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五章 华西首富 中

第五十五章 华西首富 中2017-11-9 13:9:34Ctrl+D 收藏本站

    第687节    第五十五章    华西首富    中

    车子刚刚驶回别墅,就看到院子里那辆漂亮的红色敞篷跑车,柳媚儿站在车边,正在翘首以待,她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款式虽并不特别,却修饰得腿线迷人,上身是一件鹅黄色的吊带衫,胸前戴着一条亮晶晶的项链,那张青春靓丽的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推开车门,王思宇跳了下去,伸出双手,眉花眼笑地道:“哟,我家媚儿真成大姑娘了,越来越漂亮了。”

    柳媚儿眼圈一红,就奔了过来,一下跳到他的身上,两条秀美的双腿,毫不客气地缠在王思宇的腰间,双手用力推搡着他,一脸娇憨地道:“哥,下班不早点回家,跑海边去做什么?”

    王思宇笑了,甜言蜜语地哄道:“当然是去想我的小妹子了,我是天天都在等,夜夜都在盼,就盼着我家媚儿早点过来,以解相思之苦!”

    “肉麻啊,真是肉麻,受不了了!”柳媚儿咬着粉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眼角却湿润了,眸子里一片晶莹,她拿手抹着眼角,撇嘴道:“讨厌,鬼才信呢,你一定是出去把妹了!”

    王思宇连连摇头,笑着道:“别乱说,哪有市委书记出去把妹的。”

    “就有,你啊,就是当上了国家主席,也改不了这个德行!”柳媚儿勾了他的脖子,上身努力向后仰去,一头如云的秀发,在半空中飘荡着,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王思宇哈哈一笑,抱着她在原地转了几圈,摇头道:“哪有,天地良心,离开华西之后,哥可是一直都守身如玉的!”

    “守你个头!”柳媚儿抱紧了他,伸出嫩葱般的手指,抚摸了下王思宇的嘴唇,回头瞄了一眼,就低下头,眨了下眸子,把娇艳欲滴的粉唇凑了过去,在王思宇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羞惭惭地道:“哥,想死我了。”

    “媚儿,我也是!”王思宇一手扶着柳媚儿的纤腰,一手托着她的翘臀,感受着那绵软欣长的**,竟然可耻地硬了。

    柳媚儿面色绯红,羞恼地瞟了他一眼,就下了地,哼哼唧唧地道:“下流!”

    王思宇笑笑,挽着她的纤腰,来到保时捷旁,望着车内典雅高贵的美艳妇人,恭敬地道:“小蕾阿姨,怎么没提前来个电话?”

    叶小蕾还是那身熟悉的打扮,白衫黑裙,只是烫了波浪卷发,漂亮的鹅蛋脸上,光洁白腻,越发显得风姿绰约,妩媚迷人。

    她摘下墨镜,以慈爱的目光望着两人,抿嘴道:“媚儿不肯,说要给你个惊喜。”

    王思宇打开车门,微笑道:“确实是惊喜,咱家媚儿出落得跟一朵鲜花似的,小蕾阿姨也更见年轻了,每次见面,都觉得您小了几岁,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我的小妹子了。”

    “你啊,还是油嘴滑舌的,倒是一点没变!”叶小蕾瞟了他一眼,脸上闪过慧黠的笑意,探出裹着黑色丝袜的一双秀腿,娇慵地走出车子,那种成熟美妇的诱人风姿,在举手投足之间,展露无余。

    三人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闲聊,仿佛时间倒流,又回到了在华西时的情景。

    只是,现在的关系,变得有些复杂,尽管极力掩饰,可叶小蕾顾盼生辉之间,脸上仍然现出一抹挥之不去的愁容。

    “妈,你瞧瞧,咱家小宇哥哥一点都没变,真是很难想象,他居然是市委书记。”柳媚儿高兴极了,坐在王思宇的双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个不停,脸上泛着动人的红晕。

    叶小蕾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都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知道矜持着点,刚见面就这么黏糊!”

    柳媚儿撇了撇嘴,拉着王思宇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撒娇般地道:“老妈吃醋了,傻哥哥,要不咱们给他找个老头,也嫁了吧!”

    王思宇笑着摇头,轻声道:“那可不成,像小蕾阿姨这样颠倒众生的尤物,没有哪个老头有福消受。”

    “乱说!”叶小蕾啐了一口,俏脸绯红,佯怒道:“你们两个啊,都老大不小了,还是没个正行,居然拿我调侃,真是太不像话了。”

    柳媚儿吐了下舌头,转过身子,摸着王思宇的下颌,腻声道:“傻哥哥,这么大的房子,不会自己住吧?有没有金屋藏娇?”

    “没有!”王思宇赶忙摇头,有些心虚地道:“我是和一位白姐姐在一起,不过,她经常要回市里看孩子,很少在家里住。”

    “白姐姐……西山县那位警花?”柳媚儿蹙起秀眉,把粉唇撅得老高,有些不满地道:“就知道,她一定会跟过来的,那可是位大美人!”

    王思宇咧了下嘴,不知该如何应答,在西山时,媚儿去过几次,是与白燕妮见过面的,对两人的关系,早就有所怀疑的,此时若要抵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叶小蕾见他窘迫,却莞尔一笑,从旁边解围道:“媚儿,真是搞不懂你,没来时吵着要过来,来了就吃醋,这个习惯不改,以后注定要吃苦头的!”

