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六章 铁树开花 六

第八十六章 铁树开花 六2017-11-9 13:10:13Ctrl+D 收藏本站

    第718节    第八十六章    铁树开花    六

    周三的下午,卢金旺突然来访,两人坐在沙发上,交流了最近的工作,卢金旺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微笑着道:“王书记,昨儿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个杜峥铭真是不争气,把杜省长气得半死!”

    王思宇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年轻人嘛,总会犯些错误,改了就好。”

    卢金旺皱了下眉头,轻声道:“王书记,请你不要往心里去,杜省长这个人也是恩怨分明,他是不会包庇子女的,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对您产生别的看法。”

    这样的表态,其实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但卢金旺也很无奈,他非常清楚,杜山与王思宇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某种微妙的关口,矛盾随时可能激化。

    从他内心而言,是不希望见到两人争斗的,因为,那极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不符合两边的政治利益,况且,他总觉得,这里面并没有涉及太多的利益之争,双方都有些意气用事了。

    甚至,卢金旺还期盼着,杜山能够改变观念,与王思宇化干戈为玉帛,结为盟友,共同在南粤发展,至少,也不该演变为两边火拼的局面,那样一来,只能让其他势力坐收渔人之利。

    王思宇笑了,把手一抬,轻声道:“顺其自然吧,他有没有看法,有什么看法,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卢金旺叹了口气,心情变得沉重下来,思索良久,才叹息道:“王书记,大局为重啊。”

    王思宇点点头,转移话题道:“老卢,要说声恭喜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再上一个台阶,梅岭市不错,有多位省委领导都是从那里起跳的,机会难得,要好好把握。”

    卢金旺眼睛一亮,会意地笑道:“还请王书记多支持,您的意见非常重要。”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老卢,你的能力在那里,早就应该进步了,是我耽误了你半年,真该说声抱歉。”

    卢金旺愣了一下,没想到王思宇会这样坦白,也就敞开心扉道:“王书记,讲实话,你刚来那会儿,我确实想不通,还为此闹过情绪,但现在真是服气了,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这番话倒是肺腑之言,卢金旺人老成精,看人极准,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也已经确定,这位年轻的京城太子,行事风格虽然有些特别,但确实是公心大于私心,是真正干事儿的人。

    王思宇笑笑,意味深长地看了卢金旺一眼,轻声道:“老卢,如果有一天,我和杜省长发生冲突,希望你能保持中立,至少,不要参与进来,咱们毕竟共事一场,还是有感情的。”

    卢金旺沉默了,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半晌,才抬起头,苦笑着道:“有机会,你们应该一起坐坐的,把事情谈开,也就没什么了,其实,老杜这个人还是很好交往的。”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察言观色,见王思宇没有反应,知道事不可为,就叹了口气,起身道:“事情闹到现在,许伯鸿起了很坏的作用,以一己之私,坏了大好局面,真是让人痛心。”

    王思宇笑笑,把卢金旺送到门外,目送着他下了楼,才转头道:“小鲁,给纪委那边打电话,请孙书记过来一趟,有事情要商议。”

    “好的,王书记。”鲁玉婷应了一声,又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将一盒精致的糕点递给王思宇,笑吟吟地道:“王书记,这是我男朋友送的,正宗的意大利点心,味道还不错,拿去尝尝吧。”

    “好,那就尝尝。”王思宇点点头,接过糕点进了里屋,吃了几口,感觉味道怪怪的,不合口味,就丢到旁边,点了一颗烟,仰坐在皮椅上,皱眉思索起来。

    卢金旺的劝告,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很显然,他与杜山父子之间,已经做了私仇,断然没有缓和的可能,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其中一人离开南粤了。

    杜山是常务副省长,地位超然,又有省委书记赵胜达当后台,此时风头正劲,要想扳倒他,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必须仔细筹划,从长计议。

    王思宇目前要做的,就是以卢金旺的调离为契机,彻底掌控住滨海的局面,把杜山的旧部,或收伏或换掉,彻底瓦解杜家帮在滨海的势力,改朝换代,旧貌换新颜。

    想做到这点,也并不容易,首先就要解决市委副书记许伯鸿的问题,在王思宇的眼里,这个许伯鸿看似鲁莽激进,实则城府极深。

    这次,许伯鸿充当了杜山的急先锋,利用沈楠楠的案子把水搅浑,败坏王思宇的名声,这样的阴险小人是决计不能留在身边的,否则,麻烦会层出不穷。

    只是,按照原来的想法,他是想借助外力来解决这个人,可上次和杜峥铭发生正面冲突,已经撕破了脸皮,王思宇预感到,他和杜山之间的交锋,应该很快就会到来,因此,要提前下手,拔掉这颗钉子,免得被动。

    在官场上,实力才是硬道理,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生,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许伯鸿这样高调地反对自己,无非是想向省里证明,他有能力,也有决心和自己抗衡。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进入省委赵书记的视线,成为接替卢金旺的热门人选,这个人必须打掉,打掉了他,不但对杜山还以颜色,也能让赵书记明白,自己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要拿下许伯鸿,还要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上次的打黑专项行动,就没有掌握到许伯鸿的违法犯罪证据。当然,这绝不能证明,许伯鸿身家清白,只能说明,他做事很小心,没有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

