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一章 蠢蠢欲动 上

第三十一章 蠢蠢欲动 上2017-11-9 13:9:3Ctrl+D 收藏本站

    第663节    第三十一章      蠢蠢欲动    上

    开完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新闻发布会,众人回到包间,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便簇拥着下了楼,在酒店门口握手话别,寒暄了一番后,副省长黄俊明等人钻进车子,灰溜溜地离开。

    此次滨海之行,对于黄俊明等人而言,实在是糟糕透顶,非但没有任何收获,反而被人当场打脸,搞得威风扫地,颜面无存,好在王书记还算厚道,留了台阶给人下,否则,还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饶是如此,坐在小车里,黄俊明依然怒不可遏,顾不上身份,破口大骂,脏话连篇,把贴身秘书骂了个狗血喷头,车子上了高速之后,又打开车门,硬是将那个倒霉蛋赶了下去。

    而在酒店包间里,王思宇面沉似水,听了市局副局长孙志军做的汇报,当即做出两点指示:一是尽快把案子办下来,要干净利落,不留尾巴,彻底扫清滨海市的黑恶分子,并加强管理,严防死灰复燃。

    二是借此契机,整顿队伍,对滨海市的公安口进行一次甄别筛选,其中,如果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也要一查到底,绝不含糊,该撤职的撤职,该扒皮的扒皮,该承担刑事责任的,就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孙志军连连点头,笑着答应,这次主持打黑工作,对他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他也非常清楚,王书记在尽力创造条件,扶持他上位,公安口可是强力部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谁都想把刀把子攥在自己手里。

    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现在已然是市委书记最信任的人了,想到这里,孙志军心头一热,侧过身子,肃然道:“王书记,根据现在掌握的线索,已经查明,十三名政府官员与江贺之等人有经济往来,有充当保护伞的嫌疑,我们已经把相关材料,转交到纪委了。”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微笑道:“还要加大力度,派信得过的人,对江贺之进行讯问,继续深挖,争取搞到更有价值的线索。”

    “王书记,我会亲自对他进行审问,保证完成任务。”孙志军会意地一笑,站了起来,刚要离开,王思宇却想起了什么,又笑着道:“老孙,你去把那个范幺六叫来,我想单独和他聊聊。”

    “好的,王书记。”孙志军快步离开,到了外面的大厅里,把范幺六叫了过来,小声叮嘱几句,又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去吧,记得好好表现。”

    范幺六嘿嘿一笑,点头道:“孙局,请放心。”

    他来到包间门口,拿手敲响了房门,半晌,里面才传出低沉的声音:“请进!”

    范幺六赶忙推门走进去,见市委王书记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材料,低头看着入神,就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等待召唤。

    过了许久,王思宇才把材料放下,抬头望着这位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微微一笑,招手道:“小六,过来坐吧。”

    “是,王书记!”范幺六大踏步地走过来,坐在下首的沙发上,侧过身子,有些拘束地望着王思宇。

    王思宇笑笑,从烟盒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颗,丢了过去,自己也燃上,吸了几口,慢条斯理地道:“小六,罗巧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范幺六讶然,他没有想到,王书记的记忆力这样好,不但记得他范幺六,竟然还记得巧云的名字,他忙点点头,笑着道:“感谢王书记关心,她现在的情绪很好,正在开始尝试着,重新融入社会。”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你们两人关系还好吧,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范幺六脸红了,低头看着脚尖,嚅嗫着道:“王书记,您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她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肯冒那么大的风险,揭穿这些事情,恐怕不只是为了维护正义吧?要说不喜欢那女孩,我是不肯相信的。”

    范幺六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道:“王书记,还真被您说中了,我是很喜欢巧云,可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总感觉她只是拿我当哥哥看,不是那种男女之情。”

    “感情是要靠培养的,作为男孩子,总要主动一点,找个时间,把话题挑开了,别闷在心里。”王思宇笑笑,掸了掸烟灰,开始传道授业解惑,在这方面,他也是颇有建树的。

    范幺六默默地听着,不时地点头,嘿嘿笑着,他现在的感觉,有些怪异,似乎身边坐着的,不是一位身世显赫的市委书记,而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兄长。

    一颗烟吸完,王思宇把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脸上的笑容渐渐敛起,皱眉望着范幺六,轻声道:“小六,问你件事情。”

    “王书记,请说!”范幺六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恭敬的笑容,在心里提醒自己,无论对方再怎样平易近人,都是需要仰视的市委书记,一定要摆正态度。

    王思宇盯着那张年轻的脸孔,看了半晌,才淡淡地道:“小六,是谁从山坡上开的那两枪,你应该最清楚吧?”

    范幺六脑袋里‘嗡’的一声,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迟疑着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地道:“王书记,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王思宇板起面孔,冷笑着道:“小六啊,小六,你真是太天真了,这种事情,哪里会查不出来,你以为做得很高明,天衣无缝吗?”

    范幺六僵在那里,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愣了半晌,才叹了口气,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地道:“王书记,我也知道,事情早晚都会败露的,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拿手指着沙发,轻声道:“坐吧,别紧张,找你来不是算账的,要想算账,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范幺六脸上青红不定,忐忑不安地坐了下去,小声道:“王书记,抱歉,我是一时糊涂,办了错事。”

    “一时糊涂?”王思宇哼了一声,跷起二郎腿,没好气地道:“别谦虚了,小六,我看你比谁都聪明,如果没有那天的枪响,也不会这么快解决问题,这伙人能够落网,你范幺六居功至伟啊!”

