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四

第九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四2017-11-9 13:11:2Ctrl+D 收藏本站

    第749节    第九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四

    接下来几天,王思宇兴致很高,在方晶的陪同下,登高塔,访古寺,泛舟溪湖上,饱览了城中许多名胜古迹。

    虽然只是走马观花,但这里秀美迤逦的自然景观,和一脉繁荣富庶的景象,仍给他留下极深的印象。

    这些年间,公务也好,培训也罢,王思宇也去过许多地方,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在他看来,景物也和人一样,是有生命力的,不同地域的风景,诠释着不同的风情。

    与华西的辽阔苍凉相比,江南无疑是灵秀逼人的,其差别犹如塞外马贼与深闺丽人一般,不可相提并论。

    江南省是旅游大省,省会江州市更有‘人间天堂’的美誉,城中的溪湖美景闻名遐迩,仿佛聚宝盆一般,在近千年的时间里,为江州人创造着惊人的财富。

    “小宇哥哥,来这边拍一张!”方晶身穿警服,手拿相机,欢呼雀跃着,拿手指向不远处的麒麟石雕像,有些兴奋地道:“还是刚才的姿势,表情再放松些就好了!”

    王思宇笑笑,缓步走了过去,站在那尊威武不凡的大理石雕像旁,摆出了一个极富文艺气息的poss,满足了小丫头的要求。

    闪光灯过后,他却转过头,向不远处的商务车边望去,微微皱眉,那里正有几个身着便装的汉子,在轻声议论着什么,不时把目光投向这里。

    “还不错,当然了,还是麒麟看着更帅一些!”方晶笑着走过来,给他看了拍照效果,就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伸手挽了王思宇的胳臂,撒娇般地道:“小宇哥哥,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有些心不在焉。”

    “有吗?”王思宇收回目光,眺望着溪湖美景,若有所思地道:“小晶妹妹,江州市的社会治安很不错,这几天看到的,都很好。”

    “那是自然了,国家级旅游城市嘛,太乱了怎么行!”很显然,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方晶已经融入了这个城市,把自己变成了纯粹的江州人,话语间满是自豪之意:“更何况,有我这样英明神武的女警察在,坏人也不敢出来了!”

    “是吗?”王思宇笑了,牵着方晶的小手,意态悠闲地向前走去,不无调侃地道:“我英明神武的小晶妹妹,你也太麻痹大意了,如果没有猜错,咱们应该已经被人盯上了!”

    “谁?在哪里?”方晶警觉了,赶忙停下脚步,茫然四顾,很快,也发现了身后那几人,似乎有些眼熟,就蹙起秀眉,轻声道:“是有些可疑,要不,我过去问问?”

    “嘘!”王思宇竖起食指,放到唇边,小声道:“不必惊动他们,这些人应该没有恶意!”

    方晶却恼火了,盯着那些人,忿忿然道:“那也不成,身后长了尾巴,玩得也不痛快!”

    王思宇伸出右手,屈指在她额头上敲了一记,有些无奈地道:“小晶,真不知道你这警察是怎么当的,咱们都被跟踪了三天了,居然一点都没察觉,你在公安大学都是怎么学的?”

    方晶脸红了,瞪着眼睛分辨道:“小宇哥哥,别小瞧人,还不是为你当导游分了心,实话和你讲,我还真帮局里破了几桩案子呢!”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调侃道:“那是自然了,你鼻子还是很灵光的嘛,一般的警犬都不是对手!”

    方晶不干了,把小嘴撅得老高,悻悻地道:“讨厌死了,说什么呢!”

    “有说错吗?”王思宇笑笑,拿手捏了她的脸蛋,愉悦地道:“记得你第一次到我的家里,就露了一手,把藏好的臭袜子都搜了出来,让我很是丢丑!”

    方晶嘻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哼哼唧唧地道:“知道就好,还有啊,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本姑娘告你袭警!”

    “告就告吧!”王思宇揽了她的纤腰,一只手不安分地揉捏着,一脸坏笑地道:“告到玉皇大帝那里都没用!”

    “讨厌!”方晶脸红了,把头倚在他的肩头,两人打情骂俏着,走了一段路,来到旁边的警车边,亲昵地坐了进去,发动车子,缓缓离开。

    方晶转动着方向盘,透过倒视镜,向后望去,却见那些人坐进了别克商务车,尾随了过来,不禁心头火起,啐了一口道:“真是不像话,又跟过来了,应该马上打电话,把这些人抓起来审问,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王思宇摆摆手,眯上眼睛,笃定地道:“不必了,我敢断言,他们和你是同行,也是六扇门的!”

    “啊?”方晶愣了一下,眨动着弯曲的睫毛,惶惑不解地道:“小宇哥哥,你怎么这样肯定,这些人是警察?我没印象啊?”

    “是直觉!”王思宇笑笑,把头倚在车窗上,眺望着远处的雾霭山峦,以及如血的残阳,轻声道:“那些人看着很凶,一脸恶相,不是杀手就是警察了!”

    “去你的,真能寒碜人!”方晶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柔声道:“晚上去看印象溪湖吧,到底是名家之作,百看不厌,很精彩的!”

