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五章 水落石出 下

第四十五章 水落石出 下2017-11-9 13:9:21Ctrl+D 收藏本站

    第677节    第四十五章      水落石出    下

    “要不要换件衣服,你下面也湿了。”王思宇换了睡衣,从楼上走下,坐到沙发上,用手指向沈楠楠的裙摆,微笑着道。

    沈楠楠脸有些红了,下意识地向下拉了拉裙子,双腿并拢,把沏好的茶水递过去,抿嘴道:“不用了,王书记,一会儿就干了。”

    王思宇笑了笑,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双手摸着沙发扶手,轻声道:“怎么没见车子,是打车过来的?”

    “嗯,车子被春山开走了,我去见了位同事,就顺便过来了。”沈楠楠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但不知为什么,那笑容竟有几分酸楚的意味。

    “打扮得这么漂亮,不会是见情人去了吧?”王思宇含笑望着她,随口开了个玩笑,目光顺着那双光洁细腻的**滑下,落在一对纤巧的玉足上,笋尖般洁净的趾甲上,涂着亮彩,像极了璀璨夺目的蓝宝石。

    “唉!”沈楠楠却叹了口气,垂下头,抚摸着腕上的手镯,情绪低落地道:“不是情人,而是情敌,我们大吵了一架,谈崩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道:“开什么玩笑,你和春山不是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吗?”

    沈楠楠心里隐隐作痛,把头转到旁边,眼里泛着波光,欲言又止地道:“王书记,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春山他……一直都在瞒着我。”

    王思宇没有吭声,拿起杯子,喝了会茶水,就抬起头,用和缓的语气道:“春山是什么意思?”

    沈楠楠以手拭泪,悄声道:“他倒是想结婚的,可架不住那女人勾引。”

    “一个单位的?”王思宇摸起烟盒,拿了颗烟点上,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那实在是过分了些!”

    “就是,都瞒了我一年了。”沈楠楠咬着粉唇,有些委屈地道:“上午本想约她好好谈谈,没想到,竟被奚落了一番,她说我不了解春山,简直是一派胡言,我们相处五年了,哪里会不如她?”

    王思宇笑了,掸了掸烟灰,淡淡地道:“楠楠,这倒不能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有些人相处了一辈子,也无法看清楚对方。”

    沈楠楠歪在沙发上,拿手拄着下颌,眸中闪过幽怨之色,怅然道:“也许,她说的,男人大都喜欢放.荡的女人,春山从她那里找到的快乐,远远超过我。”

    “乱说,女孩子还是保守些好!”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又摸起手机,轻声道:“春山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了解下情况。”

    沈楠楠忙坐直了身子,连连摆手道:“王书记,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这种事情,还是由我自己来处理吧,要是让他知道,我和您提这事儿,没准就不高兴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手机丢下,微笑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们当场较劲了。”沈楠楠咬着粉唇,面色平静地道:“我和她各自给春山发了一封短信,都约在三点钟左右见面,谁赢了,男人就归谁!”

    王思宇讶然,随即莞尔,笑着道:“开什么玩笑,这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哪里能这么随便。”

    “反正我是认真的!”沈楠楠把俏脸转到旁边,看着墙上的时钟,悄声道:“他要是敢不过来,我就让他后悔一辈子。”

    王思宇心里陡然跳了一下,若无其事地道:“楠楠,别犯啥事,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要看开点,可不能轻生寻短见。”

    沈楠楠凄然一笑,声若蚊呐地道:“放心吧,王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思宇见她泫然欲泣的表情,微微皱眉道:“楠楠,要是他真的有事,不能过来,你准备怎么办?”

    “那,那个……”沈楠楠有些犹豫,瞟了王思宇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默然半晌,脸上浮现出迷离幽怨的神情,悄声道:“还没有想过。”

    “放心吧,他会过来的,我赌你赢!”王思宇笑了笑,把半截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又喝了口茶水,轻声道:“要对自己有信心,我要是他,一定会选择你。”

    沈楠楠微愕,诧异地望着王思宇,抿嘴笑道:“王书记,怎么会那样肯定,那位女主持人,您也应该见过的,就是都市时空的程冰儿。”

    王思宇皱眉思索了下,脑海里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就笑笑,摆手道:“她没你漂亮,而且,感觉轻佻了些,那样的女孩子,哪里能争得过你!”

    沈楠楠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手捧香腮,迟疑着道:“王书记,如果春山真的经不住诱惑,您能帮我个忙吗?”

