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章 巡视江南 (修) 十三

第三十章 巡视江南 (修) 十三2017-11-9 13:11:34Ctrl+D 收藏本站

    第770节    第三十章      巡视江南    (修)    十三

    早晨起来,萧宏发现了门口的字条,赶忙弯腰拾起来,却见上面写着:“无论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背景,都请注意,不要再进行这种危险的游戏,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这种威胁味道十足的话语,对萧宏这名警察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就是犯罪分子把枪口顶在脑门上,他也不会哆嗦半下,这是勇气使然,也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但令他忌惮的是,纸条若是对面那些人送来的,就要认真面对了,对方身份特殊,确实有资格进行这样的警告,假如身份败露,引起省委领导的不满,可就难以收场了。

    萧宏不敢怠慢,赶忙掏出手机,拨打号码,把情况向父亲做了汇报,萧莫言听了,也是暗自吃惊,他没想到,那些人如此警觉,稍有差池,就会被发现,因此,也只好先把人撤回去了。

    萧宏洗漱一番,下楼办理了退房手续,刚刚出了酒店大门,就接到了曾雪琪打来的电话,她似乎心情极好,嗓音甜丝丝的问:“萧哥,任务执行的怎么样了,我几点过去?”

    萧宏当然明白女孩的心事,就叹了口气,酸溜溜地道:“雪琪,任务临时取消了,正好赶上周末,咱们一起出去郊游吧,怎么样?”

    “唔,这样啊。”曾雪琪有些失望,随即敷衍道:“那还是算了,萧哥,既然你那边不需要帮忙,我还是回省城好了,很多天都没看到父母了,怪想的,就这样啊,拜拜。”

    “雪琪,喂,喂……”萧宏拿着手机,呆立半晌,就回头望了一眼,转身离去,到了此时,他心中已是雪亮,即便是没有昨天的一幕,恐怕也难追求到对方,以后,或许只能当朋友相处了。

    二十分钟后,王思宇等人也离开酒店,按照之前的计划,分头行动。王思宇打了辆出租车,前往附近的郊县,考察油茶和木门产业,他和司机师傅闲聊着,浏览着沿途风光。

    而这辆出租车后面,紧跟着一辆商务车,开车的女孩明显情绪不高,满腹牢骚地道:“琪琪,大早晨的被你叫来,就为了跟着前面那个家伙?他哪里比得上萧宏,至于让你犯花痴嘛!”

    “好好开车吧,别把人跟丢了!”曾雪琪依旧穿着那件皮衣,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当天的报纸,信手翻动着,娇笑道:“我倒不是看上他了,就是感到好奇,这人蛮有趣的。”

    “好奇心害死猫!”开车的女孩叹了口气,打着方向盘,把车子拐过十字路口,喃喃道:“我也很好奇,昨晚那位跟吃了春药一样,折腾了我两个小时,现在还腰酸背疼的!”

    “去死吧,别说这种肉麻的话!”曾雪琪把报纸合上,丢到旁边,盯着前方的出租车,似笑非笑地道:“我想好了,做女人的就该贪心一点,要人财两得才对嘛!”

    开车的女孩听了,把嘴一撇,脸上现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嘲讽道:“琪琪,你该不是糊涂了吧,哪个钻石王老五会打车出门,起码要有辆宝马才行!”

    曾雪琪有些不高兴了,竖起秀眉,忿忿然道“老实开车吧,你懂几个问题啊?”

    “好了,我不懂,就你懂,行了吧?”开车的女孩摇了摇头,叹息道:“算了,不和你争了,发情的女人非但智商为零,还极富攻击性,咱可招惹不起!”

    “讨厌,说什么呢!”两人就这样开着玩笑,不紧不慢地跟在出租车后面,驶出市区,向郊外行去,沿途的风光极为秀美,辽阔的大地上,山水交融,一些四季常青的树木,为远处的山野平添了勃勃生机。

    离开城区三十公里后,就能看到一些大小钩机施工紧张的场面,这段时间,很多农户都在忙着清山砍杂整理水平带,为冬季油茶种植项目打基础,因此,所到之处,都是一脉欣欣向荣的繁忙景象。

    王思宇不时让车子停下,走到辛勤劳作的农户中间,递上香烟,客气地搭讪,了解当地油茶种植情况,农户们也极为热情,几乎是有问必答,极为配合,当然,不会有人想到,面前这位西装革履的青年人,是一位位高权重的省委领导。

    受到眼界和思维方式的局限,他们回答的问题,虽然不够全面,也没有任何深度可言,但胜在真实,王思宇这次下来调查,之所以要微服私访,也就是希望看到基层最真实的一面,因此,对于了解到的情况,非常满意。

    油茶种植项目,是代市长孔明仁亲自推出的,当初,他带队到外省考察,并亲自主持招商引资活动,靠着满腔的诚意和热忱,为埔城市带来了四家颇具实力的公司,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鼓励他们承包荒山,大力发展油茶种植产业。

