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三章 摸奶.子

第九十三章 摸奶.子2017-11-9 13:10:22Ctrl+D 收藏本站

    第725节    第九十三章    摸奶.子

    晚上八点钟,滨海市纪委办公大楼里仍然亮着灯,纪委书记孙建斌眉头紧锁,把手里的卷宗重重地摔下,霍地站起,绕过办公桌,背着手在屋里徘徊着,脸上闪过一丝烦躁之色。

    靠边的沙发上,安静地坐着三位纪委干部,这三人都是他的绝对心腹,是孙建斌可以信赖的人,此次调查许伯鸿的案子,就由他们三人负责,到目前为止,没有走漏半点风声。

    下午,他把卷宗交给市委王书记之后,却被退了回来,王思宇在卷宗上做了近五百字的批语,看完后,让他感到格外吃惊,这位王书记对于纪委的工作太熟悉了,根本别想蒙混过关。

    可要想把案子办扎实了,就必须要审问几位关键证人,那样一来,很容易打草惊蛇,惊动了市委副书记许伯鸿,这是孙建斌最为顾忌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想和对方翻脸的。

    但问题是,王书记那边压得厉害,只给了他不到二十天的时间,现在日期已经过了大半,要是再拿不出结果,就没办法向这位市委书记交代了,搞不好,他头上的乌纱帽也将不保。

    沙发上的三位干部,也非常清楚孙书记面临的窘境,这不是案子本身的问题,而是站队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就将意味着,以后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市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高坤明和旁边两人耳语几句,就起身道:“孙书记,是该下决心了,这个时候再犹豫,就把两边都得罪了,既然查了,就要查到底,把他送进去!”

    “对,对,老高说的对!”旁边两人也同时附和着,敦促孙建斌下决心。

    孙建斌转过身子,目光分别在三人脸上闪过,最后落在墙上的书法作品上,思索良久,才回到办公桌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有些无奈地道:“也只能如此了,总要赌一把。”

    高坤明上前几步,为孙建斌点了一颗烟,坐在对面的皮椅上,用手敲着着卷宗道:“孙书记,就从许伯鸿的儿媳妇苗冬惠那打开突破口,咱们先把她规起来,不出三天,肯定能拿到证据。”

    孙建斌皱眉吸了口烟,拿起日历,看了一眼,轻声道:“好,明天是周五,你们在下午动手,把她带到郊区的招待所,想尽办法让她开口。”

    “好,就这么办!”高坤明拿起卷宗,笑着道:“孙书记,要不这样,你把手机关掉,去外地躲两天,周一再回来,要是运气太差,没拿下来,许伯鸿兴师问罪,我顶黑锅,就说误会了。”

    孙建斌淡淡一笑,摆手道:“不用,老许何等精明,跟他耍这些小花招没用,还是挑明了干吧,明晚的讯问,我也参加,只要苗冬惠能招,咱们就赢了一半。”

    “好!”沙发上另外两人也都站了起来,面色凝重地望了孙建斌一眼,就和高坤明推开房门,悄悄走了出去,到隔壁办公室,研究具体行动方案。

    孙建斌吸完烟,把半截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摸起桌上红色的话机,拨了号码,给王思宇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欠了欠身,客气地道:“王书记,我是建斌啊,您休息了吗?”

    王思宇笑笑,把签字笔丢下,轻声道:“没有,我习惯凌晨才睡。”

    “王书记,要注意身体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孙建斌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语气变得格外轻柔:“案子的事情,就按照您的指示办,明天下午,我们打算先把他的儿媳妇规起来,我亲自去审问,争取早日取得突破。”

    王思宇拿起茶杯,微笑着道:“好,建斌,你只管放心办案,不要有顾虑,天塌不下来!”