    范幺六心里发虚,拿手挠着后脑勺,讪讪地道:“王书记,我做事喜欢冒险,出奇制胜,有时候,也会不择手段,但请您务必相信,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是希望您能下决心解决滨海的社会治安问题。”

    王思宇淡淡一笑,语气缓和了下来,轻声道:“小六,这就是我找你谈话的重要原因,你脑子很灵活,鬼点子多,胆子也够大,是个好苗子,在下面好好锻炼一段时间,能干出点名堂。”

    停顿了一下,他又转过身子,语重心长地道:“不过,做事还是要有分寸,不能投机取巧,更不能太过冒险,这次你成功了,并不意味着永远都会成功,我怕你得意忘形,以后还用类似的办法解决问题,这才点醒你,免得将来酿成大祸!”

    范幺六微微动容,恭敬地道:“王书记,谢谢您的关心和呵护,真没想到,您这么忙,还能想到这些,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

    “报答谈不上,把工作干好了,比什么都强。”王思宇笑了笑,目光温润地看着他,真诚地道:“小六,我不会打招呼提拔你,不过,以后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咱们一起探讨。”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范幺六抬起头,感激地道:“王书记,能够有机会和您这样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其实,说心里话,我很喜欢干刑警这份职业,破案是我最大的乐趣,能够当个小警察,我已经很满足了,并不奢望升官。”

    “有机会还是要争取的。”王思宇笑了笑,又摸着沙发扶手,感慨地道:“要是你这样的小警察多一点,下面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可就少多了,好好干吧!”

    “是,谢委座不杀之恩,卑职告退!”范幺六倏地站起,双腿并拢,敬了个标准的警礼,就大踏步地向外走去,咧了咧嘴,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

    王思宇微微一笑,望着他的背影,不禁摇头道:“这小子,还真是花样百出!”

    过了一会儿,秘书长侯晨和副市长任晓天敲门进来,三人坐在沙发上,又讨论了会工作事宜,就起身离开酒店,两人要开车送王思宇回去,却被他断然拒绝。

    偶尔骑上一次自行车,王思宇竟觉得有些上瘾,骑着自行车,在街头兜风的感觉,还是真是惬意,除此之外,他也想刻意保持和其他官员的不同之处,避免被这个体制彻底同化,变得太上忘情,亦或者,麻木不仁。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明媚,他骑着自行车,离开酒店,慢悠悠地往前行去,十几分钟后,路过一家菜市场,就拐了过去,下了车子,到里面转了一圈,去看了下肉类和蔬菜价格的变动情况,都说是否发生通货膨胀,由‘猪’说了算,这当然是事实,换个角度来分析,又何尝不是一种辛辣的讽刺呢?

    在里面转了一圈,记下些数据,又和摊主们闲聊了一会儿,出来之后,却忽然发现,那辆破旧的自行车竟然不翼而飞,这偷车贼倒有个性,放着旁边一溜崭新的自行车不偷,偏偏偷走那辆最不值钱的家伙,这不是在故意气人吗?

    正恼火间,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掏出手机,看了号码,见是艾蓉蓉打来的,就皱眉接通,有些不耐烦地道:“喂,艾总,你好,有事吗?”

    “王大书记,没事就不能打这个电话吗?”艾蓉蓉的声音格外柔美,让人听了,心里竟然痒痒的,不禁生出某种异样的情绪。

    王思宇微微一笑,心气平和了下来,摇头道:“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希望你能注意安全,在高速公路上打电话,可是件危险的举动!”

    “那偷走市委书记坐骑的举动呢?”艾蓉蓉咯咯地笑了起来,压低声音,用充满诱惑的口吻道:“是不是……更加危险?”

    王思宇愣了一下,摸着手机向左侧走去,来到路边,却赫然发现街边的一辆奥迪车旁,停着那辆破烂不堪的自行车,而艾蓉蓉神态娇慵地倚在车前,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他挥挥手,把手机挂断,健步走过去,笑着道:“艾总,没想到,你们女人这样小心眼,上次得罪了你一回,居然用这种方式报复。”

    艾蓉蓉抿嘴一笑,甜丝丝地道:“王书记,看在小女子知错就改的份上,能否赏光,一起喝杯咖啡?”

    “也好,不过我要先回去换身衣服。”王思宇歉然一笑,拿手指着衣裤和鞋子,有些无奈地道:“这身打扮,单独行动还成,陪着你这样的大美女招摇过市,就太过分了些,很容易挨板砖的。”

    艾蓉蓉以手掩唇,咯咯地笑了起来,半晌,才又叹了口气,打开车门,轻笑道:“书记大人,为了表示诚意,我已经买来了,进去换上吧,试试合不合身。”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看了艾蓉蓉一眼,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钻进车子,把车门关上,拿起那两件高档服装,在身前比量了一下,就仰着身子,解下腰带,把那条皱皱巴巴的裤子脱到腿边,眉飞色舞地道:“美人计,一定是美人计,老衲最喜欢美人计了,有条件要中计,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中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