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四章 华西首富 上

第五十四章 华西首富 上2017-11-9 13:9:32Ctrl+D 收藏本站

    第686节    第五十四章      华西首富    上

    和前两位常委一样,常务副市长关锦溪也缴械了,而且,他做的更加坚决,也更加彻底,居然当着王思宇的面,直挺挺地跪了下去,把最后的尊严,丢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跪,让王思宇也感到有些难受,忙把他拉了起来,皱眉道:“锦溪市长,你这是在搞什么,快起来!”

    关锦溪瘫坐在沙发上,拿手捂了脸,泪水顺着指缝淌了出来,身子如筛糠般抖了半天,才哽咽着道:“王书记,我知道错了,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不想死在监狱里……”

    “冷静点,像什么样子。”王思宇是真生气了,铁青着脸喝了几口茶水,就摆摆手,低声喝道:“好了,回去反省一下,总结经验教训,争取将功赎罪,但不许逃跑,也不准做出过激的举动。”

    “好,好,王书记,我不跑,我一定不跑,我把家属从国外都接回来,我会将功补过。”关锦溪如遭大赦,拿出纸巾,擦了通红的双眼,叹了口气,缓缓地走了出去。

    “软骨头!”王思宇轻轻摇头,回到办公桌后坐下,继续批阅文件,几分钟后,手机发出‘滴滴’两声响。

    他把笔放下,拿起手机,翻出短信,皱眉望去,见是沈楠楠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王书记,下班之后,能一起坐坐吗?我想请您吃饭。”

    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就微微一笑,按动着手机键盘,把一条短信发送出去:“好吧,正巧心情不好,晚上想喝点酒,你来家里吧,燕妮不在。”

    片刻的功夫,沈楠楠的短信就回了过来,上面写着:“王书记,还是去爱莎渔港吧,那里靠近海边,咱们可以到沙滩上去转转,看看大海,你的心情会好起来的。”

    王思宇笑笑,把手机丢下,走到窗前,默默地望着外面的风景,心情变得舒展起来,这次打黑专项斗争,虽然没有摸到卢金旺与许伯鸿的问题,却把三位常委抓在手里,这样的收获,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夯实基础,争取早日掌控住常委会,进而把实权抓到手里,控制住滨海的局面后,就可以向省城渗透了,渭北的那盘棋没有下好,南粤这边不能再有闪失了,应尽全力拿下来。

    下班之后,开车赶到爱莎渔港,沈楠楠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她换了深蓝色的收腰修身连衣裙,更加衬托着腰身细长,皮肤白皙。

    两人都戴着墨镜,未免被旁人认出,就都没有打招呼,只是相视一笑,先后走了进去,来到三楼的听涛阁坐下,沈楠楠点了餐,就摘下墨镜,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怕吗?”

    王思宇微微一怔,讶然道:“怕什么?”

    沈楠楠咬着粉唇,轻笑道:“绯闻。”

    王思宇摇了摇头,望着那张漂亮的脸蛋,笑着道:“还好,你呢?”

    “有点怕。”沈楠楠幽幽地叹了口气,拿起杯子,盯着里面飘荡的茶叶,柔声道:“王书记,那个……我想好了,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

    “知道了。”王思宇点点头,脸上露出理解的表情,微笑道:“楠楠,这样也好。”

    沈楠楠喝了口茶水,瞟了王思宇一眼,双手捉住裙摆,有些失落地道:“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怎么会!”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不过,总归还是要尊重你的选择。”

    沈楠楠抿嘴一笑,转头望向窗外,怅然道:“有时候,人是很矛盾的动物,不但会背叛别人,也会背叛自己。”

    王思宇放下杯子,诧异地望着她,脱口问道:“背叛?怎么说?”

    沈楠楠转过头,凝视着王思宇,若有所思地道:“王书记,还记得那天晚上吗?舞会那天。”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当然记得,那天晚上,你戴着银白色的蝴蝶面具,穿着红色高跟鞋,很漂亮。”

    沈楠楠伸出白皙的玉手,抵住下颌,抿嘴道:“当时的感觉很奇怪,和大家一起排着队,等待领导的挑选,心里感觉怪不是滋味的……尤其是,春山也在舞厅里,我能体会到他沮丧的心情,可到了您身边,还是希望能被选中。”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不解地道:“为什么?”

