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七章 心病 上

第三十七章 心病 上2017-11-9 13:9:11Ctrl+D 收藏本站

    第669节    第三十七章    心病    上

    车子开进医院,刚刚停下,市政府的秘书长袁凌,卫生局的黄局长,医院的高院长等人就围了过来,王思宇下车后,和众人握了手,面沉似水地道:“情况怎么样了?”

    高院长赶忙探过身子,小声地道:“王书记,初步检查的结果,应该是突发性心肌梗塞,卢市长已经被送进急诊室,我们组织了最好的医生,对他进行抢救。”

    “以前就有这个病吗?”王思宇转过身子,分别望着市委市政府的两位秘书长。

    “没有,没听说过……”袁凌与侯晨对视一眼,两人都摇了摇头。

    在滨海的这些市委常委里面,卢金旺虽然年纪大了些,身体还是很不错的,也乐于运动,打得一手漂亮的太极拳,以前很少听说过他生病住院,这次在办公室里昏迷过去,让很多人都感到吃惊。

    当然,侯晨心里是有几分清楚的,毕竟,他是中间传话的人,在谈话的时候,卢金旺气色就有些不好,但他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卢金旺后脚就出事了,还是因为生气诱发的,这病根也就找到了。

    可这时候,他不好点破,也只能装糊涂,拿手摸着额头,有些焦虑地道:“太意外了……真是意外,卢市长的身体一向还是很好的,一年也没见感冒。”

    高院长叹了口气,在旁边插话道:“王书记,其实这个病很常见,工作压力大,精神紧张,或者经常熬夜,生活无规律,再加上吸烟喝酒或者是生气了,都可能诱发心肌梗塞。”

    王思宇点点头,在众人的簇拥下,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边走边问:“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吗?”

    “王书记,卢市长在半路上,已经恢复了些意识,只是还讲不出话。”市政府的秘书长袁凌抢过话头,解释了一下,又哑着嗓子,用低沉悲怆的声音道:“他这是累的啊,这大半年来,卢市长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很少休息。”

    “是啊,卢市长是很辛苦。”王思宇停下脚步,转过身子,表情严肃地道:“老袁啊,卢市长累成这样,大家都有责任,尤其是你们市政府那边,要是都能帮卢金旺同志分担一点工作,何至于如此啊?”

    袁凌登时语塞,双手抱着小腹,嚅嗫着道:“王书记,没有照顾好卢市长,我有责任。”

    “通知老许了吗?”王思宇看了他一眼,就又迈步上了台阶。

    袁凌点点头,轻声道:“已经通知许书记了,许书记本来在会见韩国客人,饭还没有吃完,就急匆匆地往这边赶,应该快到了,也派出车子,去接家属了,卢市长的老伴和女儿,都在省城工作,要晚点才能过来。”

    “不管怎么样,都要做最大努力,把卢市长抢救回来。”王思宇眉头紧锁,不住地摇头,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也让他感到意外,有些难以理解。

    这位堂堂的卢大市长,气性竟然如此之大,几乎和周公瑾有一拼,看起来,以后和他打交道,还真得悠着点,免得一言不合,卢金旺大叫一声,吐血三升,呜呼哀哉……这斗争归斗争,搞出人命就不好了。

    到了楼上的急救中心,众人在楼道里站了十几分钟,在高院长等人的一再恳求下,王思宇和几位领导到旁边的高干病房休息,其他人在急诊室门口候着。

    又过了一会儿,电梯门打开,许伯鸿带人赶了过来,他和高院长似乎很熟,见了面,就握住了高院长的手,用力地摇晃着,情真意切地道:“小高啊,请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想办法,不能让老卢就这么走了啊!”

    高院长点点头,郑重地道:“许书记,请放心,我们会尽全力抢救。”

    许伯鸿背过双手,向急诊室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道:“到底是病倒了,最近这大半年,卢市长不太顺利,本以为能上去,可没想到,中央派了人下来,这对他打击很大,老卢虽然嘴里不说,可心里窝着火啊……可以理解。”

    高院长不敢接话,而是拿手指着旁边的高干病房,轻声道:“许书记,市委王书记他们在里面休息。”

    “知道了。”许伯鸿冷笑了一下,脸上换了一副悲戚的表情,步履沉重地走到门口,敲门进去后,就来到王思宇身边坐下,脸上露出极为难过的表情,叹息道:“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是一道坎啊,希望老卢能挺过去。”

    “是啊!”王思宇叹了口气,掏出一颗烟,递给他,自己也点上,慢吞吞地吸了起来,屋子里的众人都不说话,气氛变得紧张而压抑。

    许伯鸿恶狠狠地吸了两口,试探着问道:“是不是给省里打个电话?”

    “再等等吧。”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也许没那么严重。”

    “也好,那就再等等。”许伯鸿脸上的表情有些淡漠了,眼里也闪过一丝不满之色。

    这瞬间的表情,被秘书长侯晨捕捉到,不知为什么,侯晨觉得脊背有些发麻,再看许伯鸿,竟有种莫名的厌恶感,他忙把目光移开,落在窗台的那盆紫罗兰上,过了半晌,心情才舒缓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房门被推开,卢市长被推了出来,众人呼啦一下围了过去,嘘寒问暖,医生忙摘下口罩,赶忙喊道:“请各位领导放心,卢市长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需要休息,要静心休养些日子。”

    卢金旺的气色恢复了,望着众人,轻轻点头,在看到王思宇后,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艰难地伸出一只大手,和王思宇握了下,嘴唇微动,颤声道:“王书记,我没事……给同志们添……添麻烦了!”