    孙建斌点点头,苦笑着道:“别的倒没什么,只是孩子都在滨海,怕以后受到影响。”

    “不用担心,还是那句话,万事有我!”王思宇见他吐露真言,赶忙给他吃宽心丸,笑眯眯地道:“建斌,你要还是不放心,以后可以让他们到京城来工作,或者调到其他省份。”

    孙建斌叹了口气,笑着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有王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现在还剩七天,我保证完成任务!”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笑着道:“好,建斌,那就等你的好消息。”

    “好的,好的,王书记,那不打扰您休息了。”孙建斌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他拿着签字笔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字,待心情平复之后,才去了隔壁房间,继续研究案情。

    为了掩人耳目,确保不出现意外情况,孙建斌决定采取秘密的方式,对苗冬惠进行双规,他先打了电话,约苗冬惠在郊区的一家茶馆见面,只说有事情请对方帮忙。

    苗冬惠没有起疑心,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到了时间,就离开单位,开车前往指定的地点,进了茶馆包房后,就望着孙建斌笑道:“孙叔,咋在这里见面呢?”

    孙建斌笑笑,把她让到桌边,微笑道:“小惠,快坐,是这么回事儿,等会要去办件案子,这里离办案地点很近,穿过两条街就到了。”

    苗冬惠笑了,抿嘴道:“孙叔,你们最近可很勤快啊,拿下不少干部了,我公公可说了,您现在是铁面无私的包青天。”

    孙建斌把手摊开,有些无奈地道:“没办法,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一把手很厉害,追得紧,总说纪委工作不利,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现在的压力可很大,头发都掉了许多,快谢顶了。”

    苗冬惠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孙叔,不用太在意,这位爷,没准是位过路的神仙,再过半年就走了,他在滨海干不长久。”

    孙建斌皱了下眉头,试探着问道:“小惠,这是你公公说的?”

    苗冬惠敏感起来,忙摆摆手,笑着道:“没有,公公从不和我们说工作上的事情,就是下面传言蛮多的,听说,脾气还不小,竟然动手打了杜公子,还关了快两周,真不给老杜面子!”

    “谣言吧,我是没听说过!”孙建斌呵呵一笑,目光落在苗冬惠胸前挂着的手机上,微微皱眉。

    苗冬惠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就笑着问道:“孙叔,这次找我来,有啥事?”

    孙建斌点点头,微笑着道:“是这样,昨天下午,我小舅子来了,他是做进出口贸易的,最近压了几批货,现金流有些紧张,想找我周转一下,可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就想找人帮忙,救救急。”

    苗冬惠会意地一笑,爽快地道:“孙叔,放心吧,想用多少,您说个数!”

    “七百万!”孙建斌眯起眼睛,笑着道:“要是觉得太多,少点也成,半年就还,三分利。”

    苗冬惠点点头,大大方方地道:“没问题,孙叔,我周一上午就给你拿支票,利息无所谓,难得您开一次金口,谈钱就伤感情了。”

    孙建斌哈哈地笑了起来,赞许地道:“怪不得你婶子说呢,小惠办事敞亮,找你准成!”

    苗冬惠也有些得意了,抿嘴道:“那倒不是,我对别人还是蛮抠门的,只是咱们两家相处的好,您又是市委领导,以后少不了有求您帮忙的时候。”

    孙建斌笑着摆手,故作不好意思地道:“有你公公在,什么事情摆不平?哪里会轮到我啊!”

    苗冬惠却叹了口气,收起笑容,谨慎地道:“孙叔,有些事情,您可能不清楚,我公公这几天心情很不好,总念叨着错过了机会。”

    孙建斌微微一怔,好奇地道:“什么机会?”

    苗冬惠探过身子,神秘兮兮地道:“卢市长要高升了,本来,我公公是有希望接的,不知怎的,就给弄没了,好像是那位市委王书记搞的鬼!”

