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章 春意枝头闹,家和万事兴!

第五章 春意枝头闹,家和万事兴!2017-11-9 13:10:48Ctrl+D 收藏本站

    第745节    第五章      春意枝头闹,家和万事兴!

    李青璇:“白板!”

    张倩影:“白板!”

    廖景卿:“九筒!”

    周媛:“九筒!”

    李青璇:“碰!”

    旁边三人均是‘咦’的一声,张倩影更是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道:“青璇,你怎么不碰景卿的那张?”

    李青璇脸红了,把那张九筒拿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光顾着摆弄牌了,精神有些不集中,居然错过了,还好,媛媛也打出一张!”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没关系,咱们打慢点吧。”

    周媛却紧蹙眉头,有些惋惜地道:“可惜,早知道外面有用,倒不如留着了。”

    李青璇叹了口气,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媛媛姐,且高抬贵手吧,吃你一颗牌,比吃王母娘娘的蟠桃还要难。”

    周媛展颜一笑,柔声道:“哪有那么夸张!”

    张倩影摸了张闲牌,随手打出去,微笑道:“媛媛打牌是好,滴水不漏,很少打丢章。”

    “小影姐,你也一样,都是麻坛宿将呢!”李青璇摸了牌,做冥思苦想状,苦笑着道:“再这样下去,可要调换位置了,我去景卿姐的下家。”

    廖景卿浅浅地笑了笑,温柔地道:“那也好,一会儿就换位置吧。”

    麻将桌边,战况如火如荼,李青璇终于吃了口牌,上听了,她把牌扣下,抬头嚷嚷道:“茶水,老公,我口渴了,嗓子里都要冒烟了!”

    王思宇翻了下白眼,麻利地躺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悻悻地道:“璇美人,有没有搞错,我现在可是病人,需要休息,需要静养,你们不来照顾也就算了,还想让我跑腿,没门!”

    李青璇牌技最差,手气也不佳,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已经输了三千多,钱虽然不多,心里有些懊恼,就把火撒在了王思宇的身上,跺了跺脚,没好气地道:“倒个茶水又不累,还能运动一下,锻炼身体,我看你是懒病犯了!”

    瑶瑶听了,赶忙奔到茶几边,拿起紫砂壶,一溜烟地跑到麻将桌边,依次给众美人添了茶水,笑嘻嘻地道:“青璇小舅妈,你别生气啦,大懒虫就是那个样子,早晨都懒得起床!”

    众美人不禁莞尔,齐声娇笑,李青璇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褪下腕上的墨绿手镯,递给瑶瑶,摸着她的脑袋,夸赞道:“还是我家瑶瑶乖,又勤快,小嘴儿还甜,这是小舅妈送你的。”

    瑶瑶看了下母亲,见她点头微笑,没有反对,就伸出双手,接过镯子,眉花眼笑地道:“谢谢青璇小舅妈,你这把一定能胡牌!”

    话音刚落,廖景卿就打出一张三万,李青璇忙把牌掀开,喜气洋洋地道:“真让这孩子说中了,果然是胡牌了,拿钱,拿钱!”

    廖景卿丢过钱去,抿嘴笑道:“这就是礼尚往来了!”

    李青璇笑着收钱,轻声调侃道:“那我吃亏了些,这镯子可是花六千买的!”

    瑶瑶把镯子戴到手腕上,奔到沙发边,伸出雪白的胳膊,美滋滋地道:“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要是能给舅舅捶捶腿,那就更好看了!”

    瑶瑶笑着点头,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王思宇的身边,伸出一对粉拳,轻轻敲打起来,王思宇双手放在脑袋后面,静心想着事情,不知不觉中,竟然有些犯困,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又打了十几把牌,众人都有些乏了,就散了局,张倩影系上围裙,进了厨房准备晚餐,李青璇也跟在后面帮忙,两人经过长期的磨合,现在的关系更见融洽,倒和姐妹差不多,一边摘菜洗菜,一边说着公司里的事情。

    华宇娱乐公司的发展倒是很快,可旗下的艺人之间,可能出现了些矛盾,但大家都不肯讲出来,却在底下闷着,经常在后台拌嘴,搞得有些不太愉快。

    张倩影出面调解过几次,可效果都不太好,李青璇就在旁边出主意,说找个时间,搞个沙龙,把大家聚到一起,把问题解决了,张倩影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也就点头同意了。

    李青璇抓了把嫩葱,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神秘兮兮地道:“小影姐,景卿真的有身孕了啊!”

    张倩影拿着菜刀,熟练地把一条鲤鱼褪了鳞,微笑道:“是啊,九月份怀上的,听小宇提起过。”

    李青璇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就是舍不得离开现在的节目,不然,我也想要孩子了。”

    张倩影停下动作,笑着说:“生了还可以回去啊,哪个还能抢了你的位置?”

    李青璇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道:“照顾孩子太分心了,总不能把孩子都丢给保姆吧,那也太不负责任了。”

    张倩影笑着摇摇头,刨开鱼腹,把内脏取出丢下,用清水冲洗了一番,把鲤鱼丢到旁边的盘子里,略带嗔怪地道:“那就没办法了,做女人难,在事业和家庭之间,总要牺牲一头的。”

    李青璇不说话了,嘟着嘴巴生闷气,半晌,才抬起头,挑衅地说:“小影姐姐,你现在应该是可以要的,怎么一直都不肯呢!”