    “怎么帮?”王思宇在她高耸的胸脯上瞄了一眼,又落在那殷红的小嘴上,嘴边浮上一抹淡淡的笑意。

    沈楠楠双手摸着裙摆,有些难为情地道:“要是……要是能把她调离滨海就好了,两个人离得远些,可能,很容易就断了。”

    “那可不行,公权力不是那么用的!”王思宇笑着回绝,又耐心地解释道:“楠楠,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做下调解,但是以朋友的身份,明白吗?”

    “知道了。”失望之余,沈楠楠也有些难为情,抿嘴笑了几声,又像想起了什么,忙打开包包,从里面取出笔记本和录音笔,柔声道:“王书记,差点忘了,昨天在茶馆时,无意中听到,有人想陷害市局的孙局长,就赶忙把证据记录下来,希望能有所帮助。”

    王思宇皱起眉头,打开录音笔,听着里面的对话,又翻看了记录,忙点头道:“楠楠,做的不错,你立功了。”

    说罢,他起身走到窗边,拿了手机,给孙志军拨了过去,将情况讲了一下,孙志军就笑着道:“王书记,您这个电话打得真及时,那位疯婆子刚刚打来电话,约我晚上见面,说是要提供重要线索,看起来,他们是设好圈套,就等我往里钻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那是要小心点了,多去几个人吧,把内鬼直接拿下,搞不好,那些举报信也和那位刑警队长有关。”

    孙志军点点头,恭敬地道:“王书记,感谢您的关心,我会注意的,江贺之那边也有了进展,小六搜集到了苦儿的声音特征,用模仿语言的软件,将语音合成,再转化音色,基本能做到以假乱真,从这方面着手做些文章,应该很快能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这个范幺六,鬼点子是不少,好吧,祝你们早日成功。”王思宇笑笑,把电话挂断,转身回到沙发边。

    沈楠楠也举起手机,面带喜色,美滋滋地道:“王书记,您赌赢了,春山发来短信,半个小时之后就到。”

    “那么快!”王思宇瞄了她一眼,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言不由衷地道:“楠楠,还真要恭喜了,能够战胜情敌,值得庆祝,要不我陪你喝一杯?”

    沈楠楠叹了口气,自嘲地一笑,摇头道:“王书记,这还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其实,我也在犹豫,挽回和放弃,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还是不要放弃了,男人嘛,偶尔会犯一两次错误,更何况,我还要当你们的主婚人呢!”

    “是啊,想想我就觉得激动,家里人也很兴奋。”沈楠楠拿手拢了下秀发,脸上现出妩媚的笑意,仍然沉浸在战胜情敌的喜悦当中。

    王思宇却有些意兴阑珊了,又聊了几句,就笑着道:“楠楠,你先坐会,我去洗个热水澡。”

    “好的,王书记。”沈楠楠抿嘴一笑,目送着王思宇上楼,又拿着手机,发了两条短信,随即走到窗口,长长地吁了口气,幽幽地道:“春山,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王思宇冲了澡,躺在浴缸里拨弄着手机,给远在美国的宁露打了过去,煲起了电话粥,浓情蜜意间,竟忘了时间,两个小时后,他才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雨也渐渐小了,一楼的客厅里,没有开灯,昏暗的角落里,沈楠楠独自倚在沙发边上,失神地望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思宇愣了一下,就悄悄地走过去,皱眉道:“怎么,没来?”

    “可能是有事情吧?”沈楠楠的声音里透着一种绝望,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勉强笑道:“王书记,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了!”

    “我开车送你吧!”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等等,我去换衣服,这么晚了,你自己回家不安全。”

    沈楠楠委屈极了,拿起旁边的包包,转身就往外走,失魂落魄地道:“不用了,王书记,我能照顾好自己。”

    “楠楠,别任性!”王思宇从后面跟了过去,伸手拉住她的雪白的手臂,可见了她哀求的目光,又有些不忍心,便松了手,站在台阶上,注视着她婀娜的背影。

    沈楠楠走到朱红色大门旁,用手摸着门栓,却没有拉开,而是默然转身,俏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袅娜地走到车边,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王思宇,唇边浮上一抹恬淡的笑意。

    王思宇深吸了口气,把身上的浴巾拉了下来,丢在身后,赤身**地走了过去,冰凉的雨点落在身上,他却并不理会,只感觉胸膛里,有某种莫名的情绪,忽然燃烧了起来。

    “啪!”手里的包包滑落在地,泥浆迸溅在裙子上,沈楠楠浑然未觉,而是伸出双手,将身上的那件紫色针织衫解下,抛到王思宇的怀中,又闭上眼睛,扬起头,张开嘴唇,喝着空中飘落的雨水。

