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八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四

第七十八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四2017-11-9 13:10:3Ctrl+D 收藏本站

    第710节    第七十八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四

    周三的下午,下班后,滨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孙志军谢绝了饭局,满脸疲惫地钻进小车,驾车驶往位于城西的老公安家属楼,那里属于老区,道路和周边环境都不是很理想,早在两年前,市里就讨论过拆迁问题,可后来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一直被拖延下来。

    本来,孙志军这次调回公安局,又有望接任公安局长的职务,以他现在掌握的权力,完全可以住进更好的住房,可孙志军却多次婉拒了属下的美意,仍住在不足七十平方的房间里,为了这事儿,老婆还和他闹了好多次,老人也极为不理解。

    其实,倒不是孙志军有多么的高尚,而是心里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再次回到市局主持工作之后,全局上上下下,不知有多少眼睛都在盯着他,尤其是那位郝清平副局长,也在费尽心思,琢磨着反败为胜,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做事情自然要小心些,免得引来流言蜚语。

    打黑活动结束后,孙志军也没有闲下来,仍旧忙得不亦乐乎,这段时间忙得最多的就是抓警风警纪工作,以便扭转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市民对公安系统形成的不良印象,孙志军在公安口干了半辈子,自然清楚,其实,很多问题,也不能简单地责任推到干警身上。

    现在很多政府的职能部门,动不动就搞联合执法,还有个别单位领导,担心执法队伍威慑力不够,老百姓不买账,就要把*门联合进去,连搞计划生育工作,有时都要干警们出面,采用野蛮粗暴的方式解决纠纷,时间久了,警察的形象也受到了影响。

    这就有些无奈了,别的单位捅篓子,却让公安机关背黑锅,干警们出力不讨好,牢骚满腹,局领导们也是一筹莫展,虽说上面有明文规定,禁止公安机关从事非警务活动,可和其他兄弟单位搞好关系也是极为重要的,否则,一样在地方上玩不转。

    孙志军已经写好了材料,准备交给市委王书记,由他帮助解决这个难题,给公安机关减减负担,从上面施加压力,比他在底下硬顶的效果要好得多,也免得再得罪太多的人,不利于以后开展工作。

    车子开到小区附近,就在孙志军调转方向盘,挑头驶过去的时候,一辆停在路口的黑色路虎越野车忽然启动,迎头撞击过来,由于对方速度过快,加上有些疲劳,精神不太集中,孙志军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在巨大的撞击声中,瞬间失去了知觉。

    两个小时后,接到了市局打来的电话,王思宇才得到消息,急匆匆地赶往医院,而此时,孙志军正在手术室接受紧急抢救,家属们听到市委书记来了,都围了过来,凌乱嘈杂的走廊里,已是哭声一片,王思宇的心也悬了起来。

    安慰了家属,王思宇走进休息室,听取了交警部门的汇报,根据现场的勘验判断,这应该是一起蓄意制造的交通事故,那名肇事司机,是位不到十八岁的少女,已经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死亡,因为死状凄惨,尚未辨别出身份,正在通过那辆路虎车寻找线索。

    王思宇当即作出指示,市局刑侦队果断采取行动,尽快查清幕后黑手,案情有了任何进展,都必须在第一时间汇报,这次,他是真的急了。

    晚上十点半,医院院长带着专家进入休息室,向王思宇介绍了手术的进展,孙志军目前仍旧处于深度昏迷当中,情况极为危险,手术可能要持续十几个小时,院方已经成立了专家组,会尽最大的努力,挽救孙局长的生命。

    次日上午,王思宇正在市委三号礼堂里主持会议,郑大钧忽然猫腰走了过去,将一张写有‘抢救无效,已经牺牲’字样的纸条递给他,看了以后,王思宇心情低落到了谷底,把纸条传给旁边的市长卢金旺,卢金旺拿起纸条,扫了一眼,也有些唏嘘地道:“可惜了,真是可惜。”

    ******

    案件调查进展非常顺利,那名少女的身份得到了确认,她就是滨海市原黑社会大佬江贺之收养的孤女江苦儿,本来在北方城市活动,在看了央视播放的访谈纪实节目,得知爷爷已经被抓,并被判处死刑的消息后,就把所有的怨愤,落在江贺之的老对手,打黑局长孙志军的身上。

    在江苦儿生前留下的遗书里,足以看出,她是萌生死志的,就是想与孙志军同归于尽,便策划了这场车祸,害死了孙志军,自己也落得了香消玉殒的结局。

    几天后,滨海市市委市政府为孙志军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不但常委们悉数到场,省公安厅也有两位副厅长出席,哀乐声中,数百名干警肃立在灵堂之外,举手敬礼,而中心广场上,也有数千名群众聚集,自发地进行了悼唁活动,挽联似林,白花如雪。

    离开追悼会现场,返回市委大院的途中,王思宇坐在小车里,把目光投向窗外,见一些商店门口,也都挂了挽联,不禁有些慨叹,这就是民心了,淳朴而真挚。

    其实想起来,若非王思宇亲自点将,这位郁郁不得志的公安局副局长,也许会在环保局过得很悠闲,断然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

    但世事难料,很多事情,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即便是身在狱中的江贺之,恐怕也不会想到,他最疼爱的孙女会以这种方式,来报答领养之恩。

    回到办公室不久,市局副局长郝清平敲门进来,他也和众人一样,胸带白花,臂缠黑纱,脸上带着异常悲戚的表情,这种表情倒不是故意装扮出来的,孙志军的死亡,给许多人带了极大的触动,其中也包括他。

