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住院疗伤,闭门思过 中

第二章 住院疗伤,闭门思过 中2017-11-9 13:10:44Ctrl+D 收藏本站

    第742节    第二章    住院疗伤,闭门思过    中

    到了晚上,根据美人们自行排定的时间表,柳媚儿回到住处休息,轮到张倩影来护理,她带来煲好的乌鸡汤,汤汁熬得浆白,香气扑鼻。

    张倩影拿着银勺吹凉后,一口口地喂着王思宇,轻笑道:“出来前,听咱爸和财叔说话,上面好像在考虑,让你到团中央,担任书记处书记。”

    王思宇微微皱眉,摇头道:“不好,那边没什么正经事儿做,去了会闷死,我是忙惯了的人,闲不住。”

    张倩影叹了口气,抽出纸巾,擦了他的嘴角,温柔地道:“这也是想让你静心休养,别累坏了身子。”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没关系,我这身子,绝对是铁打的,耐折腾!”

    张倩影听了,却潸然泪下,转过头,气鼓鼓地道:“臭小宇,都变成这样了,还在逞能。”

    王思宇见状,心里一软,也有些难过,却故意冷着脸子,悻悻地道:“小影,每次过来都要掉眼泪,再这样,就别过来了,这里的护士也挺漂亮的,手脚也麻利。”

    “去你的,还动歪念头呢!”张倩影啐了一口,伸手摸了水果刀,要去削苹果。

    王思宇赶忙摇头,苦笑着道:“还是算了,肚子里已经装满了,现在什么营养都不缺了,就是缺少运动。”

    张倩影抿嘴一笑,柔声道:“那还得再等等,你这铁打的身子,要想下地,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刚才碰到张医师,她还是蛮乐观的,说恢复情况比预想的要好。”

    王思宇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那老太太,就是嘴巴甜,跟抹了蜜糖一样,都敷衍我好久了。”

    张倩影伸出白嫩的玉手,帮他把被子掖好,轻笑道:“人家也是好心,在安抚你的情绪,让你别太焦虑,免得上火,不利于身体恢复。”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小影,再发条短息吧,免得她们惦记,晚上睡不着觉。”

    “臭美!”张倩影撇了下嘴,摸过王思宇的手机,群发了短息:“美人儿,朕一切都好,请勿惦念,最最爱你的宇。”

    刚刚发完,她的手机上也震动了两下,张倩影就叹了口气,抿嘴道:“这下可好,大家都见了面,也熟悉了,以后可以凑成两桌麻将了。”

    王思宇点点头,眉花眼笑地道:“大被同眠,力压群芳的日子不远了。”

    “去你的!”张倩影脸红了,伸出嫩葱般的手指,扭着他的脸蛋道:“我的大少爷,不打成一锅粥就不错了,还在想着美事儿。”

    王思宇笑了,有些得意地道:“朕的爱妃都是识大局,顾大体,断然不会让朕为难的。”

    “那可不好说。”张倩影眸光闪烁,凑了过去,小声地道:“青璇就有意见了,总瞧着那个媚儿不顺眼,还要找她聊聊呢!”

    王思宇吓了一跳,忙轻声道:“那可不成,她们两位都是喜欢争宠的,不能往一起凑,容易生出是非。”

    张倩影点点头,轻笑道:“已经劝过了,不过,她还在赌气,要过两天再来。”

    王思宇有些无语,苦恼地道:“小影,要是她们各个都像你这样,我就省心了!”

    张倩影撇了撇嘴,冷哼道:“竹兰梅菊,各有各的好处,要是都一个样子,你也不会喜欢了!”

    “那可未必!”王思宇努力地扬起头,在她娇嫩的面颊上香了一口,叹气道:“真是度日如年了,要想挨过这段时间,还真不容易。”

    张倩影也是面露愁容,为了哄床上的男人开心,她们各个都想尽了法子,可效果仍是不佳,眼见着王思宇面容憔悴,又是一阵地酸楚,强忍住悲伤,悄声道:“唱个歌给你听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小影,唱我教给你那首!”

    “好吧!”张倩影嗯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就柔声哼唱起来,歌声缠绵悱恻,动人心弦,末了,又抬手抹了眼角,抿嘴笑道:“改天,把可儿叫来,让大明星亲自唱给你听。”

    王思宇咧了下嘴,一语双关地道:“不行啊,可儿……那是无福消受的。”

    张倩影就以手掩唇,咯咯笑着不说话,暗自思忖道:“这个臭小宇,总还是有些顾忌的!”

    十几分钟后,楼道里忽然响起一阵愉悦的交谈声,王思宇竖起耳朵,听了几句,就笑着道:“是周美人和梁姐来了。”

    张倩影赶忙起身,拉开房门迎了出去,因为见过几次面,三人已经很是熟稔,就没有过多客套,进了房间,周媛把两本书放在床头柜上,柔声道:“买了几本先贤名著,闲下来的时候,让她们读给你听,要开始修心养性了,不然,这次的难又白受了,还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王思宇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咧嘴笑道:“瞧,美人老师一来,就教训起学生来了。”

    梁桂芝抬手扶了扶眼镜,走到床边坐下,关切地道:“好点了吗?”

    “好多了!”王思宇叹了口气,向门外努努嘴,有些郁闷地道:“就是他们定的规矩大,不许做剧烈动作,把手脚都捆起来了,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张嘴吃饭了!”

    张倩影沏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庐山云雾茶,递给两人,笑着道:“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好,哪个不希望你快点康复!”

    “那倒是!”王思宇轻轻转头,晃动了下脖子,又笑着问道:“梁姐,怎么样,在这边工作还习惯吧?”

