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一

第六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一2017-11-9 13:10:50Ctrl+D 收藏本站

    第746节    第六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一

    中医不愧为国家瑰宝,按着胡可儿提供的方子,文武火熬制,每天服用两剂,王思宇身体恢复的速度极快,没过多久,就已经痊愈了,这让他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只是,与这位千娇百媚的小嫂子相处,却是件异常艰辛的事情,几次目光擦出火花,都险些失控,但到了要紧关头,两人却都悬崖勒马,各自控制住了。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王思宇以前是不大相信有红粉知己的说法的,在他的印象中,男人和喜欢的女人多半只有两种结果,或者上床,或者分手,再无别的出路。

    然而,和胡可儿的相处,竟然颠覆了他的看法,似乎男女之间,真的可以有类似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不需要身体上的交流,就能取得精神上的愉悦,有时候,甚至更加妙不可言。

    尽管,这样的举动,其实是在无奈之下,向世俗道德做了屈服,不过,保持目前的默契也是极好的,两人都沉浸在其中,旁边的几位佳丽,也都有所察觉,不时地拿两人开些玩笑。

    又过了些日子,天气一天天地冷了起来,胡可儿的演出却日渐频繁,又开始在大江南北飞来飞去,她复出之后,仍旧星光熠熠,炙手可热,红得发紫,歌坛天后的地位不可动摇。

    女人们也渐渐忙碌起来,王思宇在家里休养得心慌,愈发想复出工作了,这段时间,脱离了官场生活,倒感觉浑身不得劲,晚上做梦的时候,都在到处视察,或者坐在主席台上做报告。

    而南粤官场上也渐渐平静下来,继省委领导班子调整之后,下面又有十余名厅处级干部受到了处理,不过,在周松林的精心安排下,这些动作都很隐蔽,并未造成太大的冲击。

    当然,这也与谢家的配合是分不开的,谢家是南粤官场拼图当中不可或缺的势力,他们的立场极为鲜明,就是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充当维护南粤政治稳定的基石。

    谢家的儿媳艾蓉蓉调到了滨海,担任市委秘书长,然而,在上任没几天,就吃了软钉子,被郑大钧气得暴怒,郑大主任仗着有省委书记当后台,没把这位顶头上司放在眼里。

    艾蓉蓉受了委屈,心理不平衡,便给王思宇打电话,发了通邪火,又哭哭啼啼的翻起了旧账,搞得王思宇心里很不是滋味,结果可想而知,次日上午,郑大钧就赔礼道歉,乖乖地听话了。

    上面的任命虽然没有下来,可王思宇即将赶赴江南,成为新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消息却迅速地传开,已经有江南省的干部借着进京开会的机会,前来探望,但大都被他婉拒。

    有了陈启明的提醒,王思宇变得格外谨慎,在没有摸清江南省的政情时,不想趟进浑水,免得深陷其中,进退两难,若是重蹈南粤的覆辙,那就成了笑柄,也没法向春雷书记交代了。

    在一个晴朗的周末,王思宇收拾好行装,在众美人的相送下,离开京城,提前赶到江南省,准备先了解一下那里的风物人情,顺便探望阔别已久的方氏夫妇,以及小丫头方晶。

    熙熙攘攘的人流,在机场中川流不息,王思宇刚刚出了通道,就看到了一身警服的方晶,小丫头现在变化很大,那张秀气文静的脸蛋上,竟有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小晶!”王思宇停下脚步,轻轻挥手,伸开双臂,等着小丫头扑过来,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方晶在看到他之后,表现得极其冷淡,只是淡淡一笑,就转身向外走去。

    王思宇有些失望了,拿手挠了下后脑勺,讪讪地跟了出去,把旅行包放进警车的后备箱里,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上,转头笑道:“怎么,小晶妹妹,不欢迎哥哥?”

    “哪敢啊!”方晶启动了车子,缓缓开了出去,面无表情地道:“爸爸说了,你都当上省委组织部长了,这可是大官,比当年的二叔还神气!”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怎么了,小晶,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是和老师吵架了吗?”

    方晶咬着嘴唇,抽动下秀挺的鼻梁,有些生气地道:“出车祸的事情,为什么没告诉我?”

    王思宇哑然失笑,轻声道:“一点小伤,不碍事的,没和你讲,只是怕你分心。”

    “是吗?”方晶冷笑了一下,安静地开了一段路,把车子靠边停下,板着面孔道:“小宇哥哥,我也有件事情要讲。”

    王思宇笑笑,点头道:“什么事儿,说吧?”

    方晶抬眼望着远处,淡淡地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大学同学,他也分到江南省了,我们之间关系很好。”

    王思宇心里一震,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点点头,微笑道:“这是好事儿啊,回头见见面,让小宇哥哥给你把把关,看小伙子怎么样!”

    “谢谢,不必了!”方晶面色一变,打开车门,把手向外一指,怒声道:“下车,马上下车!”

    王思宇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道:“方大小姐,又怎么了?”

