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章 因果 上

第四十章 因果 上2017-11-9 13:9:15Ctrl+D 收藏本站

    第672节    第四十章    因果      上

    “吱呀!”房门被轻轻推开,刘春山也走了出来,他将朱红色的房门虚掩上,望着俏丽树下的未婚妻,微微一笑,轻声唤道:“楠楠,怎么了?”

    沈楠楠却恍如未闻,仍旧用粉唇咬着手指,蹙眉发呆,直到刘春山走到身边,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子,有些慌乱地道:“没什么,在想着伴郎伴娘的人选。”

    “不用选了,已经被人预定了。”刘春山笑了一下,点上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柔声解释道:“昨天下午,海波打来电话,他们两人要当伴郎伴娘,你是知道的,在学校里,我和海波两人关系最好了,想想那时候的生活,还真是感慨,在学校是最单纯的,看什么都那样美好,到了社会上,瞧什么都不顺眼了。”

    沈楠楠抿嘴一笑,神情恢复了镇定,好奇地道:“春山,海波在省城干得怎么样,还在当公司副总吗?”

    “没有,他去年下半年就辞职了,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单位,一直在家里歇着,靠着老人的退休工资过日子。”刘春山叹了口气,又吸了几口烟,嘴里吐出浓浓的烟雾,咳嗽了几声,就望着沈楠楠,微笑道:“楠楠,能不能抽时间,和王书记提一嘴,把他安排到滨海的机关单位里来,海波那人能力还是有的,去宣传部门挺合适……”

    “不太好吧?”沈楠楠面上露出为难之色,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又转过身子,透过窗口,望着笑容可掬的王思宇,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道:“春山,我想过了,还是不当这个家庭教师了,免得旁人说闲话,影响不好。”

    刘春山迟疑了下,也点点头,轻声道:“也好,楠楠,你周末总过去,我这心里也怪难受的,很不是滋味,可又不好说出来,怕你说我多疑……其实,我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就是对王书记有些不放心,他那人倒是很不错,可你太漂亮了,相处久了,难保他不动心,现在这些当官的,咳咳……”

    沈楠楠抿起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白了他一眼,悄声道:“傻样,能出什么事情,人家那么大的市委书记,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里会看上我?更何况,王书记家里那位,可真是难得的大美女,漂亮得很!”

    “楠楠,在我眼里,你才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永远都是!”刘春山笑了,把半截烟熄灭,丢到旁边的木制垃圾桶里,挽起沈楠楠的胳膊,亲昵地道:“既然有时间了,下个周末,如果天气还这样好,咱们就去把婚纱照拍了吧,这日子快到了,也该抓紧时间准备了。”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呢,急什么!”沈楠楠嫣然一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可转瞬间,又想起刚才的事情,神色又黯淡下来,心里懊恼到了极点,甚至后悔到寺庙来玩了,没来由地惹到一身晦气,如果那和尚没有看错,那岂不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刘春山见她愁眉紧锁,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感到有些奇怪,皱眉道:“楠楠,怎么回事,来到庙里以后,你就经常走神,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沈楠楠下意识地回答道,又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春山,那位方丈真是厉害啊,怎么就能从人群里认出王书记呢?真是太神奇了,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刘春山冷笑了一下,摇头道:“我瞧他说话行事的派头,哪里像个正经的出家人,倒像是个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

    沈楠楠微微一怔,蹙眉道:“春山,哪能这样说,人家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位出家人。”

    刘春山摆摆手,不以为然地道:“现在的出家人可了不得,有些寺庙的主持,比企业家排场还大呢!”