    柳媚儿叹了口气,双臂缠在王思宇的腰间,用面颊摩擦着他的胸口,幽幽地道:“算了,我也不问了,他这沾花惹草的毛病,真是改不掉了。”

    说完后,感到一阵阵地伤心,清凉的泪滴,便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她却咬着粉唇,努力克制情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王思宇尴尬地一笑,拿手在她的香.臀上捏了一把,转移话题道:“都没吃晚餐吧?我下厨房,给你们做顿南粤地方菜。”

    “不用了,在南都吃过了。”叶小蕾向他使了个眼色,又起身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你们两人许久没见了,是该好好聊聊了,但不许吵架。”

    王思宇笑着点头,目送着那曼妙的倩影上了楼,进了旁边的卧室,就把柳媚儿的俏脸捧了起来,望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轻声道:“哟,哟,这刚见面,就吃醋,居然哭成这样,多丢人啊!”

    “哪有,我是高兴!”柳媚儿扬起俏脸,横了他一眼,就又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哽咽着道:“少臭美了,没良心的,哪个会为你吃醋!”

    王思宇叹了口气,摸出纸巾,帮她擦去泪痕,又捏着那娇嫩白腻的脸蛋,悄声哄道:“别嘴硬了,也不许哭,哥会心疼的。”

    “就是要让你心疼!”柳媚儿转过头,一行泪水又扑簌而下,委屈地道:“这次来了,就再也不走了,我要把你看得牢牢的,哪个女人都别想沾边。”

    王思宇笑了,低头亲了她一口,轻声道:“那可不行,要真是那样,哥就把你嫁出去,嫁得远远的,一辈子都见不到。”

    “好狠心呢!”虽然明知道是玩笑话,柳媚儿却仍旧觉得伤心,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抽泣着道:“我命真不好,怎么就跟了这样铁石心肠的男人!”

    王思宇也有些慌了神,忙使出浑身解数,哄了半晌,这才让她止住眼泪,望着那红红的眼圈,他不禁苦笑着摇头,叹息道:“真像是红楼梦里那个林妹妹,就知道哭。”

    “我没有……就是觉得委屈嘛!”柳媚儿坐了起来,伸出双手,捧了王思宇的面颊,含泪道:“见不到的时候,想得心疼,见了面,却气得胃疼,真是没法子了。”

    “那揉揉吧!”王思宇伸出右手,作势要摸,却被柳媚儿一下拍开:“去!”

    她哼了一声,就又别过俏脸,气鼓鼓地道:“别虚情假意的,是想吃豆腐吧,坏蛋!”

    王思宇笑了笑,从果盘里拿起黄橙橙的橘子,拨了皮,将橘瓣送到她的嘴里,微笑道:“好了,媚儿,要乖些,还是那句话,不管身边有多少女人,哥最疼的就是你,家养的小美女,能不心疼么!”

    “哼,我看你就是喜欢野生的。”柳媚儿灿然一笑,伸出尖尖玉指,在王思宇的脑门上戳了几下,又翻出小镜子,照了一下,悻悻地道:“丑死了,都怪你,又惹人家生气,我先去洗澡了。”

    “好吧。”王思宇也站了起来,把她送进浴室,在门外点了颗烟,吸完后,又走到旁边的卧室,轻轻叩响房门。

    很快,房门被推开,叶小蕾倚在门边,有些紧张地道:“媚儿呢?没吵架吧?”

    “没有,已经哄好了,她在洗澡!”王思宇迅速挤了进去,把房门关上,将叶小蕾揽在怀中,低头吻着她嫩腻如玉的脖颈,悄声道:“小蕾阿姨,既然为了上市的事情,六次来到南粤,为什么不来看我?”

    “因为……我不敢……”叶小蕾身子变得僵硬起来,忙伸出一双洁白的玉手,捉住王思宇的手臂,挣扎着道:“小宇,别这样,咱们不能再错下去了。”

    王思宇没有吭声,双手摸向她的腰际,如蛇般钻进她的衣襟,揉.搓着那对丰盈的玉.乳,微笑道:“有没有想我?”

    叶小蕾扭动腰肢,绞动着双腿,眼眸中闪过一丝恍惚,摇头道:“没有,从来都没有!”

    “说谎!”王思宇吻着她的耳垂,双手用力地挤压着,那对坚挺的玉.乳立时变幻了摸样,在掌下弹跳起来。

    伴随着他的动作,叶小蕾扬起下颌,咬着粉唇,哆哆嗦嗦地呻吟了几声,就急声道:“不要,别,快停下!”

    “那要说实话。”王思宇停了一下,却把叶小蕾紧紧地抱在怀中,感受着那份酥软滑腻。

    叶小蕾无力地挣扎着,喘息道:“想了,快松手吧,你这小冤家!”

    “小冤家?”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了,扳过她的身子,轻笑道:“为什么不是小情人?”

    叶小蕾喘息良久,才叹了口气,闭上美眸,伸手摸着王思宇的面颊,颤声道:“野男人,贼汉子,真是被你害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