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三章 决绝

第六十三章 决绝2017-11-9 13:9:44Ctrl+D 收藏本站

    第695节    第六十三章      决绝

    回到城堡花园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半,两位美人已然睡下了,客厅里却还亮着灯,王思宇上了二楼,冲了热水澡,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就悄悄地溜进卧室。

    他没有开灯,而是光着身子上了床,掀开锦被,钻进香喷喷的被窝,发现里面竟然有两位活色生香的美女,登时喜得心花怒放,就在两人咯咯的笑声里,上下其手,兴风作浪。

    没过多久,锦被如波涛般翻滚起来,莺啼燕啭,春意盎然,三人昏天黑地闹到凌晨,屋子里才恢复了安静,王思宇心满意足,抱着两位香软滑酥的玉人,美美地睡了一觉。

    早上醒来,想起晚上的疯劲,他仍然喜得笑逐颜开,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这样的性福生活,确实比当神仙快乐多了,世上若无花酒美人,确实少了许多乐趣。

    他虽然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如今已经贵为市委书记,但还是觉得烦恼事太多,而最为快乐,最为放松的生活方式,仍然是与美人一起厮混的时候。

    都说小别胜新婚,这话的确不假,无论是张倩影,还是李青璇都表现得异常温柔,争宠般地讨好他,清眸流转,巧笑嫣然,令人如痴如醉。

    王思宇自然是美不胜收,仿佛掉进了温柔乡里,享受着这无边的艳福,倒有些乐不思蜀了,美中不足的是,胡可儿演出活动过于繁忙,只匆匆见了一面,就又启程,去了香港。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王思宇猎艳的心思,已经收敛了许多,女人多了,相应地意味着,肩负的责任也大了起来,而不能陪在女人身边,也让他感到一丝歉意。

    周三的上午,王思宇回到了于家大院,正坐在书房里看材料,那些资料都是绝密档案,是财叔整理出来的,主要讲的是近二十年间的大国关系,其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辛。

    这份资料上的内容显示,国际风云的变幻,多为大国博弈的结果,而现在的国际形势,倒有些类似战国时期的七雄争霸,逐鹿天下。

    虽然有恐怖的核平衡,导致大国之间的纠纷,多以谈判协商为主,不敢轻启战事,但在政治经济乃至军备方面,激烈的角逐却从未停止。

    现有的国际政治格局,仍然为西方国家所主导,但北约国家已然出现了分.裂,其中,欧盟国家忙着搞政治军事一体化,试图摆脱美国的控制,并尝试用欧元来取代美元的地位,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结算货币,这样一来,也就伤害到了美国的核心利益。

    接连发动的几场战争,都是胜而不利,又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美国的绝对实力已然下降,已经从周天子号令天下,莫不敢从,变成了要借助软实力,才能实现其全球利益。

    为此,美国政府搞出了g2模式,表面上是要宣称,与中国共管全球,但实际上,玩的却是一箭双雕的把戏,威逼欧盟,利诱中国,对非美势力进行分化瓦解,进而逐个击破。

    一旦中国同意了这种模式,那么,美国就会联合中国,对于欧元给予致命一击,并瓦解欧盟,使之失去威胁美国的资本,重新确立美国在西方国家中的绝对领导地位。

    在调和了北约国家的内部矛盾之后,又可以将美日韩同盟的军事关系,直接注入到北约之中,反手肢解中国,实现与前苏联解体类似的战略目的。

    在识破了阴谋之后,中国也通过一系列的努力,联合欧俄,把斗争的焦点转移到中东方向,那里是美国全球战略最重要的节点,也是石油美元霸气的基石,如能成功破局,将对美国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而美国则瞄准了中国的全球战略布局,围绕着朝鲜巴基斯坦和伊朗大做文章,意图切断中国的能源补给线,并联合其他国家,搞出天下围攻中国的局面,逼迫中国就范。

    在最近几年,中美欧俄之间的博弈渐趋白热化,让许多国家变得无所适从,大都选择在几大国家之间摇摆,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动荡不安的局面,沦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

    这其中,最为艰难的就是日本了,尽管搞了政经分离,在政治军事上靠拢美国,在经济上靠拢中国,意图两面讨好,但在两大国家的拉扯撕裂当中,愈发艰难,政府内阁频频倒台,搞起了玩不下去就换人的拖延战术。

    而日本这种选项,目的也很明显,一方面是想借助中国,脱离美国的控制,实现彻底的独立;另一方面,也想借助美国,来压制中国,取得在亚洲地区的领导地位,但实际上,中美两国,都是日本的假想敌。

    王思宇对于国际政治,本是不关心的,看了这份资料,大感有趣,在他看来,大国间的博弈,就是放大了的官场斗争,当然,其中的诡异与狡诈凶狠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看得津津有味,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却是鲁玉婷打来的,她先是汇报请示了几件工作,随后,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王书记,您知道吗?沈楠楠出事了!”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却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故作镇定地问:“出什么事情了?”

