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三章 铁树开花 三(第三更)

第八十三章 铁树开花 三(第三更)2017-11-9 13:10:10Ctrl+D 收藏本站

    第715节    第八十三章    铁树开花    三(第三更)

    尖叫声起来的那一刻,谢明伟笑了,他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不过,这个时候不能离开现场,否则,很容易引起杜峥铭的怀疑。

    当然了,这个节骨眼上,更不能往前凑,最好的办法就是冷眼旁观,他拿了一份报纸,伸手捅出两个窟窿,就跷起二郎腿,坐等好戏上演了。

    而这个时候,王思宇尚未赶回岸边,旁边却站出三四个小伙子,看架势是想英雄救美了,不过,杜峥铭身上那股子倨傲的气质,目空一切的神态,还是起到了震慑作用。

    这几人犹豫了下,向前凑了两步,杜峥铭就竖起眉头,掏出一张警官证,晃了晃,大声呵斥道:“警察办案,没事儿的都走远点,别找不自在!”

    “是警察啊,那没事儿了!”几人本来就有些胆怯,见对方身份特殊,不好招惹,就向后撤了出去,不过,更多的人还是把目光注视过来,都知道这边有状况发生了。

    这个时候,王思宇也已经上岸了,一路跑了过来,在柳媚儿身边停下,关切地道:“媚儿,怎么回事?”

    柳媚儿见来了主心骨,就不再紧张,躲在王思宇的身后,拿手指着杜峥铭,小声道:“这人死缠着人家,哥,过去揍他,让他知道下厉害!”

    杜峥铭上下打量着王思宇,也是面露狐疑之色,总觉得对方脸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却记不起来了,就笑了笑,上前道:“你好,别误会,我只是想和令妹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并没有其它的恶意。”

    王思宇转过头,轻声道:“媚儿,他碰了你吗?”

    “没有,一丁点都没有!”柳媚儿连连摇头,撇嘴道:“可他拦着路,一直在纠缠人家,居心不良。”

    王思宇点点头,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摆手道:“你走吧,我妹妹不想和你交往。”

    杜峥铭有些不高兴了,脸色一沉,皱眉道:“这样吧,朋友,咱们到那边聊聊。”

    说罢,他把手指向不远处的桌边。

    王思宇淡淡一笑,转头道:“媚儿,你去看着瑶瑶,我到那边坐会儿。”

    “嗯,哥,小心点,他还带着警官证!”柳媚儿提醒了一句,就有些不情愿地向浅水区走去,一路上,东瞧西看,总琢磨一会儿得打起来,应该找件合手的家伙。

    王思宇做了下手势,就跟着杜峥铭往他们那桌走,谢明伟却坐不住了,他可不想正面卷到是非里面,就卷起报纸,快步向车边走去。

    杜峥铭见了,有些奇怪,就把王思宇让到桌边,皱眉道:“朋友,你先坐,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从后面追了过去,招手道:“明伟,明伟,你去哪?”

    谢明伟苦笑了一下,停下脚步,转过身子,一脸认真地道:“峥铭,刚刚接到电话,家里有点急事,我得马上赶回去处理,就不能在这陪你了。”

    “这样啊?”杜峥铭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遗憾地道:“那还真是不凑巧了,那成,明儿回去以后,咱们一起喝酒。”

    谢明伟点点头,又向旁边努努嘴,笑着道:“峥铭,祝你马到成功,抱得美人归,到时候,我给你杜大少庆功!”

    杜峥铭笑了,斜眼向那顶红色帐篷瞄了一眼,有些得意地道:“瞧好吧,改天带回去,一起乐呵乐呵,女人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好,好,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到了这个时候,谢明伟还不忘下套,唯恐这位老兄临阵退缩,就又叮嘱了几句,随后急匆匆地上了车,驾车离去。

    杜峥铭回到桌边,点了一颗烟,用审视的目光望着王思宇,轻轻吹了口气,把名片递过去,笑着道:“朋友,怎么称呼?”

    “姓王。”王思宇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见上面带了六七个头衔,这位年纪不大的青年男人,居然是几家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倒是年轻有为了。

    不过,想起刚才对方喊的一嗓子,‘警察办案’,他就又起了疑心,把名片放下,笑着问道:“杜董事长,你到底是商人,还是警察呢?”

    “都是。”杜峥铭扬起头,有些得意地道:“商人,警察,还有军官,我的身份比较复杂,不过,后两者,都是以前爱玩的时候弄的,当不得真。”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皱眉道:“杜董事长,证件能给我看看吗?”

    “完全可以。”杜峥铭耸耸肩,伸手拿出两张证件,轻飘飘地丢了过去,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笑着道:“绝对是真的,如假包换。”

    王思宇拿起本本,翻了下,果然,这两份证件都不是伪造的,可见对方也是有根基的人。

    “谢谢。”王思宇把证件推开,沉声道:“有什么事情,说吧,我的时间安排得很紧,等会还有事情要处理。”

    杜峥铭眯起眼睛,目光落在王思宇的脸上,思索着道:“王先生,看着眼熟,好像在哪见过,请问,您是做什么生意的?”

