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八章 收网 上

第二十八章 收网 上2017-11-9 13:8:59Ctrl+D 收藏本站

    第660节    第二十八章    收网      上

    约莫七八分钟后,书房里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艾嘉兴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用手摸着前额稀疏的头发,笑逐颜开地道:“王书记,那就这样,以后不忙的时候,记得到家里做客,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可口的小菜,包你喜欢!”

    “好的,好的,艾书记,改日一定登门拜访。”王思宇故意加重了语气,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又寒暄了几句,就挂断电话,暗自琢磨着,这位艾书记,倒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嘴上像是抹了油,竟捡好听的说,却矢口不提艾蓉蓉讲过的事情,而是在拐弯抹角地套话。

    其实,对于滨海官场的大致情况,王思宇也已经掌握了一些,那位艾副总说的倒有没错,杜山在当市委书记期间,曾着力提拔了一批干部,其中就包括市长卢金旺,自己若想在这里有一番作为,势必会与杜山的旧部有所冲突,要说不发生摩擦甚至是矛盾,那也是很不现实的。

    只不过,王思宇初到滨海,在立足未稳之际,对于下面的官员,还是应该以安抚为主,而不是受人利用,把局面搞得一团糟,那不符合他的利益,即便有所考量,也要悄悄运作,润物细无声地解决问题,当然,如果大棒挥起来的时候,仍有人敢带头挑衅,那自然是要杀一儆百的。

    通过推动打黑的事情,王思宇也在观察滨海市各方的反应,到目前为止,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不太情愿,但那两名主要副手,还是平静地接受了他的决定,下面并没有出现的强烈反弹,这也意味着,他与滨海这套班子成员,还是可以尝试用沟通来解决问题的。

    站在窗边,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沉思半晌,王思宇淡淡一笑,拉上淡紫色的窗帘,回到电脑桌旁坐下,望着qq视频里,双手捧腮,无精打采的瑶瑶,轻声道:“怎么,小宝贝,等急了?”

    “嗯,就是呢,怎么那样久呢!”瑶瑶把小嘴撅起来,满脸不高兴地道:“人家都快睡着了。”

    王思宇笑笑,调整下摄像头的清晰度,望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轻声道:“小宝贝,既然困了,就回房间休息吧,别影响明天上课。”

    瑶瑶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唉声叹气地道:“不想去了呢,舅舅,你就答应瑶瑶吧,让我和妈妈跟过去,好不好喔?”

    “不行,还得再等等。”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两口,吐着烟圈道:“小宝贝,你要乖些,再过一段时间,舅舅把这边的工作捋顺了,会去接你们娘俩,别着急啊。”

    瑶瑶失望极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用一双小手,敲打着电脑桌,气呼呼地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人家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呵斥道:“又不听话了,是吧?”

    瑶瑶瘪着小嘴,极为委屈地道:“舅舅,人家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肯定是和新舅妈好了,要生小孩子,不想要瑶瑶和妈妈了。”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莞尔,掸了掸烟灰,笑着道:“瑶瑶,别乱猜了,舅舅怎么会不要你们呢,无论到什么时候,咱们都是一家人,对吧?”

    “对呀!”瑶瑶拿手揉着眼角,可怜兮兮地道:“可是,你为什么总在找借口,拖啊,拖啊,拖的,一直往后拖,拖得人家都伤心死了!”

    王思宇有些无语,又耐心哄道:“这次不会再拖了,最多两个月,肯定把你们接过来,好不好?”

    瑶瑶歪着脑袋,想了想,就竖起一根白生生的手指,讨价还价地道:“不行,就一个月,你要是不来,我真的要离家出走啦!”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好吧,那就一个月好了,小宝贝,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动不动还威胁人。”

    “谁不听话了,明明就是你的错嘛,你说话不算话,你赖皮!”瑶瑶哭丧着小脸,梗着脖子分辨着,喊了几声后,愈发觉得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腮边,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她就趴在桌子上,依依呀呀地哭了起来。

    廖景卿见状,忙从沙发上走过来,和王思宇一起,哄了好一会儿,瑶瑶才停止了哭泣,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钻进被窝后,仍旧撇着小嘴,嘟嘟囔囔地道:“赖皮,就是赖皮,什么最心疼瑶瑶了,都是哄人的!”

    “这孩子,真是越发不听话了。”廖景卿拉了椅子坐下,望着视频里的王思宇,幽幽地道:“小宇,被她吵烦了吧?”

    “没有,哪能呢,瑶瑶可是我的心头肉!”王思宇笑笑,又望了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轻声道:“姐,想我了吗?”

    廖景卿咬着粉唇,把俏脸转到旁边,低低地道:“当然想了,你呢?”

    “也想了,想得睡不着觉。”王思宇拿手触摸着屏幕,促狭地笑道:“姐,你哪里最想我?”

    廖景卿心头一荡,瞟了他一眼,羞赧地道:“心里呗!”

    “还有呢?”王思宇歪着脑袋,一脸色相地道。

    廖景卿垂下头,摆弄着裙摆,呐呐地道:“哪里都想了!”

