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二章 山雨欲来 下

第六十二章 山雨欲来 下2017-11-9 13:9:42Ctrl+D 收藏本站

    第694节    第六十二章      山雨欲来      下

    车子离开于家大院十几分钟后,张倩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放慢了车速,拿起手机,看了下号码,脸上现出一丝吃惊之色,赶忙接通,微笑道:“霜儿,你回来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是啊,小影姐姐,我在执行任务,顺路回来看看,几个小时后就要离开了,在家里吃过晚饭,就来探望于伯伯,他们说你刚走,怪不凑巧的。”

    张倩影别过俏脸,向王思宇眨了下眼睛,就抿嘴笑道:“霜丫头,老实交代,你是想看小影姐姐,还是要看小宇哥哥?要说实话,不许抵赖。”

    沉默了一下,对面竟幽幽地叹了口气,宁霜娇憨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影姐姐,事情弄成现在这样,还不是你在中间撺掇的,还没找你算账,倒来取笑我了。”

    张倩影不禁莞尔,把车子缓缓停在路边,微笑道:“我的傻妹妹,姐姐倒不是在取笑你,只是觉得奇怪,明明心里想着看他一眼,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他?”

    “那……那你把电话给他吧,我和他说几句话就好。”宁霜的声音有些发颤,从语气中能听出来,她此时的心情极为忐忑不安,紧张之中,还带着些许的期待。

    张倩影叹了口气,柔声道:“算了,说得这样可怜巴巴的,小影姐姐听得都心软了,这就把人给你送去,别急啊,很快就到了。”

    “不用了,你们在哪里?我现在过去。”宁霜问了地址,就挂断电话,走到军用吉普车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驾车驶出于家大院。

    王思宇叹了口气,拿手揉着额头,轻声道:“小影,这事儿有点麻烦。”

    张倩影微微一怔,讶然道:“怎么了?”

    王思宇拍了拍脑门,有些苦恼地道:“小影,霜儿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但脾气大了,你也知道,我身边……女孩子还是蛮多的,要是让她知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知道麻烦了?”张倩影瞟了他一眼,唇边勾起狡黠的笑意,悄声道:“先瞒着吧,结婚以后,对人家好点就成了。”

    “这种事儿,怎么能瞒得住呢!”王思宇暗暗地想着,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他原来是计划好的,见到宁霜之后,挑明了讲出来,可又怕伤害对方,倒有些左右为难了。

    没过多久,一辆军用吉普车驶了过来,宁霜下了车子,她身着戎装,端庄秀丽之余,透着飒爽的英姿,把女性的柔媚与军人的坚毅,不可思议地结合在一起,显得韵味十足。

    宁霜走到两人身边,腼腆地一笑,就拉了张倩影走到旁边,说起了悄悄话,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王思宇一眼,两个女人热络地攀谈着,刻意把他冷落在旁边。

    “好了,人交给你了。”张倩影不想耽搁两人的时间,就把粉唇凑到宁霜的耳边,小声地嘀咕道,说完后,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位美女倏地脸红了,都有些尴尬。

    目送着张倩影驾车离开,宁霜转过身子,来到王思宇身边,悄声道:“小宇哥哥,没有生气吧?”

    王思宇心中一荡,脱口道:“没有,霜儿,演习结束了?”

    宁霜欲言又止,迟疑半晌,才幽幽地吐了口兰气,柔声道:“刚刚结束,不过,新任务下来了,小宇哥,咱们又要半年见不到面了。”

    王思宇点点头,转头四顾,见不远处有家咖啡厅,就拿手一指,微笑道:“霜儿,过去坐坐吧。”

    “嗯。”宁霜跟着他走了几步,就忸怩地伸出双手,拉了王思宇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身边,用略带歉意的语气道:“小宇哥哥,上次的训练,是要求绝对保密的,不许与外界联系,你能理解吗?”

    看着那张洋溢着幸福的俏脸,王思宇有些内疚了,轻声道:“理解,当然理解了,训练很辛苦吧?”

    宁霜抿嘴一笑,柔声道:“是啊,这次强度很大,基本是接近实战水准的,一些新装备还是首次使用,效果很好,不过,演习过程中,出了些意外,倒惊出了一身冷汗。”

    王思宇愣了一下,停下脚步,吃惊地道:“遇到危险了?”

    宁霜点点头,微笑道:“部队在抗电子干扰方面的能力,还有待提高,另外,和平时期太久了,没有经过战火的洗礼,在接近实战的高强度对抗演习下,难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

    王思宇笑笑,握住她柔软滑腻的小手,悄声道:“霜儿,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不用担心我!”宁霜面色微红,抱紧了王思宇的胳膊,把头倚在他的肩上,声如蚊呐地道:“小宇哥哥,你现在怎么样,在滨海还顺利吗?”

    “还好。”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在这个当口,和宁霜提那些事情,显然是不合适的,他决定放弃之前的想法,免得她分心。

    这家咖啡厅不大,装修也很简洁,里面的客人倒是不多,几对青年男女,稀稀落落地坐在屋子里,小声交谈着,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

    两人没有进包房,而是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点了两杯咖啡,细细地品着,宁霜脸上露出恬淡的笑意,感慨道:“还是京城好,在海上,连空气的味道都是咸的,夜里睡得也不舒服。”

    王思宇笑笑,放下杯子,轻声道:“那就留下来吧,别去冒险了。”

    “不行,机会难得,好不容易争取下来的!”宁霜歉然一笑,握住王思宇的大手,脉脉地注视着他,真挚地道:“小宇哥哥,对不起!”

    王思宇微微一怔,不解地道:“什么?”

