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六章 心病

第九十六章 心病2017-11-9 13:10:26Ctrl+D 收藏本站

    第728节    第九十六章    心病

    次日上午,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机场的候机室里,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凌乱匆忙的脚步,焦虑不安的眼神随处可见,涌动的人流,让原本宽阔的大厅显得格外拥挤。

    周松林站在接机口,他身旁站着两位便衣警卫,警惕地望着四周,往来不息的人流之中,几乎没有人会察觉,这位面目慈祥的老人,竟然是南粤省委副书记,常委排名第三的地方高官。

    由于飞机晚点,使得周松林也有些不安,不时地抬腕看表,过了一会儿,前方的通道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让他感到如释重负,伸出大手,用力地挥了挥,欢迎女儿的到来。

    周媛穿着v领长袖碎花连衣裙,领口处隐约可见如雪的肤光,裙摆极短,一双黑色丝袜,裹着两条纤细修长的美腿,虽然脸上戴着黑色墨镜,可周身上下,仍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美感。

    出了通道,在无数惊艳的目光当中,左顾右盼,并没有发现王思宇,周媛感到有些意外,却依然面带微笑,走到父亲面前,嫣然一笑,柔声道:“爸,您怎么过来了?”

    “乖女儿过来,爸爸当然要来迎接了!”周松林眼里满是慈爱的目光,见女儿眸光流转,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微笑道:“别找了,上午接到电话,滨海有急事,小宇赶回去了。”

    周媛内心很是失落,却点点头,摘下墨镜,淡然道:“没关系,知道他工作忙,当了市委书记,事情肯定很多,爸,您累了吧,咱们回家。”

    “好,走吧。”周松林转过身子,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轻声道:“这个臭小子,出来前也不把事情安排好,眼看着都快到机场了,却半路调头回去了,让我的乖女儿空欢喜一场,真是该打!”

    周媛抿嘴一笑,挽起父亲的胳臂,娇嗔地道:“爸,瞧您说的,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探望您的,谁稀罕那个傻小子了,他不来更好!”

    周松林停下脚步,开怀大笑,爽朗地道:“傻丫头,明明不开心了,还在嘴硬。”

    周媛把头转到旁边,寒着脸道:“没有,我说的是实话。”

    周松林笑了笑,拍了拍女儿的手,带着她走出候机大厅,来到外面,却见乌黑发亮的奔驰车后,伸出一束雪白的白玫瑰,紧接着,就是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

    和旁人一样,王思宇眼中也闪过异样之色,笑着道:“媛媛老师,今天真漂亮!”

    周媛愣住了,仿佛春风化雨一般,脸上绽起了盈盈笑意,晕红着脸说:“小宇,你不是回滨海了吗?”

    王思宇绕过车子,把白玫瑰递到她的手里,小声道:“你来了,我怎么舍得走,不过是想给你个惊喜罢了。”

    周媛横了他一眼,又转头望着周松林,不满地道:“爸,真是的,您也和他串通一气来骗人!”

    周松林笑了笑,轻声道:“上车吧,老爸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今天心情好,要让小宇陪我多喝几杯。”

    三人坐进小车,在警车的护卫下,缓缓向前,离开机场,王思宇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牵了周媛滑腻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在她掌心中用手指写下:“想我没?”

    周媛把头转向窗外,柔声道:“爸,我喜欢白玫瑰的事情,是您和他提起的吧?”

    周松林点点头,双手抱肩,不无得意地道:“当然是了,这个傻小子,干工作还算有一套,追女孩的功夫,就差得太远了,老爸在旁边看得着急,只好出卖些机密情报。”

    周媛把手放在唇边,吃吃地笑了半晌,才摇头道:“那是你不知道,他这人啊……”

    “咳咳!”王思宇咳嗽了两声,就拿手指着车窗外,转移话题道:“媛媛,看那边,很快就要新建一座大型科技园区,这可是在老爷子的倡导下搞起来的。”

    周媛撇了下嘴,就笑着不吭声,周松林却叹了口气,冷哼道:“知道,怎么不知道呢,可惜啊,就是他隐藏得太深,知道的晚了些,否则,当初就不该提起来他,让他在青州市委办当半辈子的科员。”

    王思宇咧了咧嘴,苦笑着道:“老爷子,不会那么严重吧?”

    周松林转过头,笑呵呵地道:“怎么不会,得罪了我的乖女儿,老头子自然不肯答应,对吧,媛媛?”

