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二章 忐忑

第一百零二章 忐忑2017-11-9 13:10:34Ctrl+D 收藏本站

    第734节    第一百零二章      忐忑

    吃过晚饭,把周媛送到机场,飞机起飞后,王思宇离开机场,驾车返回滨海,在半路上接到了纪委书记孙建斌打来的电话:“王书记,苗冬惠被调查的消息传出去了,刚才杜山省长打来电话,询问起这件事情。”

    王思宇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道:“建斌同志,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孙建斌摸出纸巾,在额头上擦汗,语焉不详地道:“王书记,我只是说收到了举报材料,紫鑫矿业在滨海的企业里,涉及到几位副处级干部的**问题,请苗冬惠过来配合调查,没有提起许伯鸿的问题。”

    王思宇点点头,声音和缓地道:“那他相信了吗?”

    “好像没有。”孙建斌皱起眉头,拿手挠着后脑勺,满面愁容地道:“王书记,他在电话里暗示,绝对不能把火烧到许伯鸿身上,这是底线,还让我明天下午到省里见他,有其他事情要谈。”

    王思宇轻蔑地一笑,淡淡地道:“底线?谁的底线?是省委省政府的底线,还是他杜山个人的底线?都讲过了,不要横加干涉滨海的事情,可他就是不肯听!”

    孙建斌欲言又止,沉吟半晌,才摸着下巴,谨慎地提醒道:“王书记,要动许伯鸿,必须要省里通过,此时调查没有结束,大局未定,不宜声张,要不这样,我明天去趟省城,敷衍一下,免得杜山起疑心。”

    王思宇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建斌同志,你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实事求是地把案子办下来,其他的事情,由省里解决。”

    “好的,王书记。”孙建斌挂断电话,却苦笑着摇头,话虽这样讲,可神仙打架,百姓遭殃,调查许伯鸿的结果到底是怎样,现在还很难预料,这样想着,他再也坐不住了,又打电话叫了司机,驱车赶往郊区的招待所。

    到了以后,来到楼上的房间,和案件审理室主任高坤明碰了面,问起苗冬惠的情况,高坤明摊开双手,有些无可奈何地道:“孙书记,这个苗冬惠很狡猾,死活不肯开口,咱们现在手里的证据倒是不少,但想要发挥作用,必须要她配合,否则,细节搞不清楚,很难有说服力。”

    孙建斌皱了下眉头,轻声道:“那个范……范幺六送来的材料没用上吗?”

    高坤明摇了摇头,苦笑着解释道:“孙书记,那得周一上班才成,现在是周末,没法到那几家单位调查取证。”

    孙建斌点了一颗烟,慢吞吞地吸了几口,在缭绕的烟雾中,又抬起头,轻声问道:“坤明,苗冬惠肯吃东西了吗?”

    高坤明点点头,轻声道:“总算劝过来了,她已经停止绝食了,中午喝了点小米粥,晚上吃的炒饭,不过,脾气还很大,吃完就把饭盒扣到老张脑袋上了,两人当场又吵起来了。”

    孙建斌掸了掸烟灰,叹息道:“这丫头太倔强了,还是我再和她谈谈吧。”

    高坤明点点头,引领着他来到旁边的房间,敲了几下房门,就拿钥匙打开,进屋后,闪到旁边,皮笑肉不笑地道:“苗冬惠,孙书记来看你了!”

    苗冬惠正倚在床上,吃着苹果,看到孙建斌进来,气不打一处来,拿着半块苹果就丢了过去,怒骂道:“快滚,我不想见到你!”

    “干什么你这是?苗冬惠,不许放肆!”高坤明手疾眼快,伸出双手,抓住那半块苹果,丢到纸篓里,转过身子,恭敬地道:“孙书记,您可要小心点,这女人性子太暴烈了。”

    “没事儿!”孙建斌摆摆手,示意他离开,随手关上房门,坐在墙角的真皮沙发上,望着拧眉竖目的苗冬惠,笑了笑,关切地道:“冬惠,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好极了!”苗冬惠哼了一声,冷眼盯着他,恶声恶语地道:“孙建斌,不用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在我这里,你找不到任何突破口,别枉费心机了!”

    孙建斌也不生气,皱眉吸了口烟,又沏上茶水,轻声道:“冬惠啊,说实话,那些材料你也看过了,你觉得,这关能挨过去吗?”

    苗冬惠瞪了他一眼,把脸转到旁边,冷笑道:“真没想到,你早就在背后搞黑材料了,不过没用,那些东西,都是捕风捉影的,无足取信,想扳倒我公公,做梦吧!”

    孙建斌摆摆手,耐着性子劝道:“冬惠,实话告诉你吧,那几个紫鑫矿业的高管已经开口了,他们提供的证词,和我们掌握的部分证据都能碰上,其他大量的人证物证,到了周一,也都可以进行调查,你就算一个字不讲,也保不住他了。”

    苗冬惠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行了吧,孙建斌,你讲的要是实话,又跑这来干什么,浪费了这么多的口水,还不是在玩心理战?”

