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四章 省城之行 上

第二十四章 省城之行 上2017-11-9 13:8:53Ctrl+D 收藏本站

    第656节    第二十四章      省城之行    上

    两天后的上午,天气很好,滨海市委一号车,缓缓地驶出市委大院,向省城方向驶去,上了高速之后,王思宇丢下手中的材料,把头倚在车窗上,双手抱肩,做闭目养神状。

    他这次出门,是去省城南都市参加会议,按照既定安排,会议过后,还要面见省委书记赵胜达,这是来到南粤以来,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为了给对方留下良好印象,他必须养精蓄锐,做好充分的准备,以便争取赵书记的支持。

    通常情况下,重要地市的市委书记,在上任之初,都会与省委书记碰面,就工作方面进行汇报和沟通,但王思宇初来南粤时,却没有见到这位封疆大吏。

    当时,赵书记是在北京开会,几天之后,才返回南都,两人虽通过一次电话,但在不到三分钟的通话时间里,只是客套了一番,并没有就滨海市的工作,深入交换意见。

    赵胜达这位省委书记,王思宇早有耳闻,在于家收集的资料里,对此人的身份背景,也有着较为详细的描述,赵胜达任职履历非常丰富,在地方大型国企中央部委都有过任职经历。

    此人在年轻时期,曾经给吴老做过三年的工作秘书,之后得到吴老的重视,先是派到基层锻炼,又调到团中央工作了一段时间,从那以后,仕途之路,变得异常通畅,几乎是两年一个台阶,还不到四十六岁时,就当上了常务副省长,这在当时还是极为少见的。

    然而,在担任常务副省长期间,赵胜达过得并不如意,他与一位省委副书记,竞争极为激烈,两人明争暗斗,互相拆台,都用了些不恰当的手段,却未曾想,引发了严重后果。

    当时事情闹得很大,引发国外媒体的关注,影响极为恶劣,上面本有意严办,但在吴老亲自出面斡旋下,事情终究得以解决,不过,赵胜达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的代价,被调离重要岗位,到某大型国有企业任副总经理,一干就是六年。

    在这期间,赵胜达不知通过什么渠道,走通了高层的关系,使得政治生命又得以焕发青春,先是到部委任职,几个月后,又被任命为北方某省份的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任职两年后,又调到了南粤省,担任省委书记的职务。

    然而,就在这眼花缭乱的升迁当中,赵胜达与吴系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却与新近崛起的北方派系打得火热,这也使得吴老对他极为不满,多次在私下场合,对他进行抨击,并扬言*,在这次换届当中,赵胜达的前景有些黯淡,并不被众人看好。

    昨天晚上,王思宇特意看了些资料,都是赵胜达在来到南粤的时候,在一些会议上的发言,通过对那些讲话精神的揣摩,他也能感受得到,这位赵书记的主政风格,还是比较开明的,对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方面,也抱有积极的态度。

    对于与赵书记的会面,王思宇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希望能就一些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如果能够达成共识,其意义将极为重大,无论与公与私,都是如此。

    正沉思间,忽然觉得鼻子发痒,王思宇禁不住抬起头,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鼻子,向窗外望了一会儿,就又闭上眼睛,在心里打着腹稿,把两人谈话过程中,可能涉及到的议题,重新梳理了一遍。

    坐在旁边的郑大钧却警觉起来,他坐直了身子,鼻翼翕合几下,就锁定了目标,皱眉望着坐在前座的鲁玉婷,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之色。

    他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黑皮本子,小心翼翼地翻开,撕下一张小纸条,拿笔在上面写道:“鲁玉婷同志,香水的味道太浓,很容易影响到王书记,请尽量少用,不用,或者更换其它品牌。”

    写完之后,默默地读了一遍,觉得语气过于生硬,若是得罪了这位女秘书,未免有些不美,想了想,就又在后面添了两个字,‘好吗?’然后伸出手,把纸条递了过去。

    鲁玉婷看了纸条,竟觉得有些好笑,王书记不过是打了个喷嚏而已,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么?她用的香水,那是法国原装进口的高级货,虽然只是一小瓶,却花掉了男友的半年工资,放在平时,还有些舍不得用呢!

    当然,委办主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鲁玉婷转过头来,歉意地一笑,小声道:“主任,放心吧,下次不再用了。”

    “嘘,嘘!”郑大钧又紧张起来,把手指放在唇边,又向王思宇那边努努嘴,示意她噤声,那一惊一乍的样子,倒把鲁玉婷也唬住了,她赶忙把头转了回去,吐了下舌头。

    郑大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把身子向旁边挪动一下,双手抱着小腹,正襟危坐,面带笑容,脑袋不时轻轻摇晃着,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鲁玉婷用手梳理着秀发,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向倒视镜,视线落在郑大钧那张严肃活泼的脸上,暗自叫苦,这以后的日子,大概不会好过了,瞧这位郑大主任的模样,是把王书记当成主子伺候了,容不得半点疏忽。

    正不屑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她赶忙摸出手机,小声地说了几句,就转过头,望着王思宇,把手机递了过去,轻声道:“王书记,是省委钱秘书打来的电话。”

    王思宇点点头,伸手拿来手机,笑着道:“钱大秘,你好,有何指教?”

