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一章 真是搞不懂 !

第九十一章 真是搞不懂 !2017-11-9 13:10:20Ctrl+D 收藏本站

    第723节    第九十一章      真是搞不懂  !

    “专心吃饭,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管!”王思宇如梦初醒,喜得眉花眼笑,赶忙站了起来,悄悄进了浴室,从后面抱住廖景卿,轻吻着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吃惊地道:“姐,真的有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是啊,想过了,家人联系不上,瑶瑶在这世上太孤单了,给她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也蛮好的,将来也好有个照应。”

    王思宇倍受打击,感到有些泄气,却也只能笑笑,讪讪地道:“姐,我也是这个意思。”

    廖景卿以手掩唇,怯怯地笑了半晌,才转过身子,伸出一双光洁的玉臂,勾了王思宇的脖子,在他面颊上亲了一口,羞赧地道:“小傻瓜,喜欢吗?”

    “当然喜欢了。”王思宇如同吃了蜂蜜,心里甜丝丝的,环扣了她的纤腰,笑逐颜开地道:“这是今年最好的消息了,姐,真是不知该怎样感谢你。”

    廖景卿霞飞双靥,横了他一眼,又把头埋在王思宇的怀中,伸手摸着他的胸膛,动情地道:“感谢什么,小宇,能为你添上一男半女,我心里也是很开心的。”

    王思宇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嘿嘿傻笑着道:“姐,早就盼着这一天,没想到,真就来了,还有些不敢相信,跟做梦一样。”

    “别光顾高兴了,小心乐极生悲,媚儿生气了吧?”廖景卿秀眉微蹙,眸中闪过一丝忧色,继续道:“小宇,媚儿是个好女孩,对你用情很深,真的不想伤害她。”

    王思宇笑笑,胸有成竹地道:“没事儿,不用担心,她就是小孩子脾气,哄哄就好了。”

    廖景卿叹了口气,温柔地道:“还是我去找她谈谈吧,这种事情,女人来处理好些。”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也好,先回去吃饭吧。”

    两人回到餐桌边,廖景卿只吃了小半碗饭,就将可口的饭菜捡了些,拿到楼上,敲开了柳媚儿的房门,袅娜地走了进去。

    王思宇草草地用过餐,收拾了饭桌,又把厨房里的卫生做好,勤快地拖了地,就回到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往楼上看,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唯恐上面传出争吵声。

    媚儿和廖景卿相处几年了,她们母女和景卿之间,关系极好,按道理是不会翻脸的,但吃醋中的女孩子,往往是不可理喻的,也有可能会一时冲动,说些过头的话。

    这个时候,他过去是不好的,容易刺激到媚儿,因此,只能先冷处理一下,待廖景卿试探过媚儿的反应,再酌情处理,当然,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媚儿最多闹上几天,应该会接受现实。

    过了一会儿,瑶瑶写完作业,伸了懒腰,又甩甩手腕,把本子塞进书包里,就溜到沙发边,拿手指着楼上,挤眉弄眼地道:“舅舅,她们不会打起来吧?”

    “当然不会。”王思宇斜眼乜着她,面带愠色,皱眉道:“怎么回事,好像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瑶瑶咯咯一笑,把双腿放到茶几上,满不在乎地道:“不是幸灾乐祸啦,就是感觉好玩。”

    王思宇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哪里好玩了?”

    瑶瑶勾了勾手指,在他耳边小声道:“这样也好,媚儿阿姨知道了,以后就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对吧?”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屈指在她额头上敲了一记,低声喝道:“别乱说,小孩子家家的,什么都懂!”

    “打疼了呢!”瑶瑶拿手揉着脑门,拉过王思宇的手腕,咬了一小口,佯怒道:“再敢打我,就离家出走了,到时别满世界地找人家!”