    而在政策上,埔城市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除了在财政投入,银行贷款,林地流转等方面提供周到细致的服务外,还给予每亩地七十元的特殊补助,并与省林科院省农业大学等单位达成合作协议,开辟了三处实验基地,在油茶深加工方面给予技术支持,因为一整套的扶持策略完善到位,极大地激发了企业和农户的积极性,使得这里成了闻名遐迩的油茶之乡。

    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话的确不假,王思宇这位组织部长,在考察干部上,有着自己的想法,只要当地经济搞上去了,老百姓得了实惠,对当地政府部门的评价高了,这个干部基本就合格了。

    而随着考察的深入,他给那位孔市长的分数也越来越高,乃至于超出了以往很多干部,从可用级别,一直向上,竟然达到了卓越的水平。

    太阳落山前,王思宇终于完成了最后的考察项目,他和出租车司机进了一家小餐馆,吃了晚餐后,把车费结清,神清气爽地下了楼,来到那辆灰色的商务车边,勾了勾手指,车窗被按下一半,一张陌生的面孔探了出来,那女孩嚼着口香糖,懒洋洋地道:“先生,有何贵干?”

    王思宇微微一笑,语气温和地道:“小姐,该问这话的是我吧?毕竟,从市区出来,一直到现在,你已经跟踪八个钟头了。”

    “……”女孩瞬间石化,瞪大了眼睛,盯着王思宇看了半晌,才唉声叹气地道:“老板,你有没有搞错,既然知道我在后面跟着,干嘛还在山里兜圈子,不知人家开车很辛苦吗?”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那是工作需要,不过,还是要再辛苦你一下,把我载回市里。”

    “稍等,容我们商量下!”车窗唰地关上,女孩转过头,笑嘻嘻地道:“琪琪,有好事了,你的真命天子要来搭车,让他上不?”

    曾雪琪满面绯红,啐了一口,小声嘟囔道:“车是你的,我哪里做得了主!”

    “骚蹄子,都快浪得没边了,还嘴硬呢!”女孩把车门打开,笑着道:“进来吧,帅哥,提前说好,可不是我要跟着你,而是我们家这位……哎,你别掐我啊,讨厌!”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里,王思宇弯腰钻进车子,随手带上车门,看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曾雪琪,不禁面露讶色,吃惊地道:“怎么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开车的女孩,转过头,冲王思宇眨了下眼睛,就发动车子,把两只耳塞放到耳朵里,打开了随身听,娇笑道:“你们尽管聊,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曾雪琪有些不好意思了,垂下头,小声道:“嗯,是我,我想找你,有些事情要谈。”

    “那也不用一路跟着啊,去酒店守株待兔不是更好?”王思宇心里想着,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眉头不禁抖动起来,却故作镇定地道:“好,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

    “嗯,再等等吧。”曾雪琪伸出白嫩的玉手,从开车女孩的耳朵里,拿出耳塞,听了下,就横了她一眼,探出高跟鞋,在她腿上踢了一脚,怒声道:“坏蛋,就知道你想偷听!”

    “琪琪,有什么秘密话题,还不敢让人知道啊!”女孩说完,却被瘙痒,就在爆笑中打着方向盘,将商务车拐上主道,踩了脚油门,风驰电掣般地向市区方向驶去。

    一路上,有美人相伴,虽然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心情依然极好,加上开车的那位女孩,也会调解气氛,不时地拿两人开些玩笑,这路上倒是笑声不断,妙趣横生。

    可回到酒店,两人独自面对时,曾雪琪却显得极为矜持,忸怩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是红着脸,转头看着墙上的壁画,一言不发。

    王思宇侧过身子,指了指热气腾腾的茶杯,微笑着道:“雪琪,你喝茶。”

    曾雪琪捧起茶杯,啜了一口香茗,平复了忐忑不安的心情,低头道:“那个……我知道你是谁?”

    王思宇微微一怔,讶然道:“我是谁?”

    “是省委组织部长。”曾雪琪放下茶杯,拿手拢了下腮边的几绺秀发,有些局促不安地道:“还有,我不是歌厅的公主,是警察。”

    王思宇愣住了,转念一想,随即释然,微笑道:“难怪,看你的样子那样清纯,就不像是在歌厅工作的。”

    曾雪琪莞尔,伸手取过手袋,从里面拿出那张银行卡,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抿嘴道:“王部长,这个还给你吧,我家里条件很好,并不需要钱。”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也好,以后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

    曾雪琪听了,心如鹿撞,抬起俏脸,脉脉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王部长,那您能留个电话号码吗?”

    “可以啊!”王思宇起身要去找笔,曾雪琪却手疾眼快,从手袋里拿出一管口红,和一张纸条,声若蚊蝇地道:“王部长,写到这里就好了。”

    王思宇目光望去,却见那只漂亮的玉手,竟然在轻轻颤抖,仿佛泄露了女孩的心事,他的心里便如抹了蜜糖一般,也跟着颤悠悠地晃动起来,忙接过口红,在纸条上写了手机号码。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曾雪琪顿时慌了,赶忙站起,伸手抢过字条,满面红云地道:“王部长,那好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也不等王思宇回复,拿起手袋,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奔了出去,打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去。

    王思宇站在沙发边上,望着满脸尴尬的秘书欧阳吉安,皱眉道:“欧阳,有事?”

