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五章 铁树开花 五

第八十五章 铁树开花 五2017-11-9 13:10:12Ctrl+D 收藏本站

    第717节    第八十五章      铁树开花      五

    到了晌午时分,廖景卿和柳媚儿带上瑶瑶返回家中,王思宇也离开海滩,去了市中心的德莱饭庄,在豪华包间里,他以私人身份,邀请了来自京城的律师团队,席间,王思宇耐心地看了辩护材料,也听取了律师们对于案件的分析和推论。

    沈楠楠的案子已经结束侦查阶段,移交检察机关,走司法程序,过些日子就要开庭审理了,王思宇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非常挂念的,而且,对于那个可怜的女人,除了同情之余,也有些许的愧疚,希望能在合法的范围内,为她做些事情。

    律师们非常敬业,在滨海这些日子,做了大量的工作,除了搜集证据外,也和被害人家属进行了接触,帮助牵线搭桥,在经济赔偿问题上,达成了协议,根据他们的推断,按照国内类似的案例,沈楠楠应该会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十年的刑期,不算短,也不算长,但作为一个漂亮女人来讲,也许就意味着,最美好的青春就要在铁窗内度过了,无论事业,还是生活,几乎都被毁了,一想起这些,王思宇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情绪低落到了谷底,在饭桌上虽然频频举杯,却绷着面孔,很少露出笑摸样。

    这些律师自然清楚王思宇的身份,外面的流言蜚语,喧嚣尘上,大家自然也都有所耳闻,他们都是这个行业顶尖的法律专业人士,从业经验丰富,接触过太多的案子,以及各种各样的黑幕,但从未像今天这样疑惑,甚至是费解。

    受害人全无根基,市委王书记只要开口打个招呼,就能摆平的事情,却煞费苦心,非要在法律范围内解决,真是有些让人不可理解了,但当王思宇在喝了几杯酒后,说出要尽最大的能力,维护法律的尊严时,这些人都沉默了,随后,就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尽管仍有些将信将疑,但眼前的事实告诉他们,这也许是真的,而且,众人也都看出了王思宇此时的矛盾心理,对这位年轻的京城太子,滨海市委书记,就更加敬重了几分,也都纷纷表示,一定竭尽全力,把案子办好,不让王书记失望。

    午餐完毕,在饭庄门口送走律师团队,王思宇又到旁边的店里,买了鲜花水果,随后钻进郑大钧的小车里,前往看守所,探望被羁押的电视台女支持人,沈楠楠。

    让王思宇感到意外的是,见面之后,他发现沈楠楠的气色很好,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憔悴,那张白净漂亮的脸蛋上,甚至还泛着些许的红润,在接过鲜花后,沈楠楠拿到胸前,深深地吸了一口,就微笑道:“谢谢,王书记,昨晚就知道你要来了!”

    “恨我吗?”王思宇点了一颗烟,把打火机放下,皱眉吸了几口,抬起头,真诚地望着沈楠楠,轻声道:“也许,我应该打招呼,让你恢复自由。”

    沈楠楠笑了,轻轻摇头,把鲜花放在桌上,盯着那束娇艳火红的玫瑰,若有所思地道:“不恨,我谁都不恨,冷静下来之后,我也想过了,应该接受惩罚,只有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好受些,后半生也能摆脱阴影。”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弄着打火机,皱眉道:“楠楠,春山好像已经回来了,他来看过你吗?”

    沈楠楠摇了摇头,眸中闪过一丝伤感之色,淡淡地道:“他二姐来过,大概的意思就是,他感到压力特别大,没办法在滨海生活下去,想调走了,去过平静的生活,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转移话题道:“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写信,让他们交给我。”

    沈楠楠却低下头,呐呐地道:“不用了,王书记,真的给您添麻烦了,外面的绯闻满天飞,给你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好多领导都过来看我,这里的人更是关心备至,搞得我都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犯人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要锻炼身体,积极配合改造,争取减刑,早点出来,你的工作问题不用担心,到时我会安排的,生活上也一样,有我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沈楠楠眼里泛着泪花,抬起头,脉脉地望着王思宇,小声道:“王书记,私下里赔偿的那些钱,出去后,我会还给你的。”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也好,到时你就为我打工赚钱吧,不瞒你说,我在京城有家娱乐公司,还蛮需要你这样的优秀人才。”

    “王书记,去做什么,教粤语吗?”沈楠楠拿手擦了下眼角,开了个小玩笑。

    这句话却触动了王思宇的回忆,有些伤感地点点头,微笑道:“只要你喜欢,教什么都行。”

    沈楠楠咯咯笑了起来,轻吁了口气,从衣服口袋里,小心地拿出一个色彩斑斓的蝴蝶面具,交给王思宇,有些遗憾地道:“本想做个大点的,可惜,材料不够了。”

    王思宇拿过蝴蝶面具,戴在脸上,轻声道:“很好,很漂亮,楠楠,你的手真巧。”

    沈楠楠抿嘴一笑,怅然道:“王书记,你能过来,我真是太开心了,真的要说声谢谢。”

    王思宇轻轻摇头,伸出右手,握了她白皙柔嫩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半晌,才悄声道:“楠楠,照顾好自己,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挺过去。”

    “你也是!”沈楠楠哭了,泪水顺着腮边滑落,咬着粉唇,委屈地道:“春山他……失望,真的很失望。”

    王思宇默然,拍了拍她的手,递过纸巾,轻声安慰道:“放宽心吧,以后路还长着呢!”