    钱秘书微微一笑,轻声道:“王书记,是这样,因为要与国外贵宾见面,原定与赵书记会面的时间,需要进行调整,改到下午两点钟,还请您能谅解。”

    王思宇皱了皱眉,点头道:“好的,知道了,钱秘书。”

    挂断电话,王思宇把手机递了过去,很是无奈地道:“要见赵书记一面,还真不容易,时间都改过两次了。”

    郑大钧忙坐直了身子,赔笑道:“是啊,省委领导也很辛苦,都是马不停蹄的,大家都不容易,应该体谅下。”

    王思宇点点头,把头转向窗外,轻声道:“大钧,外面的风景还真不错。”

    “是啊,天那么蓝,草那么绿。”郑大钧随声附和了一句,就伸手拿过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给王思宇递了过去,又探过身子,对着鲁玉婷轻声道:“鲁秘书,以后在车子里,尽量把手机调成震动,不要影响到王书记思考问题。”

    “好的,主任!”鲁玉婷感到有些不满,就把脸扭到旁边,撅着嘴巴不吭声,这些日子,和王思宇相处得习惯了,感受到了他的平易近人,对郑大钧这样的做派,她就有些看不惯,人家市委书记都没说什么,你干嘛挑三拣四啊?

    王思宇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喝了几口水,就把瓶子交到郑大钧手里,笑着道:“鲁秘书,下午没什么事情,给你放几个小时假,去看看男朋友吧,这些日子,辛苦了。”

    鲁玉婷赶忙转过身子,娇笑道:“不用了,王书记,和那个呆子在一起,也没啥好聊的,他那个人啊,忒闷,胆子还小,以前处对象的时候,连话都不敢说,就会传小纸条。”

    郑大钧有些吃味,就转动着眼珠,暗自琢磨着,这小丫头有些记仇,不太好管理,找到合适的机会,应该调整一下,免得日子久了,愈发娇蛮,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爬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虽是这样想着,嘴里却愈发客气地道:“是啊,鲁秘书是很辛苦,工作能力也很强,真是很不错。”

    鲁玉婷听了,却倒不好意思起来,赶忙笑着道:“郑主任,我刚刚毕业没多久,经验有限,今后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批评。”

    郑大钧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意味深长地道:“鲁秘书,批评不敢当,不过在委办干久了,还是有些心得的,领导平时太忙,我们作为下级,就要多分担点,把事情做到最好,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会犯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态度决定一切。”

    鲁玉婷稍不留神,就被对方扣了顶大帽子过来,心里极不舒服,却不敢顶嘴,只好笑着点头,脸上却涨得通红,用手摆弄着裙角,嘴唇微动,腹诽个不停。

    上午九点半,到了省城,参加完会议,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在省委大院的机关食堂用过午餐,王思宇来到周松林的办公室外,秘书杜峰赶忙迎了出来,恭敬地道:“王书记,周书记刚刚躺下,要不我过去叫醒?”

    “不用,让老爷子休息会吧。”王思宇笑笑,把公文包放下,坐在沙发上,含笑望着杜峰,以前在华西的时候,两人算是老熟人了,杜峰模样倒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小腹高高隆起,也有了几分派头。

    “杜大秘书,怎么样,在周书记身边干了这么久,有没有换地方的想法?”王思宇跷起二郎腿,从桌上拿起一本杂志,打开后翻了几下,笑眯眯地道。

    杜峰沏了茶水,递给王思宇,摇头道:“王书记,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你来挖他的墙角,后果可是很严重啊。”

    王思宇点点头,接过杯子,抿了一小口,微笑道:“该挖的就要挖,都是为了工作,老爷子不会生气的。”

    杜峰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拿手向里屋指了指,轻笑道:“怎么不会,上午还发了牢骚,把你臭骂了一顿。”

    王思宇微微一怔,不解地道:“上午?我也没惹到他啊!”

    杜峰低下头,哑笑半晌,才摆摆手,轻声道:“我的王大书记,还没惹到?老爷子最近总在念叨,想抱孙子了,某些人却不争气,他还说,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王思宇登时没话说了,拿手揉着额头,嘿嘿地笑了半晌,才笑着分辨道:“我是想把媛媛调来的,是他不肯,现在却来埋怨我,真是没道理。”

    杜峰笑了笑,又向屋里努努嘴,悄声道:“老爷子那是嘴硬,在私底下,都给外孙起好名字了,男孩叫周庆轩,女孩叫周静娴。”

    “名字不错!”王思宇微微一笑,拿起杯子,想起了那张冰清玉洁的俏脸,心里也是一片温柔,就掏出手机,发了封短消息过去,没过一会儿,手机上传来‘滴滴’两声,却见上面写道:“不行,我想过了,孩子要随父亲,就姓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