    值得注意的是,许伯鸿的直系亲属当中,并没有人经商,但他的子女仍然在省城拥有多处豪宅,并且,他的夫人也办了加拿大的护照,在那里也有规模不小的农庄。

    王思宇在纪委工作过相当长的时间,接触过各式**案件,办案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他让郑大钧调阅了信访办的举报材料,把所有涉及到许伯鸿的信件都找了出来,希望从中查到些蛛丝马迹。

    其中有两条线索引起了王思宇的注意,一条是曾有人举报,许伯鸿的儿媳妇在担任紫鑫矿业副总经理期间,利用私人关系,帮助紫鑫矿业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大量受到污染的水源,被排放到海里。

    另一条线索是,有人举报紫鑫矿业隐瞒矿难事故,将一起死伤多人的尾矿坝坍塌事故积压下来,并且,紫鑫矿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勾结当地的区委领导,对于举报人进行打击报复。

    这两条看似不经意的线索,让王思宇警惕起来,就打算把材料转到市纪委,让他们展开调查,但问题是,市纪委的孙书记也是杜家帮成员,在以前的工作中,唯卢金旺马首是瞻,对王思宇的指示,向来都是能拖就拖,阴奉阳违,很少有积极配合的时候。

    这就让王思宇有些不放心了,就有心想和他聊聊,再争取一下,孙建斌若是实在争取不过来,就只有两个办法了,要么派出去学习,要么直接调整常委分工,让他靠边站,舍此之外,再无别法。

    孙建斌来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已经明白了王思宇的意图,心里就变得忐忑不安起来,老实说,他并非是有意掣肘市委书记,那是在自讨苦吃。

    可让他调转枪口,对付杜家帮的成员,却是万万不能的,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顺着王书记的意图,解决了别人的问题,最终,他也会落得相同的下场。

    即便不是兔死狐烹,那些下水的杜家帮成员,又怎么能够放过他?

    大家都在一起共事多年,手里难免会握着对方的一些把柄,真要到了摊牌的时候,有可能会搞到玉石俱焚,到时,就又是一场官场大地震了。

    杜家帮不能垮,垮掉之后,没人能够安全着陆,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但要命的是,现在这架势,刀子已经放在脖子上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位市委书记,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多少选择余地。

    外出学习,这是官场上最常见的整人手段了,通常干部出去以后,山头就被人占领了,半年后再回来,很可能就没位置了,有些人甚至中间就犯了事儿,直接被带走审查。

    这其中存在的风险,孙建斌心知肚明,沉默良久,他拿手搓了把脸,面带难色地道:“王书记,去中央党校的机会很难得,可纪委这边的工作更重要,我不想离开。”

    王思宇的面容有些冷,拿起茶杯,淡淡地道:“建斌同志,你也知道纪委的工作重要,可这段时间,纪委又处理了多少案件呢?好像并不多!”

    孙建斌叹了口气,轻声争辩道:“王书记,现在都在讲政治,顾大局,纪委这边若是真抓了大案子,恐怕会影响到滨海市的稳定,这也是和您的指示精神相背离的。”

    王思宇把杯子重重地放下,皱眉道:“建斌同志,我印象当中,从没有给你们纪委拉后腿,反而是你们自己的工作有问题,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这已经不是头一次了,不妨实话实说,我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您说的也有道理,但……”孙建斌欲言又止,只觉得后背**的,全是冷汗,他低头喝了半天的茶水,才摇头道:“王书记,反正我不想离开。”

    王思宇险些气乐了,绕过办公桌,来到沙发边坐下,望着这位面色铁青的小老头,微笑道:“建斌同志,有什么话,尽管敞开了说,别吞吞吐吐的。”

    孙建斌叹了口气,拿手蘸了茶水,在茶几上写了个‘许’字,轻声道:“王书记,是要查他吧?”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淡淡地道:“如果是,你查不查?”

    “查!”孙建斌咬了下牙,一拍大腿,下定了决心,低声道:“不过,我有个请求,希望您能同意。”

    王思宇微愕,点头道:“说吧。”

    孙建斌阴沉着脸,讨价还价道:“我们只管查找证据,真正办案,由省纪委来进行,免得市纪委承担太多的压力。”

    王思宇笑了,轻声道:“建斌,你这人干工作太油了,这样可不成。”

    孙建斌苦笑了一下,摇头道:“没办法,王书记,说句大实话,也不怕您生气,您在滨海干个一年半载,可能又要升迁了,我们这些本地人却是动不了的,到时候,人家会秋后算账的。”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建斌,不要有这个顾虑,如果真是因为处理**案件,遭到打击报复,你可以随时和我联系,我解决不了的,也会为你写材料,交到中南海。”

    孙建斌底气足了些,轻声道:“那好,王书记,我保证在三个月内完成任务。”

    “不行,太慢了。”王思宇摆摆手,起身回到办公桌后,拿了一叠材料交给孙建斌,又摸出一包大中华,拍到他的手里,冷冰冰地道:“一天一颗,这包烟吸完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办不下来,你打辞职报告好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