    王思宇转过头,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小声道:“瑶瑶,想要个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瑶瑶双手捧着小脸,哼哼唧唧地道:“都不想要呢,要了就惨了,再也没人宝贝了,有好东西,也都分给人家了!”

    王思宇哈哈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这么自私可不成,要是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你会觉得孤单的,那时有弟弟妹妹陪着,还会好点。”

    瑶瑶把小嘴一撇,笑嘻嘻地道:“不会的,你就是想要小孩子,才故意这么说,吓唬人呢!”

    王思宇侧过身子,试探着问道:“小宝贝,你如果真不喜欢,我就去说说,孩子不要了,好吗?”

    “算了!”瑶瑶叹了口气,酸溜溜地提条件:“都已经有了,那就生下来吧,只是,你们必须最宠我,要不然,人家就不干,就要揍她!”

    王思宇不禁莞尔,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拉钩!”瑶瑶伸出纤细的手指,挑起王思宇的尾指,摇了几下,就笑嘻嘻地道:“舅舅,我上去看看。”

    说罢,乐颠颠地跑到楼上,把耳朵贴在房门上,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很快,她回过头,拿手在眼睛下面比划着,做着抹眼泪的动作。

    几分钟后,廖景卿推开房门,面色凝重地走出来,从表情上看,似乎交谈的效果不太理想,她把方面轻轻带上,向王思宇做了个手势,就揪着瑶瑶的耳朵,把小家伙领回卧室。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吸完后,慢吞吞地上了楼,进了卧室,见媚儿正双手抱膝,坐在床头,秀发散乱地披在肩头,脸上还带着斑斑泪痕,眸中泪光莹然,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心疼了。

    他不禁叹了口气,挨到床边坐下,轻声道:“媚儿,还在生气?”

    “没有!”柳媚儿转过身子,把俏脸扭到旁边,凄然道:“其实,很久以前就猜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证实罢了。”

    王思宇从后面抱住她,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轻声道:“既然有了心理准备,为什么还哭?”

    “不知道。”柳媚儿耸动着双肩,心中无限委屈,眼泪如同绝了堤的河水,奔涌而出,顺着腮边洒落。

    王思宇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香肩,悄声道:“媚儿,转过来,看着我,不许哭,知道吗?”

    “就不!”柳媚儿虽是嘴硬,但还是顺从地转过身子,把脸埋在他的肩头,小声嘟囔道:“许你乱来,就不许我哭了吗?这是哪门子道理!”

    王思宇笑笑,把她拥在怀里,语气轻柔地道:“媚儿,想哭就哭吧,不就是想让我心疼吗?”

    柳媚儿哼了一声,恨恨地道:“那你疼了没有?”

    王思宇点点头,爱怜地梳理着她的秀发,由衷地道:“疼了,哪能不疼呢!”

    “真的?”柳媚儿哽咽了几声,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泪眼婆娑地道:“你发誓!”

    王思宇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笑着道:“好吧,对天发誓,看到媚儿伤心流泪,我这心里是真不好受,就像猫抓了一样!”

    柳媚儿破涕为笑,顿足道:“讨厌,是刀割,不是猫抓!”

    王思宇笑着点头,轻声道:“都差不多,反正是疼了!”

    “还笑,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柳媚儿抹了眼泪,像美人鱼一样缠了过去,把王思宇压在身下,小声地道:“老实交代,你和景卿姐姐之间……那个,多久的事情了?”

    王思宇闭上眼睛,摆出誓死不招的架势,随口搪塞道:“忘了,你去问景卿姐吧。”

    “坏蛋,那怎么好意思问!”柳媚儿伸出粉拳,在他肩上擂了几下,又嗔怪地追问道:“是在华西那时候,对吧?”

    王思宇笑着摇头,轻声道:“不是。”

    柳媚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用手支着下颌,悻悻地道:“这也就是景卿姐姐吧,换了别人,肯定没完!”

