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四章 铁树开花 四

第八十四章 铁树开花 四2017-11-9 13:10:11Ctrl+D 收藏本站

    第716节    第八十四章    铁树开花    四

    杜峥铭快疯掉了,他以前也曾吃过亏,但从未这样狼狈过,鼻血倒是止住了,可鼻子疼得厉害,也不知有没有骨裂。

    另外,他的两只眼睛都被打肿了,左眼已经睁不开了,右边的眼睛勉强能露出一条缝,模模糊糊地,可以看到三米以内的景物,他现在满脸血污的样子,显得异常狰狞可怖。

    这位原本不可一世的杜大少,如同发疯了一般,在沙滩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只遗失的手机,只好跑到远处,借了一部手机打电话。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报复,疯狂的报复,让那位打人者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在监狱度过余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使用任何手段。

    “卢叔叔,我是峥铭,我快死了,快被人打死了!”

    听到电话里的哀嚎,卢金旺吓了一跳,霍地站起,失声道:“峥铭啊,你别急,慢点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峥铭满腹委屈,添油加醋地把刚才挨打的情况说了一遍,又挥着拳头,发疯一样地咆哮着:“卢叔叔,你快点派人过来,别让那小子跑了,我要整死他,我一定要整死他!”

    卢金旺也沉不住气了,且不提私交,单是常务副省长的儿子,在滨海被人揍得半死,消息要是传出去,让他的脸往哪放?杜山也会觉得颜面无光啊!

    更何况,为了他的前程,人家杜山真是出了大力气,这马上就要升迁了,却闹出这样的事情,真够晦气的,杜峥铭如果有个好歹,就算杜家不说啥,他也没脸上门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峥铭,你在原地等着,千万别乱动,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我马上派人过去。”

    卢金旺忙拨了号码,给公安局副局长郝清平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开口就是一顿呵斥:“郝清平!滨海的社会治安怎么这样乱?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你还想不想再干了?”

    郝清平立时懵了,脑门上打了无数问号,这打黑除恶专向行动刚刚结束不久,滨海的社会治安治理情况,不说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也相去不远了,怎么卢市长会扣这样一顶帽子下来?

    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市长,出什么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了?你还好意思问!”卢金旺勉强压住火气,语气凝重地道:“郝清平同志,杜省长的儿子,杜峥铭董事长在海滩上被人打成重伤,你马上带人过去看看,要严惩凶手。”

    郝清平听了,也坐不住了,赶忙起身道:“卢市长,我马上过去,一定将事情调查清楚,把犯罪分子绳之于法。”

    卢金旺点点头,把事发地点说了下,又做出指示:“再叫辆救护车,把杜董事长送到医院,精心护理,稍后我再过去。”

    “好的,好的。”郝清平赶忙应承下来,又叫了人,坐上警车赶往事发地点。

    二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赶到沙滩边上,郝清平跳下车子,见到了几米之外的杜峥铭,登时吃了一惊,这打人的家伙下手可太重了,居然把杜大公子打成这样,当真是捅了大篓子!

    两人以前是见过面的,杜峥铭见来人是郝清平,底气更足了,赶忙道:“老郝,跟我去逮人,那姓王的还没走,咱们这就过去,不整死他,我就不姓杜!”

    郝清平脸上挂不住了,暗自皱起眉头,这位杜公子也太嚣张了些,说话不分场合,旁边还有警员呢,哪能把事情挑明了说,不过,碍于面子,他也没说什么。

    跟着杜峥铭走了十几米远,看到人堆里的一男两女,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郝清平顿时傻了眼,忙挥手道:“等等,先别过去!”

    杜峥铭眯着眼睛,拿手指向红色的帐篷,厉声道:“就是他,老郝,快把他抓起来!”

    郝清平瞪大了眼睛,望着帐篷下悠然自得的王思宇,有些无语,忙转过头,又问了一句:“杜董事长,你说的那个打人的,姓王?”

    “没错,是姓王的,在市委办上班,他身边还有两个女人,挺漂亮的。”杜峥铭点点头,直到现在,这位杜衙内还惦记着那两位美人呢,浑然不知危机已经到来。

    “那就对了!”郝清平转过身子,面无表情地道:“把杜峥铭押回车上,其他人原地待命,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许外传。”

    “是!”几名干警虽然有些搞不清状况,但还是马上执行命令,推搡着杜峥铭往回走,大伙早就瞅他不顺眼了,你当公安局是自家开的吗?呼来换去的,想抓谁就抓谁!

    杜峥铭不干了,忙回头喊道:“郝清平,你搞什么名堂,什么叫押回车上,你疯了吗?”

    “市委书记都动手打人了,我个公安局的副局长,能不疯吗?不疯也得装疯,这是态度问题!”郝清平苦笑了下,把手一摆,大声道:“让他闭嘴,不老实就铐起来!”