    “老卢,别说话,不要担心工作,专心休息,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重要!”王思宇和医生一起,把卢金旺推进病房,又搭了把手,将他平放在病床上,拉上被子,坐在床边,宽慰了一番,就带着众人离开,只留下两位政府办的领导,在病房外应酬。

    到了下班时间,前来探望的官员就渐渐多了起来,一辆辆高档轿车拐进医院大门,众人都借着此次机会,前来探视,表达心意。

    卢金旺却不胜其扰,专门写了张*,由护士交给外面的政府办工作人员,无论任何人过来,都一律挡驾,也不许收留礼品。

    半个小时后,常务副省长杜山打来电话,关切地道:“怎么样,老伙计,听说你病倒了?”

    卢金旺笑笑,轻声道:“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杜山拿手揉着额头,表情阴郁地道:“滨海的医疗条件不太好,要不这样,你来省城吧,我联系几位专家,给你会诊一下,可不要误诊了。”

    卢金旺摆摆手,轻声道:“真的没事,老领导,你放心好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撑得住。”

    杜山仍有些不放心,皱眉道:“怎么会突然病倒呢,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卢金旺点点头,沉吟道:“压力确实很大,这位王书记,怎么说呢,太能折腾了!”

    杜山哼了一声,冷冰冰地道:“实在不行,你就让着他点,以拖待变,只要不动常委,就没有太大的影响,年轻人喜欢乱折腾,爱出风头,就让他去搞吧,天塌不下来!”

    卢金旺叹了口气,摸着稀疏的头发,摇头道:“老领导啊,事情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别看他年纪轻,却很有手腕,各种新鲜花样层出不穷,我现在可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很是头疼啊!”

    杜山犹豫了下,轻声道:“要不,改天我下去一趟?”

    “别,你别过来,免得惊动了省委赵书记。”卢金旺翻了个身,把枕头垫好,眯着眼睛,望向窗外,淡淡地道:“这边还是我盯着吧,不管怎么样,也要支持你再进一步,我呢,是不行了,再干几年,就去政协养老了。”

    杜山摆摆手,轻声道:“老卢啊,千万别灰心,以后找到机会,我再运作一下,实在不行,就挪挪窝,你到省里来工作,滨海那边,就交给锦溪吧。”

    卢金旺喝了口水,放下杯子,淡淡地道:“再说吧,现在的问题是,打黑和反腐啊,这两把火烧起来,可能会牵连到一些干部。”

    杜山站了起来,不假思索地道:“牵连就牵连吧,那也没办法,谁让他们自身靠不住呢!”

    “杜省长,昨晚……”犹豫了下,卢金旺还是叹了口气,摇头道:“昨晚,锦溪来找过我,拐弯抹角地说了些事情,感觉不太好。”

    “什么?”杜山愕然,有些吃惊地道:“锦溪……锦溪,他也卷到案子里去了?”

    卢金旺摸着头发,语气低沉地道:“不好说,也许是秘书,也许是家属,他是没有承认的,不过,我心里没底,老实说,以前听到些传言,但不太好过问,也就搁置了,现在看来,无风不起浪啊。”

    杜山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有些头痛地道:“关锦溪啊,关锦溪,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他怎么会这样不争气呢!”

    卢金旺坐了起来,拿手摸着床沿,语气低沉地道:“老领导,是我没做好工作,我要向你检讨!”

    杜山苦涩地一笑,摆手道:“老卢啊,不怪你,是他自己目光短浅,不争气,能怪得了谁。”

    卢金旺叹了口气,摩挲着头发道:“当然,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也许,真的如他所言,是底下人做的,他并不知情。”

    杜山却摆摆手,声音冷淡地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必要的时候,挥泪斩马谡吧!”

    卢金旺默然半晌,才酝酿着情绪,声音沙哑地道:“说实话,我是真想保他啊,这些年,他可是立了大功的,我对他的期望也很高。”

    杜山心里也很烦乱,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良久,才停下脚步,轻声道:“顺其自然吧,老卢啊,专心养病要紧,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滨海那边,可离不了你啊。”

    卢金旺虚弱地一笑,摆手道:“身体没关系,这把老骨头,还能坚持几年,现在要考虑的是,万一锦溪出了问题,谁能顶上,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可太重要了!”

    “你那边有合适的人选吗?”杜山试探着问道,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冷。

    卢金旺咳嗽了几声,喘息道:“老领导,还是您定吧?”

    杜山面色稍微缓和了些,轻声道:“侯晨怎么样?”

    “老侯是不错……”卢金旺停顿了一下,轻声道:“不过,他在那边还是很有利的,能多出一双眼睛,还可以作为沟通的渠道。”

    杜山冷笑了一下,淡淡地道:“那就再想想吧,这个人选上,应该会引起很大的争议,不要说那位王书记了,叶向真这些人,想必也会插上一手的,省委赵书记是什么意思,也很难猜测。”

    “那也好,但愿锦溪能经受得住考验。”卢金旺点点头,听着耳边的嘟嘟声,把手机挂断,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起来,半晌,才盯着一根小指,喃喃地道:“也许,可以尝试和他合作的,只是,以老杜的性子,必然是不肯的,老杜什么都好,就是太多疑了!”

    ----------

    纵横三周年庆活动火热进行中,可以抽奖大家可以去试试!http://news.zongheng.com/news/2629.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