    王思宇假装生气,板着面孔道:“你这样耍小性子,景卿姐姐心情能好吗?要是孩子有了闪失,我是真要把你嫁出去了。”

    柳媚儿嘴唇翕动了几下,青春靓丽的脸颊上,闪过一丝落寞之色,失神地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景卿姐姐的,如果你不喜欢,我再搬回华西好了,免得在你们身边碍事儿。”

    王思宇瞪了她一眼,低声道:“真想走?”

    “当然是真的,谁开玩笑了。”柳媚儿伤心极了,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赌气地道:“我困了,要先睡会,你去陪她吧。”

    王思宇摇了摇头,叹息道:“算了,今晚还是陪着小醋坛子好了,省得你哭哭啼啼的。”

    柳媚儿‘扑哧’一笑,却又拿手推他,催促道:“快去吧,景卿姐姐怀了孕,需要你的安慰,我是哭惯了的,看个电视剧都能哭上半天,不要紧的。”

    王思宇又耐着性子,哄了一会儿,见媚儿确实已经消了气,就为她拉上被子,悄悄地下了地,去了隔壁的房间。

    廖景卿正站在镜子前,给瑶瑶梳理头发,见他进来,忙停下动作,关切地问道:“小弟,媚儿怎么样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没事儿了,媚儿还是通情达理的。”

    “那可不一定。”瑶瑶转过头,闷闷不乐地道:“我还通情达理呢,可知道了以后,一样不开心,之前都没有和人家商量过,你们两个,真是太过分了!”

    廖景卿抿嘴一笑,帮她把头盘起,柔声道:“瑶瑶,不许再发小姐脾气,以后小弟弟出生以后,你要多关心他才对。”

    瑶瑶点点头,又睁大了眼睛,有些苦恼地道:“到时他管舅舅叫爸爸,我却要叫舅舅,真是乱套了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宝贝,那你也改口好了。”

    “不行,我叫顺口了,改不过来。”瑶瑶拿手揉了下鼻子,跳下皮椅,来到王思宇的身边,仰头看着他,嘴巴动了几下,就咯咯地笑道:“真的不行呢,我叫不出口了!”

    王思宇抱起她,轻声道:“怎么不行,记得以前哄你睡觉时,就曾经叫过的。”

    瑶瑶脸红了,撅嘴道:“那都是很小很小的时候了,人家现在都大姑娘了呢!”

    王思宇拿手比量了一下,戏谑地道:“哪里大了,心眼跟针鼻儿一样小。”

    瑶瑶咯咯一笑,摇头道:“不行的,要是改口了,见了那么多小舅妈,就没办法打招呼了。”

    “就知道找借口!”王思宇笑笑,把她放了下去,眨了下眼睛,又向门外努努嘴。

    瑶瑶会意地点点头,乖巧地溜了出去,把房门轻轻带上,却没有离开,而是躲在门后偷听。

    廖景卿回到床边坐下,柔声道:“怎么不去陪媚儿?”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媚儿蛮懂事的,让我过来陪你。”

    廖景卿有些无语,蹙眉望着他,哭笑不得地道:“小弟,你是真不懂女孩子,今儿晚上,就该在那边,不然,她又该伤心了。”

    王思宇也有些头疼,苦笑着道:“总归是我不好,再怎么做,也对不住她。”

    廖景卿想了想,就抿嘴道:“这样吧,这几天夜里,你在这里住,我去陪媚儿,等她心里的疙瘩解开,你再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有些无奈地道:“也好,免得她哭哭啼啼地回华西,到时,没法和小蕾阿姨交代。”

    廖景卿莞尔,轻笑道:“那倒不会,媚儿的心思,全在你这里,舍不得离开的。”

    王思宇笑了笑,沉吟着说:“这丫头,虽然任性了些,倒还真是执着。”

    瑶瑶在门外偷听了半晌,有些失望地离开了,嘴里喃喃地道:“都不说你爱我,我也爱你,怎么忽然就要小孩子了呢,真是搞不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