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九章 红颜 下

第五十九章 红颜 下2017-11-9 13:9:39Ctrl+D 收藏本站

    第691节    第五十九章      红颜    下

    在艾蓉蓉的引领下,王思宇走进了一家高档会所,这里外表很普通,和街上常见的休闲会所并没有什么区别,可穿过贴满金箔的通道,进了包间里面,顿时让人感到眼前一亮。

    房间里,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是仿明清的古典家具,墙壁上更是挂着名家字画,屋子里面的陈设极为考究,哪怕是毫不起眼的地方,也处理得极为精细,没有丝毫的瑕疵。

    落座后,服务员把精致的酒菜端了下来,倒上红酒,就小心地退了出去,这些人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的,不听客人的谈话,不问客人的名字,更加不会向外透露出客人的任何信息。

    这几乎是所有私人会所的共性,强调私密性,给会员们提供绝对隐蔽安全的活动空间,而能够来到这里的,大都是社会名流,非富即贵,他们的生活圈子,已经和普通大众隔离开了。

    尽管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但在听到入会费要三百万元,才能享受尊贵的会员服务时,王思宇还是有些吃惊,觉得很是不值。

    这上流社会的门槛也未免太高了些,让人有种望而却步的感觉,王大官人虽然已经贵为华西首富,但在花钱方面还是极为抠门的,从未有过一掷千金的举动。

    艾蓉蓉挑起高脚杯,摇了几下,抿嘴笑道:“王书记,怎么样,在这里给您办张卡吧,以后这间包房就是专属于您的了,不对其他人开放,来南都见客人,谈事情也方便些。”

    “不必了。”王思宇笑着摆摆手,摇头道:“艾总,感谢你的美意,不过,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若是脱离了大众,会感觉很不适应。”

    艾蓉蓉拿起杯子,品了一小口,蹙眉道:“王书记,恕我直言,在您的身上,根本没有我熟悉的那种味道。”

    王思宇笑了,拿手摸着头发,有些暧昧地道:“那当然了,我和谢明辉同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艾蓉蓉白了他一眼,晃动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凝视着杯中红褐色的酒液,蹙眉道:“说实话,你和我周围圈子里的人都不一样,甚至,有种奇怪的感觉,离你越近,就越是看不透。”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摇头道:“看不透很好,艾总,别尝试接近我的私人生活,那样很不好,我这个人,还是比较传统的,对私生活看得很重。”

    艾蓉蓉点点头,怅然道:“看得出来,您很紧张,放心吧,我不会去招惹那个女人,事实已经证明了,冒犯您,对我没有半点好处。”

    “那就好。”王思宇笑笑,举起杯子,和她叮地撞了一下,轻声道:“艾总,不是有句老话嘛,叫‘不打不相识’,让我们把不愉快的一页翻过去,重新开始。”

    “不打不相识?那也不是这样打地!”艾蓉蓉俏脸绯红,哼了一声,又品了下红酒,轻笑道:“王书记,可不能这样算了,人家,那里……现在还疼着呢,您要想办法补偿一下。”

    “怎么补偿?”王思宇笑了笑,把手放在嘴边,咳嗽着道:“要不,再给你揉揉?”

    “去!”艾蓉蓉横了他一眼,慵懒地站了起来,手扶椅背,娇俏地道:“还是上次的事情,只要您同意合作,咱们这笔账就算了,而且,如果你喜欢,还可以再打几下。”

    王思宇笑笑,没有吭声,而是闷头吸烟,嘴边飘起淡淡的烟雾,在缭绕的烟雾中,他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艾蓉蓉拉了下裙子,摆出一个极为撩人的姿态,把那浑圆的翘臀挺了起来,笑吟吟地望着王思宇,眼神中竟闪动着别样的光彩,半晌,她眨了下眼睛,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道:“怎么样?”

    “不太好吧?”王思宇微微一笑,掸了掸烟灰,心平气和地道:“艾总,你是个有野心的女人,我也相信,你的能力和野心是成正比的,但对于那样的游戏,我并不感兴趣。”

    艾蓉蓉脸上闪过诧异之色,不解地道:“王书记,那应该是双赢的方案,您大可以利用我,来增加对谢家的影响力,或者争取到我父亲的支持,实在是想不通,您什么要拒绝?”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王思宇把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双手抱肩,微笑着道:“我不喜欢利用女人,也不想搞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知道了。”艾蓉蓉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脸上闪过落寞之色,幽幽地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成功的,只是,要多付出些时间罢了。”

    王思宇看了她一眼,皱眉道:“艾总,掌管谢家的财富,对你而言,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

    “那当然了。”艾蓉蓉拿手支起下颌,淡淡地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整合谢家的资源,亲手缔造一个金融帝国。”

    “祝你成功!”王思宇举起杯子,把杯中红酒喝下,又拿起手机,发了封短信,几分钟后,电话铃声响起,他接通之后,温柔地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起身告辞,离开了会所。

    半小时后,王思宇驾驶着车子,来到市中心一家医院的住院部,把车子停好,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却见白燕妮牵着一个小男孩,正在院子里散步。

    王思宇赶忙走过去,望着面容憔悴的白燕妮,轻声道:“燕妮,孩子怎么了,得了什么病?”

