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六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二

第七十六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二2017-11-9 13:10:1Ctrl+D 收藏本站

    第708节      第七十六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二

    两天后的下午一点半钟,省委组织部安静的大楼里,响起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艾蓉蓉穿着一身绿色碎花连衣裙,手里拎着挎包,来到位于三楼的部长办公室,敲门走了进去。

    秘书是认得艾蓉蓉的,赶忙放下手头的工作,把她让到沙发上,泡了茶水,拿手向里间指了指,小声道:“艾处长,叶部长在和几位干部谈话,估计要等一会。”

    “没关系,不急。”艾蓉蓉展颜一笑,把包放在旁边,拿了一份报纸,信手翻了起来。

    原本,艾蓉蓉是想调到省政府那边的,可叶向真没有同意,直接把她安排到省委组织部,任干部二处处长,原来的那位甘处长,因为犯了错误,被调整到了政策研究室,坐上了冷板凳。

    其实,艾蓉蓉是不大喜欢到组织部工作的,每次来到这栋大楼,她都觉得异常压抑,那种氛围仅仅比纪委那边稍微好点,不过,在很多时间,都是一样的冷清。

    这栋办公楼里的干部,似乎都有着脸谱一样的面孔,做事也都循规蹈矩,谨小慎微,在楼道里经过,都会把脚步声放得很轻,当然,到下面进行干部考察时,就又是一番光景了。

    十几分钟后,里间的房门被推开,几名干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都来到沙发边,面带笑容,小声地和这位身份尊崇的漂亮少妇打了招呼,寒暄了一番,就又悄悄走了出去。

    艾蓉蓉皱了下眉头,拿起挎包,进了里间,望着办公桌后表情严肃的叶向真,轻声道:“叶部长,我来了。”

    叶向真微微一笑,把办公桌上的材料收拾好,指了下对面的沙发,语气舒缓地道:“坐吧,蓉蓉,身体好些了吗?”

    艾蓉蓉点点头,抱着挎包,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歉然道:“感冒了好几天,到现在头还在疼,可能下周才能正常上班。”

    “不急,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叶向真喝了口茶水,面色慈祥地道:“蓉蓉,我知道,你可能有些情绪,不愿过来。”

    艾蓉蓉轻轻摇头,抿嘴道:“没有,确实是感冒了。”

    叶向真笑笑,放下茶杯,语重心长地道:“蓉蓉,你既然拿定主意,想在仕途上发展,还是应该先到组织部门锻炼,这对你今后的工作,会有莫大的好处。”

    艾蓉蓉‘嗯’了一声,点头道:“您说的是,我平时自由散漫惯了,到这边板板,也蛮好的。”

    叶向真双手抱肩,沉吟半晌,就微笑道:“蓉蓉,过些日子,我再想想办法,把明辉调回来吧,你们还年轻,分得太久了,也不好。”

    “没什么,都习惯了。”艾蓉蓉将目光转向窗外,拿手抵住下颌,微微蹙眉,轻声道:“姨夫,听说滨海那边,最近很热闹,老杜家的人开始反击了,是吗?”

    叶向真点点头,眼中闪过异样之色,笑着道:“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不错,是有这个苗头。”

    艾蓉蓉迟疑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就抬起头,注视着叶向真,一脸认真地建议道:“姨夫,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咱们应该和王书记联系一下了,一起对付那个姓杜的。”

    叶向真面色一沉,目光凌厉地望了艾蓉蓉一眼,就绕过办公桌,走到门口,把房门带严了,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谨慎地道:“蓉蓉,我知道,你对杜山很反感,不过,干工作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要守规矩,不能乱来。”

    艾蓉蓉有些不满了,修眉紧锁,悻悻地道:“姨夫,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咱们谢家现在的头号敌人,难道不是他杜省长吗?既然已经出了机会,为什么不把握住?”

    叶向真笑了笑,双手摸着沙发扶手,意味深长地道:“蓉蓉,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

    艾蓉蓉愣了一下,迟疑着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是错了。”叶向真侧过身子,笑着解释道:“蓉蓉,杜山和咱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他经手的很多事情,表面上看,似乎是在故意针对我们,但其实,只是在贯彻上面的意图罢了。”

    艾蓉蓉有些想不通,诧异地道:“难道,赵书记和咱们有利益冲突?”

    叶向真摆摆手,有些哭笑不得地道:“没有,你看过皮影戏没有?”

    艾蓉蓉点点头,轻声道:“看过一次,感觉没什么意思。”

    “那是你没看出门道。”叶向真点了一颗烟,悠悠吸了一口,把打火机丢下,眯上眼睛,转移了话题,用考校的语气道:“蓉蓉,那位王书记来到南粤,我一直敬而远之,知道为什么吗?”

    艾蓉蓉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叹了口气,声音冷淡地道:“姨夫,我明白了,您对他的戒心,远比杜山还要大!”

