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一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六

第十一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六2017-11-9 13:11:7Ctrl+D 收藏本站

    第751节    第十一章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六

    “这个苏振昌,还真是会钻营,也难为他了,居然想出这样的办法,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方如海大半个身子都窝在沙发里,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之意,很显然,对于那位苏市长的大献殷勤,颇不以为然。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一脸平静地道:“老师,他是在暗示,从华西那边了解到了咱们之间的关系,提前做了准备,不得不说,这个人还是很有头脑的,很会办事,难怪前些日子,陈启明也提起他,说是要照顾一下。”

    陈雪滢听了,微微蹙眉,端庄秀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茫然之色,她把手中的药瓶打开,倒出几粒白色的小药片,递给方如海,柔声道:“如海,外面的人都说,苏振昌是张省长的人,在江州市和季胜威斗得很厉害,前段时间,还搞出了个震惊全国的非法集资案,差点把季市长拱下去,有这样的事情吗?”

    方如海点点头,伸手接过药片,就着清水服下,半晌,他才笑了笑,轻声道:“苏振昌还是很有本事的,无论是抓经济,还是耍手腕,都比季胜威强很多,在江州的威信也很高,政府那边的人都服他,不过,此人能力虽强,但心术不正,对这样的干部,要有所提防。”

    “老师,知道了”王思宇笑笑,目光落在那棕黄色的药瓶上,忽然想起一件事,赶忙道:“老师,我已经联系到了京城一位著名的中医,这个人据说是位神医,有妙手回春之术,曾经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他下周三就过来,为老师诊治。”

    方如海收起笑容,叹了口气,摆手道:“不用白费力气了,你把小晶照顾好,我就安心了!”

    陈雪滢神色黯然,悄声道:“如海,别那样悲观,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都该努力,不能轻言放弃。”

    方如海艰难地挪动下身子,沙发随之晃动,发出刺耳的响声,他摇着右手,淡淡地道:“雪滢,不用安慰了,我是心宽体胖,每日和病魔做斗争,太痛苦了,若不是放心不下你和小晶,早就走了!”

    陈雪滢以手掩面,泫然欲泣,语气轻柔却坚定地道:“还是那句话,要走一起走,别把我独自丢下。”

    方如海不吭声了,摸出烟盒,从里面抽出一颗香烟,丢给王思宇,自己也燃上一颗,放下打火机,苦笑着道:“小宇,为了照顾我,你雪滢师母放弃了一切,牺牲太大了,仔细想想,后半生最对不起的人,也就是她了。”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望着指间飘起的烟雾,诚挚地道:“老师,师母说的对,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就算是为了我们,您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方如海闭了眼睛,沉吟不语,良久,才转过头,看着陈雪滢,轻声道:“女人总要有事业,不然,以后会很失落,家里请个保姆吧,过些日子,你还是应该回宣传部上班,也免得下面的人嚼舌头,影响不好。”

    “如海……”陈雪滢抬起头,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但见方晶从浴室里走出,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柔声道:“以后再说吧,你气色不好,先回屋打一针,早点休息吧。”

    “好!”方如海也不想在女儿面前谈论这些,就把半截香烟熄灭,丢到烟灰缸里,在王思宇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刚刚走出几步,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陈雪滢走了过去,接起电话,声音柔美地道:“喂,您好,请问找哪位?”

    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对方礼貌地道:“您好,是雪滢同志吧,我是张省长的秘书李信阳。”

    陈雪滢暗自吃惊,赶忙客气地道:“您好,李秘书,是找我们家老方的吧,我这就去叫。”

    对方忙笑道:“不必了,我就是想问下方部长的病情,好回复省长,省长很关心方部长的健康状况,还想抽出时间,到家里探望。”

    陈雪滢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语气平静地道:“多谢省长的挂念,我代表如海感谢组织上的关心,不过,省长工作太忙,日累万机,就不必劳烦了。”

    李信阳微微一笑,轻声道:“雪滢同志,请转告方部长,请他专心休养,有什么困难,尽管和组织上提,省里会全力解决。”

    陈雪滢有些心酸,却勉强一笑,淡淡地道:“多谢平湖省长,我们这边一切都好,只是,医药费用报销的事情上,好像遇到了点麻烦,已经拖了快一年了,去跑了几趟,都没有解决。”

    李信阳听了,不禁微微皱眉,赶忙道:“雪滢同志,请你放心,这个问题,我们一定尽快解决。”

    “好,再次感谢组织上的关心。”陈雪滢寒暄了几句,就挂断电话,回了方如海的卧室,把事情转述了一遍。

    方如海躺在床上,拿手指着王思宇,含笑道:“小宇,还是你面子大,让堂堂的省长也记起我这闲人了!”

    王思宇皱了下眉头,轻声道:“可能是贺部长和那边通气了,也好,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明儿就去登门拜访!”