    周媛笑着点头,附和道:“说起来,我也有责任,当初就不该把他推荐过去。”

    王思宇笑笑,若有所思地道:“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还真和波涛商量过,要是毕业找不到工作,就凑钱,在大学附近租个台球厅,合伙干,没想到,竟然分到青州市委办去了,人生的际遇,真是不好说。”

    周松林却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会的,京城那位怎么舍得让你庸庸碌碌地生活下去,总要管的。”

    王思宇却沉默了,良久,才苦笑道:“老爷子,我和春雷书记提起过这事儿,说出来,您可能不太相信,他当初的想法,就是让我做个普通人,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

    “这样就不对了。”饶是周松林大度,也不禁有些气愤,这些年来,他和王思宇之间的关系,已经绝非领导与下属之间的感情了,几乎是视同己出的。

    即便王思宇没有和周媛谈恋爱,他也是不愿看到对方受到委屈,就皱眉道:“小宇,越是这样,就越要争口气,干出个名堂,给他看看。”

    王思宇点点头,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其实,从一开始,当他知道自己只是于佑民的备胎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也憋了一口气,要和对方较量一番,争个高下。

    可后来,在张倩影的努力之下,渐渐融入于家,关系得到修复,也就改变了初衷,以前的芥蒂,早已不复存在,他也清楚,身居高位的于春雷,深知官场险恶,想法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周媛侧过身子,把头倚在他的肩上,亲昵地道:“小宇,在想什么?”

    王思宇微微一笑,悄声道:“在想着如何完成老爷子交代的任务。”

    周媛俏脸晕红,声若蚊呐地道:“别想了,没我配合,你是完不成的。”

    王思宇愕然,这还是美人老师初次开这种玩笑,让他感到极不适应,心花怒放之余,又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媛媛,那你肯不肯配合?”

    周媛咬着粉唇,有些难为情地道:“看你的表现了。”

    王思宇心头一震,登时喜得眉花眼笑,小声道:“要怎样表现,你才满意呢?”

    周媛刚要说话,却见前面的父亲,耳朵竖得老高,满脸都是笑意,就有些害羞了,拿鞋尖点了王思宇的腿边,笑着不吭声。

    周松林心情大好,在半路上,又用手拍着膝盖,哼唱起了京剧,一板一眼,引得后座两人笑声不断。

    到了酒店,在包间里点了酒菜,王思宇频频举杯,向老爷子敬酒,周松林看着面前的一对年轻人,只觉得郎才女貌,极为般配,越看心中越是高兴,大慰老怀,也就多喝了几杯。

    席间,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掏出手机,看了号码,见是纪委书记孙建斌打来的,就起身道:“老爷子,我去趟洗手间。”

    周松林摆摆手,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又和女儿闲聊起来,趁着这个机会,话里话外地点拨着,帮助王思宇来做工作,老人家确实是太急切了些,已经在家里卧室的墙上,都贴了娃娃的挂画。

    但任他如何暗示,周媛都不理会,只是把筷子放在唇边,低头笑个不停,让老爷子周松林大为光火,但作为父亲,他也只能把话说到一半,不可能讲得太透。

    而王思宇此时站在走廊里,听取了孙建斌对于案情的汇报,又立即拍板,同意他对紫鑫矿业的几名高管,以及两位副处级官员采取措施,全面展开侦办行动。

    挂断电话,他信步走进卫生间,刚刚来到便池前,却忽然一愣,站在不远处的那位年轻人看着眼熟,仔细一瞧,可不正是杜山的儿子杜峥铭么?

    杜峥铭此时的形象狼狈了些,两只眼睛虽然消了肿,可仍旧有些乌青色,鼻梁上还贴着创可贴,左边的胳膊上,竟然还打了石膏,外面缠着厚厚的绷带,这副尊容像极了惯于打架的泼皮无赖,哪还有半点官宦子弟的形象。

    见了他这样夸张的样子,王思宇顿时无语,走到他的旁边,皱眉道:“喂,老弟,记得上次没有打过你的胳膊啊?”

    “啊?”杜峥铭刚才正在发呆,想心事儿,这时才看到王思宇,顿时一惊,险些把尿液撒到裤子上,身子打了个激灵,就拉起裤链,闪到旁边,左顾右盼,色厉内荏地道:“姓王的,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可不是滨海,你别乱来!”

    王思宇笑笑,解开腰带,一边嘘嘘,一边笑着道:“别担心,没想再动你,只是觉得奇怪,上次动手的时候,你的胳膊也没受伤啊!”

    “那个,胳膊是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被车子刮到的,蹭破了点皮,没什么大不了的。”杜峥铭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暗忖道:“是被老爸给打折的,我会告诉你吗?”

    王思宇点点头,系上腰带,走到水池边洗了手,转头道:“上次出手重了点,不好意思啊!”

    杜峥铭把脸转到旁边,没有吭声,直到王思宇走出洗手间,他才来到镜子前,小声嘀咕道:“不好意思?被你揍成这样,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要不是你根子太硬,今儿还想活着走出饭店吗?”

    ------------

    状态需要调整,更新的时间有点晚,对不住大伙了,希望过几天能好起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