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五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一

第七十五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一2017-11-9 13:9:59Ctrl+D 收藏本站

    第707节    第七十五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一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在办公桌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影子,省委书记赵胜达批阅了几份文件,把笔丢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目光落在旁边的一份材料上,不禁微微皱眉。

    眼看着,党代会就要召开了,可南粤这边依旧是事情不断,先是资本市场上,发生了震荡,南粤省本地几家著名上市公司,股票被人恶意做空,不到一周的时间,居然蒸发掉六亿的市值。

    紧随其后,常务副省长杜山忽然发难,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难题,杜山的姿态极为强硬,不但坏了规矩,贸然插手滨海的事物,还拉着两位旧部,抛出一份措辞强硬的报告来。

    这份材料,与其说是工作报告,不如说是弹劾的奏章,里面列数了滨海市市委书记王思宇到任以来,一些离经叛道的言论,还有些被批为冒进的改革措施。

    其中,有很多内容,都是东拼西凑,捕风捉影而来的,破绽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拷问,只是一味地扣帽子,编织罪名,整人的手法极其恶劣,尽显党棍嘴脸,让人颇为不齿。

    然而,这件事情又不能不谨慎对待,杜山做出这样激烈的举动,不像是一时冲动,更像是在逼宫,在向自己摊牌,也是在郑重宣示:“在滨海的问题上,已经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了!”

    这就让赵胜达感到为难了,实际上,他非常清楚,杜山心里有火,肚子里有气,早在那位王书记刚刚上任的时候,杜山就已经在会上发过牢骚,当着常委们的面,公开表达过不满情绪。

    与会的省委大佬里,谁都清楚,在滨海市市委书记的人选上,杜山的态度极其鲜明,是倾向于老部下卢金旺的,而滨海市的许多官员,都是杜山的嫡系,在外界素有‘杜家帮’之称。

    而这位京城太子来到南粤也就罢了,竟然不当不正,直接进了杜山的后花园,这就不能不令杜山恼火了,不过,因为是天子钦点来粤,在赵胜达做了工作之后,杜山也表示了理解。

    可接下来,形势就发生了微妙的转折,那位京城太子去了滨海不久,就发起了打黑专项行动,搞得风风火火,热闹非凡,在省里也引起了极大反响,甚至还引发了几个地市的跟风效仿。

    然而,这样的行为,对杜山来讲,却是一种莫大的刺激,甚至是羞辱,道理是显而易见的,王书记在滨海打黑,那黑社会泛滥的状况,是谁在任上造成的呢?谁又该承担这个责任呢?这位初来乍到的市委王书记,有没有把滨海的前任领导放在眼里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虽然没有人公开提出来,但很显然,杜山有些坐不住了,就找了机会,发动这样的反击,威力虽然不大,却把他的态度准确无误地摆了出来:“赵书记,我要和他开战了,你看着办!”

    “还真不太好办。”赵胜达很头疼,杜山的威信,是他亲手树立起来的,不但可以约束南粤谢家,更加可以牵制省长马千里,是一枚非常好用的棋子,也是自己在南粤重要的得力助手。

    至于那位王书记,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毕竟,在滨海的打黑行动,王思宇并没有坏了规矩,至少,到目前为止,两人私下定的‘约法三章’,王思宇是一条没破的。

    作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赵胜达心明眼亮,他也明白,王思宇的打黑行动,既然把当地根深蒂固的黑恶分子连根拔起了,那搞掉一两位常委,甚至是发动一场官场地震,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直到现在,滨海官场还很平静,没有出现大的震荡,并且,那位年轻的市委书记,也没有提出调整常委班子的要求,这足以证明,人家王书记还是讲政治,听招呼的,对他赵胜达这位省委书记,也是足够尊重的!

    其实,从他的立场上来说,赵胜达是很不希望王思宇来到南粤的,不只是王思宇,这几大派系中的任何一位太子,他都不欢迎,如果那位王书记能够离开南粤,他是会热烈欢送的。

    当然了,既然来的时候没挡住,也就不方便把人挤走了,对于王思宇,赵胜达的策略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不支持,不反对,不来往,敬而远之,严加防范。”

    赵胜达看得很清楚,对于这两人,眼下都不能打压,而是应该尽力安抚,免得他们起了冲突,引发连锁反应,影响到省里的政治平衡,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分别找两人谈话,调解纠纷。

    另外,这份由滨海两位市委副书记署名的材料,是断然不能让那位太子看到的,否则,事情一定会闹大,不要说其他人了,单单是省委副书记周松林,都没有办法轻易摆平。

    厘清思路,赵胜达心中笃定,把材料装进档案袋,拉开抽屉,放了进去,又拨打电话,没过多久,房门被推开,常务副省长杜山走了进来。

    赵胜达微微一笑,抬手指了下沙发,亲切地道:“老杜,快请坐。”

