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一章 铁树开花 一(第一更)

第八十一章 铁树开花 一(第一更)2017-11-9 13:10:7Ctrl+D 收藏本站

    第713节    第八十一章    铁树开花    一(第一更)

    在岩石上又歇了会,喘匀了气,直到廖景卿脸上的红霞褪去,两人才挽着手,慢悠悠地走下山坡,返回别墅,一路上说说笑笑,心情好到了极点。

    进了屋子,却见柳媚儿坐在沙发上唱歌,那歌声虽不大,却让两人吃了一惊:“好大一棵树,任你狂风呼,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有乐也有苦,欢乐你不笑,痛苦你不哭,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

    两人对视一眼,不禁相顾骇然,都觉得蹊跷,不知媚儿是否察觉到了什么,否则,怎么会突然想起唱这首歌?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廖景卿以手掩面,责备地瞟了王思宇一眼,就微笑着走过去,把买来的两样古玩放在茶几上,试探着问道:“媚儿,看姐姐买的这两样瓷器,怎么样?”

    柳媚儿瞟了一眼,就点点头,不冷不热地道:“还成吧,我不太懂这些,看样子还不错。”

    廖景卿心里也有些没底了,就勉强地笑了笑,给王思宇使了个眼色,柔声道:“在古玩市场逛了太久,腰酸背痛的,我先回屋歇着了。”

    柳媚儿却一把拉住她,看了又看,似笑非笑地道:“姐,你今儿的气色真好,皮肤嫩得像能滴出水一样。”

    廖景卿心里‘咯噔’一下,却若无其事地道:“可能是化妆品的原因吧,早晨刚试过新买的护肤品,要是真好用,回头你也用那种。”

    柳媚儿笑了一下,摇头道:“不用了,姐,你不知道,我不能换护肤品,怕脸上起小豆豆。”

    王思宇见状,赶忙走了过来,为廖景卿解围道:“媚儿,还不让景卿姐姐上楼,她都累了,有什么话,等会再说。”

    柳媚儿‘嗯’了一声,斜倚在沙发上,目送着廖景卿离开,又小声哼了起来:“好大一棵树,好大一颗树,好大一颗大榕树…….”

    王思宇笑笑,坐在她旁边,小声地道:“媚儿,怎么想起唱这首歌?”

    “怎么,不行吗?”柳媚儿斜睨着他,醋味十足地道:“就许你们上去幽会,不许我唱歌了?”

    王思宇摆摆手,镇定自若地道:“媚儿,别乱说,我们是到山坡上转了转,可没有幽会。”

    “就有!”柳媚儿撅起小嘴,悻悻地道:“刚才下楼的时候,就见你们两人并肩下来,那个亲热劲,别提了,让人看了,还真是嫉妒呢!”

    听她这样一说,王思宇倒放心了,拿起那件青花山水纹笔筒,掂了掂,望着笔筒外壁泛青的白釉,微笑着道:“媚儿,考考你,知道《好大一棵树》这首歌是唱给谁的吗?”

    柳媚儿愣了一下,摇头道:“不知道,就觉得歌词蛮好的,曲子也不错,虽然过去很久了,到现在唱起来,还是朗朗上口。”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笔筒放下,含笑道:“这首歌是唱给一位可敬的老人的,他为这个国家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得到应得的认可,爷爷过世的时候,对此还耿耿于怀,当初,迫于形势,也在会上说了些违心的话。”

    柳媚儿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道:“是当大官的吗?”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是啊,当过最大的官,不过,后来又下去了。”

    “犯错误了?”柳媚儿有些吃惊,对于政治,她是一窍不通的,尽管跟了王思宇很多年,可在这方面,依然不甚了了,甚至连官职大小,都搞不清楚,更逞论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王思宇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和成绩相比,那些错误就显得不值一提了,真希望下次中央全会上,能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了。”

    柳媚儿如有所悟,乖巧地坐了过来,把头倚在王思宇的肩上,有些兴奋地道:“哥,那爷爷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吧?”

    王思宇点点头,默然半晌,才叹息道:“是很了不起,他们那代人都是吃过苦头的,也曾经生活在无边的恐惧里,甚至很多时候,都已经绝望了,可他们仍然能够顽强地活下来,很不容易。”

    柳媚儿抿嘴一笑,露出雪白的贝齿,悻悻地道:“哥,你不是又想要我忆苦思甜了吧?我倒是觉得,自己也蛮不容易的。”

    说完之后,竟觉得委屈,噼里啪啦地掉下眼泪,撅着小嘴道:“在西山那些日子,我都觉得挺不过去了,好容易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却还被你欺负!”

    王思宇微微一怔,忙抽出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轻声哄道:“小傻瓜,哥哥又哪里做错了?”

    柳媚儿侧过身子,趴在王思宇的膝盖上,哽咽着道:“就欺负了,人家黄花大闺女一个,却要给你当小三,想想就觉得委屈。”

    王思宇叹了口气,伸手拍着她的后背,苦笑着道:“那就没办法了,你要是想找个好人家嫁了,哥哪里会不肯呢?”

    “没良心!”柳媚儿怒了,眼里翻着泪花,拉过王思宇的手掌,张开嘴唇,在上面咬出月牙形的印记,气鼓鼓地道:“要真是嫁了人,让人家知道,天天被你搂着睡,被你那个那个,还不和你拼命啊!”