    孙建斌打了个哈哈,笑着道:“不会,不会,他们相处的还可以,没什么矛盾。”

    苗冬惠冷笑了下,又喝了几口茶水,就抿嘴道:“孙叔,正好,有这么个事儿,咱们市有紫鑫矿业的一个分公司,分公司老总和我关系很好,想请几位市委领导当名誉顾问,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好说,好说!”孙建斌抬腕看了下表,像是想起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看,就说:“没电了,小惠,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下。”

    苗冬惠不知是计,就把手机从胸前摘下,送了过去,微笑道:“孙叔,你考虑下吧,这个顾问费还是可以的,每年三十万,退休之后也能给。”

    “你公公也是顾问吗?”孙建斌走到窗前,向下瞄了几眼,似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苗冬惠笑了笑,半开玩笑地道:“早就是了,两年前就被我拉下水了,不过,他不肯拿钱,都归到我名下了。”

    “嗯,这样啊!”孙建斌满意地一笑,拨通了号码,轻声道:“好了,进来吧。”

    话音刚落,三名纪检干部推门而入,高坤明走到桌边,拿出工作证和手续,在苗冬惠的面前晃了晃,语气凌厉地道:“苗冬惠,我们是市纪委的,有些事情,需要找你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苗冬惠傻眼了,缓缓地站起来,转头望着孙建斌,怒声道:“孙叔,你开什么玩笑?”

    孙建斌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道:“小惠,抱歉,公务在身,请你配合。”

    苗冬惠回过味来,冷笑着道:“好啊,孙叔,我好心好意地过来帮忙,却没想到,您这是在设套阴我呢!”

    “我说过了,这是公事公办!”孙建斌走了过去,在她肩上拍了拍,轻声道:“小惠,放心,只要你把知道的,老老实实地讲出来,他们是不会难为你的。”

    苗冬惠拿笔签了字,蹙眉道:“孙叔,你那么紧张,连手机都要骗走,可见,抓我的事情,我公公不知道吧?”

    高坤明听她说话难听,不禁心头起火,板着面孔,一字一句地道:“苗冬惠,请你端庄态度,任何人都没有特权干预我们执法,你公公也不例外。”

    苗冬惠轻蔑地一笑,转头道:“孙叔,真没想到,你变脸比翻书还快,这才几天啊,居然也变成了姓王的帮凶,不过,别得意的太早,咱们打赌,不到一周,我就能出来。”

    孙建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地道:“小惠,我不想再重复了,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配合我们纪委,把情况讲清楚,你还年轻,别犯糊涂,也不要抱有任何幻想,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们是不会采取行动的。”

    苗冬惠迟疑了一下,就点点头,蹙眉道:“好吧,我要去趟卫生间,然后就跟你们走,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陪你去!”高坤明把证据和手续装好,陪着苗冬惠走了出去。

    孙建斌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喃喃地道:“这个苗冬惠还是很不错的,可惜了。”

    约莫两分钟后,外面忽然响起一声惨叫,随后,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高坤明的喊声随之响起:“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笨蛋,真是笨蛋,连个女人都看不住!”孙建斌火了,跟着其他两人冲了出来,顺着楼梯追了下去,却见苗冬惠手里握着一把木棍,发疯般地冲下楼,向门外奔去。

    “别跑,别跑,快站住!”

    “拦住她,快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就在喊声中,苗冬惠冲出茶馆,向路边奔去,她的身体素质极好,在大学读书时,曾经参加过两届大运会,在短跑比赛中都险些杀进决赛,虽然工作多年,没有进行过系统训练,可底子还在,顷刻间,就把那几人甩在身后。

    她跑到路边,刚要翻过栅栏,冷不防,却被一个年轻人拦腰抱住,那人笑了笑,轻声道:“苗小姐,别浪费体力了,你逃不掉的。”

    “松手!”苗冬惠手舞足蹈,气急败坏地喊道:“流氓,滚开,把你的手拿开,拿开,摸到我的奶.子了!”

    “错了,不是流氓,我是警察!”年轻人把她带了回去,送到纪委办案人员面前,又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份档案袋,交到纪委书记孙建斌的手里,微笑道:“孙书记,里面的东西,可能对你有帮助。”

    孙建斌微微一怔,接过材料,好奇地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六,范幺六!”年轻人说完后,冲着苗冬惠眨了下眼睛,就回到路边,钻进小车里,驾车离去,很快消失在车流之中。

    孙建斌疑窦丛生,打开档案袋,抽出材料翻了几下,才恍然大悟,就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王书记,还是你厉害,就算我不接这个案子,许伯鸿也快完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