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九章 心病 下

第三十九章 心病 下2017-11-9 13:9:13Ctrl+D 收藏本站

    第671节    第三十九章      心病    下

    周六的上午,天气极好,前往北郊的公路上,各式轿车川流不息,车流之中,有两辆挂着市委牌照的奥迪车,正在同向行驶着,前面的小车里,郑大钧坐在副驾驶位上,拿着一部诺基亚s60,玩着最新流行的一款手机游戏。

    王思宇穿着一身运动装,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坐在后座上,眯着眼睛,不时与旁边的市局副局长孙志军聊上几句,昨天晚上,白燕妮又到省城探望小乐乐,把他自己留在家里,感到有些气闷,早上起来,他就打了电话,约上几人,到郊外的明莲寺转转。

    孙志军把案子的进展情况介绍了下,经过连续多日审讯,在干警们强大的压力下,一些黑恶分子终于顶不住了,开始陆续招供,市局根据最新掌握的线索,破获了十几起积压多年的案子,在郊外还找到了三具掩埋的尸体,只是江贺之依然嘴硬,不肯将幕后的保护伞交代出来。

    “不用急,时间站在我们这边,慢慢来。”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目光转向窗外,昨天下午,和老爷子进行交谈之后,他也检讨了一番,确实感觉到自己有些莽撞,偶尔,会无视游戏规则,做出些过火的举动,这是需要警醒的,越是身居高位,越是要保持一份谦卑的心态。

    孙志军却有些惭愧,觉得进展缓慢,辜负了王书记的期待,想了想,就探过身子,悄声道:“王书记,我们已经找到了攻破江贺之心理防线的办法了,他当初曾经领养过一个小女孩,名叫苦儿,江贺之对这个孩子感情很深,半年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那孩子离家出走了,如果能找到那个苦儿,在她那里下番功夫,应该可以让江贺之开口。”

    “嗯,人都有两面性,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王思宇点点头,又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几封举报信,交给了孙志军,皱眉道:“老孙啊,这些日子,关于你的举报材料忽然多了起来,这里有几封信,比较典型,你拿去看看,回头就上面反应的问题,写份说明交上来,要实事求是,不许隐瞒真相。”

    孙志军愣了一下,接过那几封信封,抽出信纸,认真地看了起来,十几分钟后,才不屑地笑笑,拿手拍着信封,轻声道:“大部分都是无中生有的问题,不过,这个写举报材料的人,应该是市局内部的人,对于有些事情,还是清楚一点的,但七分假,三分真,故意歪曲事实,这样的诬陷,杀伤力还真不小!”

    “就算有一分是真的,也要写出检讨,把情况交代清楚。”王思宇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悦地道,停顿了下,似乎也感觉到语气重了些,就转过头,微笑道:“当然了,我还是信任你的,工作照干,别在思想上背包袱。”

    “好的,王书记。”孙志军苦着脸,把举报信放在衣兜里,开始琢磨起来,到底是谁在这时候捣鬼,当然,最先怀疑的目标,就是副局长郝清平了,几乎市局的所有人都清楚,两人在竞争局长的位置,这几封举报信,应该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郑大钧也转过头,小心翼翼地道:“王书记,是否有人想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往孙局身上泼脏水啊?这样的例子,可太多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要端正心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王书记说的极是!”郑大钧献媚地一笑,就转过身子,皱眉思忖着:“如果那边捉到机会,对孙志军展开调查,即便最后的结果证明他是无辜的,那这次的机会,也就白白错过了,还是小心些好,不能等闲视之。”

    车子在路上开了半个多小时,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前方堵车现象比较严重,几乎是每开上一段路程,都要停下来等候,明莲寺在南粤的寺庙当中,能排到前三位,在南传佛教里,有很重要的地位。

    寺庙的规模虽然不大,但年代比较久远,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原建筑虽已不复存在,但寺中尚保存着几样重要的文物,其中一尊千余吨的铁佛像,据说极为灵验,每到周末,前来烧香拜佛的人很多,香火很是旺盛。

    由于过去的经历,以及受到方如海的一些影响,王思宇对于寺庙还是很感兴趣的,从鲁玉婷那里听到的一些趣事,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据说,这家寺庙里的主持方丈圆通大师,自幼出家,修了整整十八年的闭口禅,道行很深,非但精通琴棋书画,对周易六爻卦术也颇有研究,凡有占卜之事,屡屡料中,有如神助,在当地曾引起轰动。

    曾有富商出资二十万,求他卜上一卦,却被圆通大师拒绝,回绝的理由竟然是,这二十万应留下防老,那人当时听了,自然心里极不舒服,到处宣扬,这圆通大师是个骗子。

    可没想到,不到三年的时间,那家企业竟因故倒闭,老板由身价上亿沦为赤贫,那人经历了一场富贵浮华,也算大彻大悟,没过多久,就剃度出家,成了圆通大师的弟子。

    因为结识了几位奇人,对于这样的事情,王思宇倒是见怪不怪了,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位圆通大师,看他是否有传说中那样神奇。

