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三章 网络问政

第五十三章 网络问政2017-11-9 13:9:31Ctrl+D 收藏本站

    第685节    第五十三章      网络问政

    返回市委大院,王思宇却没有下车,而是在车子里打了个盹,根据安排,下午要去滨海电视台接受几家省市媒体的采访,并与网民进行互动,做一个二十分钟左右的对话节目,为推进‘网络问政’造势,相对于传统媒体的采访,他更加重视与这次网民的互动活动。

    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互联网在民众的生活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而网络问政,也以独特的方式,吸引着许多公众参与,成为公民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进步。

    虽然现阶段,网络问政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还稍显稚嫩,不够成熟,但其意义无疑是极为深远的,王思宇平时很少上网,但他对这种问政方式,也大感兴趣,认为这是能够充分培育公众参与政治生活的一种方式。

    在以往的工作中,王思宇向来都是重视媒体监督的,但报纸电视等主流媒体,虽然比过去有了极大的改善,但主要的职能,还是起到喉舌作用,主导权仍在党政机关手里,很难起到监督乃至博弈的作用。

    二十分钟后,王思宇睁开眼睛,转头望去,见郑大钧带着委办和市委宣传部的一干人,已经站在车边,就点点头,轻声道:“出发吧。”

    众人坐进小车,几辆轿车依次驶出,鲁玉婷把提前准备好的稿件递过来,小声地道:“王书记,这次来采访的记者里,有南方报业的知名记者董城湘,他惯于耍小花招,搞偷袭,经常问些尖酸刻薄的问题,把领导搞得下不来台,对这个人,要提防着点。”

    王思宇笑了,翻着手中的文稿,轻描淡写地道:“这样的记者越多越好,没什么可提防的,如果我身边的干部,敢于当面顶撞我,让我下不来台,没准我还会重用他。”

    鲁玉婷抿嘴一笑,迟疑着道:“那郑主任这样的人呢?”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小鲁,你别小看郑主任,他可是官场的活化石,而且,对于委办这边的工作,他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你要虚心,多学习人家的长处。”

    “好的,王书记。”鲁玉婷轻吁了口气,摆弄着指甲,把目光转向车窗外,抿嘴窃笑了起来。

    车子来到电视台门口,林台长等人就赢了过来,王思宇下车后,在车边与众人寒暄了一会儿,就在前呼后拥之下,进了电视台的直播大厅,稍事休息,接见了十几位媒体记者。

    在长枪短炮面前,王思宇镇定自若,对众人提出的问题,都给出了耐心的解答,而记者们提出的问题,大都中规中矩,基本上和采访纲要上的内容一致,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

    除了打黑方面的提问外,就是政府新出台的扶持农民工的几项政策,绝大多数问题,都是围绕着王思宇来到滨海之后,进行的一些举措来展开,隐隐有唱赞歌之意,倒是很给新书记面子。

    沈楠楠也站在这些记者当中,她穿着黑色套裙,头上挽着漂亮的发髻,一直在妩媚地望着王思宇,眼角眉梢,全是甜甜的笑意。

    半晌,见其他记者大都已经提了问题,她也举起右手,在王思宇点头之后,抿嘴道:“王书记,我是新闻夜航节目的主持人沈楠楠,想代表节目的忠实观众,向您提出两个问题。”

    “好吧,请问。”王思宇把手一摆,笑容可掬地注视着她,看着那张略施粉黛的俏脸,描得细细的眼线,娇艳雨滴的粉唇,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女子为悦己者容这句话。

    沈楠楠嫣然一笑,向前半步,柔声道:“第一个问题,请问王书记,滨海市在珠三角如何定位?”

    王思宇双手抱着小腹,有条不紊地道:“滨海市是珠三角地区的重要城市,我们将根据本区域的经济特色,将滨海建设成技术密集型产业基地,以及沿海生态环保型产业基地,除此之外,还要引进重点项目,在制造业升级的同时,发展现代服务业,全面提高滨海市的竞争力。”

    沈楠楠抿嘴一笑,继续问道:“王书记,在您的推动下,市里出台了招待费用管理新办法,能谈谈这方面的问题吗?”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新的招待费用管理办法的出台,是我们在控制三公消费上做出的一项重要举措,目的是制止铺张浪费的行为,里面的一些规定,可以说是相当苛刻的,除了高档烟酒不能下账,娱乐场所发生的费用不能下账之外,包括我本人到下面视察,一律进食堂,不得在酒店搞接待,对于费用超标的单位,我们将追究主要领导的责任,如果这项办法能够得到切实落实,我们每年将节约经费七百万元以上,而三公消费控制得当,我们滨海市每年能节约三千万元的资金,这些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能任意挥霍。”

    这时,在郑大钧的带领下,周围的工作人员和记者都开始鼓掌,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记者却挤了出来,举手道:“王书记,我是南方报业的记者董城湘,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

    王思宇上下打量着他,微笑着做了手势,示意对方可以提问。

    董城湘表情极为冷淡,语气生硬地道:“王书记,请问,出身高干家庭,对您从政有帮助吗?”

    话音过后,周围变得安静下来,不少记者低头窃笑,还有些人,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王思宇,看他如何解释。

    王思宇耸耸肩,微笑道:“坦率地讲,帮助的确很大,这点不容否认,但困扰也不少,*从政,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取得更大的成绩,才能回应人们的质疑,得到方方面面的认可。”

    董城湘淡淡一笑,又抬起头,冷冰冰地道:“王书记,我注意到您刚才用了‘纳税人’这样的字眼,事实上,国内的很多官员一直都在忌讳这三个字,通常都用‘群众’,‘市民’或‘人民群众’之类的替换,似乎是在有意回避,纳税人在向政府缴税之余,也应该享受相应的权力,是这样吗?”