    方如海点点头,提醒道:“要见就都见,免得消息传出去,沈君明有想法。”

    王思宇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上面让我来江南和稀泥,就得练就脚踏两只船的功夫,不然,要是矛盾激化,怕是脱不了嫌疑。”

    方如海也笑了,摆手道:“没办法,谁让你名声在外了,去了南粤没多久,就搞出那样大的动静,以后无论去哪里,人家都会像防贼一样地防着你!”

    “这可真是冤枉了!”王思宇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这口黑锅,中央是让我背定了,也没法去解释!”

    “不背黑锅,哪里会升得这样快,这也算是有得有失了!”方如海翻了下身子,整个大床忽悠地颤动了起来。

    这时房门被推开,方晶笑靥如花地走了进来,倚在门边,笑嘻嘻地道:“老爸,我要告状,小宇哥哥太没良心了,跟人家出去逛街,却眼巴巴地瞄着别的女孩子,像馋猫一样,都快流口水了,你帮我教训他!”

    王思宇有些脸红了,赶忙摆手道:“哪有的事情,小晶别乱说。”

    陈雪滢拿了针管,走到床边,娴熟地扎了一针,抿嘴笑道:“小晶,你走在街上,一样有很多男人在盯着看,那是男人本色,很正常的。”

    方如海现在也是想开了,就把手一摆,呲牙咧嘴地道:“有本事自己去管吧,老爸帮不上忙,我就是能耐再大,也不能让人家见了女孩子就闭上眼睛!”

    方晶不干了,撅起小嘴,大声嚷嚷道:“怎么回事嘛,老爸,雪滢阿姨,你们竟然都叛变了,我要生气了,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小晶,小晶妹妹,咱别闹了,可不能打扰老师休息。”王思宇干笑两声,忙道了晚安,推着方晶走了出去,一把抱起她香喷喷的身子,返回卧室。

    陈雪滢打了两针,帮方如海把被子拉上,坐在床边,忧心忡忡地道:“如海,小宇独自来到江南省,势单力薄,怕是斗不过那些人!”

    方如海眯上眼睛,面色平静地道:“别担心,他是太子嘛,于家在京城的势力遮天蔽日,无人能及,连如镜都要屈身依附,旁人哪敢轻易动他。”

    陈雪滢点点头,又说:“如海,我不想回宣传部上班,别人来照顾你,我是不放心的,还是跟在身边好些。”

    方如海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道:“雪滢,你来到家里这些年,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我和小晶,要说报恩,也早就够了,也该考虑下以后的事情了,难道真打算把这辈子都毁了吗?”

    陈雪滢呆了一呆,眼眶瞬间红了,美眸之中,泪水打着转,潸然落下,她咬着粉唇,轻声道:“如海,我知道,你始终忘不了她,无论我怎样做,都无法取代她的位置,可就算这样,我也要一直陪着你。”

    “愚蠢!”方如海抬起头,低声喝道:“雪滢,这些年,我被病痛折磨,很少有真正开心的时候,你又何曾快乐过?”

    陈雪滢轻轻摇头,默然道:“如海,当初就曾说过,我是真心喜欢你,才嫁到方家,并不是因为报恩,是你对过去的事情念念不忘,始终不肯原谅我。”

    方如海摆摆手,语气强硬地道:“雪滢,我困了,不想和你争吵,只是,你别忘了,当初结婚的时候,咱们有过约定,小晶结婚的时候,就是咱俩分手的时候。”

    陈雪滢面色苍白,泪如雨下,哽咽着道:“如海,你真的这样狠心?”

    方如海默然半晌,才摇头道:“雪滢,你真是傻,都什么年月了,还去做以身相报的奇女子,我这辈子,已经害了一个女人,不想再害第二个,你明白吗?”

    陈雪滢叹了口气,拿手抹了泪痕,凄然一笑,柔声道:“好了,如海,咱们别再争吵了,眼下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病医好。”

    方如海摆摆手,轻声道:“没用的,即便奇迹出现,也没法回到车祸之前了,男人若是没了*,活着又有什么乐趣?”

    陈雪滢伤心极了,把俏脸别到旁边,凄楚地道:“如海,都怪我,我是红颜祸水,再怎样努力,也无法弥补当初的过错!”

    方如海心中也极为难过,却不说话,良久,才伸手关了灯,叹息道:“好吧,陈雪滢,算我命苦,这世界上两个最傻的女人,居然都被我遇上了,除了认命,还能有什么法子?”

    陈雪滢破涕为笑,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满是愉悦之色,她走到床边,拉了方如海的大手,轻声道:“如海,今晚,我留在房里吧。”

    方如海赶忙摇头,低声道:“不行,呼噜声太大,你根本受不住的,别难为自己了,快回去睡吧。”

    “也好。”陈雪滢点点头,帮他把手放回被子里,细心地掖好被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如雷鸣般的鼾声响起,她才放了心,像往常一样,悄然离去,回到卧室,拉开半幅窗帘,眺望着璀璨星空,淡然道:“傻男人,你若是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