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蠢蠢欲动 下

第三十三章 蠢蠢欲动 下2017-11-9 13:9:6Ctrl+D 收藏本站

    第665节    第三十三章      蠢蠢欲动      下

    “你做紧d咩啊?”

    “关你咩事窝!”

    “你食左饭未呀?”

    “我都话左你噶啦!”

    “听日我的去游船河罗?”

    “同边个啊?”

    -------

    周日的上午十点钟,书房里传出朗朗的对话声,王思宇坐在椅子上,跟着沈楠楠练习南粤方言,他嘴里发出的声音虽然很大,心思却全然不在学习语言上,而是目光闪烁,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沈楠楠看,从上看到下,越瞧越是喜欢,心里痒痒的,好像被猫抓一般。

    沈楠楠今天穿了件立领白色小衫,嫩白如玉的脖子上,戴着一条亮晶晶的白金项链,耳垂上,也带着一对漂亮的耳钉,闪闪发光,极为精致,她下身穿着一件黑色弹力紧身裤,把一双**箍得纤细柔美,而那对莹白的小腿裸露在外面,异常养眼。

    更加可喜的是,这位漂亮的女主持人,居然没有穿丝袜,透过绣花拖鞋,可以看到那双白嫩的小脚,脚趾如嫩笋一般,笋尖上涂着殷红的趾甲油,仿佛一粒粒红色的樱桃,饱满圆润,娇艳欲滴。

    一想起到了九月份,这位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将要出嫁,成为别人的新娘,王思宇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甚至,对于那位新郎官刘春山,隐隐有些嫉妒。

    当然,就算再怎样,也不可能占尽天下美女,抢别人女朋友的事情,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这点觉悟,身为市委书记的王大官人还是有的。

    练习了十几分钟后,他忽然感到意兴阑珊,就抬手打断了沈楠楠,微笑道:“楠楠老师,歇会儿吧,我到外面吸颗烟,你也喝口水,润润喉,别把嗓子弄哑了,做主持人的,嗓子最金贵了。”

    “好的,王书记,那就休息十分钟。”沈楠楠这位家庭教师,当得倒是极为敬业,利用这段时间,又坐在椅子上,拿笔在资料上做了标注,把王思宇在发音过程中,经常犯的错误写下来,冥思苦想着纠正的方法。她却没有意识到,是自己打扮得过于靓丽,才让王书记心猿意马,频频走神儿。

    夹了一颗烟,王思宇出了屋子,漫步在院中的草坪上,昨天晚上,冯晓珊打来电话,为了怕白燕妮想念孩子,她先带孩子过来了,至于钟嘉群,因为要办理关系,还要等些日子。

    在得到消息后,白燕妮心里像长了草,整夜没有睡好,天刚蒙蒙亮,就急慌慌地起来,做好早餐后,打了辆出租车,赶往省城,现在这个时候,正和冯晓珊带着孩子,漫步在五羊街头。

    可以说,钟嘉群这个人,搞农村工作还是把好手,在南方发达城市这边,基本上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王思宇之所以会把他调过来,其实也是存了私心。

    说白了,就是用孩子当钓饵,把千娇百媚的白娘子引到身边来,不过,钟嘉群这位前任秘书还算忠心,为了能在仕途上有所成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连美艳娇妻都进献上来,总要给他些回报。

    和其他领导干部不同,王思宇做事喜欢亲力亲为,很少依赖秘书,对于贴身的秘书,也很是警惕,尤其是在私生活方面,极少让对方参与进来。

    而每隔一段时间,他也会更换秘书,免得对方恃宠而骄,扯虎皮当大旗,打着他的名义,在外面搞出些事情来,为自己脸上抹黑,同时,也防着秘书掌握了太多的东西,将来被政敌利用,成为扳倒自己的棋子。

    这种想法,最早是来源于青羊县委书记粟远山的教诲,那位老人讲过的那句话,直到现在,王思宇仍然记得:“别让其他动物靠你太近,森林中的强者总是孤独的,只有弱者才会成群结队,你可以站在山坡上发号施令,但不能有太多的朋友,自己人的背叛,往往是最致命的。”

    正源于此,周松林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秘书都是固定的,无论走到哪里,身边一直带着杜峰,而王思宇则随用随换,短短几年,就换了六七位之多。