    “姓郝的,你……唔……咱们……没完……呜呜!”杜峥铭喊了几句,就被戴上手铐,套上黑罩,押回警车上,直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郝清平整理了警服,把警帽戴好,走到红色的帐篷下,见王思宇正在打电话,就绕到旁边,面带笑容,和柳媚儿廖景卿打了招呼,他到王思宇家里去过几次,对这两位美女,并不陌生。

    柳媚儿把他领到旁边,小声地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讲了一遍,又叮嘱道:“郝局,王书记的腿上都受伤了,那人真是无法无天,你们一定要狠狠地整治一下,让他知道厉害!”

    “放心,放心,我一定会严肃处理。”郝清平心里这个气啊,没想到,堂堂常务副省长的公子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调戏妇女,还动手打人,这也罢了,居然惦记起王书记的女人来了,这不是在找死吗?

    王思宇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旁边,拿起毛巾,擦拭了身体,转头看了郝清平一眼,淡淡地道:“老郝,你怎么过来了?”

    郝清平忙凑了过来,小声地道:“王书记,是卢市长叫我过来的,您没受伤吧?”

    王思宇明白了,冷笑了一下,点头道:“没受伤,不过,这个老卢真是不像话,公安局长是使唤丫头吗?”

    郝清平脸上一红,也有些难堪,赶忙表态道:“王书记,再有类似的事情,我一定会顶回去。”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去处理吧,现场目击证人很多,如果有需要,我到局里录口供,配合你们调查。”

    郝清平连连摆手,诚惶诚恐地道:“不用,不用,王书记,您放心好了,我能处理好,不过,以后千万别动手了,要是出了意外,我怎么向全市人民交代啊!”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是有点冲动,好了,你去忙吧,我坐会就走。”

    “好的,好的。”郝清平忙退了回去,招手叫了几名干警,到现场调查取证,无论是证人证词,都对王思宇这边有利,与柳媚儿的陈述没有太大的出入,他心里就更加踏实了。

    二十分钟后,郝清平拨打了电话,声音冷淡地道:“卢市长,案子已经查清了,犯罪嫌疑人杜峥铭已经被抓起来了,我们正在返回市局的路上。”

    “什么?”卢金旺皱起眉头,拿手敲着桌子,一字一句地道:“郝清平,你把话讲清楚,杜峥铭触犯了什么法律?”

    郝清平目视前方,不慌不忙地道:“卢市长,杜峥铭胆大包天,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妇女,野蛮殴打无辜群众,已经构成流氓滋扰罪,情节特别严重,应该予以刑事拘留。”

    卢金旺面沉似水,拿起杯子,忿然道:“郝清平,你这是唱的哪出戏?”

    郝清平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车窗外,小声道:“卢市长,他在沙滩上,调戏王书记的女朋友,还动手打了王书记几下,王书记被迫还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制服。”

    “咣当!”茶杯滑落在地,卢金旺愣住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有些紧张地道:“清平,王书记受伤了没有?”

    郝清平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不过,大腿好像被砸到了,上面还有一块青紫色的瘀伤,杜峥铭太嚣张了,抡着椅子追着王书记打,这要是被他行凶得逞,可怎么得了!”

    “没受伤就好。”卢金旺长出了口气,伸出大手,‘啪’地一拍茶几,怒不可遏地道:“这个杜峥铭,真是吃了豹子胆,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能姑息!”

    “那杜省长那边?”郝清平迟疑了下,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半截,他也担心事情处理得不够妥当,得罪了杜山父子,被人家秋后算账。

    “不用担心,杜省长那边,我会去说的。”卢金旺摆摆手,又试探着问道:“老郝,王书记有什么具体指示吗?”

    郝清平笑了一下,轻声道:“没有,王书记表示,如果有需要,可以到局里录口供,配合我们调查。”

    “知道了。”卢金旺挂断电话,暗自松了口气,只要王思宇没有不依不饶,非要严办,事情就还有转机,最多让杜峥铭在里面蹲几天,给王书记出出气,一场风波,也就可以化解了。

    杜峥铭的名声不太好,卢金旺也是早有耳闻,不过没想到,这次居然撞到枪口上,让他大感意外,沉吟良久,他又给杜山拨了电话,把情况大致讲了下,委婉地道:“老领导,你看,是不是冷处理一下?”

    杜山安静地听完,沉默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他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金旺兄,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杜山就当没有这个孽子!”

    说完,他直接摔了话筒,进了书房,随即,里面传来‘哗啦’一声响,像是花瓶破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暴怒的咆哮声:“王思宇,你真是欺人太甚了,咱们走着瞧!”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摇摇晃晃的警车里面,杜峥铭忽然喊了起来:“我想明白了,一定是王思宇,在滨海,除了他没人敢这样对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