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一章 因果 中

第四十一章 因果 中2017-11-9 13:9:16Ctrl+D 收藏本站

    第673节    第四十一章    因果      中

    下午两点半钟,开车离开别墅,沈楠楠一时心血来潮,就想去新房看看,房子在西郊的望海嘉园,靠近海边,是一座新开发的高档小区,价格高得有些离谱,一百五十平方的建筑面积,加上一个二十平方的半地下车库,几乎掏空了两家老人半生的积蓄。

    不过,那里的风景非常优美,距离滨海植物园很近,步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更加难得可贵的是,站在露台上,还能眺望到漫长的海岸线,以至于她在看了第一眼后,就喜欢了那里,沈楠楠最喜欢海子的两句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自从房子装修后,沈楠楠只去过两次,而每次过去,那些正在忙碌的工人,都会停下手中的活计,用一种不加掩饰的目光盯着她,这令沈楠楠感到有些恐惧,很不舒服,因此,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去过,装修上的事情,一直由刘春山安排。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进小区,沈楠楠跳下车子,悠闲地上了楼,推开虚掩的房门,见三位穿着工作服的工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房子大半都已装好了,只剩下些收尾工作。

    她用手指挑着车钥匙,在房间各处转了一圈,对刘春山的工作,感到非常满意,两人商量好的设计,都被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偶尔有些小变动,也显得别具匠心,很是温馨。

    “喂,你找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把手中的工具放下,站直了腰,上下打量着沈楠楠,有些不满地道。

    “师傅,辛苦了,这房子是我的。”沈楠楠抿嘴一笑,又用满是自豪的语气道:“我平时很忙,很少过来,都是男朋友到这边的。”

    老头‘噢’了一声,把一根铅笔架在耳朵上,就拿起旁边的图纸,皱眉道:“正好,你过来了,这边装修的时候,有了点小问题,我们联系不到人,也不敢随意改动,都拖了好几天了,影响进度。”

    “联系不到人?”沈楠楠愣了一下,蹙眉道:“怎么会呢?他下午不是过来了吗?”

    老头走了过来,把图纸递到沈楠楠手里,有些恼火地道:“哪有,上午打电话,说是在忙,没时间,到了下午,电话又打不通了,不在服务区。”

    “可能是有急事吧?”沈楠楠摘下墨镜,拿着图纸看了几眼,又跟着老者走到窗边,商量了一番,把改动方案确定,又拿起笔,在上面签了名字,想了想,就抬起头,似是不经意地道:“师傅,今天装修,邻居是不是过来告状了?大周末装修,是挺惹人烦的。”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老者看了她一眼,皱眉道:“邻居都很好,就是你们应该负点责任,平时总见不到,周末过来跑一眼,还没把事情说完,就又不见人影了,耽误进度,不然,早就装完了。”

    “是吗?真是抱歉了。”沈楠楠尴尬地一笑,走到窗边,眺望着辽阔的海面,暗自琢磨着,也许,春山是因为在那里坐着,感到不自在,这才找了理由离开吧。

    正想着,刺耳的电锯声又响了起来,她怕衣服上挂灰,就急忙离开,刚刚来到楼下,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沈楠楠掏出手机,看了号码,见是林台长打来的,不禁微微蹙眉,这个时间,他打电话来做什么?不会又起了坏念头吧……

    沈楠楠停下脚步,酝酿好情绪,就接通了电话,语气平静地道:“喂,林台长,您好,有什么事情吗?”

    “啊,小沈,是这样,如果方便的话,能一起喝杯茶吗?”耳边响起林台长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沙哑生涩,停顿了一下,他又赶忙解释道:“那个,小沈,请你不要误会,只是想谈些事情,和春山有关,也许,你会感兴趣的。”

    “和春山有关?”沈楠楠愣了一下,蹙起秀眉,袅娜地向车边走去,边走边道:“台长,有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说就好了,我这边有点事儿,可能还走不开。”

    “咳咳……电话里说不太清楚。”林台长咳嗽了几声,抽出纸巾,擦了有些发红的鼻子,又信誓旦旦地道:“小沈,你放心,在经过市委王书记的批评之后,我深刻反省了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冒失了,这次,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也不占用你太久的时间,估计,十几分钟应该够了。”

    沈楠楠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迟疑着道:“好吧,那林台长,我们在哪里见面?”