    “虚荣心吧,应该是虚荣心在作祟!”沈楠楠垂下头,有些难为情地道:“陪您下场的那一刻,心里竟然有种得意的感觉,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

    王思宇默然,半晌,才微笑道:“当时,感觉是很熟悉,开始还不敢确认,跳了一会儿,就认出你来了。”

    “既然认出来了,为什么还……”沈楠楠脸色一红,把俏脸别到旁边,蹙起秀眉,露出一副娇嗔的模样。

    王思宇笑笑,用手摸着桌面,感慨地道:“男人嘛,有时候很难控制**。”

    沈楠楠失神地望着墙壁,良久,才轻吁了口气,淡淡地道:“女人也一样。”

    “楠楠,你真的已经原谅他了?”王思宇伸手摸过烟盒,从里面抽出一颗烟,点燃后,皱眉吸了几口,淡淡的烟雾飘了起来。

    沈楠楠没有做声,而是站了起来,帮着服务员把酒菜摆上,又打开白酒,为王思宇满上一杯,给自己也添了小半杯,再次坐下,拿起杯子,抿上一小口,摇头道:“谈不上原谅,但我们的感情太深了,就像彼此长在对方身上的肉,难以割舍,也就只能这样了。”

    “理解。”王思宇掸了掸烟灰,拿起杯子,笑着道:“其实很多时候,并非是没有感情而出轨,而是彼此太熟悉了,需要陌生的刺激,很多人都不愿承认这一点,但这应该是事实。”

    “也许吧。”沈楠楠伸出白皙的右手,在唇边扇了下,眼睛有些湿润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半截烟头熄灭,丢进烟灰缸,摸起筷子,轻声道:“吃菜!”

    两人默默地用着餐,不时用眼神交流,却很少再说话,安静地用过晚餐,把桌上的白酒喝光,王思宇仍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很想再点上一瓶,但还是忍住了。

    沈楠楠戴上墨镜,温柔地道:“出去走走吧?”

    “好!”王思宇穿上西服,和她走了出去,两人漫步在沙滩上,望着远处平静的海面,都在皱眉思索着,半晌,王思宇先打破了沉默:“春山没有察觉到吧?”

    “没有!”沈楠楠停下脚步,双手抱肩,脸上闪过一丝怅然之意,幽幽地道:“他内心中很有负罪感,我何尝又不是呢,有些秘密,只能永远地藏在心里。”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楠楠,需不需要我把那个程冰儿调走?”

    “需要!”沈楠楠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道:“王书记,这次过来,就是希望您能帮这个忙,我不希望春山再犯错,只要她在滨海,就始终是个威胁。”

    “好吧,我会安排的。”王思宇背着双手,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回头笑道:“楠楠,如果那晚,我没有将大门插上,你会离开吗?”

    沈楠楠微微一怔,蹙眉道:“没想过,当时只是知道,你想要我了,而我的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很想放纵一下。”

    “知道了。”王思宇点点头,坐在松软潮湿的沙滩上,目光追逐着十几米外的浪花,又想起了那个疯狂的雨夜,笑了笑,轻声道:“谢谢。”

    沈楠楠弯下腰,捧了细砂,看着沙子从指间洒落,叹息道:“应该谢谢你,我从未想过,自己可以那样疯狂。”

    王思宇转过头,微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沈楠楠也坐了下来,拿手遮住被风吹起的裙角,淡淡地道:“前两天,甚至动摇过,但冷静下来,才忽然发现,我应该追求一种平静的生活。”

    王思宇笑笑,点头道:“内心平静了,生活也就平静了。”

    沈楠楠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将下颌抵在膝盖上,望着远方,静静地发呆,十几分钟后,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微笑道:“王书记,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王思宇刚要起身,两只柔嫩的小手却落在他的肩头。

    沈楠楠俯下身子,把唇凑到他的耳边,悄声道:“别送了,这样最好,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王思宇沉吟半晌,拍了拍她的小手,微笑道:“也好,楠楠,以后有事情,尽管打电话。”

    沈楠楠‘嗯’了一声,转过身子,褪去脚下的红色高跟鞋,光着小脚,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沙滩,钻进小车,缓缓离去。

    王思宇皱眉看了半晌,挥了挥手,转过身时,却见身边的沙滩上,多出几行小字,却被风吹乱了,看不清写的是什么。

    沈楠楠的离开,对他而言,应该是某种意义上的解脱,但王思宇还是感到有些失落。

    正神色黯然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下号码,赶忙接通,微笑道:“喂,媚儿大小姐,有何吩咐?”

    “吩咐你个大头鬼!”柳媚儿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悦,拉长声音,撒娇般地道:“哥,你在哪里啦?”

    王思宇笑笑,抬起头,轻声道:“在海边,想不想听听浪花的声音?”

    “那你猜猜,我在哪里?”柳媚儿拿手掩了小嘴,窃窃地笑了起来,又有些得意地道:“猜到了有奖励,猜不到呢,晚上就睡沙发吧!”

    王思宇心中一动,忙站了起来,狐疑地道:“媚儿,你该不是偷偷杀过来了吧?”

    “还不算太笨!”柳媚儿推开车门,跳了下来,倚在车边,娇俏地道:“哥,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赶快回来,不然,我和妈妈就打道回府了!”

    王思宇喜出望外,吃惊地喊道:“小蕾阿姨也来了?”

    “那是当然了!”柳媚儿抿起嘴唇,轻笑道:“还要告诉你个好消息,西辰矿业就要上市了,我的傻哥哥,你就要变成华西首富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