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章 宽心丸

第一百章 宽心丸2017-11-9 13:10:31Ctrl+D 收藏本站

    第732节    第一百章      宽心丸

    周日的上午,一栋花园别墅里,滨海市市委副书记许伯鸿坐在红色的真皮沙发上,一口口地吸着烟,缭绕的烟雾下,那张脸上眉头紧皱,满是烦闷之色。

    老伴为他沏上茶水,以手掩鼻,咳嗽了几声,就拍了下沙发扶手,没好气地道:“抽,抽,就知道抽,冬惠都被他们抓走两天了,你也不想想办法!”

    许伯鸿拿起茶杯,放到嘴边,又叹了口气,重重地镦在茶几上,铁青着脸道:“别唠叨了,你以为我不急吗?可现在急也不是办法,总要想好对策才行。”

    许伯鸿的老伴也急了,抓起烟灰缸就摔在地上,怒声道:“说得倒轻巧,等你想好对策,那还不得猴年马月?我和你讲,老许,要是冬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绝对不依你!”

    许伯鸿霍地站起,拿手指着老伴,跺脚道:“你个女人家懂什么,没有姓王的在幕后指使,他孙建斌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动咱们家的人,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许伯鸿的老伴不吭声了,耷拉着脑袋生闷气,半晌,才把头抬起来,泪水涟涟地道:“老许,不管怎么样,也得把冬惠捞出来啊,她要是有个好歹,咱们怎么和她父母交代啊。”

    “别在这里催命了,让我冷静地想一想!”许伯鸿叹了口气,把香烟熄灭,丢到地板上,拿脚踩灭,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许伯鸿的老伴却不肯离开,眼睁睁地望着他,有些郁闷地道:“早就和你说了,不要去惹那人,人家毕竟是市委书记,家里还有势力,胳膊总归拗不过大腿,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孩子都搭进去了。”

    许伯鸿抬起手,搔了搔头发,这次倒没有发火,而是停下脚步,沉吟道:“老婆子,你说的对,这次的事情,是办得急躁了些,有欠考虑,可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想出万全之计。”

    许伯鸿的老伴抽出纸巾,擦了脸上的泪痕,试探着问道:“老许,要不你打给电话过去,跟人家赔礼道歉,把事情说开了,也就没事儿了,何必这样硬撑着呢,完全没必要嘛!”

    “不行,晚了,来不及了!”许伯鸿仰起头,叹息道:“这两只脚都踩进去了,根本抽不回来,现在要考虑的,不单是冬惠的问题,而是保全自己……只有保住自己,才有机会把她捞出来。”

    许伯鸿的老伴吓了一跳,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毫无血色,颤声道:“老许,有那么严重?”

    许伯鸿点点头,注视着窗边的花盆,语气凝重地道:“我对那人太了解了,他要面子,一般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政敌的家人,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是要一锅端了,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摆平。”

    “啊,那怎么办?”许伯鸿的老伴嘴巴张得大大的,拿手抚着胸口,惊惧交加地道:“是不是应该去找找老杜活动一下,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老头子,这个时候,你可要拿准主意,不能栽了跟头,你要完了,咱们家就全完了。”

    许伯鸿叹了口气,拿手往书房一指,压低声音道:“老婆子,书桌上有张单子,你按照上面写的内容去做吧,我琢磨着,姓王的扳不倒我,不过,还是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免得被动。”

    许伯鸿的老伴不敢迟疑,赶忙去了书房,拿着单子看仔细了,就收拾了东西,赶快出门,处理相关事宜,这一路上都是心惊肉跳,头皮发麻,不知怎的,总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老伴离开后,许伯鸿镇定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凝思半晌,就拿起手机,拨了号码,给卢金旺打过去,电话接通后,客气地道:“金旺书记,真要恭喜了,你老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终于修成正果,可喜可贺!”

    卢金旺淡淡一笑,抬了下手,轻声道:“哪里,哪里,千年的媳妇熬成婆罢了,不值一提,老许啊,这些年在滨海工作,多亏了你的帮衬,几时有空,过来喝两盅,咱们两人好好聊聊。”

    许伯鸿苦笑了一下,叹息道:“金旺书记,本来,昨天就想过去看你的,提前庆贺一下,没想到,家里出了些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的,分身乏术啊。”

    卢金旺眯起眼睛,讶然道:“老许,你这是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太好,出了什么事?”

    许伯鸿走到窗前,望着外面凋零的树叶,用极为低沉的语气,意兴萧索地道:“老卢,不瞒你说,我的二儿媳妇被带走调查了。”

    卢金旺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摸了下头发,轻声道:“是冬惠吧,那孩子不错啊,被哪边带走了?省里还是市里?”

    “是市纪委。”许伯鸿眉头紧锁,沉吟着道:“失踪了两天,到处找都没有踪迹,昨天晚上得到消息,有人看到她在郊区的一家茶馆附近,被纪委的人带走了,拉拉扯扯的,用了强制手段。”

    卢金旺警惕起来,谨慎地道:“既然这样,你没给建斌同志打个电话?”

    “打了,怎么会没打!”许伯鸿把手一挥,有些恼火地道:“打了两次电话,一次是敷衍了几句,说不知情,人在外地,还有一次,干脆没接,直接关机了,这个孙建斌,简直是混蛋透顶!”

    卢金旺沉吟不语,半晌,才试探着问道:“老许,这事儿有点蹊跷,你再想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或者,建斌同志的确是不了解情况,又或者,报信的人弄错了,被带走的不是冬惠!”

    许伯鸿叹了口气,摇头道:“老伙计,这种事情,哪里能弄错,不但冬惠被带走了,连紫鑫矿业的几个高管,也被带去审查了,那家企业是我招商引资搞过来的,有人以为里面有猫腻,这是要拿我开刀呢!”

