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八章 红颜 中

第五十八章 红颜 中2017-11-9 13:9:37Ctrl+D 收藏本站

    第690节    第五十八章      红颜      中

    五羊机场的候机大厅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王思宇站在圆形的立柱边,凝视着叶小蕾的倩影,目送着她走过安检线,轻轻挥了挥手。

    叶小蕾没有回头,只是停下脚步,拿手摸了下耳畔的发髻,就拖着绵软的双腿,径直向前走去,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红晕未褪,愈加显得妩媚迷人。

    王思宇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向外走去,刚刚行出十几米远,旁边忽然闪过一道强光,他蓦然惊觉,转头望去,却见艾蓉蓉手里拿着相机,似笑非笑地站在不远处。

    艾蓉蓉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裙,裙摆上绣着荷花的图案,脚下是一双黑色皮凉鞋,肩上挎着白色小包,一双浑圆玉润的手臂,如同莲藕般洁净,极为赏心悦目。

    王思宇微微皱眉,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相机上,就改变了方向,大踏步地走过去,轻声道:“艾总,你好,怎么会这样巧?”

    “是啊,王书记,真的好巧,我们在这里遇上了,真算是有缘分啊。”艾蓉蓉扬起下颌,妩媚的脸蛋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王思宇停下脚步,拿手指了指相机,微笑道:“艾总,真是好兴致,在候机大厅里玩摄影吗?”

    艾蓉蓉莞尔一笑,扬起手中的相机,轻轻一晃,有些得意地道:“刚送一个大学同窗离开,没想到,居然发现帅哥书记,赶紧抓拍了一张,效果还不错。”

    王思宇笑笑,伸手道:“我能看看吗?”

    艾蓉蓉把相机藏在背后,脸上闪过玩味的笑意,摇头道:“王书记,这恐怕不行,里面还有些私房照,不方便给陌生男人看。”

    王思宇笑了笑,语气生硬地道:“艾总,请放心,我对那些私房照不感兴趣,只是想看看,我在相机里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很帅。”

    艾蓉蓉撇了撇嘴,向前凑了一步,撑开粉唇,一脸暧昧地道:“怎么,帅哥书记,您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怕我把照片晒出去?”

    王思宇点点头,也把头探过去,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望着那缕飘起的青丝,淡淡地道:“艾总,我想你搞错了,应该害怕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艾蓉蓉眯上眼睛,踮起脚尖,挑衅般地道:“王书记,这是威胁吗?”

    “就算是吧!”王思宇缓和了语气,压低声音道:“要么把相机给我,要么准备被我当众非礼,说实话,你的身材还真不错,尤其是这腰,嗯,很有感觉。”

    艾蓉蓉以手掩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眼里闪过挑逗的目光,悄声道:“王书记,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给了!”

    “那也好。”王思宇笑笑,伸出双手,毫不客气地放在她的腰间,轻声道:“手感还不错,不知道下面怎样?”

    艾蓉蓉娇躯一颤,忙退了两步,将相机递了过去,蹙起秀眉,吃惊地道:“王书记,这可不像正人君子的做派了!”

    王思宇接过相机,淡淡地道:“艾总,这是以革命的一手,对付反革命的一手,既然你不想当窈窕淑女,我也不必当什么正人君子了,免得吃亏。”

    艾蓉蓉扬起下颌,有些不屑地道:“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就是小气了点。”

    “你又错了,我很大方的,如果心情好了,甚至可以把这个相机随手送给路人。”王思宇开了个玩笑,信手翻着相机,果然不出所料,见里面还真拍到了不少画面。

    其中,有他和叶小蕾并肩走入候机大厅的瞬间,有两人坐在咖啡厅里窃窃私语的一幕,从十几张亲密接触的照片上,能够清晰地辨认出两人的面部特征。

    他不禁叹了口气,把照片逐个删除,摇头道:“艾总,撒谎可不是好孩子,看起来,你跟踪我们很久了。”

    艾蓉蓉背着双手,不慌不忙地道:“跟踪倒是谈不上,只是偶尔遇到,感到有些好奇罢了。”

    王思宇继续翻着相机,很快,就发现了那些私房照,其中不乏性感惹火的内衣秀,尤其是她穿着一条性感低腰平角内裤的照片,更见风情,诱惑之处,引人遐思。

    仔细端详着这张照片,沉吟良久,王思宇抬起头,上下打量着她,皱眉道:“好奇?有什么好奇的?”

    艾蓉蓉倒是镇定得很,泰然自若地道:“当然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我们的冷面书记表现得如此温柔呢!”

    “好奇心太强可不是什么好事,撒谎就更不对了!”王思宇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舍地把相机还了回去,微笑道:“艾总,像今天这样的行为,应该受到惩罚。”

    “惩罚?”艾蓉蓉耸耸肩,不以为然地道:“什么样的惩罚?”

    王思宇绕到她的身后,举起右手,似笑非笑地道:“当然是要打屁股了,还要狠狠的打,免得你印象不深,再犯类似的错误!”

    艾蓉蓉微微一怔,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咬着粉唇,吃吃地笑道:“王书记,你开什么玩……”

    “啪!”伴着一声脆响,她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了,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手里的相机也滑落在地,这一巴掌,立时把她打懵了,翘臀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感到自己快要疯掉了。

    “天,你在干什么!”艾蓉蓉羞愤交加,涨红了脸,顿足喝道:“王思宇,你太过分了!!!!!”