    把市局的工作安排做了简要汇报后,郝清平又将孙志军家属的几点要求提了出来,除了住房问题外,就是解决两个直系亲属的工作问题。

    王思宇听了以后,未加思索,就拿起签字笔批了*,如果没有记错,这是他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批*,开绿灯,他此时的心情,一如外面昏暗的天气,极为抑郁。

    孙志军的离开,确实让他折了一条手臂,滨海这边的公安系统里,有可能还要进行调整,而过于频繁的人事调整,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事情谈好之后,郝清平拿了公文包,起身告辞,他已经走到门口,却又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子,语气坚定地道:“王书记,我在这里表态,一定会继承孙局长的遗志,努力地干好工作,不为市委和您脸上抹黑。”

    王思宇看了他半晌,才点点头,轻声道:“好,清平同志,我相信你,别让滨海的老百姓失望,也别让志军失望。”

    “请放心。”郝清平的表情极为严肃,敬了个极为标准的警礼,就转身走了出去。

    王思宇批了会文件,感到心情烦躁,起身站在窗边,眺望远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跛着一只脚的汉子,渐行渐远,默立半晌,他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志军,一路走好。”

    快到下班时间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号码,竟然是省军区司令员林劲松打来的,王思宇对军队方面的事情,知之甚少,和这位林司令员也没有交集。

    只是,上次偶然听宁雪提起,这位林司令员和宁凯之是多年好友,就对他留意了下,发现这位林司令员,在地方上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其中一位姑爷,还是南都市的市委副书记季黄潮。

    寒暄了几句之后,林劲松有些为难地道:“王书记啊,最近遇到了点伤脑筋的事情,还请你帮帮忙啊。”

    王思宇微微一怔,讶然道:“林司令员,有什么事情,您尽管提,只要是不违反原则,我一定帮忙解决。”

    这话其实留了很大的回旋余地,不过,王思宇是一向如此的,他不喜欢做的事情,无论对方地位有多么尊崇,都不会买账。

    林劲松笑了笑,操着浓重的南粤口音道:“是这样,我有个老战友的儿子,在省公安厅担任政治部副主任,很想到下面市里锻炼一下,如果你没意见,公安厅那边,我去说话。”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不禁有些为难,对方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意图就很明显了,恐怕也是奔着滨海市市局局长的位置来的。

    不过,这个时候空降一位公安局长,有些不太合适,容易伤害到副局长郝清平的积极性,毕竟,今天老郝的态度表明,他已经有意向这边靠拢了,不管是真是假,总要给些机会的。

    略一沉吟,王思宇拿定了主意,语气委婉地道:“林司令员,省厅的干部下来,我是欢迎的,不过,最好能从副局长的位置干起,否则,滨海这边的同志可能会闹情绪,希望您能理解。”

    “这样啊……”林劲松稍微有些失望,这离他的期望值有点远,要只是当个副局长,倒不用来找王思宇了,他自己的姑爷就能办成。

    不过,林劲松也清楚,王思宇到滨海的时间不长,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也许,在人事问题上,还不能完全做主。

    想到这里,林劲松也就释然了,脸上露出极为理解的表情,把手一摆,爽朗地笑道:“也好,那就这么办吧,他去了以后,如果不听话,或者干得不好,尽管狠狠k他,不用有顾虑。”

    王思宇笑了一下,若有所思地道:“林司令员,我这边确实需要帮手,一个副局长可能不够,有可能还需要一位市长。”

    林劲松愣住了,半晌,才小声地道:“怎么,滨海的班子要调整了?”

    王思宇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党代会后,省里就要公开讨论了,金旺同志可能要动动。”

    林劲松笑了笑,压低声音道:“王书记,你们那边可是兵多将广啊,还用得着在这里选人吗?”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林司令员,远水解不了近渴。”

    林劲松眯上眼睛,思索着道:“那成,我帮你物色一下人选,实在不行,就想想办法,让我二姑爷过去,他在南都干得也不太舒心,老早就跑我那念叨了。”

    王思宇把玩着签字笔,语气凝重地道:“季黄潮同志能过来,我是非常欢迎的,不过,省委赵书记的意思,好像是倾向于许伯鸿同志,当然了,他还没和我正面谈起这事儿。”

    林劲松品出味道来了,就微微一笑,换了称呼,轻声道:“小宇,我和凯之是莫逆之交,只是,他近些年将星高照,上的太快了,来往的就少了,怕惹人闲话,你是他的姑爷,来到南粤,我自然会鼎力帮忙,如果你放心,就让黄潮去帮你。”

    王思宇点点头,把签字笔丢下,意味深长地道:“林司令员,我是放心的,就怕赵书记那有想法。”

    林劲松摆摆手,胸有成竹地道:“没关系,就算黄潮下不去,许伯鸿也别想上来,大不了,再另外选人吧,总不能让杜家帮在滨海当家作主,那成什么样子了?”

    王思宇目视前方,语气舒缓地道:“林司令员,具体的事情可以和省委周副书记商议,他是我在华西的老领导,也是我革命路上的领路人。”

    林劲松笑了,拿手摩挲着头发,爽朗地道:“早就知道了,小宇,有空记得来省城,我们一起吃顿便饭。”

    “好的,改日一定登门拜访。”王思宇笑了笑,把话机放下,提笔在本子上写了‘许伯鸿’三个字,画了个圈,卢金旺如果能够调走,那只要拔掉这颗钉子,滨海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当然,这颗钉子,不能自己动手,否则,会让外界误以为,他是在打击报复,因此,也只有借助外部力量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林司令员打来的这个电话,自然是再及时不过了。

    ---------

    昨儿那是表白贴,大家别乱猜了,猜不对的,好了,鞠躬致谢,出去过光棍节了,也祝书友们节日快乐,组团出去刷美女吧,拜拜,再鞠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