    “没怎么,本姑娘心情不好,不想拉你了,下车,快下去!”方晶面色涨红,拿手推了几下,把王思宇赶下车子,随后砰地一声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王思宇有些无语,站在路边,点了一颗烟,望着远去的警车,喃喃自语道:“有男朋友了?没听说啊,不会是气话吧?”

    想到这里,他幡然悔悟,自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刚才在听到消息时,无论是真是假,都应该先做出一副失魂落魄,或者是倍受打击的模样,而不是故作坦然,那可是犯了兵家之大忌,但现在要想挽回,就很难了,要等小丫头消气,才能慢慢沟通,消除误会。

    在路边站了十几分钟,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赶到市区,按着地址,来到市中心繁华地带的一处高档住宅区,王思宇在门口下了车,步行进了院子,只走了十几米,就见方晶倚在警车边发呆。

    王思宇忙快步走了过去,微笑道:“小晶,你要是不欢迎,我见了老师就走。”

    方晶叹了口气,摇头道:“上楼吧,听说你要来,爸爸很开心,已经让雪滢阿姨做好了家乡菜。”

    王思宇心中感动,打开警车的后备箱,将旅行包提了出来,轻声道:“小晶妹妹,男朋友的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方晶把嘴巴撅得老高,不满地道:“谁会傻到等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王思宇有些不知所措,就苦笑着道:“总之是我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咱们还当好兄妹!”

    “想得美!”方晶挥起粉拳,忿忿地道:“哪个会和你做兄妹,不是情人,就是敌人!”

    王思宇笑了,叹息道:“刚才看到你,还觉得变化很大,像是真的成熟了,没想到,这下又露底了,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方晶笑笑,没有说话,默默地领着他上了楼,打开房门,大声嚷嚷道:“老爸,雪滢阿姨,人给带回来了!”

    房间里立时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小师母陈雪滢出现在门口,她的相貌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那般的美艳动人,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毫无瑕疵,如同稀世珍珠,释放着迷人的光晕,晃得人眼睛发花。

    以往,每次和这位美艳师母见面,对王思宇来说,都是一种煎熬,那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展露的无限风情,都是刻骨铭心的。

    然而,和当初相比,他现在要成熟了许多,在瞬间的惊艳与莫名的感动后,就又恢复了平静,躬身施礼,微笑道:“师母好,我过来探望您和师傅了!”

    “别客气,小宇,快进屋吧。”陈雪滢笑靥如花,上下打量着王思宇,轻盈地转过身子,笑着喊道:“如海,大人物来了,还不过来迎接!”

    客厅里传来闷雷般的响声:“他算哪门子大人物,就算当了一号首长,也是我方如海的学生,来到我家里,就得老老实实的,不然,照样打板子!”

    王思宇微微一笑,换了拖鞋,来到客厅里,却见方如海面容憔悴,眼泡浮肿,和以前相比,倒像是老了十几岁,那肥硕的身体倒是没有变化,软绵绵地窝在沙发里,给人种异常虚弱的感觉,王思宇鼻子一酸,险些落泪,轻声道:“老师,还好吧?”

    “还好,还好,刚从国外回来。”方如海面带笑容,一脸慈祥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小宇,你不错,没有让我失望。”

    王思宇走到他的旁边坐下,微笑道:“老师,过奖了,江南风景虽好,官场上却是风大浪高,来到这里真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啊!”

    方如海笑了下,意味深长地道:“天下三分,储君占优!”

    王思宇叹了口气,坦言道:“也正是如此,连陈启明都铩羽而归,我心里就更没底了。”

    方如海咳嗽几声,把手放在嘴边,转头去望陈雪滢,笑容可掬地道:“小宇来了,我能破例吸颗烟吗?”

    陈雪滢嫣然一笑,轻叹道:“吸吧,反正也戒不了,昨晚上还偷偷去了浴室吸烟,搞得里面都是烟味。”

    王思宇笑了笑,抢先掏出香烟,递给方如海一颗,点上后,自己也燃上一颗,轻声调侃道:“师母管得够严的,老师也太可怜了些!”

    方如海眯上眼睛,深吸了口烟,嘴边飘出一缕淡淡的烟雾,点头道:“是啊,怕肺子出问题,不过,我是不在乎了,医生已经给划了句号,最多两年时间。”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赶忙道:“老师,别尽信医生的,他们有时也不准的!”

    “国内国外的医院都走遍了,差不多都是这个说法。”方如海艰难地挪动下身子,拿眼瞄着女儿方晶,压低声音道:“你出车祸的事情,没有和小晶讲,结果,她很生气,闹了两天了,这个孩子,就是不懂事!”

    王思宇笑了笑,小声道:“刚才发了脾气,一路上都没理我,还说有男朋友了!”

    “要真有就好了!”方如海叹了口气,把手一摆,转移了话题,有些感慨地道:“小宇,到了这个位置,恐怕已经没人能教你什么了,不过,想在江南官场立足,我只送你九个字。”

    王思宇坐直了身子,表情恭敬地道:“老师,哪九个字?”

    方如海眯上眼睛,拿手敲打着膝盖,一字一句地道:“少说话,别管事,不生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