    “好了,别在寺庙里说这些。”沈楠楠有些不高兴了,在院子里又站了几分钟,就和刘春山返回房间,她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也没有心思听旁边众人的谈话,过了一会儿,有灰衣僧人捧了笔墨纸砚过来,她也茫然地起身,随着众人围了过去。

    王思宇接过狼毫笔,饱蘸墨汁,略一沉吟,就挥笔在宣纸上写道:“世间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尤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好!”在王思宇落笔的瞬间,郑大钧直起身子,抢先喝彩,众人都跟着随声附和,圆通大师更是双手合十,面色慈祥地道:“王书记果然有慧根,与佛门有善缘。”

    鲁玉婷听了,就是扑哧一笑,抿嘴道:“既然有佛缘,就劳烦大师点化一下,把王书记留下吧,到时,可就是大新闻了,明莲寺的香火,只怕要更加兴旺了。”

    圆通大师哂然一笑,双手合十,轻声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说笑了,王书记留在红尘官场之中,可以发慈悲心,做大善事,那就是现世佛陀了,何必来空门做僧侣,岂不是舍近求远吗?”

    众人见他回答机智,都赞圆通大师有见识,郑大钧更是有些感慨,这老和尚很会说话,马屁拍得不露痕迹,这阿谀奉承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丝毫不在自己之下,有这等本事,即便不出家,在机关单位里,也能混得不错。

    墨迹干后,灰衣僧人把卷轴收起,在外面又裹了黄色绸缎,郑重地收藏起来,圆通大师取出一本《金刚经》的手抄本,双手捧着递过去,笑眯眯地道:“王书记,这本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老衲亲手抄写,每日坚持只写一字,用十四年的时间完成,特将经书,赠与施主,还请笑纳。”

    “十四年?”王思宇也不禁咋舌,郑重地接过经书,感慨地道:“圆通大师果然有大毅力,无论做任何事情,能有这般持久的耐力,何事不成啊?”

    众人都点头称是,再望向这位老和尚时,眼里就多了几分敬意,众人在禅堂里寒暄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征求了王思宇的意见,就纷纷起身,前往饭堂。

    穿过院落,鲁玉婷向前几步,来到圆通大师的身边,笑着问道:“大师,生活中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烦恼事啊,好像一件接着一件,没完没了的。”

    圆通大师点点头,轻声道:“鲁施主,烦恼太多,是因为**满了,追求过多,反而失去了本来的方向。”

    鲁玉婷愣了一下,仔细品味着这句话,又追问了一句:“大师,本来的方向又是什么?”

    圆通大师微微一笑,目光温和地望着她,含蓄地道:“鲁施主,那就要拷问你自己的内心了,别人是没有办法回答的。”

    “内心……内心想的,就是真正需要的吗?”鲁玉婷停下脚步,蹙起秀眉,苦苦思索着,脸上露出无限迷茫的表情。

    王思宇看了她一眼,不禁哑然失笑,转头道:“大师,寺里需要女弟子吗?我们这位小鲁同志不错,已经近道了,稍加点化,就有望遁入空门了。”

    “阿弥陀佛,王书记说笑了!”在众人的哄笑当中,鲁玉婷也合起双掌,做了个鬼脸,又引来笑声一片,因为是周末,郑大钧也就宽容了些,没有制止她的出格行为。

    进了饭堂,围在桌边,吃了丰盛的斋饭,稍事休息,圆通大师又引领着众人,去了藏经阁,看了几样珍贵的历史文物,趁着大家围在一起,窃窃私语之际,沈楠楠走到圆通大师身边,小声地道:“大师,有事情想请教,请借一步说话。”

    圆通大师点点头,随着她走到几步之外,谦逊地道:“沈施主,有事尽管问,老衲一定知无不言。”

    沈楠楠拿眼瞄着众人,有些心虚地道:“大师,我想问的是,如果……如果面相上出了些许的问题,能够通过整容解决吗?”