    “梅岭茶楼吧,二十分钟以后,我会过去。”林台长说完了,也未等她出声,就直接把电话挂断,拿起杯子,喝了口红酒,又走到电脑桌边,把一个u盘拔了下来,握在手中,咬牙切齿地道:“姓刘的,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不让老子舒坦,你也别想好过!”

    沈楠楠坐在驾驶位上,随手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却没有开走,而是摸起手机,又拨打了刘春山的电话号码,结果,和那位施工人员说的一样,耳边响起的提示音,果然是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又出去喝酒了吧?”沈楠楠叹了口气,戴上墨镜,把车子驶出小区,向市区方向开去。

    二十分钟后,她赶到了约定地点,上了茶楼,在楼上找了位置,点了一壶碧螺春,就把玩着手机,将目光投向窗外,怔怔地出神,不经意间,身后传来的交谈声,忽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说吧,这次约我见面,到底为了什么事情!”这是一个男人的嗓音,低沉有力,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人。

    “吴队,是这样,我想捞个人出来,请你帮帮忙好吗?”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平常的一句话,在她口中说出来,竟然嗲得不像样子。

    “捞谁?”男人的声音有些诧异。

    “刀疤脸。”女人小声回了一句,又轻声补充道:“如果可以,把小米也弄出来吧,就他们两个,怎么样,没问题吧?”

    “不行,绝对不行。”男人停顿了下,似乎是喝了口茶水,又淡淡地道:“疯婆子,你应该是知道的,现在的市局,是孙志军说了算,他有市委书记当后盾,张狂得很,从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听到这里,沈楠楠心里突地一跳,忙伸手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梳妆镜,偷偷地向后照去,却见身后的座位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正和一个女子聊天。

    虽然看不清女人的正脸,但从侧面看,似乎颇有几分姿色,只是眉宇间,带着些许的轻佻之色,倒像个风尘女子,而那位中年男人,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吴队,别绕弯子了,要多少钱,你说句话就是了!”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耸耸肩,语气冰冷地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吴明谱有些生气了,把手一摆,望着对面风情款款的女人,黑着脸孔道:“都说过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凡是涉黑的人,谁都捞不出来。”

    “啪!”疯婆子点了一颗女士香烟,吸上几口,就张开嘴巴,把淡淡的烟雾,都吹了过去,冷笑着道:“吴队,真是人走茶凉啊,疯子走了以后,你连这点事儿都不给办了。”

    “别乱说!”吴明谱皱起眉头,拿手指了指她,又转头环视四周,轻声道:“疯婆子,现在动静那么大,你不老老实实地呆着,要捞那两人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想东山再起呗!”疯婆子把打火机丢在桌上,手里夹着香烟,面无表情地道:“吴队,现在是个机会,如果能把人放出来,以后占了地盘,我分你三成。”

    “你tmd想钱想疯了……”吴明谱瞪了她一眼,拿起杯子,没好气地道:“还分我三成,顶风作案,你不要命了?没看江贺之都进去了吗!”

    疯婆子轻蔑地一笑,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道:“不就是一阵风嘛,何必一惊一乍的,放心吧,再大的风也有吹过去的时候,到时候还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吴明谱冷哼了一声,轻轻摇头,表情凝重地道:“疯婆子,这次是来真的,不光是政法系统,连纪委都跟着动起来了,第二波打击很快就要到了,还不知要牵连多少人,这阵风要想过去,还早着呢,我劝你最好早点死了那份心思,别火中取栗!”