    宁霜垂下头,忸怩地道:“爸爸说的对,我有时是自私了些,也太任性了,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不过,我想过了,结婚以后,就回军委办公厅工作,不去前沿了,免得你担心。”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赶忙转头四顾,见没人留意这里,就压低声音追问道:“霜儿,这次的行动,是不是很危险?”

    “也不是。”宁霜把军帽摘下,放在旁边,拿手摸着精致的发髻,小声道:“不过,是在境外行动,有些情况很复杂,也不太好控制,大家在出发前,都提前写好了遗书,我要是真出事了,爸爸会亲手将信交给你。”

    王思宇呆了一呆,脱口问道:“霜儿,这次是去哪里?”

    “抱歉,小宇哥哥,真的不能说。”宁霜拿起银勺,搅动着咖啡,抿了一小口,悄声道:“外部安全形势恶化的很快,美国人在周边转圈点火,必须要进行适当的反击。”

    “不会是阿富汗吧?”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两个当过特种兵的朋友,也去过那里,美国人在那驻扎了十万大军,离咱们很近,是个不小的威胁。”

    宁霜抿嘴一笑,摇头道:“小宇哥哥,你错啦,那十万大兵,都在中俄的眼皮底下,折腾不起来什么,而且,他们的存在也是件好事。”

    “好事?怎么个好法?”王思宇清楚,只要谈起军事上的事情,宁霜就会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谈论,换了别的话题,她多半不喜欢,就会显得很沉闷,就故意投其所好地追问。

    宁霜放下杯子,拿手捧着下颌,如水的眸光落在王思宇的脸上,轻笑道:“他们那么多人,可算是酒囊饭袋了,全部给养物资,都要从美国本土运过去,把这些人拖住,能极大地消耗美国的国力。”

    王思宇笑笑,喝了口咖啡,轻声道:“怎么个拖法?”

    宁霜摇动着手中的银勺,抿嘴道:“今天打一枪,明天放一炮,让他们顾此失彼,进退两难,这些人要是撤回去,他们就可以腾出手来,在亚洲搞美日韩小北约,收缩包围圈,逼着周边国家站队,那时压力就更大了。”

    王思宇沉默下来了,半晌,才皱眉道:“你到那边去,宁总长同意了吗?”

    “他刚开始是反对的。”宁霜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丝烦恼之色,叹息道:“别提了,我们吵了一架,我虽然赢了,可爸爸不肯搭理我了,这次回来,都爱理不理的。”

    “宁总长是担心你的安全。”王思宇皱起眉头,喝了口咖啡,轻叹道:“这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你们女人……”

    宁霜咯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小宇哥哥,可别这样说,无论是徒手格斗,还是器械方面的应用,包括战场的指挥协调能力,我都不比男人差,就说现在吧,我有把握在五秒钟内制服你,相信吗?”

    王思宇摸着下巴,哑笑半晌,点点头,轻声道:“这还真是个问题,后患无穷啊。”

    宁霜心头一荡,吃吃地笑了半晌,才又摆弄着白嫩纤细的手指,红着脸道:“放心吧,只要你乖些,我是不会动手的!”

    见她露出一副娇憨柔弱的小女儿姿态,王思宇也被深深吸引了,不禁笑着问道:“要是不乖呢?”

    “你敢!”宁霜瞟了他一眼,扬起俏脸,有些得意地道:“于伯伯说了,要让我当家的,他说小影姐姐心太软,管不住你。”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别听老于的,他说的都是气话,不靠谱。”

    宁霜却不说话,只是微笑望着他,眸中满是柔情。

    王思宇一时兴起,就向服务生要了纸笔,低头画了素描,约莫二十分钟后,把画像递了过去,微笑道:“怎么样?”

    “呀,真好,画得比我本人还漂亮!”宁霜见了,竟然爱不释手,小心地将画像叠起来,放在上衣口袋里,轻笑道:“小宇哥哥,完成这次的任务后,咱们就拍婚纱照好吗?我特别想穿婚纱了。”

    王思宇犹豫了下,就忙说:“好,回来以后,咱们就把婚事办了,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可别被人抢了去。”

    宁霜咯咯地笑了起来,半晌,才摇头道:“不知为什么,现在见到你,感觉很轻松,那些烦恼的事情,一下子都没有了,就是特别想笑。”

    “那说明我有幽默感,会哄女孩子开心。”王思宇不失时机地表扬了自己一句,其实,他倒是觉得,宁霜此时的表现与以往相比,温柔了许多,没有展示她强势的一面。

    两人就这样闲聊着,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要分手的时候,竟然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宁霜抬腕看了下表,有些惋惜地道:“小宇哥哥,我要去军用机场了,再不出发,时间就来不及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霜儿,我去送你吧?”

    宁霜嫣然一笑,探过身子,悄声道:“好啊,尽管去,你到了机场,就能把我送进军事法庭了,这可是秘密行动。”

    “那算了。”王思宇叹了口气,陪她下了楼,来到车边,拉了宁霜的手,悄声道:“霜儿,千万记得安全。”

    “别担心了,都说了没事的!”宁霜把粉唇撅得老高,撒娇般地抱怨着,她钻进车子,却没有关车门,而是勾了勾手指,神秘兮兮地道:“小宇哥哥,你过来一下。”

    王思宇探过身子,好奇地道:“啊,啥事?”

    “好事!”宁霜闭上眼睛,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就咯咯笑着推开他,关上车门,驾车离去,军用吉普车很快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是啊,还真是好事。”王思宇面带笑容,拿手摸着脸颊,驻足眺望良久,才叹了口气,沿着昏黄的街灯,向前走去,不知为什么,心里竟然生出几许莫名的惆怅。

    -----------

    再有个三十万字左右,应该就能收尾了,按照我现在的速度,大概三到四个月时间吧,我在纵横的书评区搞个置顶的帖子,大家对于收尾有什么建议,都可以发表在里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