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三章 化妆舞会 下

第二十三章 化妆舞会 下2017-11-9 13:8:52Ctrl+D 收藏本站

    第655节    第二十三章    化妆舞会    下

    白色的面具上,用金色的丝线勾勒出蝴蝶的图案,虽然遮挡住了大半张面孔,可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殷红丰润的嘴唇,白腻可人的下巴,还是让王思宇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怀中轻盈优雅的佳人,应该是那位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给自己补习粤语的老师,沈楠楠。

    “要不要打招呼?”王思宇皱眉眉头,看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与她进行着无声的交流,见对方没有点破的意思,他也就放松了下来,化妆舞会嘛,要的就是这种陌生的感觉,否则还带面具做什么?相信沈楠楠早已认出了自己,既然她不肯开口,那就一起装糊涂吧。

    想到这里,他轻轻摆动着身体,载着怀中曼妙的身子,缓缓地挪动着,也许是受到酒精的刺激,此时与异性的接触,显得格外敏感,在不经意的碰撞与摩擦当中,感受到了那份绵软娇嫩,体内的荷尔蒙加速分泌,下身渐渐起了变化,放在女孩背后的那只手,也变得有些不安分起来。

    先是一根食指,随着音乐的节奏,在女孩的背部,轻轻地点击着,随后,向下滑去两寸的距离,毫无疑问,这是侵犯的前奏。

    王思宇停顿了一下,试探着对方的反应,见女孩并无异状,那只手就悄悄地滑落下去,托在那柔软挺翘的香.臀上,微微用力,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暗自思忖着:“白日放歌须纵酒,黑灯跳舞好揩油,这跳交际舞,对男人而言,最大的乐趣,也许就在于揩油了。”

    戴着蝴蝶面具的女孩身子一颤,却没有出声,而是伸出尖尖玉指,在王思宇的手臂上捏了捏,随即改变了方向,带着王思宇,向舞池左侧旋转而去,在阴暗的角落里,放慢了脚步,轻柔地摇曳起来,此时的舞池里,脚步凌乱,人影婆娑,充满了难言的诱惑。

    十几分钟后,伴着灯光亮起,众人心满意足地分开,各自回到座位上,王思宇伸出右手,接过秘书楚茂林递来的湿毛巾,擦了把脸,转头望向林台长,微笑道:“老林,电视台最近搞得不错,尤其是那个《新闻夜航》节目,报道了很多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非常好。”

    林台长心里‘咯噔’一下,仿佛有根弦被骤然拉紧了,他向角落里瞄了一眼,就探过身子,勉强笑道:“王书记,感谢您的鼓励,台里一定会继续努力,筑牢宣传阵地,占领舆论制高点,为我市发展的大局服务。”

    说罢,他又站了起来,招招手,叫来几位服务人员,把提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拿了过来,请王书记题词,王思宇正在兴头上,就没有推辞,摸起狼毫笔,略一沉吟,就饱蘸墨汁,泼墨挥毫,在宣纸上写道:“办好电视节目,关注民计民生。”

    刚刚落了款,周围的人就热烈鼓掌,秘书长侯晨竖起拇指,连声赞道:“王书记的书法,刚柔并济,劲道十足,极有书法大家风范。”

    “不敢当,秘书长过奖了。”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这时,秘书楚茂林也凑过来,手里拿着黑皮本子,轻声道:“王书记,也为我写几句话吧。”

    “茂林啊,你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王思宇微微一笑,接过签字笔,想了想,就在黑皮本子上写道:“做事要静下心,以严谨为本,实干为基,在‘环节’上下功夫,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不搞投机,不走捷径,不怕吃苦,不哗众取宠。”

    顿了顿,又在下面继续写道:“做人要沉住气,以诚信为本,愚钝为基,在‘装傻’上下功夫,谦谦有礼,慎言慎行,不出风头,不贪便宜,不图虚名,不自作聪明。”

    写完后,没有署名,把黑皮本子递了过去,嘴里喷着酒气道:“喝多了,乱写几个字,你自己看了就可以,不要外传。”

    “好的,王书记。”楚茂林点点头,笑着接过黑皮本子,翻开后,只扫了一眼,脸上就露出极为吃惊的表情,他也是委办有名的笔杆子,素来不肯服人,可见了这样的文字,顿生甘拜下风之感,只觉得这位王书记当真了得,醉酒之后,依然才思敏捷,条理清晰,实在是令人佩服。

    稍事休息,舞会的第二场马上就要开始了,场地边上的音箱里,已经放出轻柔舒缓的音乐声,而正当那位戴着蝴蝶面具,脚蹬红舞鞋的女孩子向这边走来时,却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两人站在几米外,悄声交谈几句,年轻人向这边望了一眼,就跺跺脚,把女孩推开,转身离去。

    女孩愣了一下,赶忙从后面追过去,挽住他的手臂,走到角落里,又小声分辨着什么,随后,两人像是发生了争执,先后离开舞厅,直到众人纷纷下场,却再也没有回来,王思宇感到有些扫兴,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下了舞池,另外挑选了舞伴,有些心不在焉地跳了起来。

    刚刚跳了七八分钟,衣兜里忽地震动起来,他忙松开手,向舞伴道歉,走到角落里,打开手机,看了未接来电,见上面显示的是沈楠楠的手机号码,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忙离开舞厅,来到外面的走廊里,站到窗前,把电话回拨过去,接通后,他皱起眉头,轻声道:“喂,你好,是小沈吧?”

