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七章 林下美人

第九十七章 林下美人2017-11-9 13:10:27Ctrl+D 收藏本站

    第729节    第九十七章      林下美人

    吃过午饭,周松林却临时改变了主意,打了电话后,让司机载着两人赶往南都明珠度假村,那里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四面环山,层峦叠翠,环境及其优美,里面不但有豪华舒适的别墅区,更建有小型高尔夫球场,水上乐园,露天温泉等诸多游乐项目。

    而在度假村的后山上,更建有数个山间别墅,是专供省委主要领导休息疗养的地方,偶尔,也接待中央各部委下来视察的重要领导,是个风景秀丽的半封闭式疗养区,平时并不对游人开放,而是专门负责接待任务,其实,这里也是南粤谢家的一个产业。

    到了后山脚下的保卫室前,度假村的老总带着一行人迎了过来,寒暄几句,王思宇就陪伴周媛,沿着石阶逐级向上,浏览着四周怡人的美景,而身后众人,始终离了七八米的距离,恭敬而拘谨地跟随着,在很多人眼里,这位年轻的滨海市委书记,并不亚于任何一位省领导。

    抵达五号别墅区,见里面布置极为干净整洁,客厅里还摆了崭新的钢琴,周媛非常满意,就坐在钢琴边上,即兴弹奏了一曲,王思宇站在门口,和那位度假村的老总闲聊几句,目送着他们离开,回到房间,站在周媛的身后,伸出双臂,揽了她的纤腰,将下颌抵在她的香肩上。

    周媛转过头,柔情似水地望着他,那晶莹闪亮的眸光,与动人的钢琴曲一样,足以撩动心弦,在宁静的心湖当中,荡起层层涟漪,两人就这样注视着,并不说话,那十根纤细葱白的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跃动着,奏出优美的乐章,如水的钢琴声透过半开的窗户,远远地传了出去。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周媛轻吁了口气,雪白娇嫩的面颊上,现出一丝红晕,她扬起天鹅般优美的玉颈,似笑非笑地道:“小宇,听懂了吗?”

    王思宇闭上眼睛,仿佛还在回味着,半晌,才点点头,微笑着道:“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周媛轻轻一笑,摇头道:“不是。”

    “那么……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王思宇嘴角扬起,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一双手不安分地向下摸去,盯着那娇嫩的红唇,低头吻了过去。

    “你啊,又错了!”周媛笑靥如花,咯咯一笑,敏捷地躲开,从王思宇的臂弯下闪过,在他背上敲了一记,随即笑着走到露台上,坐在竹椅上,眺望着周围的风景,伸开双臂,娇慵地道:“好美,站在这里,仿佛能够拥抱整个丛林!”

    “是啊,这里风景确实很好,老爷子倒会选地方。”王思宇拿了瓶红酒,手指挑着两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坐在她的旁边,把红酒打开,缓缓地注入酒杯,放到楠木桌上,一语双关地道:“美人老师,怎么办,老爷子交代的政治任务,咱俩总要努力完成啊。”

    周媛蹙起秀眉,横了他一眼,挑起高脚杯,优雅地道:“小宇,现在这样就很好,我感到很幸福,也很满足,不需要做出任何改变。”

    王思宇摇着杯子,苦笑着道:“美人老师,能让我束手无策的,也就只有你了。”

    周媛粲然一笑,避而不答,抿了一口红酒,就拿手指着远处,轻声道:“小宇,那里好像有个果园,一会儿过去转转吧。”

    王思宇微微点头,目光却落在庭院中,那汪浮荡着氤氲雾气的山泉泳池,心情愈发荡漾起来,微笑道:“好的,明早咱们再一起爬山,看日出美景,很久没有体验这种快乐了。”

    周媛脸上现出愉悦的笑容,拿手摸了下耳边如花儿般盛开的发髻,温柔地道:“很多年前,还在读书的时候,就曾经梦想过,远离城市,住在山间的房子里,享受一个人无拘无束的生活。”

    王思宇不吭声了,露出倍受打击的表情,把杯中的红酒喝掉,再次斟上,苦涩地道:“美人老师,你真是个像谜一样的女人,让人琢磨不透。”

    “怎么说?”周媛转过头,安静地望着王思宇,那张冰清玉洁的俏脸上,带着一丝诧异,却更见冷艳逼人,竟让人无法长久地注视。

    王思宇弯下腰,拾起一枚石子,丢到庭院中的温泉里,轻笑道:“有时像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及,有时又像是近在眼前,只要一伸手,就能把你揽在怀里,永远地拥有。”

    周媛扑哧一笑,轻声道:“小宇,大半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

    “你不一样!”王思宇挑起酒杯,望着枚红色的酒液,一脸认真地道:“对你,我从来都没有信心,就像是在学校时一样,明明心里想得厉害,却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毕业时那种失落感,很难用语言来表达。”

    周媛把手放在唇边,窃窃地笑了半晌,才瞟了他一眼,小声道:“小宇,干嘛说得那样可怜。”

    “事实而已!”王思宇站了起来,伸手取下挂在墙边的花篮,微笑道:“走吧,美人老师,陪你去果园。”

    “等下,我换件衣服。”周媛返回卧室,换了套白衬衫,牛仔裤和白色的旅游鞋,手提花篮,和王思宇并肩走了出去,沿着石板路,向山腰间的果园走去,此时天气正好,不冷不热,微风徐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到了果园才发现,里面的水果大部分都被采摘,只剩下些苹果生在高处,难以下手,王思宇四下里寻找,没有发现梯子,却寻了一根长杆,笨拙地挑.弄着,效果自然不佳,落下的树叶倒很多,苹果却没打下几个。

    周媛拾起一枚苹果,放在花篮中,退到旁边阴凉的树荫里,见王思宇鼓着腮帮子,奋力挥舞着长杆,竟觉得有几分滑稽,就笑得花枝乱颤,连连摆手道:“山中高士,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们再到别处转转,等会就回去吧。”

    王思宇不想扫兴,就把长杆丢在旁边,挽起袖子,走到树下,拍了拍结实的树身,笑着道:“别急,林下美人,你等着,我这就上去,把最上面那个苹果给你摘下来。”

    周媛仰头望去,却吃了一惊,这颗苹果树足有十六七米高,只看着就觉得头晕目眩,若真是爬上去,可容易出危险,她忙把花篮放下,上前几步,从后面抱住他,怒声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淘气!”