    他对于钟嘉群的宠信,究其原因,大半都是因为白燕妮,尽管白娘子嘴上不说,但王思宇非常清楚,尽管分手了,她还是希望前夫能够过得好些的。

    王思宇身边的情妇虽多,但无一例外,都是心地善良的美丽女子,而对于心机稍微深些的女人,就会有所顾忌,也正因为这样,他与唐婉茹之间,尽管关系曾经一度极为暧昧,却始终有所克制,没有突破最后的底线。

    昨天下午,他对艾蓉蓉也曾生出某些绮念,可在发现对方的真实目的之后,马上改变主意,决定和她保持足够的距离,依照王思宇现在的实力,其实是不必顾忌一些东西的,但他还是希望,床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儿,能够纯粹一些,美好一些,不沾染外面的污浊。

    一颗烟吸完,王思宇站在大门口,背着双手,眺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山坡,正若有所思间,身后传来甜美的喊声:“王书记,时间到了,该上课了!”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子,望着巧笑嫣然的沈楠楠,微微一笑,点头道:“好吧,楠楠老师,这就来。”

    回到书房,又练习了一个钟头,快到中午时分,鲁玉婷打来电话,说家里临时有急事,过不来了,请沈楠楠帮忙做午餐。

    沈楠楠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她挂断电话,抬腕看了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对面的王思宇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似乎厌学情绪严重,就笑着宣布下课,又在腰间系上围裙,进厨房忙碌起来,没用多久,就收拾出一桌丰盛的菜肴。

    “艎书记,赶就啦啦声返屋企食饭啦!”沈楠楠摘下围墙,倚在门边,用南粤方言,亲热地招呼道。

    王思宇摸着鼻子,想了半天,才试探着道:“甘…你,甘你,同唔同我食饭?”

    沈楠楠点点头,一脸认真地道:“我地一企食!”

    王思宇爽朗地笑了起来,起身道:“不错,粤语要这样学才有意思。”

    沈楠楠吐了下小舌头,回到餐桌边,取了精致的小碗,把香喷喷的米饭盛上,摆在王思宇面前,拘谨地坐在对面,拿手拂了下秀发,有些底气不足地道:“王书记,我不会做北方菜,也不知做出的东西,是否可口。”

    “不错,看着还是蛮有食欲的,我来试试味道!”王思宇把目光从她的脸上收回,落在饭桌上,拿起筷子,夹了道椒丝腐乳炒通菜,送进嘴里,嚼了几下,就停住了,微微皱眉,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望着沈楠楠,沉吟不语。

    沈楠楠心里‘咯噔’一下,拿手掩了嘴儿,忐忑不安地道:“王书记,真的很难吃吗?”

    “怎么说呢?”王思宇卖了个关子,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竖起一根拇指,赞许地道:“楠楠老师,非常棒,好吃极了!”

    “老天,吓死我了!”沈楠楠拍了拍胸口,瞟了王思宇一眼,撒娇般地道:“讨厌,王书记,你太坏了,故意吓唬人。”话音刚落,忽地觉得不妥,忙结结巴巴地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她不胜娇羞的模样,王思宇心中一荡,夹起一块鸡腿,送到她的碗里,关切地道:“楠楠老师,辛苦了,吃鸡.吧!”

    沈楠楠倏地脸红了,把头放得很低,拿起筷子,往嘴里扒拉几口米饭,才咬了鸡腿,慢慢地吃了起来,她不敢说话,更不敢拿眼去望对面,腮边的红晕,却渐渐扩散开,一直红透耳根。

    “楠楠老师,脸怎么红了?”王思宇心里偷笑,明知故问地道。

    “嗯,吃到辣椒了。”沈楠楠把头垂得更低,心不在焉地道:“我不能吃辣椒,每次吃了,都会脸红。”

    王思宇笑笑,半开玩笑地道:“楠楠老师,那也不要低头啊,碗那么小,可不能当花盆用,装不下芙蓉面,美人蕉!”

    沈楠楠扬起俏脸,把头转到旁边,强忍住笑意,悻悻地道:“王书记,别在饭桌上逗人家,会出丑的。”

    王思宇心情大好,又为她夹了菜,笑着道:“那好,吃饭要紧,吃完饭再逗!”

