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二章 铸剑为犁 一

第三十二章 铸剑为犁 一2017-11-9 13:11:37Ctrl+D 收藏本站

    第772节    第三十二章      铸剑为犁      一

    因为连日奔波,身边的三人都有些吃不消了,在吃晚饭时,兴致都不是很高,王思宇见状,特意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让众人缓解疲劳,只有劳逸结合,调整好状态,才能精神饱满地投入工作当中。

    晚上,他正在房间里翻看材料,对黄曲市的各项工作,进行评估,秘书欧阳吉安敲门进来,微笑道:“部长,晚上和媒体圈的几位朋友聚会,想去酒吧玩,您是不是一起过去下,与民同乐?”

    “好吧,出发时来喊我。”王思宇没有抬头,而是拿起旁边的签字笔,在材料上某处做了修改,随即放下那管粗大的签字笔,喝了口茶水,语气温和地道:“欧阳,老冯和成江也去吗?”

    欧阳吉安忙走了过来,续上茶水,微笑道:“老冯已经睡下了,成江刚刚出门,去见一位老战友了,估计得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哦!”王思宇点点头,把手中的材料丢到旁边,轻声道:“欧阳,我有个想法,明天休息之后,我和他们两人,继续下去考察,你留在黄曲,把调查深入一下,结果出来后,再回省城。”

    “好的,部长。”欧阳吉安说完,却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竖起耳朵,想听下文。

    王思宇却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就这样,你先回去吧,这几天辛苦了,要注意休息。”

    “谢谢部长关心。”欧阳吉安有些奇怪,但还是悄悄退了出去,回到房间,百思不得其解,部长只说要深入调查,可调查什么,却没有言明,那就是要靠自己猜测了。

    “难道是?”欧阳吉安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迅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前两天,在埔城市调查国色天香娱乐城的内幕消息,却没有得到结果,王部长大概是不太满意,这才让他深入调查。

    要知道,那家娱乐城就是从黄曲市干起来的,而娱乐城的老板,赵青纱原来在黄曲市政府机关任职,下海经商之后,如鱼得水般地聚敛了大量财富,这里面,或许别有隐情。

    顺着这样的思路想下去,欧阳吉安又有新的发现,心头不禁一阵狂跳,暗自责怪,真是愚蠢头顶,居然忘记了,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田凤驹也是从黄曲市出来的干部,这里是他的老巢,很多干部,都与田凤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王部长初到省委组织部,要想打开局面,还是很艰难的,在这个情况下,到下面视察工作的初衷,就是奔着黄曲来的,想通过对黄曲的调查,对田凤驹进行外围调查,而这个摸底工作,应该严格保密,不让外界察觉,因此,由秘书代劳,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里,欧阳吉安嘴角泛起笑容,他忽然发现,自己还真有做秘书的天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领导的信任,还能理解领导不好明确表达的意见,实属不易。

    与此同时,欧阳吉安也感到了压力巨大,能否完成这个任务,对他而言,实在是个严峻的考验,但他已然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办好,为部长分忧解难。

    晚上九点半钟,欧阳吉安的几位朋友来到了酒店,这些人都是报社记者,还有两位是电视台主持人,男的温文尔雅,女的落落大方,都是些谈吐不凡的文艺青年,也都把欧阳吉安这位江南省的知名记者,视为前辈。

    欧阳吉安到省委组织部上班时间不长,现在还属于借调性质,组织关系并没有转过来,仍留在江南日报,他为人也很低调,也没有把换工作的事情,向外扩散,因此,在向众人引荐王思宇时,他只说这是报社的同事,一起来黄曲调研。

    这些人见到王思宇后,表现得都很自然,似乎没人认出,这位谦逊低调的年轻人,竟是省委大员,让欧阳吉安暗自觉得好笑,这几位自命不凡的记者朋友,非但消息闭塞,视野也太过狭小,只盯着黄曲这个巴掌大的城市,对外面的消息,却是知之有限,实在不够专业。

    一行人下了楼,热热闹闹地坐进两台小车,开车的一位女主持人,忽然回头笑道:“欧阳,你那位新收的徒弟,好像不是江南省人,哪来的?”

    “怎么着,看上了?”欧阳吉安和他们闹惯了,平时说话也是百无禁忌,加上王思宇在后面那台车上,此时讲话就更加肆无忌惮:“娟子,喜欢晚上就灌多了,领回去糟蹋。”

    女主持人撇了撇嘴,笑着道:“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名花有主了,明年就结婚。”

    后排一位记者玩着手机游戏,也跟着凑趣道:“有男朋友怎么了,足球场上还有守门员呢,不照样进球吗?”

    女主持人也很彪悍,当即反唇回击道:“那是门太大了,把本姑娘的迷你型球门摆上,哪个能踢进去?”

    车子里顿时发出一阵哄笑,欧阳吉安把手一摆,笑着道:“门小怎么了,搞兴奋了,一样挤进去!”

    女主持人打着方向盘,不甘示弱地道:“欧阳,我现在就很兴奋,你挤个看看。”

    欧阳吉安顿时无语,头大如斗,悻悻地道:“娟子好久不见,这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有本事,你在午夜杂谈的栏目里,也把这话播出去。”

    女主持人开着车子,笑着调侃道:“好啊,你欧阳大记者要是打个样,小女子一定奉陪到底。”

    欧阳吉安摆摆手,回头望了一眼,轻笑道:“娟子厉害,我说不过你,不过,等会去了酒吧,可别和我那位朋友开玩笑,他平时特别严肃,很少和人闹的,别惹火了,让我下不来台。”

    旁边一位记者点上烟,笑着问道:“怎么,有后台?”