    梁桂芝点点头,微笑道:“压力不小,总怕辜负了你的期望。”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梁姐,搞什么名堂,咱们之间,怎么还这样生分。”

    梁桂芝却笑了,诚挚地道:“规矩还是要讲的,现在,咱们这些人,可都靠你了,要养好身体,争取早点出来工作。”

    王思宇勉强挤出笑容,干涩地道:“梁姐,可别开这种玩笑,我都这样了,明显靠不住!”

    “别灰心,一点小挫折,忍忍就过去了。”梁桂芝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有些无奈地道:“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下,华西的老领导,有几位想抽空过来看你呢,也不知你是否同意。”

    王思宇微愕,诧异地道:“那些个老领导?”

    梁桂芝微微一笑,摘下眼镜,有些难为情地道:“当然是犁山省长,韩向东秘书长了,说起来,省厅出来的人,也就我沾了你的光,看着其他人风风光光,一路上扬,他们却还在原地踏步走,就都沉不住气了,想要来抱太子的大粗腿。”

    话音过后,房间里众人都笑了起来,周媛插话道:“要说起来,还是爸爸运气好,捡了个宝贝回来,这才几年的功夫,就跟坐火箭似的,从市委秘书长,变成了省委书记,让华西那边碎了一地的眼镜。”

    王思宇笑笑,凑趣道:“那还不是你安排的,老爷子是谁都不怕的,唯独就怕女儿不开心。”

    周媛嫣然一笑,脸上又闪过一丝愁容,叹息道:“早知道是这样的性子,当初真不该让你进入官场,明明占尽了优势,偏偏把自己搞得难以立足,真是让人想不通。”

    王思宇有些吃力地抬了下胳膊,笑着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其实,效果还是不错的,要不这样,老爷子也没可能成为省委书记。”

    周媛却不给他面子,当众奚落道:“那可不是因为你的车祸,主要是北方派系风头太盛,中央想借机打压一下,免得他们再起事端。”

    王思宇登时无语凝噎,颇为尴尬地道:“媛媛,你是天生慧眼的,无论什么事情,都看得那么通透,其实这些日子,我也在反思,总觉得在很多事情上,处理的手法都欠缺火候,应该吸取教训,免得重蹈覆辙。”

    “弓满弦易断,剑锐锋易折,还是应该注意下工作方法。”梁桂芝也赞成地点头,又转移了话题,微笑道:“在我熟识的人里,媛媛当真是冰雪聪明,她的从政天分堪称第一了。”

    王思宇点点头,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沉思着道:“梁姐,我很清楚,你和韩向东秘书长之间的交情很深,不过,现在这阶段,估计是没有太好机会的,要耐心等待。”

    梁桂芝露出理解的表情,微笑道:“好,我把这话转给他们,不过,人家既然要过来,你也别拦着,好歹在当初,省厅的老人也挺过你,犁山当秘书长时,为你说过好话哩,他到现在都记得,经常提起!”

    王思宇有种想挠头的冲动,无奈地道:“那是我没良心了,当初的不少事情,还都云山雾罩的,没搞清楚,记忆中最深刻的,除了老爷子和方家兄弟外,也就是孟超书记帮忙最多了。”

    梁桂芝喝了口茶水,就扳着指头数道:“也难怪别人心动,掰着指头算算,这些年里,华西算是出来人最多的了,人家都把那当成你的老巢了,都等着你登顶之后,大家跟着进步呢!”

    王思宇就笑了,美滋滋地道:“还是梁姐会说话,以后真能登顶,你肯定是首辅大臣了。”

    旁边两位美人互相对视一眼,都各自笑着摇头,张倩影伸出手,把王思宇的胳膊放回被子,小声地道:“要听大夫的话,忍着,别乱动。”

    周媛见了,心中有些失落,却由衷地道:“小影姐姐真是贤惠善良,和你相比,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前儿晚上过来,还把他弄疼了。”

    张倩影笑了笑,赶忙自谦道:“我是没本事的人,最多只能做些端茶倒水的活儿,不像你们两位,能在事业上帮助她。”

    周媛有些吃味,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笑着道:“这下误会大了。”

    梁桂芝摘下眼镜,眯起双眼,轻笑道:“误会就误会,反正我也不吃亏。”

    张倩影倒落了个大红脸,她没有仔细打听过,但见梁桂芝当时也哭得稀里哗啦,就多了心思,没想到一时失口,倒闹出了误会,赶忙笑着解释道:“梁书记,真是抱歉,是我弄错了。”

    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叹息道:“真是命苦,都变成这样了,还被你们调侃。”

    “哪样了?”张倩影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就差把你泡在蜜罐子里滋补了,还在抱怨!”

    几人正说得热闹,外面就有护士敲门喊道:“首长,要验尿了!”

    张倩影忙站了起来,看着梁桂芝道:“梁书记,咱们到对门屋里坐吧,让他们两人单独聊会。”

    “不用了。”周媛有些不好意思,怕对方误会,刚想解释,那两人却已经勾肩搭背,说笑着出去了。

    她只得从小护士的手中接过瓶子,蹙眉蹲了下去,把那物弄了出来,拿手扶着,别过俏脸,羞涩地道:“可以了!”

    王思宇却闭上眼睛,用力半晌,下面却只见勃.起,全无尿意,颓然道:“不行,还得喝一缸子水。”

    周媛却不松手,小声道:“晚上别喝太多水,容易影响睡眠,你放松些就好了,让它松弛下来,嘘,嘘,嘘,嘘……”

    王思宇咬了牙,摇头道:“不行,美人老师,精满则溢,还是顺其自然吧,噜,噜,噜,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