    王思宇点点头,拿手指了指他,笑着道:“董记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人民群众,或者群众,同样有宪法上规定的权力,政府官员和人民群众有两种关系,一种是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一种是公仆与主人的关系,这两种关系看似矛盾,但厘清之后,就能够结合得很好,就是政府官员在管理的同时,要不断加强服务意识,提高服务水平。”

    董城湘愣了一下,被绕得有些糊涂了,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而是继续提问:“最后一个问题,王书记,滨海市的房地产价格,在南粤省也是极高的,请问,您对于降低房价,有什么具体的举措,滨海今年的房价能够降下来吗?”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我们今年在经济适用房和安居房上下了功夫,还要依法查处闲置的囤积土地房源和超低炒房的行为,对这种不合理的市场行为,进行严厉处治,当然,楼市经过多年的牛市行情,很多地产商都有充足的现金储备,也许还要经过长期博弈才能分出胜负,我不想放空炮,所以,今年的房价能否下降,无法给你准确的答案。”

    董城湘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转变了态度,极有礼貌地道:“谢谢王书记,感谢您的回答。”

    王思宇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和记者们一一握手,又发了名片,才在一众领导的陪同下离开,去了休息室,稍事休息,就进了网络视频直播间,在一位主持人的陪同下,与在线网友进行互动,他没有按照准备好的材料做戏,而是随机抽取问题,进行回答。

    “王书记,您怎样看待网络问政。”这个名叫‘我爱滨海’的网友,其实是电视台安排好的一位员工,正在五楼的办公室里提问。

    王思宇坐在电脑前,笑着道:“对于网络问政,我的态度是鲜明的,一定要大力支持,这有助于政府在进行决策时,广泛征求民意,并且能够推动政务公开化,透明化,最终实现阳光政治,提高为群众服务的水平。”

    “好,这个书记好,支持!”

    “不错,阳光政治好,可以减少暗箱操作。”

    “楼上的太天真,不解释。”

    “不是又在作秀吧?”

    “什么意思,网络问政是什么玩意?”

    众说纷纭中,又有人提出了尖锐的问题:“王书记,很多人认为,网络上是谣言泛滥的地方,网络暴民可以任意宣泄情绪,攻击政府行为,您怎样看待?”

    王思宇稍加思索,就微笑道:“我们不要怕谣言的传播,因为谣言只会横行一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相信在经过了真真假假的辩论之后,网民们对于谣言的辨别能力也会提高,这不是问题;至于对政府工作的一些批评,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有骂声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人敢骂,或者是懒得再骂;至于‘网络暴民’的说法,我是不赞成的,先有*而后有暴民,没有‘网络*’,也就不会有‘网络暴民’。”

    网络上瞬间增加了无数条评论,正反两方面的网友开始争论起来,王思宇在快速的刷屏中又捕捉到一个犀利的提问:“王书记,您怎么看待民主,国内政治的种种乱象,是因为没有民主的原因吗?”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微笑着道:“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不能包治百病,包治百病的是狗皮膏药,当然,我们应该,也必须加强民主,但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然,就会像刚才的那些网友一样,吵成一团,无法进行决策。”

    “说的好!”

    “好个屁,五毛滚开!”

    “擦,又是借口,天下乌鸦一般黑……”

    “他们就是想搞**的啊,各种理由,不解释!”

    “*****的,楼上的滚,哪民主你去哪,少在这**yy的!”

    很快,又有尖锐的问题刷了出来:“王书记,现在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提出先分好蛋糕,再做大蛋糕;另外一种是先做大蛋糕,再分好蛋糕,请问您赞成哪一种。”

    王思宇笑了,这个问题很敏感,还真不好正面回答,只能委婉地道:“我关注的问题,是蛋糕分得是否公平,是否有人偷偷动了本来属于普通民众的蛋糕,这是至关重要的,要做到这点,就要靠大家参与进来,网友们都要擦亮眼睛,把偷食蛋糕的行为曝光,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也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

    “不行,怕跨省的呀!”

    “说了也白说,一有动静就给和谐了。”

    “会变成诽谤!”

    “做好蛋糕再分?到时候渣都不剩了。”

    “鬼话,把这代人糊弄走了,再糊弄下代人!”

    “凭什么我们监督啊,纪委吃干饭的啊?”

    “****的,楼上的注意素质,mb的不会好好说话吗?”

    数条发言过后,又有人提出问题:“王书记,有人说上访不如上网,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维权的途径有很多种,但相对而言,在网上维权是成本最低的,但想要得到足够的关注度,也是不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我们政府方面能够改进工作,让民众能够方便,直接地反映问题,滨海市在这方面也应该有新的举措,我回去后,会尽快把信访室的网络投诉站搞起来,向市民公布,这项工作,会有市委办公室的专人负责。”

    “王书记,你觉得现在有阶级分化吗?”

    “我认为没有,阶层和阶级是不同的,当绝大多数人无法靠努力改变命运时,才会形成真正的阶级,我们是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

    “您认为,现阶段改革最现实的挑战是什么?”

    “能否克服困难,让更多的人进入中产阶层。”

    “王书记,您怎样看待贫富分化?”

    “王书记,三马路那边年底会拆迁吗?”

    “王书记,我要举报,十四中的校长曹**搞小金库,里面有三百多万,那个老流氓,他还玩弄女学生……”

    这时网络上的人越来越多,网页刷新速度也极快,王思宇又回答了一些网民的提问,就退出视频,掏出纸巾擦了把汗,暗自琢磨着,要想实现真正的网络问政,还要有漫长的路要走,但不管怎么样,多出一个渠道,多出一份力量,就会多出一份希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