    王思宇笑笑,捏着她白腻的下颌,摇头道:“咱们虽然躺在一个被窝里,可一直相敬如宾,哪有那个那个了?”

    柳媚儿破涕为笑,撇嘴道:“虽然没有,可也差不多了,我哪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就在昨晚上,你还欺负人家了,只差一点点,就被你这大色狼得逞了!”

    王思宇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有些无奈地道:“男欢女爱的事情,怎么能说欺负呢?比方说,我觉得吧,接吻的时候,你比我还兴奋呢!”

    “流氓!”柳媚儿伸出粉拳,捶了他一下,又有些难为情地道:“人家那哪是兴奋啊,明明是喘不过气来,都快窒息了,哪有你那样接吻的,竟是硬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王思宇捉住了话里的小辫子,低下头,眯着眼睛道:“媚儿,那谁接吻才有技术含量呢?”

    柳媚儿咯咯地笑了起来,摇头道:“没试过,不知道,要不,你让我出去试试?”

    “你敢!”王思宇笑了,拿手在她的翘臀上掴了一掌,又望着那张青春逼人的俏脸,轻笑道:“媚儿,记得乖些,不能和景卿姐姐那么说话,忘记人家怎么对你的了吗?”

    柳媚儿也不好意思了,悻悻地道:“人家也不想的,可一看到你们那样亲密的样子,就觉得好生气,好像天都黑下来了一样。”

    王思宇笑笑,拿手向楼上一指,轻声道:“还不快过去道歉。”

    “那你亲我一下。”柳媚儿闭上眼睛,撒娇般地道:“不亲就不去,我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景卿姐姐比我重要多了。”

    “错,瑶瑶才是我的心头肉!”王思宇俯下身子,在那光洁如玉的面颊上轻轻亲了一口,笑着道:“去吧,要记得听话,不然,我可要向小蕾阿姨告状了。”

    柳媚儿咯咯一笑,起身走到衣架边,拿了裙子上了楼,换上之后,就敲开廖景卿的房门,双手拉着裙摆,在原地转了圈,轻笑道:“景卿姐姐,你看,我穿这件裙子怎么样?”

    廖景卿把手中的梳子放下,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就笑着道:“真好,媚儿,你就是最好的衣服架子,穿什么样的衣服,都觉得好看!”

    “是吗?”柳媚儿抿嘴一笑,有些难为情地道:“小宇哥哥也是这样讲的,只是,每次他都是敷衍,很少真正去瞧。”

    廖景卿莞尔,拉着她的手臂,走到床边坐下,柔声道:“因为这个就生气了?”

    柳媚儿微微一怔,吃惊地道:“景卿姐姐,你怎么知道?”

    廖景卿心里也踏实下来,就笑着道:“都写在脸上了,眼圈还是红的,刚刚哭过吧?”

    柳媚儿点点头,羞涩地道:“总是觉得他不在意我,那种被忽视的感觉,很不好受。”

    廖景卿叹了口气,摇头道:“媚儿,小宇是市委书记,平时工作很忙,压力也大,常常加班到深夜,到了周末,我们都应该想法让他开心些,可不能让他烦恼。”

    柳媚儿有些脸红了,声若蚊呐地道:“姐,我也不想的,可有时候吧,火气上来,就是控制不住,越是心里想着他,越是想和他吵。”

    廖景卿嫣然一笑,脸上露出极为理解的表情,悄声道:“媚儿,姐姐明白,你是太喜欢小宇了,关心则乱。”

    柳媚儿笑着点头,拿手揉.搓着裙摆,红着脸道:“景卿姐姐,其实,有时候吧,真的很嫉妒你。”

    “嫉妒?”廖景卿暗自吃惊,拂动了下耳边的发髻,不动声色地道:“怎么会呢?”

    柳媚儿抬起头,勇敢地注视着廖景卿,悄声道:“景卿姐姐,你太漂亮了,就好像清丽脱俗的仙子一样,在你面前,任何女人都会感到自惭形秽,我也一样。”

    “哪有那么夸张!”廖景卿笑笑,略一思索,怅然道:“媚儿,你要是觉得……”

    柳媚儿连连摆手,语无伦次地道:“景卿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乱想,我也知道,你和瑶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小宇哥哥这一个亲人了。”

    廖景卿含笑点头,悄声道:“其实,我是不想过来的,就是瑶瑶不肯,在洛水吵得厉害,你知道,她从小就恋着舅舅,舍不得分开,难缠得很!”

    柳媚儿笑了,抿嘴道:“那小家伙,现在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再长大些,也是个难得的小美人。”

    话音未落,房门被推开,瑶瑶手里拿着一件漂亮的比基尼泳衣走了进来,好奇地道:“媚儿阿姨,你说谁是小美人啊,是说我吗?”

    “当然是你了,还能有谁!”柳媚儿招了招手,把瑶瑶叫了过来,把她抱在怀里,轻声道:“拿泳衣出来做什么,打算游泳了吗?”

    瑶瑶笑着点头,娇声道:“舅舅说了,只要学好南粤方言,明儿就带我去海边游泳!”

    廖景卿笑笑,轻声道:“那你学了没有?”

    瑶瑶嘻嘻一笑,摇头道:“没关系的啦,他敢不带我出去,我就把那些秘密,统统都讲出来,到时候,舅舅一定死翘翘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