    “那也不行。”沈楠楠瞟了他一眼,把碗放下,有些难为情地道:“现在您是学生,我是老师,学生要听老师的话,不然……”

    “不然怎么样?”王思宇端着碗,饶有兴致地望着她。

    沈楠楠嘟起粉唇,微嗔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罚写作业了,或者,罚站什么的,学生淘气不听话,老师也没办法。”

    “那……”王思宇还想开个玩笑,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停顿了一下,装作不在意地问道:“那个林台长,没再找你们两人麻烦吧?”

    “没有,他赌誓发愿,再也不敢骚扰我了。”沈楠楠浅浅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家里的亲戚朋友们,知道您要来当主婚人,都乐得合不拢嘴,妈妈还夸我福气好,遇到大贵人了。”

    “那就好。”王思宇拿筷子指了指,热情地让道:“楠楠老师,吃菜,多吃菜,和在家里一样,别拘束。”

    沈楠楠‘嗯’了一声,拿起碗筷,很淑女地吃了几口,就把碗筷放下,抽出纸巾,擦了嘴角,优雅地道:“饱了,王书记,您慢慢吃。”

    王思宇点点头,又问:“春山还在单位加班吗?”

    沈楠楠摇摇头,抿嘴道:“没有,他应该去看房子了,那边还没装修好。”

    王思宇叹了口气,笑着道:“马上要结婚了,要忙的事情很多,这段时间,就不用过来了,学习语言是慢功夫,也不能太急了。”

    沈楠楠却摆摆手,妩媚地一笑,柔声道:“那哪成,都是说好的事情,就不要反悔了,更何况,青山也支持我,您能来当主婚人,我们一辈子都荣耀呢!”

    王思宇把碗筷放下,微笑道:“就不怕闲言碎语吗?如果没有估计错,现在外面,应该已经有绯闻了,漂亮的电视台主持人,和年轻的市委书记,可都是最易引发联想的。”

    沈楠楠以手掩唇,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脸娇憨地道:“王书记,您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呢!”

    王思宇心头微颤,拿眼望着她,脱口而出道:“真的不怕,今晚就留下吧。”

    沈楠楠愣住了,半晌,才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道:“王书记,那……那怎么能行呢?”

    “怎么不行?”王思宇点了颗烟,故意逗她。

    “我和春山……马上就要结婚了,再说……”沈楠楠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又心慌意乱地道:“再说,夜不归宿,也没办法和春山解释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思宇怕真吓到她,就笑着摆手,轻声道:“好啦,楠楠老师,不和你闹了,我要回房间睡个懒觉,一点钟再开始学,现在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都是浆糊,这个粤语啊,比英语还要难学!”

    沈楠楠这才舒了口气,如释重负地道:“好的,王书记,那我到时叫您,下午先做几张卷子,再做对话练习,您放心好了,其实蛮好学的,就是需要些时间。”

    “你中午也睡会儿,辛苦了。”王思宇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拿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就转身走了出去。

    刚刚迈出几步,就听背后‘哗啦’一声响,回头望去,见一个盘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沈楠楠赶忙弯腰去捡,背上露出雪白的一段肌肤,那翘臀美腿,一览无余,更见诱惑。

    她一边收拾,一边语无伦次地解释道:“王书记,手滑了,不小心弄碎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扫出去就行了,小心点,别弄伤手!”王思宇的话音刚落,就听‘呀’的一声,沈楠楠把一根食指含在嘴里,眼圈一红,险些落泪。

    王思宇顿时无语,回到房间,翻箱倒柜,找出创可贴,帮她缠上,又拿了小扫帚,将地上的碎屑清理了下,站直了身子,略带歉意地道:“抱歉,楠楠老师,是我的错。”

    沈楠楠咬了粉唇,呐呐地道:“没,不是,王书记,是我太不小心了,还笨手笨脚的,干不好厨房里的活。”

    “过去歇会吧,我来收拾!”王思宇笑笑,把小扫帚放好,又摸起碗筷,拾掇起来,十几分钟后,才放下抹布,洗了手,从厨房出来,却见沈楠楠横躺在沙发上,双腿微蜷,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悄悄走过去,拿了个毛毯,披在沈楠楠的身上,看着那张漂亮白皙的脸蛋,望了半晌,才转身离开,回到楼上的卧室里,坐在床边,皱眉道:“既然没那个心思,你打扮得跟小妖精似的,总在我眼前晃个什么劲啊!想馋死谁怎地?”

    沉思半晌,又叹了口气,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拉了被子,念经般地叨咕道:“算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兔子不吃窝边草……兔子不吃窝边草……不吃窝边草的兔子,不是好兔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