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九章 隐忧

第四十九章 隐忧2017-11-9 13:9:26Ctrl+D 收藏本站

    第681节    第四十九章    隐忧

    上午,接到了白燕妮打来的电话,说是小乐乐生病去了医院,她要赶过去看看,晚上就在医院护理,不能赶过来了,让王思宇先在外面吃过晚饭,再返回家里。

    母子连心,这份牵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无可厚非,但白燕妮拐弯抹角地提出,想去省城工作,以便就近照顾孩子,却让王思宇有些郁闷,一整天都没露出笑模样。

    白燕妮也解释了,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上次去看了孩子,发现脸上有擦伤,虽然伤的不重,她还是偷偷落了泪,觉得孩子年纪小,还是应该自己照顾,才能更放心些。

    王思宇本来的意思,是可以把孩子接过来,在滨海生活,白燕妮却是死活不肯,说是怕引起别人的误会,以为孩子是两人的私生子,影响到他的声誉。

    挂断电话,王思宇不禁又长吁短叹了一番,有了孩子的羁绊,白燕妮现在往省城跑的次数太多了,几乎把一颗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对自己倒疏远了许多。

    下班之后,王思宇径直去了滨南分局,为魏天办理了手续,就把他接到家里,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小菜,款待这位故人之后。

    “小天,慢点吃。”王思宇夹了道菜,放到魏天面前的碟子里,笑眯眯地望着这个狼吞虎咽的小伙子,脸上露出歉然之色,不管怎么样,在滨海这边,让魏天在拘留所里呆了三天,总归有些不近人情。

    魏天挥舞着筷子,如横扫千军一般,连吃了两碗米饭,才抬起头,傻笑着道:“叔,我还是头一次蹲拘留,可吃到苦头了,那里的饭菜,真不是给人吃的。”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那就要记住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做事小心些,再不能乱来了,不然,你小子还会闯祸的。”

    “嗯,知道了。”魏天放下碗筷,拿纸巾抹了抹嘴,又笑着道:“叔,其实吧,自打毕业以后,我那脾气改变好多了,就是不能喝酒,一喝酒就出事儿,那才准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了颗烟,仔细端详着他,轻声道:“小天,你的鼻子以上,长得和明理真像,这脾气也差不多,都是沾火就着。”

    魏天拿手挠着后脑勺,嘿嘿地笑了起来,又咧嘴道:“叔,您就高高手吧,别让我出家当和尚了,我来的时候就想了,给您当司机最合适了。”

    “不行,我可不要闯过红灯的司机。”王思宇摆摆手,掸了掸烟灰,微笑道:“小天,其实,以你的性子,不适合在地方上干,去参军还不错。”

    魏天愣了一下,就一拍大腿,有些激动地道:“叔,您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以前就是想当兵来着,可惜老娘不让,哭得跟什么似的,我爸也说了,当兵最没出息,他们两人都坚决反对,就耽误了,没去成,肠子都悔青了!”

    王思宇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那现在还想去吗?”

    魏天眼睛一亮,兴奋地道:“当然想去了,叔,我最想当特种兵,其实吧,我这身体素质还行,一般的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那成,过些日子,我就联系一下,让你去当特种兵,不过,咱们事先说好,到了部队要守纪律,好好干,知道吗?”

    魏天喜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叔,我肯定不给您丢脸。”

    “有这个决心就好。”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在滨海好好玩几天吧,然后回家等消息,过段时间,会有人和你联系的。”

    “嗯,叔,那您可别忘了啊!”魏天憨厚地一笑,又转头望了望,压低声音道:“叔,您都当了市委书记,咋还自己一个人住呢,我小婶子没跟过来?”

    王思宇微微皱眉,没好气地道:“怎么,还惦记着青璇呢?”

    魏天低下头,拿手揉.搓着西服下摆,嗫嚅着道:“没,真的没有,就是随口一问,叔,你知道,我这人挺笨的,不会说话。”

    王思宇笑笑,拿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没啥,她在京城,工作也很忙,没时间过来。”

    魏天嗯了一声,想了想,就起身道:“叔,那我回去了,就不在这打扰了。”

    王思宇站了起来,笑着道:“急什么,在家里玩几天,这个周末,叔陪你四处逛逛。”

    魏天涨红着脸,摇头道:“不了,叔,您是市委书记,忙着嘞,我哪能那么不识好歹,再说了,要到部队上,估计好几年不能回青州了,我得在家多呆些日子,尽尽孝道。”

    王思宇向外望了一眼,皱眉道:“那也要住一宿,外面天都黑了,就让你这么回去,我可没法向魏老二交代。”

    魏天咧嘴一笑,挠头道:“真的没事,叔,我经常走夜路,都习惯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嗯,叔,您快留步。”魏天如遭大赦,忙快步出了屋子,钻进小车,回头摆了摆手,就驾车离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王思宇抱肩站在门口,心里竟然生出几分惆怅,回到浴室洗了澡,早早地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给李青璇拨了过去,笑着道:“青璇,在干什么呢?”

    李青璇倚在沙发上,信手翻着杂志,一脸妩媚地道:“选车呢,下个月想换辆新车,老公,你哪天回来?”

    “八月中下旬吧,借着跑项目的由头,回去呆几天。”王思宇伸了个懒腰,侧过身子,微笑道:“青璇,你猜猜,我刚才在和谁一起吃饭?”

    “还能有谁,不是省长,就是省委书记呗,反正都是大官!”李青璇把杂志丢在旁边,斜躺了下去,又抿嘴笑道:“要不然,就是哪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了,把我老公的魂都勾走了。”

    “错了,都不是。”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是魏天,还记得吧?”

    “谁?魏天?他去做什么!”李青璇蹙起秀眉,没好气地道:“老公,你可真有时间,那种小瘪三,你搭理他做什么!”

