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四章 交易

第九十四章 交易2017-11-9 13:10:23Ctrl+D 收藏本站

    第726节    第九十四章    交易

    周五的晚上,南粤省省委常委,纪委书记艾嘉兴的书房里笑声不断,其实,直到现在,艾书记还有些搞不清楚,女儿为什么那样固执,非逼着自己和面前这位年轻人合作。

    虽然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艾嘉兴总觉得不可能,在潜意识里面,也不愿意去相信,毕竟,知女莫过父,艾蓉蓉虽然性格开朗,喜欢开些玩笑,但在私生活方面,一向都是检点的。

    到了艾嘉兴这个年纪的人,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做事的风格,都已经固定下来,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被外界干扰,就算是亲生女儿也不例外,他这次约王思宇见面,更多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

    而早在八年前,他离开梅岭,来到省里工作后,无论是他个人的政治生命,还是艾家的未来,都与南粤谢家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密不可分,这已经是南粤官场公开的秘密了。

    “喝茶,喝茶!”艾嘉兴抬了下手,满脸慈祥地望着王思宇,转入正题道:“滨海的事情,也听蓉蓉提起了,不过,你也知道,省委赵书记的态度非常重要,没有他的许可,要想动那个人,难度不小。”

    王思宇早有心理准备,也明白艾嘉兴讲的是实情,反腐倡廉工作最难的不是查找证据,而是得到上级领导的明确支持,没有省委书记的许可,擅自动一位重量级的市委常委,是不可想象的。

    任你找到千条罪状,人家只要嘴巴一张,说这位同志大体还是好的,是讲政治,顾大局的,成绩是主要的,即便有些错误,也是可以说服教育的,就很容易把事情压下去。

    谁若是提出异议,也就是‘不讲政治’,‘不顾大局了’,这顶帽子可是真正的五指山,一旦扣下去,几乎是宣布了干部政治生命的终结,实际上,远比贪污**要严重得多!

    喝了口茶水,王思宇放下杯子,轻声道:“艾书记,你说的情况,我也考虑过,实在不成,就反应到中央去,让上面来处理,总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吧?”

    艾嘉兴皱了下眉头,委婉地劝道:“那可就把矛盾激化了啊,得不偿失,要慎重啊!”

    王思宇笑笑,意味深长地道:“艾书记,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难题。”

    艾嘉兴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道:“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王思宇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沉吟道:“过些日子,赵书记要带队出国,半个月后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应该可以充分利用起来。”

    艾嘉兴微微一怔,恍然大悟,就哈哈地笑了起来,拿手指着王思宇,摇头道:“思宇同志,你这是在耍滑头,搞偷袭啊!”

    王思宇也笑了,转过身子,诚恳地道:“没办法,艾书记,我也在纪检部门工作过很长时间,深知反腐倡廉工作的难度,很多时候都不能硬来,要讲究策略,咱们把生米煮成熟饭了,赵书记回来,最多也就发顿火,时间久了,还是会理解的。”

    艾嘉兴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赏的表情,微笑道:“是啊,思宇同志,你讲的很好,我们干工作,处理问题,是应该讲究一定的艺术性,不能蛮干。”

    王思宇心里一喜,笑着道:“艾书记,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艾嘉兴含蓄地一笑,避而不答,反而话锋一转,笑吟吟地道:“思宇同志,如果他下去了,谁来接任比较好呢?”

    王思宇回到沙发边坐下,双手摸着沙发扶手,微笑道:“艾书记,还没有合适的人选,要不,您帮忙物色一位?”

    艾嘉兴摆摆手,含笑道:“不成,那可不成,不合规矩!”

    王思宇却笑了笑,一脸认真地道:“艾书记,坦白讲,滨海的干部里,的确没有适合的人选,还是从省里下派比较好。”

    艾嘉兴也就不再客气,会意地笑道:“好的,那改天和叶向真同志碰碰,让他帮你挑个好助手,他是组织部长嘛,就是干这个的,责无旁贷!”

    “有劳了,艾书记。”王思宇微微一笑,心里变得踏实起来,和这些老狐狸打交道,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进行交易,各取所需罢了。

    正事儿说完,开始海阔天空地闲聊,艾嘉兴其实是位学识渊博的知识分子,在很多领域里,都有较深的造诣,相比之下,王思宇要逊色得多,也就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多听少说,免得露底。

    二十分钟后,艾蓉蓉敲门进来,走到父亲的背后,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两位,谈得怎么样了?”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很好,艾书记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应该的,应该的嘛!”艾嘉兴留意到女儿的目光,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笑着道:“思宇同志,我这个女儿,很是任性,前段时间,还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过意不去。”

    王思宇怕他多想,赶忙笑着解释道:“我和艾处长是不打不相识了,现在已是很好的朋友,她帮了我不少忙,真不知该如何感谢。”

    这样大方地承认,反而不容易让人起疑心,艾嘉兴也就释然了,微笑道:“那就好,蓉蓉自小被母亲宠惯了,有时来了执拗脾气,也常和我吵嘴,虽然年纪不小了,可还和个孩子似的,不定性!”

