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九章 收网 中

第二十九章 收网 中2017-11-9 13:9:0Ctrl+D 收藏本站

    第661节    第二十九章      收网      中

    晚上十点多钟,滨海市区的一栋豪宅之中,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站在窗边,眺望着远处的灯火,半晌,他才叹了口气,又拉上窗帘,坐到真皮沙发上,双手拄着拐棍,做闭目沉思状。

    几分钟后,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缓缓睁开眼睛,拿起手机,翻开短消息,见上面写着:“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老者哼了一声,把手机丢下,自言自语地道:“走?往哪里走,外面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无论是走是留,都是死路一条,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认命了。”

    话音刚落,清脆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老者看了下号码,赶忙接通,皱眉道:“老二,怎么才打电话过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大,他们好像约好了似的,都不肯参加。”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紧张地道:“而且,在回来的路上,我总觉得身后像是长了尾巴,搞不好,已经被人盯上了。”

    老者惨然一笑,轻声道:“别慌,我不是说好了嘛,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好了,他们的政策向来是首恶必办,协从不问,大不了,用我这身老骨头,换回兄弟们的平安。”

    “老大……我……我们还是……唉!”那人支吾了半天,觉得无法说服老者,索性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清了清嗓子,声音沙哑地道:“老大,明天的典礼怎么办?省里确定来人吗?”

    “会来的,要沉住气,把典礼办得热闹一点,搞出点声势来,这可能是咱们最后的机会了,要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又小声提醒道:“老二,有些事情,你也可能会知道些,但进去后,千万别乱说,那样死得更快,咬牙挺住了,只要不枪毙,等他走了,就还有出来的希望,明白吗?”

    “明白,老大,那我先去安排了。”经过老者的安抚,那人的情绪变得镇定起来,声音也恢复了平静。

    “去吧,去吧。”老者叹了口气,把电话挂断,沉吟半晌,又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精美的画册,翻开后,盯着那一张张照片,他的目光变得异常柔和。

    随着他手指的翻动,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渐渐长大,变成了活泼可爱的花季少女,翻到相册的最后一页,望着照片里明艳动人的少女,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之色,把相册合上,放到旁边,取出纸笔,沉吟半晌,提笔写了起来。

    “苦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爷爷可能也已经走了,再也见不到你了,不过,你别伤心,也不许哭,人总会有那一天的,作为一个孤老头子,一个受人唾弃的老流氓,能活到这一天,爷爷已经知足了。”

    停顿了一下,他又动情地写道:“苦儿,这是个人吃人的社会,爷爷这一生,曾经做过多少坏事,已经记不清了,也许,唯一做过的大好事,就是把你从火车站捡回来,抚养成人,这是咱爷俩的缘分,你就该是爷爷的孙女。”

    写到这里,老者鼻子一酸,竟然洒落几滴浑浊的泪珠,落在纸面上,他摸出纸巾,擦了眼角,继续写道:“苦儿,爷爷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让你记住,你是一个命苦的女孩,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可你就是不听,让爷爷很是失望,上次打了你,爷爷也很难过,但你一气之下,跑出去大半年,也不和爷爷联络,是不是太太任性了?”

    “其实,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和正义无关,而是他们恐惧我们,爷爷是最崇拜毛的,毛曾经说过,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而每当他们预感到社会矛盾升级之时,都会先扫荡一下,肃清这些亡命之徒,免得这些人带头闹事,引发连锁反应。”

    “苦儿,别再任性了,也别走爷爷的老路,看到这封信后,希望你能改变主意,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女孩,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千万别走爷爷的老路,知道吗?”

    “苦儿……这些年经营的不错,爷爷给你攒了丰厚的嫁妆,银行保险柜的钥匙,就藏在你十二岁生日时,亲手栽的那颗树下,带上钱远走高飞吧,永远,永远都别再回来了,江贺之绝笔。”

    写到这里,老者把笔丢下,默然半晌,就把写好的信,装进信封里,拿胶水粘好后,在上面写了一行小字,随即将保姆喊来,悄声叮嘱几句,又掏出两张银行卡,连同信封一起,交给那白胖的女人,便转身回到书房,拄着拐棍坐在皮椅上,一夜未眠。

    ********

    次日上午,清滨大酒店前热闹非凡,门前停满了各式车辆,数十名身着旗袍的女服务员,身披绶带,分立在红地毯的两旁,殷勤地招呼着客人,然而,很多人都感觉到,与往年相比,这次的庆典还是冷清许多,就连天空也有些阴郁,气压很低,让人喘不过气来。

    到了十点多钟,酒店门口聚起了一群人,都站在台阶上,翘首以盼,过了一会儿,在警车的护卫下,几辆高级轿车缓缓驶来,旁边忙有人点了鞭炮,在震耳欲聋的声响里,小车依次停下,车门几乎同时打开,数位身份尊贵的领导纷纷下车,与前来迎接的众人握手寒暄。

    这次来的领导里,有黄俊明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王石禄,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孙景生,还有一位穿着蓝色套裙,脸上带着黑色墨镜的漂亮女人,毫无疑问,她就是南粤省信托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艾蓉蓉,尽管上次在王思宇面前吃了瘪,可她还是想过来凑凑热闹。

    见在迎接的人群里,市里最大的干部,就只有市委秘书长侯晨和副市长任晓天,黄俊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满之色,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站在车边说了几句套话,就带头向前走去,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酒店,乘坐电梯来到宴会厅,径直进了里面的vip包房。

    坐在沙发上,黄俊明与其他几人交换了眼神,就跷起二郎腿,笑眯眯地望着市委秘书长侯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侯晨同志,你们市里对清滨集团不是很重视嘛,怎么他们搞十周年庆典,几位主要领导都没有参加呢?”