    “王书记,是我……我遇到了些麻烦,想请您帮助解决。”沈楠楠的声音微微发颤,像是有些恐惧,王思宇转过头,见两名委办干部站在门口,望向这里,就做了手势,两人赶忙回到舞厅里,王思宇点上一颗烟,语气和缓地道:“小沈,别着急,有什么事情,尽管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沈楠楠轻舒了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原来,她能分到电视台里工作,主要是靠男友的公公,市台的刘副台长,可没有想到,最近半年,刘副台长和林台长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两人多次发生口角,林台长曾公开扬言,要把老刘赶出去。

    这样一来,同是电视台主持人的沈楠楠,与男友刘春山两人,也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前段时间,林台长甚至酝酿着,把刘春山从节目主持人的位子上拿下来,调到其他岗位上,在得到消息后,沈楠楠有些焦急,就单独找了林台长,请他高抬贵手。

    两人那次谈的很好,林台长信誓旦旦地表态,他与刘副台长之间,只是工作上的分歧,并没有私人恩怨,也不会迁怒到家属身上,外面那些传言,都是没有根据的,请沈楠楠安心工作,不要背负心理压力。

    下班之后,沈楠楠兴冲冲地回到家中,把好消息告诉男友,两人都很高兴,当晚,还带上礼物,到林台长家里登门致谢,刘副台长也在次日上午,去了林台长的办公室,对过去的一些错误,诚恳地道歉,眼看着,一场风波就过去了。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沈楠楠又遇到新的麻烦,先是刘春山得到通知,被调到外地参加培训,他刚刚离开的那天晚上,沈楠楠就收到了陌生人发来的多封短信,其中都是些不堪入目的黄色短信。

    起初,她并没有在意,以为是无聊的人,在乱发短信,就没有搭理,删掉了事,可接下来的日子里,短信却接连发来,发短信的人,似乎对沈楠楠的情况极为熟悉,知道她的许多事情,甚至,对她每天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连续两周的短信骚扰,引起了沈楠楠的警惕,她感到有些恐惧,总觉得在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这给沈楠楠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连续多日,都没有休息好,有一次,还险些在直播当中出现重大错误,遭到了栏目组领导的严厉批评。

    一天下午,快下班时,沈楠楠被叫到了台长办公室,林台长热情地给她泡了咖啡,请她帮忙处理一份材料,沈楠楠喝了咖啡后,就坐在电脑前,整理文件,没过多久,便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身体内躁动不安,像是有股热流,在体内涌动。

    就在这时,林台长走到她的身后,开始花言巧语地表达爱意,并借机动手动脚,把她吓得缩成一团,连连哀求,若不是值班领导,遇到了要紧事情,打不通电话,死命地敲门,她根本没有办法脱身,回到家中,喝了两瓶矿泉水,睡了一晚,才恢复了正常。

    沈楠楠天生胆小,出了事情后,也不敢和男友及家人讲,只是从那以后,行事小心了许多,不再单独与林台长接触,每天下班之后,就早早地回到家里,不给对方以任何机会,即便参加集体活动,也要男友陪在身边。

    但林台长却不死心,在短信里极尽威逼利诱之词,令沈楠楠疲于应付,为了不惹恼对方,她只好巧妙周旋,并想法设法,寻找机会,摆脱他的纠缠。

    上次在做采访任务时,她遇到了王思宇的秘书鲁玉婷,当得知新来的市委书记,想要学习南粤方言时,就觉得是个机会,如果能够接近市委书记,成了熟人,无疑是找到了滨海市最大的靠山,自然能够震慑到林台长,让他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出于这个目的,沈楠楠才自告奋勇,成了王思宇的家庭教师,然而,沈楠楠的男友并不了解其中的内情,对于她的举动,就异常反感,两人因此还大吵了一架,几天都没有说话。

    在刚才的舞会上,刘春山见市委书记在第一时间,就挑选了自己的女友作为舞伴,心里极不舒服,以为两人有私情,就极为生气,忿然离去。

    沈楠楠在无奈之下,只好追了出去,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在男友的建议下,她才打了这个电话求援。

    “知道了,小沈,你和男朋友回来吧,我会酌情处理的。”王思宇耐心地听完,皱眉吸了口烟,把手机挂断,转身回到舞厅里,喝着茶水,和众人闲聊起来。

    过了一会儿,见沈楠楠和他的男友返回屋子,王思宇就转过头,望着林台长那张油汪汪的圆脸,不动声色地道:“老林啊,向你打听个人,你们台里有位女主持人,名叫沈楠楠,她今晚来了吗?”