    “哪有啊,老爸,你竟乱说,居然在外人面前贬低我,太不像话了。”艾蓉蓉脸红了,撇了撇嘴,就向王思宇使了个眼色。

    王思宇会意,站了起来,谦和地笑道:“艾书记,那不打扰您休息了,方便的时候,还请到滨海指导工作。”

    “好,好,有空一定去,思宇同志,记得常过来坐!”艾嘉兴也站了起来,和他握了手,破例把王思宇送到门外,目送着他坐车离开,才挥了挥手,迈步返回房间。

    艾蓉蓉的母亲凑了过来,皱眉道:“老艾,这孩子倒是厉害,看着比明辉还要小几岁,怎么就当了市委书记?”

    艾嘉兴笑了,轻声道:“那不能比,人家根子硬。”

    艾蓉蓉拿着手机,发了短信,就笑着走过来,摇头道:“爸,也不全是依靠家事,他这个人有真本事,比明辉强势多了,这才过来多久啊,就在滨海树立起了威信,连卢金旺都服气了!”

    “你懂什么!”艾嘉兴看了她手里的手机,有些吃味,回到沙发边坐下,一拍大腿,恼火地道:“蓉蓉,我可提醒你,你是有夫之妇,是谢家的儿媳妇,不能和他走得太近,免得被人议论。”

    艾蓉蓉生气了,跺了下脚,拉住母亲的胳膊,怒声道:“妈,你看看,我爸说啥呢,咋那么难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艾蓉蓉的母亲也板起面孔,低声喝道:“老头子,你咋还想歪了,蓉蓉哪里是那样的女孩子!”

    “不是更好,我这是在打预防针,免得她犯错误!”艾嘉兴拿手指着耳朵,有些烦恼地道:“最近这几天,她总在念叨滨海的事情,张口闭口的‘许伯鸿**案’,把我的耳朵都磨出茧子了!”

    “那本来就是你分内的工作,是你作为纪委书记的职责!”艾蓉蓉余怒未平,跺了下脚,走到衣架边,拿起外套,转身就要往出走,艾母住她,小声道:“蓉蓉,别生气,都这么晚了,不要回家了,晚上陪我聊聊天!”

    艾蓉蓉叹了口气,摇头道:“没事儿,我心里闷,出去走走,晚些时候会回来的。”

    说罢,穿上高跟鞋推门出去,钻进小车,扬长而去。

    艾蓉蓉的母亲哼了一声,走到沙发边,兴师问罪地道:“老头子,你看看,又把闺女气跑了,每次回来,你们都要吵一架,何苦来的呢!”

    “你懂什么!”艾嘉兴把手一摆,皱眉点了颗烟,思索道:“应该早点把明辉调回来,两地分居太久不好,容易影响感情。”

    艾蓉蓉的母亲呆了一下,迟疑着道:“老头子,你的意思是她和王书记……不会吧?”

    艾嘉兴拿手揉着眉心,轻声道:“现在可能还不是,但这样发展下去,就不好说了,那边前脚刚走,她就跟心里长草了一样,找到借口就追出去了!”

    艾蓉蓉的母亲不说话了,半晌,才满脸狐疑地道:“老头子,你是不是想多了?”

    艾嘉兴掸了掸烟灰,有些郁闷地道:“孩子大了,总是会变的嘛,再说了,感情上的事情,很复杂,谁也说不清楚,王书记是宁家的姑爷,蓉蓉跟他走得太近,于人于己都不好。”

    艾蓉蓉的母亲张大了嘴巴,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把手放在脑门上,愁眉不展地道:“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让人放心了。”

    半个小时后,市区内的一家咖啡厅的豪华包间里,响起银铃般的笑声,艾蓉蓉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似笑非笑地道:“事情办成了,打算怎么谢我?”

    王思宇微微一笑,抱肩道:“艾处,你想怎么谢,要不,今晚上我还去那家宾馆?”

    艾蓉蓉咯咯地笑了起来,极有风情地横了他一眼,摇头道:“免了吧,坏蛋,别想美事了!”

    王思宇笑了笑,故意做出腼腆的表情,迟疑着问道:“艾处,你要讲实话,那天夜里,到底是不是你?”

    艾蓉蓉微微蹙眉,有些不满地道:“照片都看过了,怎么还在怀疑?”

    王思宇点点头,有些苦恼地道:“不知为什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好像哪里出了差错,却说不清楚。”

    艾蓉蓉笑了一下,提起银勺,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有些自嘲地道:“那就不要想了,把那晚发生的事情忘掉,我都已经忘记了,你还记着做什么!”

    王思宇摆摆手,叹息道:“说的轻巧,哪有那么容易忘的!”

    艾蓉蓉扬起俏脸,脉脉地注视着他,半晌,才抿嘴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为了表示感谢,把我调过去吧,怎么样?”

    王思宇犹豫了下,皱眉道:“你是认真的?”

    “对,从一开始就是认真的!”艾蓉蓉拿手拂动下秀发,巧笑嫣然地道:“为了做通老爸的工作,我可费了一番心血,你总不会过河拆桥吧?”

    王思宇笑着摇头,轻声道:“不会,你真想过来,我举双手赞成!”

    艾蓉蓉脸上闪过玩味的表情,轻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思宇身子后仰,轻声道:“侯晨找过我,想调到省里,你过来,正好可以接他的位置,担任市委秘书长。”

    艾蓉蓉抿嘴一笑,喝了口咖啡,忸怩地道:“好吧,既然你有诚意,那我就过去,组织部太板人了,换换地方也好。”

    王思宇摆摆手,轻笑道:“来滨海也一样,干不好,照样打屁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