    王思宇快步走过去,将她抵在车边,将那件湿漉漉的吊带裙扯到腰间,望着曲线毕露的酮.体,晶莹白嫩的肌肤,深吸了口气,低头轻吻了起来。

    下一刻,黑色的抹胸飘然落下,掉在纤细修长的腿边,沈楠楠身体扭曲着,扬起下颌,喃喃呓语中,她伸出双手,努力向外推着王思宇的头。

    王思宇笑了笑,握住她胸前的一对饱满的玉.乳,放肆地揉捏起来,又含了一颗圆润突起的乳*,轻轻撕咬着,含混地道:“楠楠,忍不住的时候,记得点头。”

    沈楠楠把头埋在他的肩头,张开檀口,一口咬了下去,剧烈地喘息起来,那双纤白的美腿,也时而蜷缩,时而蹬出,绯红的俏脸上,挂满了晶莹的露珠,分不清哪些是汗水,泪水,雨水。

    在急促的喘息声里,王思宇把手向下探去,轻轻撩拨起来,那双嫩白的**猛然绷紧,痉挛了起来,沈楠楠扬起头,脸上露出混合着痛楚与兴奋的表情,发出一声嘹亮的娇.啼:“不要!”

    下一刻,沈楠楠恍然惊觉,猛地推开王思宇,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蜷缩着光洁如玉的身子,带着哭腔道:“王书记,我想再打个电话,最后一个电话……”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点头,伸手拎起地上的包包,放到车厢里,沈楠楠拿手摸了下发烫的脸颊,就打开包包,从里面取出手机,一遍遍地拨着号码。

    王思宇俯下身子,把那双修长结实的美腿架在肩头,抱住她的纤腰,低头吻了起来,两人的私密.处,也在轻轻触碰着,很快,身下的娇.躯像是着了火,在战栗之中扭曲着,抖动着。

    终于,沈楠楠把手机丢下,伸手在空中抓挠着,像是要捞到救命稻草,摇晃了一会儿,就坠落下来,她挣扎着挺起上身,失控般地喊道:“王…啊…王…我点头了,点头了。”

    “点头是什么意思?”王思宇凑了过去,望着那张红艳艳的漂亮脸蛋,含住她的耳垂,手指仍然灵巧娴熟地动作着。

    “是…啊…是…啊…是…可以了!”沈楠楠抖动着樱唇,艰难地道,与此同时,她伸出雪白浑圆的玉臂,抱着王思宇的头,用力地向上拉扯着,摇摆着身子,双腿.根.部在剧烈地摩擦着。

    王思宇笑了笑,继续挑逗道:“可以什么了?”

    “叼嗨!”沈楠楠扭动着腰肢,扬起一张酡红的俏脸,战栗着道:“快来……**我!”

    王思宇微微一笑,慢慢的,一寸寸地*了进去,无边的快感袭来,让他打了个冷战,就举着那双**,大力动作起来。

    很快,院子里响起了令人心悸的声音,在‘啪啪’的响声里,夹杂着婉转嘹亮的娇.啼声,一只红色的高跟鞋,已然甩到远处,另外一只,则挑在足尖上,随着那两条**悠悠荡荡,上下颠簸着,似乎随时都会跌落。

    “车…车子…会撞翻……翻得啊!”在王思宇的猛烈撞击下,沈楠楠的媚叫声变得支离破碎,然而,在某个惊悸的瞬间,她还是睁开迷离的醉眼,尖叫了起来。

    “别怕,是幻觉,幻觉。”王思宇抱住她的纤腰,安慰了几句,就又加快节奏,大力**着,在这愈发响亮的声音里,沈楠楠伸出双手,无力地推着王思宇的肩膀。

    在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里,两人同时发出喊声,剧烈的抖动之后,车门被轻轻关上,院子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白嫩的小手摸起手机,翻开一条短信,借着微弱的光线,见上面写着:“楠楠,终于找到证据了,姓林的当时录了像,你的确是清白的,我马上去接你。”

    “不用了,王书记到省城出差,白姐姐自己在家害怕,我要陪她。”把这条短消息发出去,沈楠楠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软绵绵地躺了下去,感到脸上麻麻的,像是有无数的小虫子爬过,伸手摸去,竟是一汪泪痕。

    “后悔了吗?”

    “没有!”

    “系咩?”

    “唔知添!”

    ------------

    重感冒中,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写了什么,先发出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