    王思宇笑笑,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安静,艾总,这里是公共场所,请不要大声喧哗。”

    艾蓉蓉愣了一下,眼里噙着泪水,嘤地一声,就捧着脸,转头向外跑了出去,边跑边道:“农民,农民,你就是个可恶的乡巴佬!!!!!”

    “喂,艾总,你的相机!”王思宇弯腰拾起相机,从后面追了过去,也感到有些无奈,这个艾蓉蓉,也真是个奇怪的女人,似乎每次和自己见面,总能触碰到自己的逆鳞。

    平心而论,王思宇还是很随和的,对漂亮女人尤其如此,但每当感到自己的女人受到威胁时,他都会做出过激的举动,这已经是本能反应了。

    毫不夸张地说,艾蓉蓉刚才的举动,已经在无形之中,对叶小蕾构成了某种威胁,因此,王思宇在盛怒之下,才用这样的手段,小小地教训了她一下。

    但打了之后,他也感到有些后悔,似乎,这样的惩戒,对一个漂亮女人而言,确实是过分了些,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艾蓉蓉边跑边哭,一时间,只觉得委屈到了极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掴了一掌,且是打的是在那样的敏感部位,这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自懂事以来,她就一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备受父母疼爱,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嫁到谢家后,也是被百般呵护,从未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假如现在有把手枪,艾蓉蓉会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子,对准王思宇的头部叩动扳机,她现在真是恨死这个男人了,恨得牙根直咬。

    艾蓉蓉跑出大厅后,来到奔驰车边,刚刚拉开车门,却听身后传来焦急的喊声:“艾总,相机,你的相机!”

    她更觉气恼,就脱下鞋子,转头丢了过去,怒声道:“不要了,你走开,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王思宇伸手抓住飞来的皮凉鞋,望着小车疾驰而去,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就钻进小车,从后面追了过去,两辆车子在路上飚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风驰电掣地驶到市区,车速才降了下来,王思宇紧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地,就摸出手机,拨通了艾蓉蓉的电话,皱眉道:“喂,你不要命了?”

    “不用你管!”艾蓉蓉跺了下脚,带着哭腔喊道:“王思宇,你少来装好人!”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好了,艾总,刚才是我没压住火,责任在我,你不要生气了!”

    “不要再找借口了,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艾蓉蓉按了几下喇叭,拿手抹着眼泪,气急败坏地道:“告诉你吧,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委婉地提出和解的建议:“这样吧,找个地方坐坐,我请客,以前有什么误会,都可以开诚布公地谈!”

    “误会?”艾蓉蓉冷笑了一下,把手机挂断,恨恨地道:“王思宇,这是第三笔账,我记下了,咱们走着瞧!”

    王思宇开着车子,在后面追了一会儿,就在十字路口,跟丢了前面的车子,他探头向外扫了一眼,就摸出手机,发了条短消息过去:“艾总,我在兴泉路乐嘉酒楼等你二十分钟。”

    红灯过后,他把车子拐了过去,却没有下车,而是摇下车窗,闭着眼睛,听起了音乐,一直等到半个小时,也不见艾蓉蓉过来。

    正当他准备放弃时,却见那辆奔驰车从巷子里钻了出来,麻利地停在旁边,车窗放下,露出一张冷冰冰的面孔,艾蓉蓉秀紧锁,伸出白净的小手,没好气地道:“东西还我!”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在车子里,你自己过来取。”

    “这点诚意都没有,干嘛还喊我来。”艾蓉蓉气鼓鼓地嘟囔了一句,就推开车门,拉起裙摆,单腿跳了过来,钻进小车,悻悻地道:“东西呢?”

    王思宇把相机还了过去,却忽然发现,那只皮凉鞋竟然不见了,也许是刚才路上颠簸得厉害,甩到下面了,就猫腰去找,疑惑地道:“哪去了?”

    艾蓉蓉双手扶着座椅,也向四处张望,终于发现那只皮凉鞋,掉在后面的座椅下面,就努力地探过身子,伸手去拿,那腰身就被拉得细长。

    不成想,两人的脚勾在一起,艾蓉蓉脚底一滑,身子歪了两下,就失去了平衡,惊叫着向前栽了过去。

    王思宇手疾眼快,赶忙扶住她,向后一拉,鬼使神差地,两人就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姿势极为不雅,位置却找的极准,竟有隔衣欲入之势。

    艾蓉蓉惊魂未定,忽地感到身下有些异样,登时臊得满面绯红,想要挪动身子,却是全身酥软,电流般的麻痹感传遍全身,舒服到了极点,急切间,竟然动弹不得。

    惊慌之下,她不敢乱动,而是秀眉紧蹙,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这坏蛋,你想干嘛?”

    王思宇也是倒吸了口凉气,半晌,才回过神来,忙把双手从她浑圆挺翘的香.臀上移开,讪讪地道:“艾总,你到底是来拿东西的,还是来勾引我的?”

    艾蓉蓉又羞又恼,白了他一眼,就勉力站起,狼狈地跳下车子,拉开侧面的车门,取了皮凉鞋,换好后,回到前面,双手扶着车门,抿嘴一笑,温柔地道:“王书记,这家店不好,咱们去前面吧,那里有家会所不错,我有白金卡。”

    “好吧!”王思宇下了车子,跟在她的身后,瞄着艾蓉蓉水眸流波,桃腮带晕,摇曳生姿的优美身段,心中有些诧异:“这女人变化还真是快,刚才还和母老虎似的,一会儿的功夫,就跟换了人一样,难不成,下面跳了几下,还把她点醒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