    疯婆子挑起眉头,好奇地道:“吴队,那位市委书记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还没完没了的?”

    “政.治斗争需要,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吴明谱侧过身子,拿手摸着头发,目光落在疯婆子那张白皙的面孔上,若有所思地喝了口茶水。

    疯婆子拿起紫砂壶,为吴明谱续上茶水,小声道:“吴队,教父他们进去了,也是好事儿,现在可是大好机会,失去了,怪可惜的……更何况,这边靠近港澳,咱们不占,他们那边也会渗透过来,滨海是发财的好地方,盯着的人很多,动作慢了,就连汤都喝不上了。”

    “不行,我劝你一句,这次,市委王书记是来真格的了,你别往枪口上撞!”吴明谱喝了口茶水,皱眉劝了她一句,又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疯婆子,你这模样还不错,找个好人家嫁了算了,别一条道走到黑,我可不想有一天,把你也抓进去。”

    疯婆子微微一怔,随即用手摸着脸蛋,咯咯地笑了起来,斜着眼睛,极有风情地瞟着他,淡淡地道:“怎么,吴队,舍不得了?”

    “是有点!”吴明谱笑了笑,把身子向后一仰,冷哼道:“我要是疯子,娶到这样细皮嫩肉的婆娘,早就安分守己地过日子了,哪会出去打打杀杀的,最后,还把性命搭上了!”

    “现在也不晚啊!”疯婆子张开嘴唇,吐出几个淡淡的烟圈,探出一条腿,用高跟鞋尖拨弄着吴明谱的皮鞋,意味深长地道:“怎么样,想办法把人放了,咱们合伙干,说不定,你吴大队长还能人财两得呢……”

    吴明谱笑了,摆摆手,轻声道:“那可不敢,要是被你这女人沾上,恐怕连命都得搭上。”

    “有那么严重吗?”疯婆子叹了口气,把手中的香烟熄灭,丢到粉红色的烟灰缸里,正色道:“吴队,别兜圈子了,刚才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三成可不少了!”

    “嗯,确实不错,很诱人!”吴明谱凑了过去,用手敲着桌子,一字一句地道:“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帮我办件事情。”

    “什么事情,瞧你这神秘兮兮的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疯婆子拿眼瞄着他,伸出右手,握了吴明谱的大手,轻轻抚摩着,眼中尽是挑逗之色。

    吴明谱淡淡一笑,把手抽了回来,轻声道:“帮我搞个人,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搞谁?”疯婆子微微皱眉,把眼睛眯了起来,小声地问道。

    “孙志军!”吴明谱面色一沉,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恶狠狠地道:“有他在,你别想东山再起,这个人,就是最大的绊脚石,必须踢开!”

    疯婆子犹豫了一下,皱眉道:“搞孙志军?怎么搞?连疯子生前都说过,公安那些人里,他最怕的就是孙志军,那人很难缠。”

    “错了,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永远是女人!”吴明谱哼了一声,双手抱肩,轻声道:“如果你答应,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如果不答应,就另找别人吧,我办不成的事情,也许有人能。”

    疯婆子默然半晌,就点点头,冷声道:“好,你说吧,怎么个搞法?”

    吴明谱满意地一笑,放下茶杯,勾了勾手指,疯婆子听话地凑了过去,吴明谱把嘴唇放到她的耳边,悄声说了半晌,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道:“疯婆子,看你的了,事成之后,我保证帮你把人捞出来,而且,生意方面的事情,也不必担心,一切都ok!”

    “吴队,你可真够阴的了!”疯婆子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淡淡地道:“好吧,谁让老娘贪心呢,就这么定了。”

    “好,一言为定,等你的好消息。”吴明谱把玩着杯子,目送着疯婆子离开,才冷冷地道:“骚娘们,野心还不小!”

    -----------------

    纵横三周年庆活动火热进行中,可以抽奖大家可以去试试!http://news.zongheng.com/news/2629.html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