    “啊……”欧阳吉安扬起手中的材料,有些心虚地提醒道:“部长,按照定好的时间,我们几个应该过来汇报工作了。”

    王思宇轻吁了口气,走到窗前,望着那个消失的倩影,轻声道:“嗯,让他们都过来吧!”

    很快,其他两人也来到房间里,向王思宇汇报一天的考察工作,其中绝大多数的结果,都令人满意,王思宇也当着众人的面,把孔明仁夸奖了一番。

    众人离开后,王思宇翻阅了考察材料,仍然感到意犹未尽,就摸起手机,拨了号码,电话接通后,微笑道:“明仁同志,你好,我是王思宇。”

    孔明仁接到电话,感到极为意外,赶忙道:“王部长,您好。”

    王思宇微微一笑,开门见山地道:“明仁同志,你要是不忙,就到明珠宾馆来趟,我请你喝酒!”

    孔明仁暗自吃惊,故作不解地道:“王部长,您到埔城市了?”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没错,明仁同志,我这次不请自来,没和大家打招呼,所以,你自己过来就好,不要惊动其他同志。”

    “好,好,王部长,我稍后就到。”孔明仁挂断电话,心中仍是怦怦直跳,不禁感到一阵阵地激动,他非常清楚,这是在暗示什么。

    若是换了其他省委常委,孔明仁就会泰然许多了,可这位王部长,身份却非比寻常,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若是不出意外,日后自然是前程不可限量了。

    孔明仁虽然是省委副书记乔戈平的人,立场还算坚定,但也清楚,江南官场必将有一番动荡,而以于系在京城那遮天蔽日般的势力,不要说江南各派系了,即便是中南海里的那几位,也是极为忌惮的!

    孔明仁没有惊动其他人,而是自己开车赶到酒店,不巧的是,在下车时,恰巧遇到了明珠酒店的老板,那位刘老板也是埔城市的知名企业家之一,见到市长大人光临,自然极为激动,少不了要寒暄一番。

    孔明仁急着上楼,就在他耳畔小声说了几句,随即握着刘老板的手,晃了几下,就松开手,大步流星地进了酒店,几分钟后,敲开了王思宇的房间,笑着道:“王部长,我来了。”

    王思宇笑着迎过去,握了对方的手,愉快地道:“好你个孔四乡长,果然名不虚传,是个搞经济的行家里手,我在这方面,是轻易不肯服人的,但见了埔城市取得的成绩,还是心悦诚服的,真要向你学习了!”

    饶是孔明仁见多识广,也被王思宇的热情感染,竟生出受宠若惊的感觉,赶忙放低了身段,客气地道:“不敢当,王部长,这话言重了!”

    “过来坐吧!”王思宇笑笑,把孔明仁让到了沙发上,随即坐到他的旁边,茶几上已经摆上了几样小菜,两瓶埔城大曲,除了餐具外,就是一堆材料,王思宇把这些材料摆在茶几上,也是要当成下酒菜的。

    也许是缘分使然,两人就着这些菜肴,边喝边聊,竟然极为投机,甚至会用油渍麻花的手,摸起材料,就着某些问题进行讨论,这对两人而言,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绝无仅有!

    卧室里谈笑风生,气氛极为融洽,不知不觉,孔明仁喝多了几杯,就彻底打开了话匣子,把他对于埔城市的各项规划,以及发展前景,娓娓道来,其中不乏一些精妙的设计,让王思宇听了,也不禁大受启发,击节赞叹。

    正聊得热火朝天时,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来访的,却是酒店的刘老板,他捧了笔墨纸砚,要请孔明仁题词,孔明仁却赶忙谦让,笑着称道:“还是请王老板题词吧,这里他最大。”

    刘老板虽然满心诧异,却也不敢驳了市长大人的面子,就只好站在旁边,恭敬地道:“王老板,还请您题词。”

    王思宇笑笑,却没碰那管狼毫笔,而是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抓起狼毫笔,饱蘸墨汁,在宣纸上龙飞凤舞,写出四个大字:“最二之人!”

    刘老板顿时脸色青白,有些不知所措,只拿目光望着孔市长,暗自后悔,自己贸然来访,恐怕是惹了这位王部长的不快,因此当场发飙了。

    孔明仁盯着这四个字,看了半晌,忽然一笑,双手合掌道:“好字,好字,王老板真是写到我心坎里去了,这幅字,就是写给我孔明仁的。”

    王思宇哈哈一笑,转过头,斜睨着他,桀骜不驯地道:“老孔,写的是什么字?”

    孔明仁表情极为激动,笑着道:“是一个仁字!”

    “没错,就是一个仁字!”王思宇落了款,丢下手中的狼毫笔,把头转向窗外,铿然道:“汉字里面,这个仁字最重要,谁能领悟了其中真谛,就真正能做到无敌于天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