    卢金旺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心平气和地道:“老许,你先别急,周一上班后,我找建斌同志谈谈,了解下情况再说,应该没什么事情,你不要疑神疑鬼的,那样不好。”

    许伯鸿用手指压着太阳穴,脸上带着愤恨的表情,怒声道:“老卢,这事儿明摆着,他这是冲着我来的,现在情况可有些不妙,你这边还没走呢,滨海就要变天了,那些投机分子,一个个地都要现形了!”

    “老许,没那么严重,你且放宽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过问!”卢金旺的口气很强硬,又安慰了他几句,就把电话挂断,颓然道:“变天就变天吧,该来的总会来,谁都挡不住。”

    许伯鸿经过试探,确定卢金旺也不知情,心里稍微安稳了些,知道自己没有被上面当做弃子,就有了活动的余地,赶忙给常务副省长杜山打了电话,随后,驱车赶往省城。

    事实上,经过周密的考虑,他也已经想好了,这个儿媳妇搞不好是要吃些苦头的,只要自己的位置能够保住,日后总有办法把人救出来。

    许伯鸿其实并不傻,他之所以敢于挑战王思宇,就是吃准了这位太子不会在滨海干得太久,应该很快就会异动,对方的履历明摆着,长则一年,短则半年,几乎就要换个地方发展。

    而滨海这里,一直都是杜山的地盘,杜山这位常务副省长,在省里也如日中天,正处于上升期,颇有种一言九鼎的意味,因此,他就故意表现得强势些,希望进入对方的视野。

    可没有想到,这次打错了如意算盘,卢金旺是要高升了,市长的人选竟然落空,他许某人不但白白辛苦了一遭,还要面临王思宇的清算,苗冬惠的被抓,也让他强烈地意识到,危机近在眼前!

    此时要做的,就是和时间赛跑了,要赶在儿媳妇开口前,给对方施加足够的压力,令那位王书记放弃查处自己的想法,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好的选择。

    但问题是,从这次市长人选的失利中,许伯鸿也隐约察觉到,省城的政治平衡出现某种微妙的变化,似乎杜山的影响力也受到了制约,在这紧要关头,他的心里也有些没底,暗自后悔,当初不该托大,把事做绝了,没有留下退路。

    来到杜山家里,寒暄一番后,进了书房,把来意讲明,杜山就阴沉着脸不说话,半晌,才转过头,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许伯鸿,威严地道:“伯鸿同志,你讲实话,苗冬惠有没有经济问题?”

    “这个……还真不太好说。”许伯鸿有些露怯了,低下头,小声地道:“他们小两口结婚以后,分出去过,很少回到家里来,我平时工作也忙,对他们在外面做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杜山拿手拍了下额头,脸上露出理解的表情,轻声道:“是啊,就像峥铭一样,这个孩子不争气,整天不着家,经常在外面惹祸,我也没办法,既然管不了,就随他去吧,真要出了问题,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这可不是句空话,我们做领导干部的,要带头遵守!”

    许伯鸿听了,心中了然,这是在暗示,儿媳妇暂时不太方便捞了,就点点头,沮丧地道:“杜省长,我也是这个意思,就是担心那人借题发挥,打击报复。”

    杜山点点头,沉吟道:“这点倒是要考虑,王思宇这位同志很不简单,在这次人事调整的问题上,他就打了埋伏,让省委书记赵胜达同志很不高兴。”

    许伯鸿面带忧色,含蓄地道:“杜省长,我这次过来,倒不是害怕,在经济上,我许伯鸿是清白的,也能经得起组织调查,唯独担心他利用一些下作的手段,对我进行栽赃陷害。”

    杜山皱了下眉头,若有所思地道:“老许,你再想想,在这件事情上,建斌同志真的没有向你通气?”

    “没有,完全没有!”许伯鸿把手一摆,义愤填膺地道:“杜省长,不瞒你说,常委会现在不太正常,很多干部都慑于他的淫威,不敢站出来讲话,建斌同志可能也顶不住压力了。”

    “啪!”杜山收起笑容,伸手拍了下桌子,阴沉着脸道:“这些情况,金旺同志从来就没有讲过,侯晨也不提,关锦溪更是像在空气里消失了一样,他们这样搞,是要出乱子的!”

    许伯鸿喝着茶水,不再说话,他深知杜山与卢金旺之间的关系,远在自己之上,所谓亲不间疏,有些话,还是不提为妙,尤其在卢金旺已经确定调离的关口,更没必要得罪他,至于别人,还是应该上些眼药。

    杜山皱眉思索了下,就微微一笑,抬起手,极为自信地道:“放心吧,老许,要调查你,必须经过省委讨论,那道关王思宇过不了,你只管安心工作,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和你沟通。”

    许伯鸿吃了宽心丸,心里舒坦许多,就又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些材料,递给杜山,汇报了近期的工作,末了,才在杜山夫妇的热情相送下,离开杜家。

    十几分钟后,他把车子开到路口的一家饭店旁边,停下后,摸出手机,打了电话,笑眯眯地道:“峥铭啊,我是你许叔叔,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传来醉醺醺的声音:“许叔,我在朋友这边,怎么,有事儿?”

    许伯鸿把目光转向车窗外,轻声道:“没啥,给你带了点小礼品,几时来取?”

    杜峥铭会意地一笑,问了地址,就笑着道:“许叔叔,你稍等,我马上就到。”

    “好的。”许伯鸿挂断电话,嘴角现出一丝冷笑,点了颗烟,皱眉吸了起来,良久,才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冬惠,要挺住,千万别开口,只要你不说话,一切都好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