    杜山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接过秘书递来的茶水,放在茶几上,指了下腕上的欧米茄表,微笑道:“赵书记,等会那边还要开会,我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

    赵胜达绕过办公桌,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表情严肃地道:“那就长话短说,两件事情,第一呢,再过些日子,我和马千里同志,周松林同志要去参加党代会,你要看好家,会议期间,家里绝对不能出乱子。”

    杜山笑了笑,声音冷淡地道:“好的,赵书记,请您放心。”

    赵胜达点点头,继续道:“第二件事情,是你上次的提议,让卢金旺同志去梅岭当市委书记,我觉得是恰当的,应该支持。”

    杜山眼睛一亮,情绪变得饱满起来,拿手摸了下额头,爽朗地笑道:“赵书记,这可是件好消息,要是让金旺同志知道,会开心得睡不好觉的。”

    赵胜达也笑了,轻声道:“金旺同志确实不错,不但经验丰富,集体意识,组织观念都很强,能够担当大任。”

    杜山有些吃味了,含蓄地一笑,没有接茬,而是低头喝茶,点头道:“确实不错,我对金旺同志比较了解,他老成持重,做事稳当,更适合担任市委书记。”

    赵胜达皱了下眉头,目光平视前方,淡淡地道:“老杜,金旺同志离开滨海,你觉得哪位同志接任比较合适呢?”

    杜山知道,这是在要态度了,也想见好就收,就笑着道:“赵书记,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应该听取王书记的意见吧?咱们都给做主了,怕他有意见,到时会闹情绪哩!”

    赵胜达摆摆手,风轻云淡地道:“没关系,王书记能力虽然很强,但毕竟年轻,在关键的事情上,咱们这些老家伙,也应该帮他把把关,这也是对他的爱护嘛,我想,他应该能够理解。”

    杜山有些意外,但马上明白,为了安抚自己,这位赵书记是打定主意,要大力提携自己这边的干部了,他心中一宽,想了想,就试探着问:“赵书记,许伯鸿同志怎么样?”

    赵胜达诧异了一下,笑着道:“老杜,我还以为,你会提议锦溪同志,他可是给你做过多年的秘书,耳闻目染之下,也学了你不少的本事,是位搞经济的行家里手!”

    杜山摆摆手,沉吟道:“赵书记,锦溪同志能力还是有的,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太年轻了,还是有些不放心,让老许上吧,王书记身边有位老同志扶持,对他的成长也有利,是吧?”

    赵胜达含笑点头,沉吟半晌,又轻声道:“好,我再考虑下,不过,许伯鸿同志的那份材料,好像有些问题,我怕他上来,会和王书记打对台,那样就不好了,容易耽误事儿!”

    杜山笑了,轻描淡写地道:“不会,赵书记,我对老许还是很了解的,他那个人比较正派,从来都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对事不对人,没有私心。”

    “那就好。”赵胜达拿起杯子,笑着道:“不过,保险起见,你还是应该做做工作,新老搭配,难免会出现观念上的冲突,也不好说谁对谁错,是吧?”

    “是,是,赵书记说的对。”杜山对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就顺着话头道:“其实,我对王书记也是极为赞赏的,年轻人就应该要有朝气,有魄力,只要肯做事,有担当,就算犯了些小错误也不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

    赵胜达点点头,看了他一眼,拿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老杜,能这样想就好,一切以大局为重啊!”

    杜山展颜一笑,转过头,风趣地道:“赵书记,不必担心,我的脾气,您最清楚了,经常发火,但很少记仇。”

    赵胜达见调解顺利,也就少了一桩心事,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起来,又小声道:“老杜,借着去中央开会的机会,你的事情,我会再和上面提提。”

    杜山对空头支票不感兴趣,但还是笑了笑,压低声音道:“赵书记,有心了。”

    两人相视一笑,就转移了话题,聊起了轻松的事情,过了几分钟,杜山抬腕看了下表,就赶忙道:“赵书记,时间快到了,得赶紧过去,不然,老马又要发火了。”

    “快去吧。”赵胜达也站了起来,客气地把他送到门口,目送着他离开,才转头问秘书:“和那边联系了吗?”

    秘书放下手头的工作,站了起来,恭敬地道:“赵书记,已经联系过了,证监会那边正在搜集资料,他们对这件事情,也非常重视,会尽快查清。”

    赵胜达皱起眉头,摆手道:“要记得勤催催,请他们尽快查明原因,早不跌,晚不跌,几百亿多国有限售股快解禁的时候往下砸价,这是在犯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