    “行,你说去哪都行,这些天,小宇哥哥就是属于你一个人的!”王思宇含笑点头,尽量顺着小丫头的意思,让她开心些,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微不足道的补偿了。

    顺路去了下一个景点,逛完出来,天就已经暗下来了,两人正在车子里说笑,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王思宇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中组部贺云逸部长打来的,不敢怠慢,赶忙接通,微笑道:“喂,你好,贺部长,我是王思宇。”

    贺云逸部长笑笑,侧过身子,很随和地道:“思宇同志,怎么样,身体没大碍了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已经痊愈了,感觉比以前还好些,感谢部长关心。”

    “那就好,那就好。”贺云逸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不紧不慢地道:“思宇同志,要恭喜你了,中央的任命已经下来了,咱们约个时间见面吧,然后,一起去江南报道。”

    王思宇微微一笑,实话实说道:“贺部长,真是抱歉,我在一周前,就已经赶过来了,此刻正在江州市的主街上呢!”

    贺云逸听了,却是吃了一惊,连珠炮似地追问道:“已经去了?和江南省委的同志联系了吗?出行带警卫了吗?”

    王思宇摇了摇头,笑着道:“没有,这里治安很好,我想独自转转,先了解下情况,摸摸底。”

    贺云逸有些恼火了,倏地站起,一只大手高高举起,却是轻轻落下,摩挲着书案,皱眉道:“思宇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真是乱弹琴,万一安全出了问题怎么办?你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组织观念淡薄的表现。”

    王思宇微微一怔,没想到对方会把话说得如此严重,就收起笑容,谨慎地解释道:“贺部长,是这样,我这次提前过来,是想拜望下一位老师,顺便做些功课,争取早点进入工作状态。”

    贺云逸点点头,也发觉刚才的话重了些,不太合适,就缓和了语气,轻声道:“思宇同志,无论如何,都要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在南粤吃的苦头难道还不够吗?”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贺部长,那不一样,南粤是有人在蓄意报复,江南这边应该不会吧?”

    “思宇同志,不能麻痹大意,你怎么就知道,江南的干部都会欢迎你呢,不怕有人如法炮制吗?”贺云逸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语气格外凝重,听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王思宇微微皱眉,警觉了起来,试探着问道:“怎么,贺部长,江南省的干部,对于我的到来,有很大意见?”

    贺云逸欲言又止,想了想,就摇头道:“思宇同志,还是应该慎重些好,以前就有人反应了,说你喜欢出风头,搞微服出访,不但自身容易出危险,还会搞得下面很被动,影响团结。”

    王思宇有些吃味,不卑不亢地道:“贺部长,封建社会的帝王官僚,都能够轻车简行,微服私访,我们**的干部,为什么就一定要前呼后拥,甚至在戒严封路之后,才能下基层呢,那样且不说能否看到真实的一面,单说干群关系,就已经疏远了,历史的经验表明,只要脱离了群众,我们就容易犯错误,就干不成正确的事情!”

    贺云逸部长安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任何感**彩,不过,眼眸中却闪过一丝异色,半晌,才笑了笑,轻声道:“思宇同志,微服私访那是电视剧里才有的东西,什么康熙乾隆大帝微服私访,都是杜撰出来的,与事实不符。”

    王思宇见他避重就轻,打起了迷踪拳,就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道:“贺部长,电视剧里杜撰出来的,但群众喜闻乐见,这就说明,老百姓还是希望出现这样的官员,渴望领导干部能够下基层,了解真实的情况,这其实就是一种呼声。”

    贺云逸微微皱眉,却没有生气,自从在总书记面前放炮后,王思宇已经大名远扬了,等闲的官员都清楚,这位于家太子敢说话,敢放炮,有时候,甚至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无形之中,其他领导对他的容忍度也就高了些。

    贺云逸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展颜一笑:“思宇同志,你啊,就是人小鬼大,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

    王思宇笑笑,见好就收,坦诚地道:“贺部长,这是大实话,不深入基层,就容易被外表的成绩欺骗,看不到问题。”

    贺云逸其实已经被说服了,却摆摆手,仍旧皱眉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注意安全,你现在在哪里?我要和平湖省长联系下,请他们做好安全保卫工作,再出了事情,谁能承担得起责任?”

    王思宇微微一笑,有些挠头地道:“贺部长,您的关心有如春天般温暖,不过,请您放心,我在省委宣传部方副部长的家里,一切都好,不必挂怀!”

    贺云逸表示过了关心,就不再勉强,而是话锋一转,语气凝重地道:“思宇同志,既然这样,就先在电话里谈下吧,这次到江南工作,中央对你的期望值很高,尤其是总书记,再度点了你的名。”

    王思宇振奋了,心里涌起一股难言形容的感觉,如电流般传遍全身,表情庄重地道:“请贺部长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完成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决不让您和中央首长失望。”

    贺云逸点点头,翻开面前的黑皮本子,看着上面手写的记录,着重强调了几样事情,又特意叮嘱道:“思宇同志,前段时间,江南省委班子里面,传出了些不太和谐的声音,为了避免矛盾激化,中央刚刚对江南省委班子做出了调整,你过去以后,要发挥调和作用,争取弥合分歧,让江南省委班子变成一个团结的,富有战斗力的班子。”

    王思宇默默地听着,目光变得格外坚毅,微笑着点头,轻声道:“请放心,贺部长,保证完成任务。”

    “好的,其他事宜,见面再谈,请务必注意安全。”贺云逸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又提醒了几句,挂断电话,双手抱肩,沉吟着道:“过去几年,敢讲实话的干部不太好混,这个王思宇是个例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