    孙建斌闷头吸着烟,半晌,把烟头丢下,踩灭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语气舒缓地道:“冬惠,我过来,完全是为了你着想,其实,说起来,我和你公公也是很多年的交情了,这件事情上,能帮到他的有限,只有在你这里下功夫了。”

    “什么意思?”苗冬惠愣住了,一时间没听明白,皱眉道:“这么说,你抓了我,我还要感谢你了?”

    孙建斌摆摆手,叹息道:“冬惠,别说那些气话,你要正视现实,这次,许书记是真的完了,如果估计没错,他至少要判二十年,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很大的问题了,你还年轻,没必要赌博,更不必死扛着,坦白交代才是出路。”

    “孙叔,都是老中医,你就别开这个偏方了,这招对我没用!”苗冬惠虽然嘴硬,终归有些底气不足,声音就小了很多,说完后,就把头埋在双膝之间,拿手摸着裹着肉色丝袜的小腿,默然不语。

    孙建斌见状,忙又开导道:“冬惠,这两天,你婶子都在和我唠叨,说我不厚道,当长辈的,没有照顾到你,可你仔细想想,这么大的阵仗,我能做得了主吗?”

    苗冬惠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闪过复杂之色,缓和了语气,轻声道:“孙叔,你不用解释了,其实,我也清楚,这应该是那位市委书记在背后捣鬼,你和公公平时相处不错,若非迫不得已,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孙建斌办案经验丰富,知道她的心理防线已然松动,就走了过去,坐在床边,趁热打铁地劝道:“冬惠,那边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把许书记拉下马,而且,我们手头掌握的证据,很轻松就会把他送进去,你身上的责任也不少,认真追查起来,判个六七年是少不了的。”

    苗冬惠不吭声了,把目光投向窗外,看了半晌,才小声地道:“孙叔,你讲句实话,省里真的同意王书记这样搞?”

    孙建斌苦笑了下,轻声道:“人家是市委书记,根正苗红的太子党,听说,还是总书记钦点来南粤的,上面当然要支持了。”

    苗冬惠点点头,还有些不死心,双手抓着裙摆,皱眉道:“可杜省长那边的意见呢?滨海的事情,他不再过问了吗?”

    孙建斌叹了口气,拿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冬惠,别抱有任何幻想了,但要有一线希望,咱们都不会在这里见面了,滨海已经变天了。”

    苗冬惠哭了,哽咽着道:“我不怕坐牢,就是担心孩子。”

    孙建斌摸出纸巾,递了过去,小声道:“冬惠,还是那句话,把事情都交代出来,有了立功表现,孙叔就能帮你了,咱们争取不进去,你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进了监狱就完了。”

    苗冬惠点点头,把脸上的泪痕擦净,无奈地道:“这样吧,你让我再想想,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也交代不出什么东西。”

    孙建斌又坐过去了些,目光落在她的小腿上,轻声催促道:“不行啊,冬惠,王书记那边催得急,你再犹豫,可真就错过机会了,到时候,没人能救你出火海。”

    苗冬惠皱了下眉头,换个姿势,把双腿蜷缩起来,拿手拂动一下头发,叹息道:“好吧,我把知道的都讲出来,不过有个条件,你必须发誓,保证我们两口子不受牵连,不坐牢。”

    孙建斌笑了笑,回到沙发边坐下,点头道:“好吧,我做这个保证,当然,前提是你的态度要端正,把知道的内幕,毫无保留的讲出来,不然,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

    “可以。”苗冬惠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转过身子,伸出右手,皱眉道:“孙叔,把笔纸给我,现在就写交代材料。”

    “爽快!”孙建斌竖起拇指,晃了晃,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纸笔,递了过去,又低下头,笑着道:“冬惠,那我先回去了,等会和纪委的同志们讲话时,态度要好些,他们和你可没私仇,都是在例行公事而已。”

    苗冬惠没有吭声,而是拿着笔纸下了地,坐到桌边,认真地写了起来,待到孙建斌走到门口时,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叹了口气,抬头道:“孙叔,等等!”

    孙建斌应声停下脚步,回头笑道:“冬惠,还有别的事儿?”

    苗冬惠拿手拢了下耳边的发髻,有些顽皮地眨了下眼睛,一脸妩媚地道:“没事,只是想提醒您,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

    “那不会的。”孙建斌笑了笑,开门走了出去,心情变得格外舒畅,他打发了另外两名纪委干部过去做讯问笔录,就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看电视,脑海里却想着苗冬惠的表情,总觉得其中大有深意。

    然而,一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激烈碰撞,他就有些头疼,身不由己地卷入到两大势力的交锋当中,接下来,鹿死谁手,还真是很难预料。

    假如王书记失败了,那就很可能意味着,自己这位纪委书记,也可能被关在招待所里交代问题,官场上的交锋,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直接,胜者王侯败者贼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