    林台长脸上冒汗,暗叫糟糕,忙站了起来,赔笑道:“王书记,她应该来了,我叫人去找找。”

    王思宇点点头,盯着林台长,一字一句地道:“老林,这位主持人风格很好,我很欣赏,是她的忠实观众。”

    林台长听了,心里有些吃味,赶忙叫人打了电话,不大一会儿,沈楠楠就带着男朋友走了过来,两人摘下面具,沈楠楠上前一步,咬着粉唇,有些腼腆地道:“王书记,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旁边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王思宇点点头,指着旁边的座位,微笑道:“坐吧,坐下聊。”

    旁边的一位副台长赶忙起身,为两人让出座位,沈楠楠和男友坐在旁边,林台长有些心虚,就抱着肚子,杵在旁边,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不时地瞟向沈楠楠,眼里满是哀求之色。

    王思宇转过身子,从秘书楚茂林那里要了黑皮本子,先请沈楠楠签了名字,又望着那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笑着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赶忙站了起来,恭敬地道:“王书记,我叫刘春山。”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好名字,一个沈楠楠,一个刘春山,这倒应了那句话,南方有嘉木,名山出好茶,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旁边众人听了,赶忙随声附和,都赞王书记水平高,出口成章,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春山,你们两人相处多久了?”

    刘春山探过身子,有些紧张地道:“四年了,王书记,我们是大学同学,以前感情就很好。”

    王思宇点点头,摸着沙发扶手,含笑道:“那就好,要好好相处,什么时候办婚事,一定要通知我,我给你们两位主持人,当一回主婚人,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了。”刘春山喜出望外,激动得涨红了脸,赶忙笑着道:“王书记,我们两人商量好了,过了立秋就办婚礼,各位领导能够莅临,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好的,到时一定去,秘书长也要过去。”王思宇笑笑,又看了沈楠楠一眼,轻声道:“小沈,有空的时候,带男朋友来家里玩。”

    沈楠楠眼里闪动着泪花,拿手捂了嘴,哽咽着道:“王书记,谢谢您。”

    王思宇微微一笑,转头望着林台长,收起笑容,淡淡地道:“老林啊,对台里的好苗子,一定要爱护,不能太严厉了,好吧?”

    林台长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在众人的注视当中,连连点头,勉强笑道:“王书记,请您放心,像沈楠楠同志这样优秀的电视工作者,台里一定会创造极好的氛围,帮助她们成长起来。”

    “那就好。”王思宇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就眯着眼睛,不再说话。

    沈楠楠忙站了起来,伸出芊芊玉指,抿嘴道:“王书记,我想邀请您跳一支舞。”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指着刘春山道:“不行,小刘会吃醋的。”

    话音过后,众人都笑了起来,刘春山羞臊难当,赶忙摇头,诚挚地道:“王书记,楠楠有幸成为您的舞伴,我高兴还来不及,哪能吃醋呢!”

    “是真心话?”王思宇转过头,笑眯眯地望着他。

    刘春山连连点头,笑着道:“王书记,是真心话。”

    “那好,时候不早了,再跳一曲就打道回府。”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就站了起来,戴上面具,牵着沈楠楠的手,下了舞池,在悠扬的舞曲声里,优雅地跳了起来。

    “谢谢,王书记。”蝴蝶面具后面,那双眸子里,已是一片晶莹,沈楠楠说话的声音很低,却带着颤音,显然,内心之中,还有些激动。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小沈,麻烦解决了,以后不用过来教课了,到了周末,多陪陪男朋友吧。”

    沈楠楠沉默半晌,轻轻摇头道:“王书记,我不想半途而废,除非您能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

    “怎么,还在担心?”王思宇微微一笑,用手揽着她的纤腰,轻柔地旋转起来,淡淡地道:“他不敢的。”

    沈楠楠摇摇头,娇嗔地道:“不是担心,而是诚心想为您做些事情,总不能白让您帮忙吧。”

    王思宇手上轻轻用力,触摸着那纤细滑腻的腰肢,轻声道:“沈楠楠同志,你就不怕,我变成另一个林局长?”

    “嗯……不怕!”沈楠楠脸红了,把头转向旁边,嚅嗫着道:“王书记,白姐姐可比我漂亮多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摇头道:“傻丫头,那是两回事。”

    沈楠楠咬着粉唇,轻笑道:“王书记,我对您有信心。”

    “好吧,那随你。”王思宇叹了口气,盯着那只漂亮的蝴蝶面具,暗自思忖道:“我对自己,那是半点信心都没有的,这还没等当上主婚人,就推倒了准新娘,不太好吧……”

    -------------

    推一本很欢乐的书,水煮金.瓶.梅,作者拾色堂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