    侯晨忙侧了侧身,笑着解释道:“黄省长,王书记本来是要来的,临时出了点状况,可能要晚点过来,而昨天下午,卢市长就带队到外地了,要周一才能回来。”

    “这样啊,怪不得!”黄俊明脸上露出极为理解的表情,不再吭声,其实,要按照惯例,他这位非常委的副省长,还真没资格由市委书记作陪。

    不过,一般情况下,市长或常务副市长是要出现一个的,尤其是省政协的王副主席也过来了,市里如果重视,还是应该做出相应安排的。

    王石禄眯着眼睛,环顾四周,也是笑眯眯地不说话,心里却在敲鼓,刚才在来的路上,他就发现市区各处都有干警执勤,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他本以为市里加强戒备,是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可听了侯晨的一席话,就觉得事出蹊跷,搞不好,滨海是出了什么状况,不过,众人既然不说,他也只好装糊涂,没有过问。

    江贺之谦卑地凑了过去,递上几份清滨集团的资料,在众人翻阅的时候,又简单做了介绍,把集团公司的前景描绘得光辉灿烂,并当场表态,要向滨海市红十字会捐款一亿元。

    这笔款子,清滨集团将分批次捐献,每年捐出一千万,十年之后,还会有新的动作,听了他的发言,几位从省里来的领导都轻轻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唯有艾蓉蓉清楚内情,有些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这种花钱买平安的办法,在她来看,完全是徒劳的,除非能搞定那位霸气十足的市委书记,否则,面前这位滨海市黑道的头面人物,注定逃不过一场牢狱之灾。

    黄俊明笑了笑,把手中的材料放下,极为欣慰地道:“江董事长,你这是真正的企业家啊,如果商界的大老板们,都像你这样热衷于慈善事业,我们政府这边的工作可就好干多了。”

    王石禄也点点头,随声附和道:“是啊,黄省长讲的很好,江董事长不错,有一颗菩萨心肠,我建议,省内的媒体应该广泛报道,大力宣传这样优秀的民营企业家。”

    黄俊明转过头,笑眯眯地道:“不光要宣传,还应该鼓励,石禄同志,我提个建议,你们应该把这样的企业家,吸收到省政协里面,协助我们搞好工作。”

    王石禄笑了,用手摸着油亮的前额,爽朗地道:“黄省长这个建议好,可以考虑。”

    见二人旁若无人,相互抬轿的样子,艾蓉蓉就冷笑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不屑的神情,这两人根本没有搞清滨海的状况,就盲目跳到这个坑里,着实有些可笑,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两人在省里的现状不佳,否则,消息哪里会闭塞到这种程度。

    喝了杯茶水,艾蓉蓉转头望着公安厅的副厅长孙景生,笑眯眯地道:“孙叔叔,听说滨海这里在打黑,抓了不少人,有这回事儿吗?”

    孙景生不敢托大,忙侧过身子,小声地道:“艾总,我刚从京城学习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被邀请过来了,滨海的情况,还真不太清楚。”

    市委秘书长侯晨忙笑着道:“艾总说的没错,在市委王书记的指示下,我们这段时间,正在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门采取行动,打击了一批涉黑的不法分子。”

    江贺之也点点头,用复杂的目光望了艾蓉蓉一眼,轻声道:“艾总,打黑好啊,把那些涉黑的人员都打击下去,我们这些做正经生意的,就更加安心了。”

    “是吗?”艾蓉蓉咯咯一笑,以略带嘲弄的口吻道:“江董事长,这句话由你来说,最适合不过了。”

    江贺之无奈地笑笑,有些不自然地道:“艾总,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做生意的,最怕那些人折腾了。”

    艾蓉蓉‘嗯’了一声,不再理他,而是侧过身子,和孙景生闲聊了起来,这位孙副厅长虽然境况不佳,但和常务副省长杜山素来不睦,积怨颇深,敌人的敌人,自然也就是朋友了。

    十几分钟后,侯晨打了个电话,就起身道:“诸位领导,王书记来了,我去迎下,你们先坐。”

    艾蓉蓉抬腕看了下表,轻笑道:“正巧没什么事儿,我也出去迎迎,顺便透透气。”

    说罢,她也袅娜地站起,跟着几人走了出去,一行人乘坐电梯下了楼,来到酒店外的台阶上,站了没多久,就见王思宇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怡然自得地拐了过来。

    望着他下身那条皱皱巴巴的裤子,以及脚下的布鞋,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艾蓉蓉更是张大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在心里愤懑地喊了起来:“又是一个影帝,天啊,做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