间受夹板气,他也蛮难受的。”

    王思宇笑了,点头道:“一口一个傻小子,看起来,你们两人感情很深,要珍惜啊。”

    鲁玉婷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深也没用啊,他就是要当大孝子,不肯过来呢!”

    白燕妮莞尔一笑,把目光转向沈楠楠,柔声道:“沈小姐,你这么漂亮,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沈楠楠点点头,用手理了下发髻,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有了,已经相处两年了,他也在电视台工作,也是新闻节目主持人。”

    鲁玉婷侧过身子,把嘴巴凑到白燕妮耳边,小声道:“白姐,楠楠的男朋友,是刘副台长家的公子,小伙子很帅,他们两人还搭档了一段时间,真是金童玉女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手道:“算了,这学习的事情,还是免了吧,你们平时都很忙,周末应该聚在一起卿卿我我,谈情说爱,我可不能占用这时间了,要不然,帅哥们会有意见的。”

    沈楠楠抿嘴一笑,甜丝丝地道:“没关系啦,王书记,我们俩在一个单位上班,平时很容易见面的,能够利用业余时间,为市委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他也很支持的。”

    王思宇笑笑,转头望着鲁玉婷,轻声道:“你们两人好像很熟悉,以前就认识吗?”

    鲁玉婷摇摇头,嘻嘻地笑道:“王书记,我是自来熟,还喜欢刨根问底,上次见了一面,就把楠楠的底细都摸透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手指着她,摇头道:“婷婷,你啊,就是假小子一个!”

    正说笑间,忽然听得‘砰砰’两声闷响,院子里灰尘四起,王思宇神色一变,低声道:“都去里屋,把门反锁上!”

    “是枪声!”白燕妮也紧张起来,纵身一跃,拔出墙上的长剑,又从沙发上跳出,一溜烟地奔到窗边,向外扫了几眼,就追了出去。

    王思宇有些不放心,也跟在她的后面,追到大门口处,两人躲在大门两侧,却见朱红色的门板上,竟有两个弹孔,旁边的树上,也有明显的子弹擦痕。

    白燕妮眯起眼睛,向远处望去,小声道:“小宇,枪手是躲在坡上射击的,位置应该是在那颗大榕树下。”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这人的目的,不是为了伤人,可能是某种警告吧!”

    这时,鲁玉婷手里捏着一把菜刀,也猫腰奔过来,恰巧看到地上的子弹头,她脸色大变,忙摸起手机,拨了号码,没好气地道:“喂,请问是毛局吧,我是王书记的秘书鲁玉婷,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就在一分钟前,市委王书记家里遭到了枪击!”

    “什么?枪击?”毛守义顿时有些傻眼,倏地站起,瞠目结舌地问道:“那个,小鲁同志,你快说说,王书记有没有受伤?”

    鲁玉婷抬头望了一眼,低声道:“暂时还没有,过会儿就不好说了,他已经追出去了,王书记跑得好快,嗖嗖的……没影了!”

    毛守义心里‘咯噔’一下,赶忙道:“小鲁同志,你千万把王书记劝回去,我马上就到!”

    说罢,挂断电话,他一脚踢翻了茶几,怒声骂道:“*****的,这是有人在故意搞我啊,要不把你揪出来,我毛守义是没好日子过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