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七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三

第七十七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三2017-11-9 13:10:2Ctrl+D 收藏本站

    第709节    第七十七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三

    咖啡厅里的豪华包间里,弥漫着浓郁扑鼻的芳香,暗红色格子桌布上,花瓶里的玫瑰开得正艳,杯中的咖啡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悠扬的钢琴曲从楼下的大厅里传来。

    那沉静的钢琴声,仿佛宁谧幽深的湖水,而舒缓的小提琴声,则如水面上拂过的清风,荡起层层涟漪,爱尔兰的风笛声,更如同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让人走进梦幻般的神秘花园。

    这首钢琴曲的名字,就是《神秘花园》,很经典的曲目,也是周媛最喜欢弹奏的钢琴曲之一,进了包房后,听着这熟悉的旋律,王思宇就有些走神,又想起了两人在闵江的那些美好时光。

    也许,这个时候,周媛也该办理相关手续,准备到京城赴任了,一想到中纪委将多出位玉面周青天,王思宇心里就有几分得意,很久以前,他就觉得,那冰霜美人最适合在纪委工作了。

    而实际上,之所以决定把梁桂芝也调过去,除了调整人事布局外,王思宇也是存了别的心思,唯恐那位美人老师远离家乡,太过孤单,有时候,王思宇的心思还是非常细腻的。

    一曲终结,桌边的两人同时吁了口气,艾蓉蓉抿嘴一笑,往咖啡里放了糖块,柔声道:“怎么,很喜欢这首曲子?”

    王思宇点点头,愉悦地道:“喜欢,更喜欢弹曲子的人。”

    “啊?男人你也喜欢?”艾蓉蓉睁大了眼睛,用极为夸张的语气问道,在进入咖啡厅的时候,她就已经留意到,琴师是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

    王思宇笑笑,知道对方误会了,却也不想解释,点头道:“弹得很好,让人感到身临其境,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神秘花园,对吧?”

    “有道理。”艾蓉蓉笑笑,拿起杯子,沉思着道:“这琴师的技艺很好,也很投入,我似乎能感觉到,他弹钢琴的时候,像是在抚摸着情人的面颊。”

    停顿了下,她又长吁了口气,柔声道;“也许,对于琴师而言,钢琴应该是他最好的情人。”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很认真地点点头,微笑道:“同样一首曲子,能给人带来不同的联想,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了。”

    艾蓉蓉笑着点头,品了口咖啡,就又叹了口气,轻声道:“曲子虽然不错,但不太喜欢这里的装饰风格,太普通了些。”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我觉得不错,甚至,比你常去的那几家高档会所还要好。”

    “又想抬杠是吧?”艾蓉蓉蹙起秀眉,却‘扑哧’一笑,轻声道:“好吧,谈正经事情,听了之后,估计你就笑不起来了,没准还会摔东西,只不过——”

    王思宇笑了笑,好奇地道:“只不过什么?”

    “别摔这个花瓶,蛮好看的,尤其是这几支玫瑰!”艾蓉蓉伸出白净的右手,抽出一支玫瑰,拿到鼻端嗅了嗅,脸上露出极为享受的表情,又放了回去,柔声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王思宇笑了,抬了下手,轻声道:“说吧,听听是什么样的坏消息,能让我暴跳如雷。”

    艾蓉蓉抿嘴一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很快就要讨论人事调整问题了,赵书记在私下里,已经开始放风,让卢金旺到梅岭,担任市委书记,许伯鸿接替他的位子。”

    望着那张紧张,甚至是带着几分期待的俏脸,王思宇笑了笑,声音柔和地道:“还有呢?”

    “没有了。”艾蓉蓉怔了怔,蹙眉道:“看你的样子,像是已经知道了。”

    王思宇摇了摇头,面色平静地道:“不知道,但是,我非常支持这样的决定,卢金旺同志还是很不错的,政治成熟,理论水平高,领导经验丰富……”

    “停,停,停!”艾蓉蓉做了打住的手势,没好气地道:“王书记,可别念那些经文了,听得头疼,像什么抓紧抓紧再抓紧,具体具体再具体,落实落实再落实,听多了会疯掉的。”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那怎么成呢,你到省委组织部工作,连这点耐性都接受不了,怎么开展工作?”

    “到时再说吧,没准,过渡一段时间,还要去滨海呢!”艾蓉蓉拂动下秀发,笑靥如花地道:“怎么样,王书记,要我吗?”

    王思宇哑然失笑,摇头道:“想要,可又不敢要,怕明辉同志回来收拾我!”

    “去你的!”艾蓉蓉满面绯红,横了他一眼,纳罕地道:“正经些,我都要气死了,亏你还笑得出来。”

    王思宇讶然,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反问道:“艾处,你为什么会生气?”

    “感觉他们那样做,对你而言,委实过分了些。”艾蓉蓉撇撇嘴,悻悻地补充道:“而且,咱俩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吧?”