    “当然不能。”圆通大师淡淡一笑,眯起眼睛,轻声道:“沈施主,即便把整张面孔都换过,老衲眼里看到的,也只是你的本来模样。”

    沈楠楠感到有些难堪,面色一红,仓惶地道:“那该怎么办啊,圆通大师,我们还有两个月就快结婚了,真不希望有事情发生。”

    圆通大师微微皱眉,看了她一眼,就小声道:“沈施主,不要抗拒命运,更不要抱怨因果,坦然接受它,烦恼就会减少,当下放下,即刻解脱。”

    “可是……”沈楠楠脸上现出焦急之色,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表达,半晌,才转过头,呐呐地道:“请大师指条明路。”

    “阿弥陀佛。”圆通大师合上双掌,目光落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沉吟道:“沈施主,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命中注定的事情,是很难躲避的,不过,只要关好门窗,风沙必不会吹进来。”

    “多谢大师。”沈楠楠躬身行礼,她心里清楚,圆通大师一直在含糊其辞地兜圈子,不肯把话挑明,再问下去也是无益,就幽幽地叹了口气,把俏脸转向旁边,望着一尊手举金刚杵的马头明王金刚像,怔怔地发呆,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思宇倒是极有兴致,又在庙里转了十几分钟,才与圆通大师握手话别,在众人的簇拥下,钻进小车,离开了明莲寺,返回别墅,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与众人闲聊了一会儿,就回到楼上休息。

    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王思宇才醒过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情大好,再次推开房门,却见楼下只剩了沈楠楠,她站在窗前,用手捏着尖尖的下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那张漂亮的脸孔上,满是愁容,让人看了,顿生怜惜之感。

    王思宇凝视半晌,就扶着栏杆,慢悠悠地下了楼,坐在沙发上,笑着问道:“楠楠老师,春山怎么也走了?”

    沈楠楠转过身子,微微一笑,有些局促地道:“王书记,他接到电话,又要去新房那边了,因为周末装修,引发了邻居的不快,人家不依不饶的,都闹上门去了,他要过去调解下。”

    王思宇点点头,含笑道:“怎么样,婚事筹备得都差不多了吧?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感谢王书记关心。”沈楠楠走到沙发边坐下,拿手摸了裙角,轻轻向下拉了下,遮挡住半截莹白的肌肤,又并拢双腿,柔声道:“王书记,过段时间,可能就要忙起来了,周末要拍婚纱照什么的……要不,我先找朋友替段时间吧,好吗?”

    “不必了!”王思宇淡淡一笑,摆摆手,轻声道:“其实,经常看看电视,听听广播,应该很快就会掌握的,学习地方语言,只要入了门,也就快多了。”

    “那样啊……也好。”沈楠楠低头笑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王书记,有这么个事情,想和您说下,春山有个大学同学,以前关系挺好的,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在家里歇半年了。”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如果他要求不高,就安排了吧,回头我和大钧说说,让他联系你。”

    沈楠楠‘嗯’了一声,又拿起旁边的包包,打开后,从里面取出材料,柔声道:“那我们再上最后两节课吧,先做做卷子。”

    “好。”王思宇伸手接过卷子,拿着签字笔在上面勾勾抹抹,眼角的余光,落在身边纤细苗条的身影上,瞄着那高耸的胸脯,秀气的美腿,不知怎的,又想起那天晚上,在电视台的化妆舞会上,两人拥抱在一起,躲在幽暗的角落里暧昧摩擦的场景,小腹顿时一热,下面竟然跳了几下。

    “又馋了?你这小和尚,还偷吃上瘾了,这个新娘子不能偷,偷了以后,还怎么当主婚人了!”王思宇叹了口气,跷起二郎腿,耐心说服了对方,又侧过身子,心不在焉地做着卷子。

    旁边的沈楠楠拿手捧了双腮,暗暗地想道:“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老和尚看错了,再怎么样,也不会做出对不起春山的事情,也许,春山说的对,那和尚就是个江湖骗子……”

    “不能偷!”

    “江湖骗子!”

    “一定不能偷!”

    “一定是江湖骗子!”

    “不偷白不偷,对吧?”

    “如果不是江湖骗子,该怎么办?”

    不经意间,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心虚地笑笑,就又各自转过头,装模作样地忙碌起来。

    -----------

    纵横三周年庆活动火热进行中,可以抽奖大家可以去试试!http://news.zongheng.com/news/2629.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