    被美人抱在怀中,感受着那份温软柔腻,王思宇喜得心花怒放,却故意摩拳擦掌地道:“没事儿,你别担心,在下面等着,几分钟就好。”

    周媛却生气了,跺了下脚,转到树后,哽咽着道:“你就逞能吧,在青州挨了一刀,没长记性,做事还这么毛躁,你上去吧,只管上去,摔个好歹,没人心疼!”

    王思宇笑笑,悄悄走了过去,扳过她的香肩,却见那张欺霜赛雪的俏脸上,满是愠怒之色,晶莹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显然是气急了,就有些后悔,忙不迭地道:“好了,美人老师,我听话还不成嘛,你别生气了。”

    周媛转过俏脸,嘴唇翕动了几下,两行热泪就涌了出来,有些伤心地道:“原以为你们不同的,没想到,都是这样逞能,明知道有危险,却故意凑上去,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

    王思宇听了,心里蓦然一沉,跌落到谷底,暗自叹息,到了现在,她还没有完全忘记廖长青,受到刺激,又想起了以前不开心的事情,想到这里,只觉得心中郁闷,就坐在地上,伸手摸出一颗烟,点上火,皱眉吸了起来。

    周媛拿手抹了眼泪,俯下身子,坐在他的旁边,小声道:“怎么了?”

    “没怎么,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王思宇低下头,掸了掸烟灰,欲言又止地道:“在你面前,总像个毛头小伙子,很容易做错事情,可能是关心则乱吧。”

    周媛摸起一截树枝,在地上划了几下,脸上闪过凄然之色,有些烦恼地道:“你撒谎,真正不开心的原因,是我提起那个人了吧?”

    “没有,怎么会呢?”王思宇心里酸溜溜的,转过头,勉强地笑了一下,那表情分明是在说:“美人老师,你真聪明,又猜中了!”

    周媛侧过身子,把头倚在他的肩上,幽幽地叹了口气,温柔地道:“其实,已经忘记很久了,就是刚才的刹那间,不知为什么,忽然又想起了,请原谅我,小宇。”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摇头道:“没什么,美人老师,你不必解释,我能够理解。”

    周媛面色微愠,挪动了位置,坐在他的对面,气呼呼地盯着他看,赌气地道:“小宇,你这样说,是不肯相信了?”

    王思宇抬起头,见她秀眉紧蹙的样子,不禁莞尔,轻声道:“美人老师,连发脾气的样子都这样好看。”

    周媛却咬了粉唇,没有理会他的调侃,郑重地道:“你要是不肯原谅,我这就下山回去,咱们都不要再气对方了!”

    说着,觉得心里委屈,又有眼泪涌出来,眼里已是一片晶莹,此时楚楚可怜的风姿,竟然别有一种韵味。

    王思宇有些看呆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美人老师,你过来,我有话说。”

    周媛眨动着睫毛,潸然落泪,有些不情愿地探过身子,怫然道:“什么?”

    “别哭!”王思宇却伸出双手,捧了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歪着脑袋吻了过去。

    周媛兀自在生气,就把身子后仰,用雪白的小手,推着王思宇的胸脯,无限委屈地道:“不行,不让你亲,就不让!”

    王思宇忙凑了过去,把她抱在怀中,低声哄道:“别生气了,小乖乖,最多我回去写检查。”

    周媛微微一怔,眼眸立时亮了,双颊浮上一抹红晕,却仍旧扭动着腰肢,用执拗的语气道:“哪个是你的小乖乖,认错人了!”

    王思宇干咳了一声,嘿嘿笑道:“脾气这么大,还不讲道理,自然做不成老师了,还是当小乖乖好。”

    周媛心如鹿撞,跳得格外厉害,却依旧面罩严霜,冷冷地道:“若是不肯道歉,就放开我。”

    “好吧,我道歉!”王思宇笑了一下,趁她不备,出其不意,猛然偷袭了过去,终于噙.住那娇艳欲滴的樱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坏蛋,不要!”周媛虚弱地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伸出一双胳臂,缠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眸,一下下地回应着,那张俏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

    “这次不能再手软了,必须拿下!”王思宇盯着那张如花俏脸,暗下决心,双手沿着她的纤细柔软的腰肢,缓慢上移,终于探进她的衬衣当中,肆意地揉捏着。

    “唔……唔……别,不要了!”周媛娇躯一颤,慌忙睁开眼睛,水眸之中满是哀求之色。

    “乖,别怕,放松。”王思宇面带微笑,注视着那张烧红了的俏脸,愈发恣意地吸吮着她的香舌,令她无瑕旁顾。

    周媛娇.喘连连,一双雪白滑腻的小手,用力地在王思宇的背上捶打着,数息之后,娇哼了一声,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任他轻薄。

    王思宇得偿所愿,握了那饱满坚挺的酥胸,激动得身子都在微微发抖,一股热流从小腹涌起,飞快地冲向头顶,兴奋之余,一手加快速度,或轻或重地揉捏着,另外一只手却如蛇般钻进牛仔裤,贴着嫩若凝脂的肌肤,缓慢而坚定地向下探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