    沈楠楠点点头,擦了眼泪,又破涕为笑地道:“昨晚上都想好了,见到你只许笑,不能哭,没想到,终究是没有忍住。”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楠楠,其实,你哭的样子,也蛮好看的。”

    沈楠楠横了他一眼,抓起他的大手,放在面庞上,闭上眼睛,柔声道:“如果能得到减刑,早点出去,我真给你当情妇,好不好?”

    “好!”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楠楠,你放心,刑满释放后,我一定过来接你。”

    沈楠楠拿手捂了脸,轻笑道:“谢谢,王书记,这下有了盼头,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也不怕苦闷乏味了。”

    王思宇笑笑,拍了拍她的香肩,轻声道:“放心,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

    “别,人言可畏,你是市委书记,总要注意影响的。”沈楠楠拂了下秀发,睁开美眸,瞟了王思宇一眼,婉言道:“回去吧,庭审前能看到你,我就不紧张了。”

    王思宇又坐了十几分钟,轻声细语地安慰了沈楠楠,直到她再三催促,才离开看守所,返回别墅,进了房间后,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又闷头吸了几颗烟,就摸出手机,给老卦师发了短信,只说最近烦恼太多,感到诸事不顺,请对方指点迷津。

    半个小时后,老卦师却把电话打了过来,笑吟吟地道:“以后有事情,别发短信,直接打电话,可能看不到了。”

    “看不到了?”王思宇愣了一下,诧异道:“什么意思?”

    老卦师叹了口气,轻声解释道:“去年夏天,左眼就已经看不到东西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右眼也就没了。”

    王思宇皱起眉头,吃惊地道:“是眼疾吧,应该早点治疗,你在哪里,我安排人接你。”

    老卦师摆了摆手,笑着道:“不用了,我们这个行当,变成瞎子好,更容易骗人了。”

    王思宇生气了,有些焦急地道:“别开玩笑了,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老卦师哈哈一笑,摘下厚厚的眼镜,轻声道:“别担心,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和他共同研究邵子神数,已经小有所得了,我的病是天罚,医院治不了。”

    王思宇摆摆手,皱眉道:“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快停下来吧,别再研究了。”

    “那哪成,总不能一辈子都被双眼蒙蔽了吧,看不到更好,静心!”老卦师笑了笑,又摸出几枚铜钱,打了一卦,轻声道:“过段时间,我打算去趟华西,见下妙可师妹,向她交代些事情,我能算出很多事情,唯独算不出自己的运数,总要做些准备才好。”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处理吗?”

    “有,帮我照顾好小佳,让她尽量开心些。”老卦师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轻声道:“小佳是我的孙女,以后,我这身骗人的本事,总归要传了她,这孩子命苦,三十以后,怕也要遁入空门了。”

    王思宇心里一紧,不知为什么,竟然生出空落落的感觉,点头道:“你放心,她现在很好,以后即便遇到麻烦,于家人也会为她出头的,应该不会落得那样的结局。”

    “世事难料!”老卦师哂然一笑,呷了口茶水,继续道:“你那里的情况,我也猜出几分,虽然多了些烦恼,但没有大碍,问题似乎是出在龙兴之地,华西那边可有什么变动?”

    王思宇沉思半晌,摇头道:“华西那边……有几名非常重要的干部,要调走了,除此之外,倒没发生什么变动。”

    “这就对了。”老卦师叹了口气,轻声道:“那里要有人镇着,不能都调出来,这样吧,在青州市的市中心广场上,立起一尊雕塑,压压邪气!”

    王思宇不禁哑然失笑,半信半疑地道:“立谁的?孔孟先师还是太上老君?”

    “你是正统,根正苗红,当然要立本朝太祖了!”老卦师放下杯子,意味深长地道:“要立别的,也可以,你自己决断就可以了,倒不必受旁人影响。”

    王思宇有些吃味,微笑道:“你一口一个龙兴之地,倒把我搞糊涂了,那种事情,能说得准吗?”

    “不好说。”老卦师摇了摇头,沉吟道:“按照神州运势,是到了龙抬头的时候了,龙性喜淫,至于是不是你…….”

    “好了,那就这样!”王思宇啪地挂断电话,把手机丢下,冷哼道:“为老不尊的家伙,什么叫龙性喜淫?还不都是你搞得鬼!”

    想了想,他也乐了,又看了些文件,就拿起手机,给华西的叶小蕾打了电话,把在青州树立雕像的事情说了下,又趁机温存了一番,叶小蕾这次倒是风情万种,毫无顾忌地和他煲起了电话粥。

    直到外面的天黑下来,王思宇才挂断电话,笑眯眯地走了出去,却见廖景卿穿着睡袍进了浴室,而柳媚儿正坐在沙发上,抱着瑶瑶看着电视节目。

    他在二楼转了一会儿,就悄悄地走到浴室边上,趁着柳媚儿没有注意,晃荡几下,闪身溜了进去,既然是龙性喜淫,那就不必再有什么顾虑了,顺其自然就好。

    下一刻,浴室里传来一声娇呼,但很快就安静下来,只剩下哗哗的水声,以及压抑到了极点的呻吟声,水花四溅间,两个炙热的身子,再次拥抱在一起,激情热吻,抵死缠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