    叶向真笑了,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斩钉截铁地道:“赵书记之所以要敲打咱们,是想让咱们听话,始终支持他的工作;杜山呢,是想紧跟赵书记,看着指挥棒行事,对咱们的威胁也有限;相反,对那位王书记,倒是应该提防着些,他如果站稳了脚跟,南粤的形势,也许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无论是何种变化,对谢家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难怪他会拒绝谈合作,原以为是自持身份,没有想到,叶部长竟然是这种想法,或许,他早就想到这一层了。”艾蓉蓉愣了许久,嘴角上浮上一丝苦笑,她忽然觉得,自己一向自诩聪明,眼高于顶,可在这些真正的政治人物面前,却显得异常的幼稚可笑。

    半晌,艾蓉蓉抬起头,盯着墙上的字画,有些惆怅地道:“其实,和他接触了几次,感觉这个人怪怪的,不像是很有野心的样子,倒像是个真正干事儿的人。”

    叶向真淡淡一笑,拿手指了下油光发亮的额头,轻声道:“蓉蓉,野心又没有写在脑门上,哪里会那么容易看到?你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还需要好好历练,有空的时候,多回娘家看看,向艾书记取取经,他就说过,杜山只是独狼,虽然阴狠毒辣,但胃口不大,周王才是狮子老虎,若是被他们得了势,整个南粤都会被吞下去。”

    艾蓉蓉有些脸红了,悻悻地道:“姨夫,别提我老爸了,他就是个老顽固,坚决不肯我从政,从投资公司出来后,他就不愿搭理我了,见面就说我任性,不听话。”

    “他也是为了你好。”叶向真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又皱起眉头,像是在自言自语地道:“不过,赵书记做得也太过分了些,把卢金旺调到梅岭当市委书记,让许伯鸿当市长,要是让杜山的势力继续膨胀下去,还真是个威胁,不能忽视。”

    艾蓉蓉有些紧张了,诧异地道:“已经定下来了?”

    “没有,只是露了下口风。”叶向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闪过老狐狸般的笑容,意味深长地道:“蓉蓉,别传出去,这事儿要月底才能公开讨论,只怕现在,连王书记都不清楚。”

    艾蓉蓉秀眉一挑,冷笑着道:“好个赵书记,真是会做工作,消息要是传到那位耳朵里,只怕要炸庙了,这也太不把人市委书记当回事了。”

    “未必。”叶向真回到办公桌后,拿起老花镜戴在脸上,笑着道:“蓉蓉,你到这边工作,要记住一条,‘不知道的别打听,知道的别外传。’这个消息,就当做是考验了,即便是艾书记,都不能透露,能做到吗?”

    艾蓉蓉抿嘴一笑,拿起挎包,笑着道:“尽量吧,姨夫,我一向心直口快,这里的规矩,得慢慢适应。”说完,就起身告辞。

    叶向真面带笑容,目送着她离去,就拿起茶杯,若有所思地道:“炸庙好,越热闹越好,赵胜达杜山王思宇还有那个周松林,既然都跳进一个坑里去了,不分出个胜负,就谁都别想爬出来。”

    艾蓉蓉离开部长办公室,在叶向真的秘书陪同下,到干部二处的处长办公室转了一圈,就下了楼,坐进小车后,拿起手机,翻出王思宇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又把手机放下,发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小车驶过前楼,不经意间,却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她眼睛一亮,忙踩了脚油门,飞快地驶出大院,停在十几米外的路边,再度摸起手机,拨了号码,笑吟吟地道:“你好,王书记,在忙吗?”

    王思宇也已经发动车子,一手摸着手机,一手把着方向盘,微笑道:“嗯,是有点忙,最近出了趟远门,积压了不少工作。”

    艾蓉蓉点点头,脸上闪过慧黠的笑容,抿嘴道:“书记大人,什么时候来省城啊,我们一起坐坐。”

    王思宇笑了笑,把车子拐了出去,摇头道:“不行,最近滨海这边事情太多,实在是没时间,以后再说吧。”

    艾蓉蓉目光盯着倒视镜,强压住心头的火气,用极为温柔的口吻道:“这样啊,那你现在忙什么呢?”

    王思宇驾车驶出省委大院,笑着道:“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呢。”

    艾蓉蓉见车子从旁边经过,忙跟了过去,冷笑道:“不对啊,我听着像是有车子的声音,办公室有那么吵吗?”

    王思宇看了下倒视镜,哑然失笑,摇头道:“艾总,这里很安静,你那边恐怕是出现幻听了。”

    艾蓉蓉撇了撇嘴,冷笑着道:“那绯闻呢,也是幻听?”

    王思宇收起笑容,淡淡地道:“不是,那个是真的。”

    艾蓉蓉愣了一下,有些吃惊地道:“她……她真的是你情人?”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算是吧。”

    艾蓉蓉不说话了,沉思良久,才又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啊,也就在我面前才能装成正人君子!”

    王思宇笑笑,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淡淡地道:“有吗?”

    “有!”艾蓉蓉咬了粉唇,腮边浮上两抹淡淡的红晕,拿手拂了下秀发,悄声道:“喂,明儿来趟省城吧,咱俩做笔交易。”

    王思宇向后望了一眼,笑着道:“什么交易?”

    艾蓉蓉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请我吃饭,我向你透露一个重要信息!”

    王思宇轻轻摇头,踩了脚油门,微笑道:“不行,说过了,最近确实很忙,抽不出时间!”

    艾蓉蓉竖起秀眉,怒声道:“最多这样,我请你吃饭,再把重要信息透露给你,怎么样?”

    “好吧。”王思宇缓缓降下车速,把车子拐进辅道,停在路边,微笑道:“要是再不答应,你会不会从后面撞过来?”

    “当然不会,我更喜欢在前面。”艾蓉蓉把手机关掉,扔到旁边,红着脸把车子靠在前面,打开黑色坤包,从里面取出一面小镜子,又拿了唇膏,在唇上涂了亮彩,悻悻地道:“这个坏蛋,一定是早就发现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