    “公务员。”王思宇拿手拂了下湿漉漉的头发,直言不讳地道:“杜董事长,如果你还是想打那个女孩的主意,请你死心吧,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杜峥铭冷笑了一下,摇头道:“先别急着拒绝,老兄,我和滨海政府部门很熟悉,请问您在哪个部门高就?”

    “市委办,怎么了?”王思宇有些不耐烦了,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跟这种人废话,实在是有些多余,浪费时间和表情。

    杜峥铭眼睛一亮,狡黠地道:“那还真是巧了,我下午约好和卢市长,侯秘书长一起吃饭,你也过来?”

    王思宇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道:“抱歉,我没有时间,更没有兴趣。”

    杜峥铭也火了,觉得丢了面子,当即掀翻桌子,怒声道:“姓王的,别给脸不要脸,你信不信,就凭你现在这态度,明儿我就能让你下岗!”

    “什么?”王思宇愣了一下,长这么大,见过的人多了,还是初次遇到这样口出狂言的人,这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他忽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就眯起眼睛,针锋相对地道:“杜董事长,你把话说明白了,到底想怎么样?”

    杜峥铭也是嚣张惯了,就不再隐瞒,直接挑明了道:“那妞我看上了,晚上一起去喝酒吧,把你老婆也带上,咱们……”

    话音未落,王思宇已然冲了出去,像暴怒的狮子一样,猛地挥出一拳。

    杜峥铭虽然出身高级干部家庭,可平时喜欢招惹是非,身手也很不错,他的反应并不慢,向旁边躲了一下,就抬脚踹了过来。

    两人动作都很敏捷,瞬息之间,就各自在对方身上打了两下,只不过,王思宇的拳头更重一些,打在杜峥铭的肩上,让他有些疼痛难忍,感到整条胳膊都在发麻。

    “姓王的,你敢动手?”杜峥铭拎起一把椅子,怒吼着抡了过来。

    王思宇吃亏在身上没有穿衣服,更是光着脚,赤手空拳的,没法接招,就往回跑了几步,旁边的人群一阵慌乱,大家都在往旁边跑。

    正急切间,柳媚儿却举着一根木棒,风风火火地奔了过来,大声喊道:“哥,给你棒子!”

    王思宇接到木棒,信心就起来了,立时转身反攻,这下占尽优势,只几下,就把杜峥铭打得丢盔卸甲,忙不迭地往海边跑。

    在半路上,就被王思宇飞起一脚,踹倒在地,紧接着,王思宇就骑上去,一顿老拳如雨点般地砸了下去。

    杜峥铭哪吃过这亏,奋力还击了几下,就被打得鼻口窜血,不再抵抗,而是双手抱头,大声求饶:“好了,好了,别打了,别再打了。”

    王思宇也怕弄出人命,见好就收,起身啐了一口,怒声道:“姓杜的,给老子滚远点!”

    杜峥铭挣扎着坐了起来,拿手在鼻子上抹了一把血,大声喊道:“姓王的,你完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我告诉你,我是杜山的儿子!”

    王思宇本来已经消了气,听了这话,顿时就火了,转过身来,大声地道:“谁的儿子?”

    杜峥铭面色狰狞,大声吼道:“杜山,常务副省长杜山!”

    “马勒隔壁的,我和你们家是不是上辈子做的仇啊!”王思宇再也忍不住了,飞起一脚,正踹在他的面门上,就听‘嗷’的一声怪叫,杜峥铭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暗叫完了,完了,这下闯祸了。刚才这脚踢得太重了,有种鞭腿的感觉,又脆又狠,搞不好要出事儿,正暗自后悔时,却见杜峥铭摇晃了几下,顽强地爬了起来,带着哭腔喊道:“手机,我的手机哪去了,姓王的,有种你别跑!!!!!”

    “还好,活着就好!”王思宇总算放下心,却感到膝盖有些疼痛,低头看去,竟然出了一道瘀伤,想必是和杜峥铭打斗时,不小心撞到的。

    不过,总算是大获全胜,王思宇不再理他,而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凯旋而归,慢悠悠地回到帐篷下面,望着两位惊魂未定的美人笑了笑,坐在椅子上,跷起二郎腿,伸手道:“烟来!”

    柳媚儿忙抽出一颗烟,架在他的手指上,眉花眼笑地道:“哥,你真是太棒了,刚才那几下,真有种镇关西暴打鲁智深的感觉!”

    “暴打鲁智深?那难度太大了!”王思宇险些被气乐了,把手一摆,得意地道:“燃之!”

    廖景卿叹了口气,拿着打火机点了火,有些不悦地道:“我说要报警的,媚儿偏偏不肯,说喜欢看你为了她和别的男人打架,这丫头,真是没办法。”

    “没啥!”王思宇笑了笑,皱眉吸了口烟,摇晃着脖子,惬意地道:“爽啊,好久没干架了,打这么一下,真是从上到下,舒坦到了极点!”

    -----------

    红票过百万,窃喜之余,爆发一下,本想爆发四更回馈大家,却已是强弩之末,不写也罢,感谢书友们的支持,让扑街的废柴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不胜感激,多谢多谢,不过,咱是蜗牛,再疯狂的蜗牛,它也只能一点点地来,每日三千字对我来说刚刚好,多了就乱了,请多包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