    鲁玉婷转过身子,望着窗外,悻悻地道:“是他男朋友出事了,王书记,您还记得吧,那个刘春山也是电视台主持人,看起来挺斯文的,没想到,下手真狠,居然把台里一位女同事给害了,现在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市局正在组织抓捕呢!”

    “刘春山杀人了?”王思宇愣住了,眼前闪过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禁暗自吃惊,半晌,他才缓过神来,悄声道:“小鲁,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快两天了。”鲁玉婷犹豫了下,又小心翼翼地道:“事情闹得还挺大,电视台那边也乱套了,据说在搜查死者房间的时候,发现很多不雅照,那位女主持人还吸毒……”

    王思宇有些听不下去了,就打断她的话,皱着眉头道:“那小沈现在怎么样?”

    鲁玉婷叹了口气,小声道:“她现在蛮惨的,昨天晚上,还说害怕,让我过去陪她住了一宿,都哭得像个泪人了,台里特意给她放了几天假,这马上就要结婚了,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儿,放在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是啊,太突然了!”王思宇有些沉不住气了,挂断电话后,赶忙给沈楠楠拨了过去,想安慰她一下。

    ‘嘟’‘嘟’的几声后,电话接通,耳边传来沈楠楠虚弱的声音:“王书记,您好。”

    王思宇苦笑了一下,轻声道:“还好吧?楠楠,要挺住!”

    “您也知道了?”沈楠楠躺在床上,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腮边落下。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道:“楠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沈楠楠沉默良久,就摇头道:“王书记,我不想骗您。”

    “什么?”王思宇愣了一下,没来由地,心里竟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兆。

    沈楠楠叹了口气,语气平静地道:“人不是春山杀的,他这样做,是想保护我,那个程冰儿,是……是我杀的!”

    王思宇惊呆了,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才叹息道:“楠楠,你怎么会这样傻?”

    沈楠楠抹了眼泪,哽咽着道:“她上门来闹,还动手打我,我怕极了,就往厨房跑,还是被她追上了,她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在地上打,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想着要杀死她,在她转身离开时,我顺手摸出水果刀,冲了上去……春山回来后,就哭了,说都怪他,他会把罪过揽下来。”

    王思宇呆住了,脑子里嗡嗡直响,半晌,才回过神,摇头道:“傻丫头,这种事情,怎么能瞒下去呢?”

    沈楠楠点点头,哽咽着道:“是啊,我想好了,要去自首,王书记,以后别打这个电话了,免得外人猜疑。”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皱眉思索着,良久,才轻声道:“楠楠,你仔细回忆一下,是不是误杀?”

    沈楠楠惨然一笑,摇头道:“不是,当时摸到刀子后,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杀死她!”

    “糊涂!”王思宇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怒喝道:“沈楠楠,我让你再仔细想想!”

    沈楠楠咬了嘴唇,凄然道:“王书记,我不想连累您,以后,就忘了我吧。”

    紧接着,电话被挂断,耳旁响起了嘟嘟的声音,王思宇再拨过去时,那边已是关机状态。

    “怎么会搞成这样?”王思宇把手机摔了出去,一时间,心乱如麻。

    晚上,市局副局长孙志军把电话打了过来,在汇报了近期的工作后,就咳嗽了几声,像是很随意地提起:“王书记,今天下午,沈楠楠到市局来了一趟,她找到我,说了点事情。”

    王思宇‘嗯’了一声,沉思半晌,才哑着喉咙,轻声道:“志军啊,对她好点儿,别让她遭罪。”

    孙志军苦笑了一下,证实了心中的猜测,额头上冒出冷汗,他摸出纸巾,轻声道:“王书记,当时吧,沈楠楠精神状态不大好,我劝了一会儿,就让她先回去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轻声道:“老孙,有什么话,直说吧。”

    “那个……那个……”孙志军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语气坚定地道:“王书记,她是想帮男朋友顶罪,心情虽然可以理解,不过,我还是批评了她,让她别犯糊涂。”

    王思宇面无表情,淡淡地道:“她怎么说?”

    孙志军伸手挠着后脑勺,轻声道:“刚开始,她情绪很激动,死活不肯,后来,也活心了,为了那种男人顶罪,不值得。”

    王思宇眯起眼睛,凛然道:“老孙,要坚持原则,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如果做了,我一样办你!”

    孙志军点点头,苦笑着道:“王书记,您放心好了,我会秉公办案。”

    “那就好。”王思宇语气缓和了些,轻声道:“央视栏目组过去了吗?”

    孙志军笑了笑,轻声道:“已经拍好了,王书记,荣誉不是属于我个人的,这是属于滨海市公安干警的,也是滨海市几百万人民的。”

    “说的好。”王思宇沉默下来,良久,才把手一摆,斩钉截铁地道:“老孙啊,情大还是法大呢?依我看,还是法大,人命关天的事情,马虎不得,应该查清楚为好,无论是什么人,只要做了违法的事情,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是,是,我明白了。”听着那边挂断电话,孙志军叹了口气,背着手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叹息道:“情大还是法大?王书记也很矛盾,很矛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