    “没什么,就是有些头疼。”白燕妮向他使了个眼色,随后低下头,温柔地道:“小乐乐,还不快和王叔叔打招呼?”

    那孩子抬起头,笑着道:“叔叔好,妈妈说了,您是当大官的,要我努力学习,以后也能当上大官。”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他抱了起来,轻声道:“小乐乐,叔叔以前就见过你,只是那时候,你还小的很,整天就知道哭。”

    那孩子摇了摇头,小声地道:“叔叔,我现在不哭了,再疼都不哭,妈妈倒是哭了好多次呢,今天中午,我睡觉的时候,发现她还在哭,妈妈一点都不坚强。”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拿眼去望白燕妮,却见她面色惨然,泫然欲泣,情知不妙,赶忙道:“小乐乐,咱们回屋吧,让叔叔看看你的病房,好吗?”

    “好!”那孩子挣扎着跳到地上,两人牵着他的手,回到楼上的病房里,王思宇削了个苹果,递给小乐乐,就向白燕妮使了个眼色,悄悄地出了病房。

    白燕妮叹了口气,拿手摸着孩子的面颊,温柔地道:“小乐乐,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妈妈出去一下,和叔叔说几句话,知道吗?”

    “好,妈妈,你去吧,不用管我了!”那孩子极为懂事地躺了下去,拿着苹果,咬了几口,就又翻起手边的画册,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白燕妮出了病房,来到王思宇身边,从后面抱住他,泪水夺眶而出,哽咽着道:“小宇,是脑瘤哟,生在小脑的位置。”

    王思宇吓了一跳,忙拉过白燕妮,诧异地道:“燕妮,什么时候检查出来的?”

    “前天刚刚查出来,发现得太晚了。”白燕妮拿手捂了嘴,抽泣半晌,才努力克制住情绪,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原来,小乐乐的体质极差,尤其是身体平衡性不大好,和别的孩子相比,经常会无缘无故地摔跟头,很容易受伤,可在西山县的医院检查过几次,并没发现过异常。

    无论是钟嘉群夫妇,还是白燕妮,起初都没有在意,可到了南都之后,小乐乐的健康状况愈加令人堪忧,有时玩得正开心时,却忽然喊头疼,而在吃饭时,也会无缘无故地呕吐。

    这种反常的行为,让白燕妮警觉了起来,前天下午,就带孩子去医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无意中发现,小乐乐居然生了小脑脑瘤。

    因为发现的晚,瘤子已经长到小指粗细,愈发压迫神经了,更加糟糕的是,孩子还小,根本动不了那样的大手术,而手术的风险也很大,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

    专家的建议是采取保守治疗,先用中医疗法,等到孩子长到十几岁时,如果还不能治愈,再进行高风险的手术,当然,也有可能,孩子挺不到那个时候,病情就会出现恶化。

    “是不是再上别的医院看看?”王思宇微微皱眉,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他感到大为吃惊,也理解了白燕妮此时的心情,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面庞,就是一阵阵地心疼。

    “没用的,张老在这方面是权威,这家医院治不好,到别处也没有用的。”白燕妮叹了口气,摸出纸巾,擦去脸上的泪痕,哽咽着道:“现在,我能做到的,就是多陪陪孩子,给他一个最美好的童年,至于以后会怎么样,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哟。”

    王思宇愣了一下,迟疑着道:“国外呢?如果国内的治疗水平不行,可以考虑出国治疗。”

    白燕妮泪如雨下,摇头道:“张老讲了,德国有家医院还可以,但那种治疗方式,是在烧钱,也许丢进去上千万,也无济无事。”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试试,不要怕花钱!”

    白燕妮哭得如同泪人一般,拉着他的手臂,难过地道:“前段时间,就感觉有些不对,总觉得孩子要出事儿,检查结果出来,感觉天都黑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了……为我做那么多的事情,真的不值得。”

    “你啊,真是太傻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要第一时间和我讲!”王思宇默然半晌,才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白娘子,告诉你吧,西辰矿业集团就要上市了,你是股东之一,名下的股份至少也值五千万,这些钱用来给孩子治病,绰绰有余了。”

    白燕妮呆了一下,转过身子,泪眼婆娑地望着王思宇,挥起粉拳,敲打着他的胸口,痛哭道:“臭法海,傻的人是你哟,我这样的女人,哪里值得你付出那么多!”

    王思宇轻轻地拥着她,抹去她腮边的泪痕,悄声道:“相信我,燕妮,孩子一定能挺过来,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不会让你失去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