    王思宇听懂了潜台词,收起笑容,郑重地道:“确实,这让我都觉得吃惊。”

    “吃惊?”艾蓉蓉脸上闪过玩味的笑容,小声道:“为什么会感到吃惊?”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若有所思地道:“原本以为,我们的关系会搞得很僵,甚至会闹翻,没想到,居然越走越近。”

    艾蓉蓉有些吃味,想起在机场,被打屁股的那一幕,倏地脸红了,忙拿起杯子,又抿了一小口咖啡,掩饰了尴尬,抿嘴道:“是啊,还真是没想到,就像踩着钢丝,摇摇晃晃,一步步地靠近,既惊险又刺激。”

    王思宇笑笑,觉得这个比喻很贴切,也透着某种暧昧的暗示,让他觉得有些心痒难耐。

    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他现在确实不想再玩火了,就叹了口气,苦笑着道:“是有点,好多次都差点闹到不可收拾,看起来,不能随意开玩笑了。”

    艾蓉蓉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向后拉了下椅子,小声道:“说的对!”

    接下来,是接近十几秒钟的沉默,艾蓉蓉的脸上闪过一丝惆怅之意,伸出白净的小手,拿着银勺,轻轻搅动着咖啡,望着那深褐色的液体旋转出的漩涡,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上次的意外身体接触,似乎让两人间的关系,到达了某种敏感的关口,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感觉,就像已经把手放在开关上,只要轻轻按下,屋子就会亮了。

    然而,要想按下去,却需要莫大的勇气,至少,在认识王思宇之前,艾蓉蓉是从未想过出轨的,也曾经对类似的行为,感到极度不理解,可事到临头,她竟然也有种彷徨无助的感觉。

    那种隐秘的**,就潜伏在心底某处,不经意间,就会轻轻撩动心弦,想要体会那种游离在边缘的快乐,又或者,只想要个香艳而又荒诞不经的梦境吧。

    想起某个潮湿泥泞的凌晨,艾蓉蓉耳根红透,她伸手摸起王思宇的打火机,啪啪地打着,注视着忽明忽暗的火焰,淡淡地道:“你要想拦下许伯鸿,我可以想想办法,在组织部下去考评的时候,给他制造点困难。”

    王思宇摆摆手,叹息着道:“完了,完了,艾处,你进了省委组织部,我们全省里不知多少干部要遭殃,这还没等怎么样呢,就要先弄一个练练手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艾蓉蓉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道:“王书记,我是在很严肃地谈事情,没开玩笑!”

    王思宇点点头,收起笑容,表情严肃地道:“我也一样,万事和为贵,整天斗来斗去的,搞得人心惶惶,会耽误工作,以后,若是一号首长问我,干得怎么样了,我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正事没干多少,天天忙着搞阶.级斗争了吧?”

    艾蓉蓉愣住了,盯着那张大义凛然的面孔,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回过神来,伸出一根白嫩的食指,轻轻勾了勾,小声道:“过来,过来,让我瞧瞧。”

    王思宇很配合地凑了过去,微笑道:“瞧什么?”

    艾蓉蓉板起面孔,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蹙起秀眉,疑惑地道:“别笑,也别眨眼,让我仔细看看,你现在是在演戏,还是在说实话。”

    王思宇咧了咧嘴,有些哭笑不得地道:“这叫什么话,我哪里会做戏!”

    艾蓉蓉却撇撇嘴,轻笑道:“你这人吧,怪怪的,经常会让人搞不懂,那次穿得像农民工一样,骑着自行车去酒店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当影帝的天分!”

    王思宇顿时无语,注视着那张翦水双眸,轻声道:“你啊,别乱猜了,在官场里,要想干出点名堂,就要心如大海,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连个村长都当不明白……”

    “嘘!”艾蓉蓉探过身子,仔细地观察着王思宇的面目表情,最后,目光落在他的眼睛上,缓缓地道:“不对,你的眼神告诉我,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对吧?”

    王思宇笑着摇头,目光落在对方那双晶莹闪亮,又丰润迷人的娇唇上,心里生起一种异样的情绪,悄声道:“你的嘴唇告诉我,如果我再向前两厘米,咱们就可以接吻了,对吧?”

    “去,想什么呢!”艾蓉蓉咯咯地笑了起来,红着脸坐了回去,活动着手腕,威胁道:“你要敢造次,可别怪我不客气。”

    王思宇笑了,又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

    艾蓉蓉也笑了,直笑得花枝乱颤,半晌,才摇头道:“既然不需要帮忙,也就算了,不过,要记住,你又欠了我一份人情。”

    王思宇心中一荡,笑着问道:“怎么还?要不,我陪你去购物?”

    “免了,可劳驾不起!”艾蓉蓉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悠然道:“先攒着吧,这就叫放长线钓大鱼,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帮着我实现心中理想。”

    王思宇清楚,这只是托词,却不想点破,就顺着她的意思,微笑道:“也许吧,这样下去,我看也快了。”

    艾蓉蓉嫣然一笑,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彩,娇慵地道:“病了好几天,出来转转,心情确实好了许多,可见,人要经常见见阳光的。”

    王思宇笑了起来,点头道:“是啊,我也觉得,自己确实很阳光的。”

    “神经!”艾蓉蓉啐了一口,脸上泛出一抹动人的潮.红,默默地眺望远方,不再说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