    欧阳吉安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门子特别硬,宣传部长见了他,都很客气的。”

    开车的女主持人笑笑,摆手道:“欧阳大记者,又在吹牛了!”

    欧阳吉安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还别不信,反正把话提前撂下,哪个不注意,惹恼了他,别怪我不仗义,当场翻桌子。”

    “知道了,瞧你紧张的,至于嘛!”女主持人脸上闪过异样之色,伸手打开车内音响,里面传出胡可儿甜美的歌声,她也用高跟鞋打着拍子,跟着哼唱起来。

    两辆车子开到市中心,就在一家装修豪华的酒吧门口停下,众人下了车子,欧阳吉安像往常一样,奔到王思宇的身边,声若蚊蝇地道:“老板,这些人就喜欢闹,您可别太在意。”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出来玩,就要放松些,现在你是师兄,大家都听你的。”

    欧阳吉安立时乐了,嘴都有些合不拢,说了声得令,就和众人走了进去,在一楼找到台子,点了酒水果盘,边说边聊,这时酒吧里的人已经不少了,却还在播放暖场曲。

    半个小时后,又点了几瓶轩尼诗,酒吧里的音乐渐渐高亢起来,王思宇也随着众人下去跳了舞,先前那位女主持人倒是很奔放,站在他对面大秀舞姿,身子如蛇般扭动着,把秀发甩得纷飞,很是撩人。

    旁边一位记者见了,就把头凑到欧阳吉安身边,轻笑道:“看见没,有点意思啊?”

    欧阳吉安笑了笑,小声道:“没用,那是位佛爷,她可请不动!”

    那位记者忽然神秘地一笑,摇头道:“不见得,娟子心眼可多着呢,你还别小看她。”

    欧阳吉安听着弦外之音,感觉有些不对劲,就诧异地道:“老刘,什么意思?”

    那位刘姓记者冷哼一声,小声道:“装什么糊涂,欧阳师兄,以后别忘了提携小弟。”

    欧阳吉安心里咯噔一下,就点点头,微笑道:“客气了,咱们是什么关系,有事尽管提。”

    刘姓记者笑了笑,拱手道:“谢了,欧阳,有空单独请你喝酒。”

    欧阳吉安有些不放心,悄声问道:“老刘,这个事情,还谁知道?”

    刘记者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好说,反正娟子像是知道,她平时可不像这样风骚,瞧那架势,像是要把佛爷吃进去!”

    欧阳吉安有些后悔了,怕惹出事端,叹息道:“别,那样罪过可就大了。”

    刘记者嘿嘿地笑了起来,含蓄地道:“我的傻师兄,你就别管太多了,这种事情多了,领导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欧阳吉安点点头,偷偷瞄着王思宇,见他也渐渐进入状态,扭得愈加欢畅,也就不再吭声,暗自琢磨着,现在的领导,都好这口,王部长大概也不例外。

    跳了二十几分钟,众人纷纷返回座位,继续喝酒闲聊,那位女主持人却趁机换了位置,坐到王思宇的旁边,搔首弄姿,暗送秋波,摆明了有所企图。

    王思宇却是点了一颗烟,笑眯眯地不说话,这位女主持人虽然长相不错,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对方过于热情,又显得轻佻了些,让他多少感觉有些不舒服。

    欧阳吉安喝了口酒,笑着道:“诸位,国色天香现在的生意怎么样?”

    旁边的年轻记者接话道:“那当然好了,生意很火爆,怎么,欧阳想去那里玩?”

    刘姓记者拿起一牙西瓜,笑着道:“消费太高了,可玩不起。”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随口问道:“那位老板,是姓赵吗?”

    旁边的女主持人按捺不住,抢话道:“是赵青纱,全市十佳知名企业家,还是省政协委员。”

    王思宇吐了口烟圈,不动声色地道:“那么厉害,女强人啊!”

    女主持人撇了下嘴,翘起一根白生生的兰花指,小声道:“错了,是大众情人。”

    王思宇故作好奇,皱眉道:“怎么说?”

    女主持人欲言又止,轻笑道:“还是刘哥讲吧,有些事情,我也是听他说过的。”

    刘姓记者在关键时刻,却缩了回去,摇头道:“那些都是传闻,可当不得真,不能乱讲。”

    欧阳吉安赶忙煽风点火,笑着劝道:“老刘,就当笑话,随便说说吧!”

    刘姓记者迟疑了下,就点点头,压低声音道:“这些事儿,在黄曲市,也差不多是公开的秘密了,那位赵总长得漂亮,跟了几位市领导,靠上床拿项目,要不然,她的地产生意哪能那样好。”

    王思宇刚要发问,身子忽然僵住了,与此同时,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舒了口气,故作镇定地道:“这个八卦倒很有意思,应该了解下,我先去趟洗手间。”

    女主持人会意,把手抽回来,拿起酒杯,轻笑道:“欧阳,等会咱们去K歌吧,难得你这位大才子来黄曲,要玩得开心些才好。”

    欧阳吉安心里明镜似的,这位老妹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敢擅自做主,就含糊地道:“再说吧,等会看看他的意思。”

    王思宇去了洗手间,嘘嘘之后,拉上裤链,洗了手,又掏出手机,喃喃道:“这个琪琪姑娘,真是奇怪,都这么久了,也没来电话,成不成的,你倒是吱一声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