    “那里呢,想了吗?”见她那副欲语还休的模样,王思宇愈发怜爱,就又得寸进尺地道。

    廖景卿伸出一双玉手,捧着发烫的面颊,悄声道:“好了,小弟,你快休息吧,我也该回屋了。”

    说罢,她抬起头,对着摄像镜头嫣然一笑,便把qq退掉,关了机器,娇慵地站了起来,啐了一口,叹息道:“这小坏蛋,官越做越大,人却越来越下流了。”

    王思宇看着电脑,发了会呆,心里也有些怅然,就掏出手机,拨了号码,给市局副局长孙志军打过去,沉声道:“老孙,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还顺利吗?”

    孙志军忙站了起来,恭敬地道:“王书记,我们这几天昼夜奋战,已经摸到案件线索87条,重点查证23条,询问讯问知情人或涉案人员60余次,已经基本掌握了他们的一些犯罪事实,正在顺藤摸瓜,扩大战果。”

    “干的不错,辛苦了!”王思宇微微一笑,停顿了一下,又皱眉道:“老孙,依照现在的进度,是否意味着,随时可以对他们采取措施了?”

    “可以。”孙志军迟疑了下,又小心翼翼地道:“王书记,还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我和郝局都接到了清滨集团的请柬,去参加十周年庆典,那些人放出风来,届时,会有多位省领导出席,郝局有些打怵,建议先放一放,免得他们告黑状,为市里惹麻烦。”

    “我都不怕麻烦,你们怕什么?”王思宇把手一摆,淡淡地道:“如果证据确凿,就在庆典当天抓人,当着那些省领导的面抓,从今以后,我看谁还敢再干预滨海的事情!”

    “是,王书记!”孙志军乐了,挂断电话,握起拳头,砰地砸了下桌子,有些兴奋地道:“霸气啊,真是霸气,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这次,真是要一锅端了,谁都跑不掉!”

    二十分钟后,王思宇洗过澡,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就擦拭了身子,裹着浴巾出来,推门进了卧室,见白燕妮穿着薄如轻纱的睡裙,正坐在床头发呆,就走过去,拉了她的手,微笑道:“燕妮,在想什么?”

    “没什么。”白燕妮轻吁了口兰气,向内侧让了让,愁眉不展地道:“有些日子没见到小乐乐了,心里想得厉害,他们为什么现在还没调过来哟!”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可能是哪个环节上出了点问题,明儿我往华西打个电话,催促一下。”

    白燕妮歉然一笑,摇头道:“不用了,你那么忙,别为这点小事儿操心了,再等等吧。”

    王思宇笑笑,把她揽在怀中,摸着那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悄声道:“燕妮,我想好了,过些日子,让你到司法局上班,还是忙起来好,免得总想孩子。”

    “忙了也想哟,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能不想么!”白燕妮叹了口气,脱下睡衣,钻进被窝,躺在枕头上,脉脉地望着王思宇,咯咯笑道:“怎么,王大书记,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那倒没有,是想吃奶.水了,给不给?”王思宇掀开被子,一脸坏笑地钻了进去,用手摸着那对丰盈的乳.房,轻声调侃道。

    “去你的,哪还有奶.水哟!”白燕妮‘扑哧’一笑,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忙捉住王思宇的手掌,温柔地道:“乖,臭法海,别总这样,容易伤到身子哟!”

    “乱说,适当进行床上运动,有益身心健康!”王思宇把手向下探去,只摸了几下,就嘿嘿笑着伏了上去,娴熟地扯下那条蕾丝内裤,分开那两条纤长的美腿,轻声道:“燕妮,今晚,咱们应该研究一下新姿势了。”

    白燕妮横了他一眼,伸出雪白的玉臂,把灯关掉,忿忿地道:“免了,再怎么研究,也是被你欺负的命。”

    “怎么,不喜欢了?”王思宇低下头,在那娇嫩滑腻的娇躯上,轻柔地吻着,那只手也放了下去,轻拢慢捻抹复挑。

    白燕妮伸出双手,扶住王思宇的肩头,闭上美眸,颤声道:“喜欢,当然是喜欢的,当初,在西山县时,我就在心里挂念着你,每晚都想着你,恨不能……恨不能……哟!”

    伴着一声呢喃,她扬起欣白的脖颈,身子也挺了起来,长长的指甲,陷入王思宇的肩头,喘息着道:“恨不能马上就飞到你的身边。”

    “那为什么付诸行动呢?”王思宇轻轻蠕动着,用手触摸着她娇嫩的红唇,温柔地道。

    “因为……因为……你先停……一下下嘛!”白燕妮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媚意,一双美腿死死地缠在王思宇的腰间,摇晃着身子,撒娇般地喊道。

    “好,那就停一下。”王思宇微微一笑,凑了过去,轻吻着她的耳垂,轻声道:“说吧,为什么没有去找我?”

    白燕妮拿手捧了王思宇的脸庞,眸光如水地望着他,悄声道:“臭法海,我怕有一天,你会厌倦,那样我会很伤心,不如就躲着远远的,只在心里想着你,想着你……哟,别动,哟,臭法海,别动哟……哟,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