    王思宇笑了,轻声道:“青璇,可不能这么说,再怎么样,也是青州出来的,他还是魏老二的儿子,千里迢迢地过来看我,总要招待下吧。”

    “哼,青州出来的人多了!”李青璇撇撇嘴,有些不满地道:“他们家的,没几个好人,以后少搭理他们。”

    “怎么能这样说。”王思宇微微皱眉,轻声道:“魏天还问起你来了,看那样子,对你还是念念不忘的。”

    “可别提他了,想起他就头大,那人根本就是个……”李青璇拿手掩住唇,忽地一笑,脸上现出异样的表情,娇俏地道:“老公啊,你该不是吃醋了吧?”

    “吃醋?没有啊!”王思宇把枕头向上拉了拉,笑着道:“就是觉得,没时间陪你,心里感到挺内疚的,而且,看到了他,就又想起咱俩认识的时候了,那天晚上,你喝多了酒,在酒吧里……”

    “说什么呢?讨厌,谁喝醉酒了!”李青璇的声音嗲了起来,挥起粉拳,把沙发侧壁擂得咚咚响,拉长声音抗议道:“臭老公,不许胡说,再敢诋毁我的形象,我就把你干的坏事都说出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说吧,我都干了哪些坏事?”

    李青璇转过身子,把手机交到左手上,一脸难为情地道:“还用问吗,当然是那些很讨厌的事情了,比如,双……那个什么的,我就都宣扬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你花花公子的本来面目。”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同意,最好在节目上说,没准能提高收视率。”

    “去你的,都当了市委书记,还没个正行!”李青璇撇撇嘴,又扬起白腻的下颌,有些得意地道:“老公,央视那边已经找过我好多次了,你说,是继续留在京城台好呢,还是去那边发展?”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当然是去央视了,那不是你很久以前的梦想吗?”

    “梦想?”李青璇微微蹙眉,叹了口气,摇头道:“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现在还真舍不得离开京城台,也失去了从头再来的勇气,宁当鸡头,不做凤尾,对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鼓励地道:“青璇,我对你有信心,即便去了央视,你也能当凤头,而不是凤尾。”

    “不行,差距还是太大了。”李青璇抿嘴笑了起来,翻过身子,拿手摸着娇嫩的脸蛋,悄声道:“我就是山里出来的野丫头,能有现在的成绩,已经很满足了。”

    “野丫头,你就没有后悔过吗?”王思宇笑了笑,若有所思地道:“要是没出那些事情,你现在应该更幸福,也许和江涛过着平静但舒适的生活,对吧?”

    “老公,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李青璇蹙起秀眉,嗔怪地道,想了想,又用轻柔却坚定的语气道:“别胡思乱想了,跟了你,我从没后悔过。”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青璇摆动着纤长的美腿,一脸幸福状。

    “那就好。”王思宇叹了口气,把手抵到脑后,微笑道:“有时候,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把你们都抢了过来,却没时间陪伴,心里总觉得歉疚,也不知该怎样弥补。”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几声,却收起笑容,警觉起来,蹙眉追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又有新相好的了?”

    王思宇哑然失笑,摇头道:“没有,哪能呢,有了你们几个小宝贝,我早就知足了!”

    “到底几个?”李青璇脱口问了一句,又有些泄气地摇了摇头,委屈地道:“算了,你不用回答,免得我又生气了,臭老公,收敛些吧,我和小影姐姐还好些,那个宁霜的可不是省油的灯,我们都为你捏把汗呢?”

    王思宇也有些头痛,点头道:“嗯,霜儿别的都好,就是脾气大了些,不够温柔。”

    “温柔?”李青璇撇了撇嘴,一脸娇慵地道:“好了,我的宇少爷,也该有个厉害老婆管着你了,否则,还不知要祸害多少漂亮女人。”

    王思宇嘿嘿一笑,摸着鼻子道:“这话说的,哪有那样不堪。”

    “就有!”李青璇嘟起粉唇,悻悻地道:“还没和你算账呢,连景卿姐姐那样的尤物,都被你霸占了,还在辩解!”

    王思宇笑笑,赶忙哄道:“好了,我的璇美人,别吃醋,老公最心疼你了!”

    “骗子,大骗子!”李青璇吃吃地笑了起来,半晌,又轻吁了口气,幽幽地道:“老公,我知道,你现在工作一定很繁忙,压力蛮大的,身边又没个人照顾,心情难免会有糟糕的时候,但要学会调节,多想想开心的事情。”

    “哟,我家璇美人还真长大了,懂事了啊!”王思宇伸出右手,在床边摸过烟盒,笑着道:“既然不放心,那就过来照顾老公,做全职太太吧。”

    “我倒是想啊,就怕被你家霜儿……”话音未落,她微微蹙眉,轻声喝道:“老公,不许吸烟,把烟熄了,年轻的时候不注意,老了要还债的!”

    “小样,想得还怪长远的!”王思宇笑笑,无奈地把烟熄灭,放到烟灰缸上,又和她聊了好一会儿,才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枕边,拉上被子,怔怔地发呆。

    做好男人难,做花心的好男人,更是难上加难,想起李青璇的提醒,他也有些担忧,宁霜若是发现自己有这许多的情人,不知该会做何感想,搞不好,这门婚事也会告吹吧?如果有一天,她要是知道自己和宁露之间的关系,又会怎么想呢?

    “啪!”把打火机打着,望着淡蓝色的火苗,王思宇摸过那颗烟,点燃后,皱眉吸了几口,就又下了地,拿出钥匙,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支精致的手枪,用抹布擦去上面的灰尘,静静地思索起来,也许,应该找个时间,和宁霜好好谈谈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