    张倩影笑笑,柔声道:“再等等吧,我最后一个要。”

    李青璇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调侃道:“真是搞不懂你,要个孩子也排队。”

    张倩影停下手里的活计,满面笑容地道:“晚点好,大家都要了,我再生一个,旁人就不会有意见了。”

    李青璇睁大了眼睛,简直要崩溃了,无语地道:“小影姐姐,真是服了你,简直有些杞人忧天了!”

    “就是怕他难做!”张倩影微微一笑,又摇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把心思放在生意上吧,下个月又要忙起来了。”

    李青璇叹了口气,点头道:“我们也一样,一直到年底,都不会再有闲暇时光了。”

    她们这里聊得热乎,客厅里的两位美人却有些尴尬,周媛和廖景卿是老相识的,两人原来的关系非常密切,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都经常在一起,直到近些年才疏远了些。

    而到了现在,两人的身份都有了变化,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做了某人的情妇,再次见面时,心里就觉得怪怪的,刚才在麻将桌上虽然掩饰得很好,可此时就剩下两人,就都觉得难为情。

    “姐,你现在还好吧?”周媛率先打破了沉默,别过俏脸,眸光闪烁,红着脸道:“我在华西时,看过你的画展,感觉那些画充满了灵性,你的艺术造诣更加精湛了。”

    廖景卿茫然地点头,有些不知所措地道:“嗯,还好了,我发现和主持电视节目相比,更加喜欢绘画,两三年下来,也就熟能生巧了。”

    周媛转过头,看了沙发上的王思宇一眼,见他睡得正香,就微微蹙眉,悄声道:“记得你曾经说过,很多时候,自己都和外面喧嚣的世界格格不入,更喜欢内心的安宁和平静。”

    廖景卿沉吟半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媛媛,你的记忆力真好,我都有些忘了!”

    “忘记也好,不然,太累了!”周媛垂下头,双手摸着裙边,若有所思地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几年功夫就过去了,瑶瑶那时还是小不点,现在都变成大孩子了。”

    廖景卿点点头,清绝的俏脸上,闪过一丝惆怅之意,手抚小腹,喃喃地道:“是啊,忘记了,也就解脱了!”

    吃过晚饭,周媛和李青璇先后离开,张倩影在收拾了房间之后,也回了于家大院,王思宇洗过澡,就早早地进了卧室,和廖景卿温存了一番,相拥而卧,说着绵绵情话,瑶瑶倒觉得被冷落了,有些不开心,独自看了会电视,就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脑,玩起了qq游戏。

    第二天早晨起来,王思宇到院子里漫步,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胡可儿家的楼下,他停下脚步,仰头向上看,暗自思忖着,当初西门大官人看潘金莲的样子,大概也和自己现在差不多,可仔细一想,其中区别可大了,就有些不自在,甩着胳膊离开了。

    中午时分,把廖景卿母女送到机场,开车返回后,王思宇下了车子,就径直去了胡可儿家,敲开房门后,却见胡可儿穿着一身淡粉色睡袍,曼妙的身体曲线,在睡袍下若隐若现,竟有种春光乍泄的惊艳,而她似乎刚刚还在海棠春睡,那嫩腻白净的脸蛋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显得异常娇媚可人。

    王思宇只瞥了一眼,心情就愈发悸动起来,微笑道:“小嫂子,我来了。”

    胡可儿娇慵地一笑,侧过身子,甜甜腻腻地道:“老四,快进来吧,正好,中药已经熬得差不多了,趁热喝效果好。”

    王思宇愣住了,迈步进屋,果然嗅到一股浓郁的药味,不禁有些泄气,走到沙发边坐下,笑着道:“小嫂子,你什么时候当起郎中了?”

    胡可儿坐到旁边,两条光洁的美腿交叠在一起,拿手支着下颌,似笑非笑地道:“问了一位京城著名的中医,他给了个祖传秘方,最适合受伤后疗养复原,你且尝尝,试试效果怎么样。”

    王思宇心里一热,脱口而出道:“可儿,多谢了。”

    “都是自家人,客气啥!”胡可儿笑笑,却有些不自在了,就拿手拢了下秀发,起身道:“你先坐着,我去瞧瞧怎么样了!”

    “好的,也不急!”王思宇竟然有些紧张了,心里突突地直跳,好像有一条小鱼儿,在一口口地咬着心尖,颤巍巍地,又麻又痒,那种滋味,当真**,不禁一拍桌子,低声喝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留着那些封建残余思想干什么!”

    正暗自发狠时,胡可儿却用毛巾垫着,捧来热气腾腾的药碗,弯下纤腰,小心翼翼地将碗放在茶几上,轻笑道:“再晾一小会儿吧,太烫了没法入口。”

    “可儿,辛苦了!”王思宇点点头,不经意间,目光却顺着领口,掉入了那深邃白腻的乳.沟当中,双眼登时直了,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有些茫然地道:“不怕烫,不怕烫,越烫越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