    十几分钟后,车子总算开到明莲寺附近,司机找了空位停下,两辆车门被推开,众人缓缓下了车子,第二辆小车里下来的是鲁玉婷沈楠楠和刘春山。

    沈楠楠穿着一件白色绣花衬衫,黑色套筒裙,红色高跟鞋,打扮得极为艳丽,刘春山也是衣冠楚楚,英俊潇洒,两人也算是滨海名人了,为了怕被人认出,惹出不必要的麻烦,都在脸上戴着墨镜。

    王思宇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寺庙大门,现在外面烧了一炷香,在功德箱里捐了钱,就说说笑笑地进了天王殿,祖师殿,信步游览起来,两位女士倒极为虔诚,见佛就拜,口中还念念有词,王思宇见了,忍不住调侃道:“既然这样虔诚,留下做尼姑好了。”

    鲁玉婷拿手掩了嘴,笑嘻嘻地道:“我是没意见,就怕人家刘大主持人不肯呢,好好的媳妇,变成了尼姑,真怪可惜的。”

    “没关系,我也出家,凑成一对就好了。”刘春山心情也极好,跟着凑趣道。

    沈楠楠却拿手捅了下他的腰眼,悄声道:“春山,别在寺庙里开玩笑,小心佛爷怪罪。”

    “知道了!”刘春山微微一笑,捉了那只白净的小手,轻轻揉捏了一下。

    不经意间,发现了这对小情侣的亲密姿态,王思宇倒有些不自在起来,竟然有些吃醋,当然,这个醋吃得毫无道理可言,他又背着手向前行去,在两根立柱上镌刻的对联前停下,驻足望去,却见上面写着:“随化度人,神通已达真方便;安禅驻世,显隐莫知大自由。”

    默诵几遍,竟觉得心中异常舒畅,王思宇不禁微笑点头,转身道:“好,这幅对联不错,佛家所讲的自由,是超然物外的,着重精神的,有时想想,确实有得解脱的感觉,万物皆为我所用,但非我所属。”

    郑大钧忙凑了过来,眉花眼笑地道:“王书记,这句话真是深刻,很有禅机啊!”

    鲁玉婷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主任,您不是不信佛么,怎么也懂得禅机?”

    “谁说我不信?”郑大钧把胸脯挺了起来,一本正经地道:“小鲁,对于你我而言,真佛就在眼前,何必去拜墙上那些铁雕泥塑?”

    “有道理!”鲁玉婷吐了下舌头,又悻悻地道:“不过,我倒觉得,咱们市委也是一座大庙,王书记更像是主持,咱们委办呢,就是藏经阁,每天都在经文上下功夫,除了阿弥陀佛,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殊无新意可言。”

    郑大钧微微一怔,随即瞪了她一眼,又努努嘴,示意她不要乱说,王思宇却不以为意,微笑道:“经文有无新意都无所谓,功德是做出来的,不是念出来的。”

    正说话间,一位老和尚领着一个小沙弥穿过前面的殿门,向这边走来,在与众人擦肩而过之时,突然咦了一声,停下脚步,转身盯着王思宇看了半晌,便上前一步,双掌合十,表情庄重地道:“阿弥陀佛,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罪过!”

    众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王思宇用手扶了下墨镜,微笑道:“大师,您怕是认错人了吧,我可不是什么贵客,是陪我们老总出来办事的。”

    说罢,转头看了郑大钧一眼,郑大钧心领神会,忙凑了过去,笑呵呵地道:“大师,我是南都华商集团的副总经理,姓郑。”

    老和尚仔细端详了他一番,就摇头道:“阁下不是经商的,而是做官的,前段时间,稍有波折,但此时已是否极泰来,渐入佳境。”

    “神了!”郑大钧在心里暗叫了一声,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故意问道:“大师,那你倒是说说,他是什么贵客?”

    “贵不可言!”老和尚说完,就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意味深长地道:“福祉多一点为主,少一点为王,能在此处遇到贵客,老衲真是三生有幸了。”

    “厉害!”王思宇微微一怔,见他已经隐晦地点出自己的姓氏,又道出前程,也就不再装糊涂,而是摘下墨镜,伸出右手,微笑着道:“圆通大师,见到你很高兴。”

    老和尚微微一笑,就侧过身子,极为恭敬地道:“各位,请随我来。”

    众人跟着老和尚往前走,鲁玉婷就故意落后几步,走到沈楠楠的身边,悄声道:“楠楠,真是不得了,这位大师果然了不起,比传闻中好像更加厉害。”

    沈楠楠也是吃惊不小,啧啧称奇地道:“要不是王书记戴了墨镜,我真怀疑那老和尚看过电视,认出了王书记。”

    经她提醒,鲁玉婷心中一动,拿手向前指了指,把嘴唇凑到她耳边嘀咕道:“也可能是郑主任搞的,他可是个马屁精,整天都在盘算着如何讨王书记欢心,搞不好,这是他故意做的局。”

    “也是,哪有那么神的?我是不信的!”沈楠楠点点头,却又抿嘴一笑,悄声道:“不过,还真是有意思,一会儿得了空,也请那位大师卜一卦。”

    “我也算算。”鲁玉婷嘻嘻一笑,扯着沈楠楠的手,加快了脚步,刘春山接了个电话,就从后面急匆匆地追了过去。

    穿过大雄宝殿,到了后面幽静的院子里,圆通大师把众人让到一间禅房,大家这时都不再隐瞒,各自报了身份,圆通大师亲自为大家沏了茶水,又叫来僧人,让他们准备斋饭,安排好后,就和众人攀谈起来,讲经说法,谈笑风生,但一双眼睛,尽皆落在王思宇身上,目中大有深意。

    在谈话间歇,沈楠楠找到空闲,就请圆通大师看下面相,老和尚在她和刘春山脸上各自扫了一眼,就微微蹙眉,沉吟道:“沈施主,真是抱歉,老衲刚才只是福至心灵,才看出些名堂,这要看机缘的,勉强不得,阿弥陀佛,抱歉,抱歉。”

    “没什么的,大师,不必介意。”沈楠楠虽是这样说,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她隐隐感觉,必然是面相上出了状况,才让圆通大师不好直言,这才找出托词,想到这里,顿时心乱如麻,就站了起来,悄悄出了房门,来到庭院里,倚在一棵树下,信手摆弄着衣裙,懊恼不已。

    这时,先前的小沙弥走了出来,坐在对面的石头上,望着她嘻嘻地傻笑,沈楠楠微微蹙眉,娇嗔地道:“小和尚,你在笑什么?”

    小沙弥不慌不忙,转动着脖子上的念珠,歪着脑袋道:“姐姐生得漂亮,我看得心中欢喜,就想发笑。”

    沈楠楠‘扑哧’一笑,心情明朗了许多,招了招手,轻声道:“小和尚,你多大了?”

    “十一岁!”小沙弥向前走了两步,就停下脚步,把念珠摘了下来,一脸认真地道:“漂亮姐姐,我用这个念珠,换你那个墨镜好不好?”

    “好吧。”沈楠楠蹲了下来,把墨镜戴在小沙弥的鼻梁上,又捏了捏他的脸蛋,轻声道:“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就出家了呢?”

    小沙弥摘下墨镜,在手里摆弄着,喜滋滋地道:“我五岁的时候,得了大病,怎么都治不好,妈妈把我带到寺庙来,请方丈大师帮忙,说只要病能治好了,就把我舍给寺庙,结果,不到两个月,就全好了,我也就当了和尚,大师说我有慧根,与佛门有缘!”

    沈楠楠顿时来了兴致,悄悄地道:“那你会不会算卦?”

    “就会一点点。”小沙弥摸出六枚铜钱,交到沈楠楠手里,轻声道:“漂亮姐姐,你要诚心些,心诚则灵啊。”

    沈楠楠点点头,眯了眼睛,手捧铜钱,念念有词地叨咕了半晌,才丢了出去,笑着道:“大吉大利,开!”

    小沙弥把铜钱都拾过来,摆好位置,低头看了半晌,挠了挠头,就起身向外跑去,边跑边道:“漂亮姐姐,你等等,我去取卦书,这个卦象,我不记得了。”

    沈楠楠顿时无语,守在旁边等了好一会儿,小沙弥才拉着一个年轻的和尚走了过来,笑嘻嘻地道:“漂亮姐姐,卦书没有找到,却把师兄找来了,他是圆通大师的关门弟子。”

    沈楠楠忙笑着道:“师傅好。”

    那和尚微笑着点点头,看了沈楠楠一眼,就面露讶色,转瞬又恢复了平静,低头去把地上的铜钱一一收起,轻声道:“恭喜女施主,这是难得的上上卦,卦意为天官赐福,仕人卜之得高升,庄户人家收成丰,生意买卖利也厚,匠意战之既亨通,占得此卦,一切谋望皆吉庆,忧愁尽去,万事平安,诸事通顺,出门见喜,灾消病散。”

    “多谢师傅!”沈楠楠立时高兴起来,忽地又想起什么,蹙眉道:“师傅,为什么你和圆通大师一样,看到我的面相后,好像都很吃惊的样子呢?”

    “没有吧,女施主不必多虑。”年轻和尚微微一笑,念了声阿弥陀佛,就转身离去,但眼中闪过的异样之色,仍被沈楠楠捕捉到,她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百元大钞,交给小沙弥,把粉唇凑到他的耳边,耳语几句,就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小沙弥点点头,就从后面追了出去,几分钟后,才乐颠颠地跑了回来,一脸得意地道:“漂亮姐姐,打听到了!”

    “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楠楠拉着小沙弥的手,有些急切地问道。

    小沙弥喘了几口气,就断断续续地道:“师兄说了,你是狐媚面相,眉形弯曲,眉尾散乱,眼带桃花,人中隐含细线,下唇稍稍厚了些,下巴尖尖,这些都凑到一起,就会有桃花劫,是要发生奸媾的征兆,漂亮姐姐,什么是奸媾啊?”

    沈楠楠呆了一呆,有些恍惚地道:“奸媾啊,就是煎牛排的意思……”

    -----------

    祝书友们节日快乐,万事如意。

    纵横三周年庆活动火热进行中,可以抽奖大家可以去试试!http://news.zongheng.com/news/2629.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